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无弹窗-顶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我从凡间来 正文 一百八十四章 披麻戴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倒是一众试弟子,原本被仙门当作杂役来养,此等消息自然封闭。

    偏偏这些杂役,人人有向道之心,登仙之志,刻苦修行,排除万难,求得境界之提升,其中竟有超过三成,达到了真元四转以上。

    此刻,待听得一场辛苦,反成了作茧自缚,再无登仙可能,如此打击,纵使众修士道心已颇为稳固,仓促之间,又如何能够接受。

    白胡子长老和青面老者,并不出声喝止,而是任由场间纷乱,足足半柱香后,纷乱稍减,便听白胡子长老道,“诸位何必如此,修得真元四转以上,未必就全然登仙无忘,只是本仙门天元种子有限,暂时无法供应,也不是决然不供应。何况天机浩荡,只要诸位一心向道,总有守得云开月明之时。”

    “此次,真元四转以上,虽不授予天元种子,却会另有补偿,原本专供内门的修行功法,此次会统一对诸位四转以上弟子供应,诸位学得高明手段,即便从本门求不得天元种子,可天下之大,又何愁求而不得了。”

    显然,诸位真元四转以上弟子的反应,皆在白胡子长老的预料之中,这番早准备好的应对之词一出,场面顿时安静。

    一众真元四转以上弟子再是不愤,实情已然如此,也只好接受。

    “好了,现在开始分发青金石,当场测试,我和门长老当场审验。”

    白胡子长老说罢,大手一挥,三排青金石现在身前,一种有资格测试的弟子,尽皆催动神念,将青金石摄入掌中。

    便在这时,一道人影缓缓跨入殿来,那人一身素白,掩映着正午的烈阳,整个人白浩浩一片,极为刺目。

    那人跨出刺目的太阳光圈,头上竟也缠着白纱,竟是世俗世界的厚重孝服。

    “莫非是宣中兄”

    白胡子长老脱口道,眼中的光彩顿时黯淡。

    他识得来人,正是仙门中有名的至诚君子东方拓。

    东方拓如此模样,分明是为人戴孝,而东方拓在仙门中仅有的亲近尊长,便是其师。

    而白胡子长老和其师同为东华仙门长老,彼此也颇为熟悉,知晓其师年事已高,寿元将尽,今日东方拓效仿凡俗之礼,披麻戴孝,白长老稍稍联想,便明晰其中因由。

    此刻,白胡子长老心情极为沉郁。

    他和东方拓师尊虽同为仙门长老,彼此也只是熟悉,私交算不上多好。

    此刻,他心情沉痛,乃是兔死狐悲,触类而伤。

    修行到他这个地步,名虽点元,实则根本没有再进一步的希望。

    现在看似在宗门内颇得大用,风光无限,实际也不过是在静等死亡的降临。

    可真等到寿元衰竭的那一刻,生机泯灭,灵魂衰微,那时若死,等于形神俱灭。

    所以,他不会等到那一刻,而是在距离寿元衰微的前三十余年,就得神魂出窍,放弃肉身衰朽。

    这一步,和自杀无异。

    届时,要么以阴躯存活,要么投往轮。

    无论哪种选择,都是极为残酷的。

    东方拓形如枯槁,冲白长老深深一躬,“家师为贼子所欺,失窃至宝,激愤之下,衰微的神魂自燃,已驾鹤西去。”

    “什么!形神俱灭!”

    白长老厉喝出声。

    他原以为东方拓的师尊自知寿元将尽,自行神魂立体,选择轮去了,却没想到还有这等隐情。

    “到底是怎么事,速速道来。”

    白胡子长老显得极为失态。

    东方拓道,“家师本有一宝,想要在最后关头,延长寿命,便去寻他的好友刘同洲,研究服药之法。结果,重伤来,未久便神魂自燃,身形俱灭。我师临死之前,要我不问因果,可为人弟子,若师尊殒命都可弃之不顾,与禽兽何异。东方至此,非为他事,只想问刘长老,我师到底是如何死的,他的金魂果到底哪里去了。”

    东方拓方将“刘同洲”的名号道出,所有的视线,皆朝那青面中年看去。

    至此,所有人都弄明白东方拓缘何到此。

    及至听到“金魂果”一词,满场顿时轰鸣。

    谁也没想到,其中还夹杂着“金魂果”这等重宝。

    东方拓虽未指明“刘同洲”为凶手,可有了这番话,谁都在脑海中,勾勒出一桩同门夺宝相残的故事来。

    “东方拓,胡言乱语什么!”

    青面中年怒声道,“什么金魂果,本座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师尊之死,我也是现在才知,你怎生能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再说,我与你师尊何等交情,岂会加害与他。退一万步,真是刘某加害与他,又怎会容他死在你面前?你有丧师之痛,神志不清,语出失常,我不怪你,速速退下。”

    不须说,他正是刘同洲。

    东方拓极为平静,盯着刘同洲道,“刘长老何必紧张,我何曾说我师尊是死于你手,我只想知道我师尊在刘长老府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缘何他来,便五内俱焚,六焦皆燥,才将我召来,便开始自然神魂,不过交待我数语,就形神俱灭了。”

    刘同洲怒道,“执法殿弟子何在,今次是宗门重事,岂容此小儿胡言乱语。”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有名的木讷疙瘩,会选择在这关键时刻,来这么一手。

    有些事见不得光,可他自问做得周密,况且东方拓之师,自己急怒攻心,引发了六焦失谐,本就衰微的神魂自燃,却非他刘某人亲自下手杀死。

    而那蠢货门下,就一个木讷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自也奈何不得他刘某人。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木讷瓜性子竟是这般执拗,根本不顾场合,不计得失,在今天这等大场面,将事情闹大。

    只看场中众人反应,刘同洲便知让东方拓开口实在是失策。

    这家伙虽是木讷瓜,却也是东华仙门有名的至诚君子。

    似这等名号,平日里或许只被人拿来讥讽,嗤笑。

    可如今,却成了杀人利器。

    很显然,众人的表情,分明皆信了东方拓之言。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