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在魔界搞基建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霍尔没想到中途会有人来插一脚,  他猛地转头怒视向走出来的苏琳。

        苏琳老早就换下了刚来时穿的那身衣服,现在是在街上随意买的麻布衣服,很便宜,  几十个铜币就能买一身。

        她除了气质不太寻常外,  看起来就像个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魔人,还是很穷的那种底层魔人。

        “就凭你,  你能拿得出来多少金币?说谎可是要受到鞭刑的。”说着视线又在她身上某些位置打量了一阵。

        魔王缓缓从苏琳怀里抬起了脑袋,苏琳一把按住它的后脑壳将它按了回去。

        她没理会霍尔的叫嚷,  依旧看着康坦斯:“剧院多少钱?”

        “十五万,不不,  十万金币。”

        其实这个价格很便宜,是真的很便宜,如果是最繁盛时期的剧院,  就算五十万都有人抢着要,  那时候这里就是个摇钱树,  可现在这里无人问津,  就像霍尔说的一样,这里现在已经落魄到像个笑话,  加上里面无比老旧,  想要买下来也要一大笔金币装修。但剧院占地足够好,里面空间很大,如果能将酒馆开在这里,  就算不开酒馆,开其他店铺也依旧不会亏。

        霍尔的打算很好,只要他开口就没人敢跟他竞争,  不仅是因为他的舅舅是侯爵家的卫兵,  也因为他本身就是个贵族,  尽管只是个最低等没有任何封地的男爵。

        男爵只是一个称号,不享受封地,这个爵位只要捐足够的钱就能拿到,有很多商人都非常热衷于给自家捐个男爵出来。

        不过因为梅菲斯子爵不怎么缺钱,整个拉夫文港口能拿到爵位的也就那么几个,霍尔有可以张狂的资本。

        苏琳听到十万金币这个对普通魔人来说完全是天价的金额后,眼也没眨地开始摸魔王的肚皮。

        魔王微微用爪子撑起身体好让她更方便地摸,苏琳摸出一样东西来,拿出来看了眼,是梅菲斯子爵代替金币给她的魔晶石。

        魔晶石在手里转了一圈,苏琳非常惊讶地叫了一声:“哎呀,拿错了,怎么是魔晶石?”

        她的样子实在是太夸张了,可此时没有人觉得她夸张,就连霍尔手里的金币都掉了下去,周围围观的不少人伸长了脑袋去看她手里的魔晶石。

        大部分魔人都没有见过魔晶石,却知道这东西是比金币还要贵重很多倍的东西。

        “魔晶石,你,你怎么会有这东西,你究竟是什么身份?”霍尔结结巴巴地道。

        他们家经商,积攒了不少金币,十万绝对能轻松拿出来,可他们没有魔晶石,这东西一根可以抵十万金币,但十万金币却绝对换不来一颗魔晶石。

        苏琳沉吟着,往怀里又摸了摸,又摸出了一颗魔晶石,她苦恼地道:“咦,怎么又是魔晶石,算了。十万金币太重了,我就用这个付款吧。”

        说着把一颗魔晶石塞给了康坦斯。

        康坦斯握着这烫手的东西,表情还是呆滞的。

        圆脸小女孩被他塞在剧院里,一直探头朝这里张望,此时见状小跑着到康坦斯身边,仰着头去看他手里的东西:“先生,这是钱币么?怎么长的这么奇怪?”

        康坦斯摸了摸她的脑袋没让她碰到魔晶石,只是对苏琳道:“要不你还是给我金币吧。”

        “十万金币太重了,还是用魔晶石付你。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离开这里?”

        康坦斯苦笑了一下:“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父母祖父母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除了港口我不知道还能去哪,本来我是打算如果这里的新主人还打算将剧院继续开下去,我愿意成为这里的长工。”

        苏琳脸上顿时扬起笑容来:“那正好,你就留在这里吧,剧院会继续开下去的。”

        “真的?!”

        “真的。”

        “可这里的所有演员都已经离开了,现在没有剧目可以演出。”康坦斯激动了一阵后又想起了现实问题,在他打算将剧院卖掉之后,就遣散了所有演员,现在这里除了他和小女孩梦娜就没有别人在了。

        苏琳想了下道:“没人可以再找,这个不是问题。你先雇佣些工人将里面给整修一下,舞台地面和帷幕全部换新,座椅需要换的也都换掉。”

        康坦斯回头看了眼剧院点点头:“好的。可以让梦娜跟我一起留在这么?她是我收养的孩子,她很能干,会收门票还会打扫。”

        梦娜看向苏琳,很快笑出一排牙齿:“原来是上次见到的美丽姐姐,姐姐我可以跟先生一起留在这么?我什么都可以做。”

        苏琳揉揉她的脑袋:“当然可以,这里还是你的家。”

        “谢谢姐姐。”

        “那剧院名字要不要换?”康坦斯问,港口歌剧院这个名字实在很普通,他其实有些舍不得,但这里已经不再属于他。

        苏琳低头看看怀里已经醒过来正懒散眯着眼睛的魔王大人,点着头道:“换,就叫猫咪歌剧院吧。”

        康坦斯的视线也看向了她怀里那只黑猫,有些了然地笑了下。

        魔王身上的毛瞬间就炸开了,四只爪子紧紧抓着苏琳的手臂:“我不是猫咪!”

        苏琳一脸疑惑地看它:“我也没说你是猫咪啊!”

        魔王动作一僵,身体泄了气一样在原地立了一会后又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不喜欢。”

        “可是我很喜欢怎么办?那您说要叫什么名字好?”苏琳将问题抛了回去。

        魔王尾巴使劲甩了起来,瞪着眼睛硬气道:“至少也要叫黑猫歌剧院,猫咪是什么东西,幼崽么?”说完还有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类。

        苏琳差点被笑倒在地,她使劲憋着:“噗,唔,好,那就叫黑猫歌剧院,上面再弄个黑猫的牌子怎么样,要看起来最威武强大的那种?”

        “可以。”魔王矜持地答应了。

        苏琳改动后的想法跟康坦斯说了一下。

        两人自顾自地聊天,霍尔被晾在一边半响,还从没被无视这么久的他快要气炸了,今天出来只带了两个奴隶,不能把人抓过来教训。

        他的视线邪邪地看了苏琳一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使劲吞咽了下口水:“哼,康坦斯,还有你这个……的女人,你们给我等着,别以为有钱就能安稳在这里待下去。”说完他气哼哼地带着奴隶转身就走。

        梅菲斯对治安的管理还算很严格,在街上打架不论对错都要被关上三天,还要交高昂罚金,之后在公开法庭上公开认错受所有人围观,因此稍微要一点面子的魔人都不会直接在街上打架。

        苏琳看着霍尔离去的背影,视线看到他掉在地上的金币,抬脚对准金币往前一踢,金币正正好擦着霍尔的脚边飞过,叮一声落在了他面前。

        霍尔吓了一跳,猛地蹦进了奴隶怀里,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尖叫道:“有人袭击!卫兵

        ,卫兵在哪里,有人袭击我!”

        努力接住他的奴隶道:“主人,是您掉落的金币。”

        霍尔这才看到地上的金币,他回头怒视苏琳:“你袭击我,卫兵会把你抓起来的!”

        苏琳问旁边仍旧围观着没有走的魔人们:“金币有碰到他么?”

        众魔人们纷纷摇头:“没有。”

        “我一直盯着金币呢,没有碰到男爵。”有人大喊道。

        苏琳对霍尔扬起下巴:“您刚刚说的,说谎是要受到鞭刑的,再加一条污蔑他人应该怎么惩罚?”

        霍尔一时哑然,气愤地从奴隶怀里跳下来,狠狠在金币上踩了踩,没敢再说什么,让奴隶捡起来灰溜溜地跑了。

        苏琳遗憾,还以为他会放下金币不要了。

        特伦托快步走到苏琳面前,搓着手看向他:“你还有魔晶石,能不能让我看看?”

        苏琳拿出一个放他手里:“你没有见过?”

        “见过元素晶石,没见过魔晶石,似乎没什么区别,都是元素结晶体,里面是纯净能量。”他一遍看一遍念叨着,“不过这个魔晶石的纯度不算很高,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苏琳疑惑:“元素晶石还能人为制作?”

        特伦托点头:“当然可以,只要在元素充足的地方不停地凝聚魔气就能生成一点晶石,往晶石里灌注大量魔气就会变成这样子,这种晶石拿来制作魔气的威力也不如天然晶石威力强,禁咒最多一次就要碎裂。”

        不愧是曾经的法圣,特伦托有条有理地解释着。只要说起这些,他身上就自然形成一股沉稳睿智的气质,就像站在某个学院里穿着法师袍的导师一样。

        苏琳想起上次在山顶拿到的那小块魔晶石,那块确实要更纯净,摸上去的感觉都不太一样,入手是纯黑色的,手感还很重。

        不过在外面她也没有要拿出来对比的意思。

        事情暂时解决,康坦斯紧皱的眉头却没有松开,他不知道苏琳有什么背景也不认识她,担忧地道:“霍尔的背景不简单,他舅舅的主人是侯爵,子爵大人见了也要客气招待,这,我知道你们是好心,要不然你们快走吧。”

        苏琳不在意地笑了笑:“那只是他舅舅的主人是侯爵而不是他舅舅本人,说到底在拉夫文港口还是梅菲斯子爵的地方。”

        看梅菲斯上次的模样,距离他授勋成伯爵也不远了,何况现在他手里的货也让人不敢太过得罪他。

        但梅菲斯并不是苏琳的依仗,她的依仗是魔王是整个深渊魔界。

        “别站在外面了,进去说吧。”苏琳道。

        围观人群见没有热闹可看都纷纷退开了。

        要卖掉剧院的决定很仓促,康坦斯还没有拟定转让契约,进屋后他手忙脚乱地去找契约书:“你们先坐,稍等我一下。”

        梦娜主动去端水,她又切了水果在杯子里,但这次的里面的果子就只有小小一块,还有点皱皱巴巴,看上去是放很久的样子。

        “姐姐,啊不,新院长女士请喝。”她别别扭扭地改着称呼。

        苏琳接过水笑起来:“还是叫我姐姐吧。”

        “好。姐姐,我可以摸摸你的小猫咪么?”梦娜一屁股坐在她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怀里懒散趴着的魔王。

        如果是别的方面苏琳可能已经大方的答应了,但这会她却摇了摇头:“不行哦,这不是什么小猫咪,它是非常强大的魔王大人。”

        “啊?小猫咪是魔王?”

        被反复叫小猫咪,魔王猛地抬起头朝梦娜张起了嘴,那血盆大口和尖锐的牙齿让梦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过随后她就笑了起来,拍着手鼓掌,“小猫咪真的好威武好厉害!”

        苏琳:“……”

        她低头去看魔王的表情,它罕见地没有生气,而是翻了个白眼,随后眼睛就眯起来,一副很凶很不耐烦搭理幼崽的模样。

        苏琳在它尾巴尖上摸了一把,被魔王以为把抽了过去。

        可能见过的人多了,梦娜并不害怕,还大胆地上手试图去摸魔王的尾巴,魔王晃了几次,一抖尾巴,一团毛毛落下来,梦娜抓住毛毛,下一秒毛毛在她手里迅速膨胀,变成了一只缩小版的小猫咪。

        梦娜一脸惊喜地看看小猫咪又看看魔王,还没等她说什么,小猫咪就从她怀里跳出来朝不知道哪里跑去了。

        梦娜啊了一声,紧张地追着小猫咪跑出去了:“小猫咪别连跑。”

        打发掉小孩子,魔王终于安心地缩进苏琳怀里,还发出一声满足的呼噜声。

        旁边特伦托还沉迷在那块魔晶石之中,甚至拿出了两块符石出来,也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东西。

        等了一阵,康坦斯终于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让你们等久了,契约写好了,您看看。”

        除了转让契约他还将歌剧院的地契拿了过来,那地契可能已经保存了上百年,皮有些泛黄,好在字迹还很清晰。

        康坦斯不舍地摸摸地契,郑重地将它放在了苏琳手中:“以后这就属于您了,我没有能力经营好歌剧院,但希望您能让它重现辉煌。”

        苏琳点点头:“我尽力。”

        苏琳不会写字,就在转让契约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契约达成之后,这家剧院就彻底属于他了。

        康坦斯看向四周,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心里却仍旧空落落地,他擦了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眼泪。

        “我,我带你们在这里逛逛吧,后台是放道具和休息化妆的地方,阁楼是我和梦娜居住的地方。”

        苏琳到后台转了转,所有演员离开后,这里变得空空荡荡,道具间只剩了些老旧的木箱子,挂衣服的木架也相当老旧,泛着黑色。虽然每个地方都被收拾得很干净,几乎没什么灰尘,但无法掩饰这里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陈旧感。

        “这里也全部拆掉重建,改成一个个小包厢,大概能容纳不超过四个人的大小就好。”

        “啊?这。”

        苏琳没跟他解释太多,康坦斯只能将疑惑放在心里。

        别看康坦斯是整个剧院的老板,但阁楼意外地简陋,就只有梦娜的房间里比较温馨,床上的毛毯很厚,衣柜里放了一排裙子,桌子上还有好几个木制玩具和布偶。

        只是玩偶也很破了,上面有很多歪歪扭扭的修补痕迹。

        苏琳道:“这里需要换新的也都可以换掉,剧院以后会以一个全新的样子面对所有人,这些改动都很必须。不要吝啬钱,尽管放手去做就好。”

        康坦斯用力点头,他也很多次想把这里翻新一下,无奈没有金币,现在能放手去做他心里还有些兴奋。

        “好的,您放心,一定会让您满意。

        ”

        “演员的事,需要我现在去招募么?艾米和马乔里可能比较难劝说。”康坦斯有些忧愁。

        两人回到楼下,苏琳道:“演员的事先不着急,你从小在歌剧院长大,应该看过上千场歌剧表演了,对怎么排练一部新剧,怎么寻找合适的人员也很有经验了吧?”

        康坦斯自豪地点点头:“确实,每两个月我都会去几大歌剧院看他们最新排出来的歌剧,对道具和幻境效果设置也都很熟。”

        “嗯,你很合适。”苏琳拍拍他的肩膀,在康坦斯莫名的眼神中将他拉到了特伦托面前。

        苏琳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特伦托有一个故事想要拍出来,他大致跟我讲了一下,我觉得挺有意思,但肯定比不过你专业,我让他再大致跟你讲一下,听听你的想法。”

        特伦托也很有兴致,于是三人坐下来讨论起来。

        那边梦娜已经追到魔气猫咪了,脸不红气不喘地地抱着猫咪跑了回来。

        苏琳才发现梦娜似乎不是普通魔人,她在座椅间跳跃的时候就像只魔兽一样,脊背拱起四肢并用。

        见大人在聊天,梦娜蹭到苏琳身边坐下,学着她的样子横抱着小猫咪,手指在猫背上去轻轻抚摸着。

        特伦托很快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康坦斯沉吟了一下:“是很有趣,但是故事并不完整。这样排出来的歌剧只有一个小时,很短,结束的也很突兀,背景模糊也很古怪,这不会发生在魔界吧?”

        特伦托为康坦斯的敏锐感到敬佩:“确实,我已经尽量模糊掉很多东西了,还是难以避免。这故事后面的发展不是很好,我只想保留最美好的部分。”

        “那能跟我大致说一下么?”

        战争时期的爱情就像行走在荆棘丛中,随时都可能会被荆棘刺中鲜血淋漓。

        听到那样惨烈的结局后,康坦斯沉默了许久,最后看向了特伦托,这次他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些恭敬:“您说这个故事是改编自您自己的经历。”

        “是。”

        康坦斯深吸了口气:“您可真令人敬佩,希望您早点找到想要寻找的亲人。”

        “谢谢。”

        “既然是改编,有时候不用完全跟现实一样,后面还是加上一点比较好,背景要再改动一下。”

        两人继续商讨起来,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苏琳牵起梦娜的手。

        “我们去市场买些东西。”

        梦娜一直待在剧院,很少有机会去闲逛,她也相当懂事地从不要求要什么。

        朝康坦斯喊了一声:“先生,我们出去一会。”

        康坦斯头也没抬地摆摆手,苏琳就带着梦娜去了卖水果的店铺。

        水果店里的品种不算很多,草莓蓝莓,樱桃,黄鳞果,红果,还有些山野果。

        梦娜记得上次康坦斯买水果回来是七天之前了,康坦斯自己舍不得吃,所有果子都给了她,她都不敢每天吃一个,每次都只吃半个,红果切开后很容易变黑,她就将果子放进了水杯里,没想到意外发现泡水后连水都有股酸酸甜甜的味道。

        她满脸渴望地看着水果,不停吞咽口水。

        老板挨个介绍了下价格,梦娜扯了扯苏琳的衣角:“姐姐,太贵了。”

        确实挺贵,果子价格都快要赶上肉的价格了。

        老板有些委屈地道:“我从种植园买来的就很贵,今年果子收成不好,虫子多呢,好多种植园的果子都没收下来。这都是挑过的好果,你看,一点虫眼都没有。我敢保证,味道也绝对甜。”

        贵是贵倒也买得起,苏琳摸摸梦娜的脑袋,每样都买了些。装水果没有袋子,是用的宽大树叶,再用一根长长的麻绳系好。

        买好后她每样都挑了些递给梦娜。

        “姐姐,买这么多?”梦娜还要抱小猫咪,这么多果子要拿不住了。

        没想到就在她为难的时候,怀里的小猫咪猛地张开嘴吃掉了她手里最大的那个红果。

        小猫咪嚼吧嚼吧速度飞快,等梦娜反应过来时果子已经没了。

        她呆了呆,惊叹道:“猫咪会吃果子,好厉害啊!”说完将手里的蓝莓喂了过去,小猫咪一点也不客气,把她的果子全部吃了个干净。

        梦娜其实很心疼,但脸上仍是带着笑,像是自己吃到了果子一样:“小猫咪吃得好香。”说着用脸蹭了蹭猫背。

        苏琳啾着怀里自己怀里的魔王:“别欺负小孩子。”

        魔王不满地咕噜了一声。魔气猫咪自然吃不了东西,那些果子都被魔王给吞掉了。

        苏琳重新拿了果子给梦娜:“好了,别喂给它吃了,我这里还有很多。走吧,我们再买些东西。”

        两人带着水果买了几桶牛奶和乳酪后又去了布店,布有亚麻和羊毛材质,但有钱些的商人贵族会选择棉花或者丝绸,丝绸非常贵也非常少,一匹就要一个金币。

        其实魔人们不太喜欢丝绸,太容易被撕破了,也就魅魔最喜欢。

        苏琳每一种都买了一匹,各种纯色和杂色的都有。

        布匹店里也挂了一些制作好的衣服,这里给人量身订做,隔壁就有个成衣店,老板和布店是一家的。

        苏琳看到一件边缘缀着蕾丝的浅蓝色裙子,这件是棉花做的,也很贵,要几十银币。

        在梦娜身上比划了一下,苏琳道:“你试试。”

        梦娜欣喜地摸了一下却不敢穿,她默默摇了摇头:“姐姐,我没洗手,会弄脏,我赔不起,先生需要钱,我不能害他花钱。”

        苏琳叹口气:“别怕,我送给你。你可是我们剧院的门面,你穿好看点别人才会愿意来。”

        “真的么?”梦娜疑惑。

        “是真的。”

        梦娜放下怀里的小猫咪套上了裙子,她长得非常可爱,圆眼睛圆脸圆嘴巴,笑起来还有两个大酒窝,穿上裙子就像个在跳舞的小精灵一样。

        “真好看。”

        “真的么?”梦娜快乐地捏着裙摆转圈。“梦娜好看么?”

        “是真的,最好看了。”

        苏琳毫不犹豫地将裙子买了下来,布都塞进了魔王的怀里,接着又转去了隔壁的皮毛店买。她总觉得草编篮搭一些兽皮也可以,或者可以直接用兽皮做包。

        经过一家玻璃制品店时,苏琳又特地进去买了几个好看又细长的杯子。

        “有没有吸管?”

        玻璃店老板有些疑惑地询问吸管是什么,苏琳描述了一下,对方思索良久道:“这倒是个很好的提议,我要询问一下工人能不能做得出来。”

        已经中午了,路过的饭馆里有不少人在里面吃饭,苏琳匆匆

        看了一眼,看到了各种烤肉烤鸡烤鱼,腌鱼豆子面包,还有乳酪洋葱煮鸡蛋。

        倒是挺丰富,浅浅的香味飘出来,苏琳问梦娜:“饿不饿?”

        梦娜点点头又摇摇头,苏琳笑了笑,牵着她买了不少烤鸡烤鱼,搭配了羊奶乳酪面包,还要了不少无花果。

        苏琳的怀里抱得满满当当几乎放不下。

        魔王闻着烤鱼抬起了脑袋,看时看了一会就不感兴趣地继续睡了,现在他已经从挑剔鱼到挑剔是谁做的鱼这种地步了。

        从街道出来,正好路过魅魔酒馆,苏琳脚步一顿,让梦娜在门前等着,再次走了进去。

        酒馆人最多的时候是晚上,此时里面只零星坐着几个人,其余位置都空着。

        这里的格局跟苏琳在亚塞镇匆匆一瞥的魅魔酒馆几乎一模一样,可以确定就是同一个人开的。

        酒有麦酒也有葡萄果酒和其他果酒,味道都不是很重,苏琳各买了两坛。

        魔王嗅着味道,耳朵唰一下竖了起来,眼睛晶亮晶亮的,苏琳一把按住它的耳朵轻声道:“不要偷喝。”

        魔王蔫蔫地又趴了回去,尾巴不经意地抖了几下掉在了地上。

        苏琳装好酒朝外走,这时门外进来了一名巨魔,他身体实在是太高了,几乎比门还要,宽大的身体将门完全堵住。苏琳侧身站在一边等待,巨魔看着有点像那天晚上卖晶石灯的。

        巨魔坐在台子边要了瓶麦酒,台子后的魔人从后面抱来了一坛酒推给他。巨魔是这里的老顾客了,每次都是整坛整坛地喝,店员也没太在意。

        没想到巨魔仰头喝了一口之后,没咽下去的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洒了没防备的小工一脸。

        “你给我上的是什么?!这是酒么?酸死我了,呸呸呸,你是不是找死?”巨魔愤怒地揪住魔人的衣领直接将他拎了起来。

        可怜的魔人双脚离地在他手中挣扎。“你,你先放开我,我给你换一坛。”

        “换一坛就没事了么?卖假酒还敢这么嚣张?”

        魔人快被揪起的衣领勒到窒息,拼命咳嗽起来。店里其他客人见有热闹可看,一点也不惧怕,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魅魔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很快出现在了柜台后。

        苏琳本来已经要走了,但听到巨魔那句很酸,她使劲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揉揉梦娜的脑袋道:“你再等我一下。”说着又进了屋。

        魅魔刚好过来,她今天穿着一身浅红色的丝绸,衣服很贴身,哪怕她什么都没做,单是看着她的模样都足够让人心跳不止了。

        魅魔轻轻握住巨魔的手:“让客人不高兴了,真是对不起,今天你喝多少酒全部免费怎么样?”

        巨魔松开掐住魔人脖子的手,反手去握魅魔的手,魅魔任他握着没动。

        她习以为常地将那坛酸掉的酒收了回来,手在巨魔手心挠了一下,朝他眨了下眼,抱着酒坛转身朝店后走去。

        巨魔,或者说此时酒馆里的所有人目光都定在她身上。

        苏琳快步跟上魅魔的脚步:“莫妮卡小姐,能让我看看那坛酒么?”

        莫妮卡停住脚步转身单手搭在了她肩上,身体贴得很近:“原来是你,好久不见。坏掉的酒有什么好看的?”

        苏琳笑了下没接话,抱着酒坛闻了闻,又沾了一点水尝了下,有种发酵过头的酸味,跟她想象的有点区别,不过可以用。

        “还有没有这样的酒,我想要一点。”

        “咦,这有什么用?”魅魔觉得苏琳是个很神秘的人,难道这坏掉的酒还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用途?

        “做饭用,我比较喜欢吃酸的。”

        魅魔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这喜好可真特别。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等我查一下。”

        两人一起去了存酒的仓库,魅魔挨个将酒坛打开看了一遍,还真又发现了一坛同样酸掉的酒,那坛酒放了很长时间,酸味更浓,开封刹那就将她呛得一直咳嗽。

        苏琳满意地抱住坛子,从魔王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枚铜币递给魅魔。“谢谢,酒我就收下了。”

        魅魔捏着铜币气结。“你知道这一坛酒多少银币么?”

        苏琳勾起嘴角:“坏掉的酒就是废水不是么,连一铜币都挣不到。”

        魅魔咬牙:“酒坛一银币!”

        苏琳又摸了摸,摸出了十铜币递过去:“陶罐店里这个大小的坛子只要五铜币,买两个送一个,我给你十铜币,剩下的五铜币不用找了。”

        魅魔:“……”

        苏琳在魅魔气急败坏地喊着下次不要再来我店里的声音中脚步轻快地走出了酒馆,在她重新回到梦娜身边的时候,苏琳觉得她似乎又听到了一声酒嗝。

        苏琳低头跟魔王对视。

        魔王瞪着无辜的圆眼睛,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看着她。

        “你是不是又偷酒喝了?”

        “什么酒,我没有,你这是在质问我?”魔王的圆眼睛慢慢往下压,看上去威严不可侵犯——如果不是此时又一个酒嗝毁掉了它的形象。

        魔王的尾巴猛地翘起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下一个酒嗝又涌了上来,一个接一个。

        魔王呆滞半响,脑袋往苏琳怀里一埋,看不见就什么都没发生过。

        屋里正在封坛子的魅魔总觉得坛子里的酒似乎有点对不上数。

        终于买完了需要的东西,苏琳带着梦娜朝剧院走去。

        难得穿了新裙子,梦娜走路都不如往日那样蹦蹦跳跳了,她手捏着裙角,脸上是个带着酒窝的可爱笑容,端庄得像个小公主。

        小猫咪在被她放到地上的时候就回到了魔王尾巴上,梦娜颇有些遗憾,一会看看苏琳一会看看魔王,内心里只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人非常厉害。

        苏琳发现了她的视线,却什么都没说,又给她分了片草莓,一起进了剧院里。

        特伦托和康坦斯的讨论还没结束,似乎是谈论出了比较好的故事,两人都非常兴奋的样子。

        “这样绝对会有很多人喜欢,我已经看到了将来歌剧院坐满人的场景!”康坦斯兴奋到直拍座椅,下方老旧的座椅被他一巴掌拍断了一个。

        在歌剧院走下坡路的时候,康坦斯想过很多办法试图挽回,他尝试过去跟大剧院申请故事演出权,但那要付出很大一笔金币,多到将故事带回来后他们大半年的收入都要投入进去,康坦斯犹豫了,他不敢冒这样的险,可这一个犹豫就让他错失了很多机会。

        等到第二次同样的事情发生时,他没有再犹豫,但这次的歌剧在拉夫文港口并不受到欢迎,而那个演出的歌剧

        团因为做出了一些极其恶劣的事,连带着他们的剧目也不被允许再演出。

        康坦斯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错误决策下,让整个歌剧院都走向了要被卖掉的地步。

        后来他试图自己编故事,可总差了点什么,这些年他写了很多故事,却一个都没有被排练出来,演员一个接一个离开,偶尔经过的剧团都不愿意走进这里演出一场。

        将剧院卖给苏琳,是康坦斯头一次坚定地相信自己的选择,而跟特伦托讨论的故事,是他第二次如此坚定地相信自己的直觉。

        它会受欢迎,一定。

        “讨论的怎么样了?”苏琳问。

        特伦托面带红光地笑了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我把它写出来。我现在有很多想法,恨不得立即就将它写下来。”

        康坦斯道:“我这里有牛皮,我拿给你。”

        那边两人立即行动起来,苏琳则带着梦娜去了厨房。

        厨房在最偏僻的角落里,很小,里面有个烤箱和一个桌子,墙角还有个水缸。窗子是被关上的,厨房里一片黑暗。

        梦娜踮着脚将窗子打开,午后的太阳正好照射进来,将整间屋子都照得亮堂无比。

        苏琳将食物放在盘子里让梦娜端出去,自己将买回来的水果一一放在桌上,正好这里人多,她打算现调点饮料让他们品尝一下。

        梦娜送完食物后又匆匆跑进来看她的动作:“姐姐是要泡果子水喝么?”

        “是的。”

        苏琳将酒也拿了出来,她还没有喝过这里的酒,于是倒了一点尝了下,葡萄酒有点酸涩,没那么好喝,麦酒酒味不浓还有一点点发苦。另外两种酸酸甜甜的果酒倒是还不错。

        她不知不觉就喝了一整杯。

        没忍住打了个嗝,声音才刚响起,一直将自己埋在她怀里的魔王猛地抬起了头来,那眼神带着震惊和抓住她把柄的兴奋。

        “你偷喝酒!”它大声说道。

        苏琳点点头:“是的我喝了酒,但这不是偷喝,是光明正大的喝。”

        魔王:“???”  w  ,请牢记:,

  https://www.23us.us/html/56/56402/29685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