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在魔界搞基建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特伦托的哭声持续到演员都谢幕离开了都没有停,  旁边老夫妻见状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妇人道:“在这里哭泣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说不定你的爱人还在等着你。”

        这一安慰特伦托哭得就更大声了:“不可能了,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老妇人还以为他心爱的姑娘跟玫瑰小姐一样都没有了,  心疼到差点又跟着哭出来,  她擦拭着眼泪,  “噢,真是个可怜的老伙计,我会向魔神为你祈祷的。”

        “谢谢你。”特伦托抽泣道,哭得像个孩子。

        有特伦托的哭声掩盖,魔王终于抬起了头来,  它神色比平日更要威严几分,不知道是不是被眼泪冲刷过,眼睛也要明亮许多。

        它斜睨着特伦托:“哭得可真难听。”

        特伦托感叹地摇着头:“你不会懂的,  你不懂。”

        魔王撇嘴:“柏莎可没有死,软弱的人类,你现在变成了亡灵法师,  也不敢回到她身边了吧,  你的胆量小到连魔羊都不如。”

        特伦托的哭声终于停止了,他默默擦掉眼泪,将脑袋上的帽子往下拉了拉。他戴着的是巫妖那顶帽子,不过被改了改,顶端的尖角不见了,宽大的帽檐也不见了踪影,现在就是个灰扑扑的普通帽子。

        苏琳看看魔王又看看特伦托,对他们说的柏莎有些好奇。

        “如果真的喜欢,  她应该不在意你是不是亡灵法师。”魔王像个人生导师一样教育道。

        特伦托为难地摇着头。“就算她能接受我也没脸见她,  是我害死了他的哥哥阿瑟,  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我是亡灵法师,她还是法师塔受所有人敬仰的法圣,和我在一起只会让她也受到人们排挤和咒骂,我不能对她这么残忍。”

        苏琳这才知道原来特伦托要寻找的阿瑟就是柏莎的哥哥,他的情况比玫瑰小姐和魔羊先生的阻碍要糟糕太多。

        魔王晃着尾巴:“都是借口,懦弱的人类。”

        特伦托摇头没再说什么。

        歌剧已经结束,剧场里的灯也即将熄灭,先前见到的剧院老板康坦斯站在一侧角落里喊着:“我是康坦斯,感谢今晚所有人观看,感谢你们喜欢,现在请离开剧院吧,希望以后还能给你们带来更多欢乐。如果,如果还有以后的话。”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小到几乎听不清楚。

        苏琳从里面听出了浓浓的沮丧感。

        他们走出歌剧院的时候,遇到了守在门边的收钱的圆脸女孩,苏琳将水杯递给她,里面的水已经喝完了,水果也被吃掉了。

        女孩捧着空杯子惊喜地问:“好喝么?”

        “好喝,很甜。”

        “那当然啦,每次买红果都是我特别挑过的,肯定很甜。”她的眼睛弯成一条线,“你刚刚有看到我么?我也参与演出了。”

        苏琳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场演出虽然挺长,但是需要的演员却不多,她很快想起了圆脸女孩的角色:“是贵族城堡里站在角落里的小女仆么?”

        “对呀对呀,你看到了,我演的怎么样?我的女仆装是琳达阿姨给我特别做的,是不是很好看?”

        苏琳忍不住笑起来,在她头上揉了揉:“演得很棒,衣服也很好看,特别适合你。”

        圆脸女孩满意地朝他们挥了挥手,“谢谢,请下次也要来看我们的歌剧啊。”

        苏琳跟她摆了摆手,还握着魔王的爪子跟她晃了晃。

        然而他们才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见到了从另一个门出来的扮演玫瑰小姐的女孩艾米。脱掉了玫瑰小姐的服装,艾米看上去要热情奔放许多,一头黑色的长卷发被一根红布编在一起,鲜艳的长裙让她像朵花一样美丽。

        此时她正拎着装满自己行李的篮子,叉着腰对挡在面前的康坦斯吼道:“不要再劝我了,我都说了这是最后一场,我不会继续在这里表演了,你没发现台下根本就没有人在看了么?你这老旧的剧院该关掉了,没有人愿意再来看这重复了几百遍的老套剧目了!”

        吼到最后艾米的语气有些委屈和更咽,康坦斯哑然,张嘴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

        他深深地垂下头,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最终他挪开身形对面前的女孩道了声歉。

        “对不起,是我没有能力,今天的铜币结给你,以后,以后就不要来了。”

        艾米没有看他从怀里拿出的铜币,而是红着眼睛昂首阔步地朝前走去。“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这几枚铜币,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大剧院的中心,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为我欢呼。”

        康坦斯颓然地收回手,里面只有二十铜币,这二十铜币顶多能买上几个面包,就算是出去搬一早上鱼的报酬都不止这个数目了。

        剧院的演员们是按照门票来分钱的,看的人越多拿到手的就越多,现在这种情况十铜币还算是好的,大多数时候连二十铜币都没有。

        艾米离开后没多久,演魔羊的马乔里也带着一堆东西离开了,出来撞到康坦斯的时候,马乔里有点尴尬:“我,我这是有点事要……”

        “我知道。”康坦斯打断了他的话,将艾米不要的铜币又塞到了他手里,“以后不用来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是这里拖累了你们,希望有一天能在尼科郡听到你的名字。”

        马乔里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了句谢谢就飞快抱着东西跑了。

        整个剧院最有潜力也是唯一两个年轻人都离开了,康坦斯颓丧地在门前坐下,拉夫文港口夜晚的风有些凉,远处灯光明亮,来来往往的魔人们脸上挂着笑容,和这里的冷清形成了鲜明对比。

        圆脸女孩在屋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焦急地跑出来,一眼看到了坐在角落的康坦斯,她担忧地奔过去:“先生,您怎么了?您是在哭么?”

        “没有,我没有哭,小梦娜,回去吧。”康斯坦起身牵起女孩的手。

        “好。”梦娜担忧地仰头看着身边的人,“剧院是不是要停了?以后都不能再演出了吗,这里会怎么样,您要把这里卖掉么?”

        “也许吧。”

        两人一起进了一片漆黑的剧院里。

        苏琳在原地看了许久,特伦托也沉默地看着那边发生的事。

        等人都不见了之后特伦托道:“其实他们演得挺好,我看过十次了,每次看我都能想起年少时我和柏莎在一起时的快乐场景,还有我们相爱时的模样。柏莎也喜欢花,我每次都给她带不同种类的花,她的魔法能将花保存很久,我们有一间木屋,屋里摆满了我送她的所有花朵,但她最喜欢红玫瑰,最后那间屋子的墙壁全都装饰满了玫瑰,红艳艳的,她站在玫瑰墙边闭上眼睛和我亲吻,哦,她的嘴唇像蜜一样甜……”

        特伦托正要继续往下说,预感下面的内容有可能不太合适他们听到,苏琳赶紧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刚刚应该用符石记录

        下来,这样以后就能反复观看了。”

        特伦托眼前一亮,似乎才刚刚想到这点:“哎呀,我忘了,这是最后一场了。”

        苦恼一阵,他话音一转:“其实我觉得我和柏莎的爱情比玫瑰小姐要更波折更精彩,如果能将我们的故事改编成歌剧,肯定会更受欢迎。”

        苏琳:“……”

        这就有点自信过头了。

        特伦托开始专业点评起了玫瑰小姐来:“变身过程的幻象太粗糙了,应该是用的是低等符石,这很容易被看穿。最后打斗的地方如果能再逼真一些就更好了,魔羊幻象和人身不协调,导致打斗一点也不精彩,如果是你们上次带来的那只魔羊来演出的话效果肯定非常好,还有巫妖死得太快了,有点假,巫妖的技能没有这么弱,骷髅没有召唤出来,魔药没用上,诅咒生效时的光芒也没有出现,加上这些说不定会有很多人愿意坐下来观看。”

        苏琳再次:“……”

        苏琳觉得刚刚哭得那么凄惨的人肯定不是特伦托。

        “你也排过歌剧?”

        “没有,只是觉得这么改会好很多。”

        苏琳想象了一下,加上各种真实幻象确实会更精彩。

        倒不是特伦托太自信,作为唯一一个自然法圣现在的亡灵法师,参与过三界战争,所经历的事情就像一部传奇,如果将他的故事拍出来那确实精彩又曲折。

        特伦托没忍住给苏琳讲了下自己的经历,苏琳听完心里对他多了几分敬佩。

        “那你的故事得从年少时开始排,一起长大修炼定情,结果遇到三界大战失去最好的朋友,爱人失去哥哥,你为了救人堕落成了亡灵法师,忍痛离开了心爱的人。但,这不太行,我们现在是在魔界,你不能把背景放在人界里,要大改。”

        特伦托有些犹豫,改了的故事就不再是他的故事了。

        “改背景就得大改,不像是我的故事了。”

        “确实有点不太好办。”

        两人还真的真心实意地讨论起了怎么修改最合适,越聊越投入,都快忘记了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在。

        魔王听得不耐烦地皱起脸,将尾巴竖起,啪一下拍在了苏琳嘴边不让她出声了。它眼睛盯着特伦托,如果他敢再说一句,它不介意直接将他给扔进海里清醒一下。

        这个亡灵法师占用自己人类的时间太久了!

        苏琳才发现它们聊得太投入街道上已经没什么行人在了,本来一场歌剧就花费了不少时间,此时时间快到深夜。

        “竟然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

        特伦托还有些意犹未尽:“我觉得有点思路了,或许可以改,我再琢磨琢磨,咱们下次聊。”

        苏琳现在有点清醒过来了:“你真打算排歌剧?”

        特伦托摸着那根绿色的法杖:“不排歌剧也行,我可以自己找人来演出,用符石记录下来留作纪念,也许我永远都回不去人界也见不到柏莎了,在死之前,我希望能一直保留着我们曾经经历的一切美好。”

        作为人类他已经快两百岁了,普通人类的寿命没有这么久,这是成为法圣后得到的能力,但时间再延长终究也有限度,特伦托有点沮丧地想,也许自己不仅见不到柏莎,可能连阿瑟也找不回来。

        “你先想,下次见面再说。”苏琳跟他挥了挥手。

        “好,可能到时候还需要你们帮忙。”

        “没问题。”

        苏琳跳到魔王怀里,魔王迫不及待地带着她穿过传送阵回了深渊魔界。

        苏琳一直没回来,骷髅们没有新命令完全不敢停下工作,地里都已经看完了,没什么事情做,骷髅们自发将麦田旁边的地重新翻过,原本四亩的田地硬是扩大成了十亩。

        但做完这些后天已经黑透了苏琳还是没有回来,骷髅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魔物们只在骷髅刚来的时候有一点兴趣,围着它们观赏了会骷髅翻地,然后就一一被琼森用角顶着赶去继续去做草垫了。

        红骷髅发现了这些魔物们也在工作,看了一会后觉得或许它们可以帮忙,于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的骷髅们就在红骷髅的带领下去了魔蕈草原。

        魔物们看到骷髅们过来讶异了好一会,三头犬立即丢下手里的东西凑过来,三颗脑袋在几只骷髅身上嗅来嗅去:“你们怎么来了?”

        红骷髅相当镇定:“来帮忙,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请说。”

        其他骷髅都已经被魔物们的气势压得不停后退了,只有红骷髅镇定地被魔物包围,魂火都没怎么晃动。

        现在需要的货物已经快要做完了,但琼森考虑着下一次交货,就没有让魔物们停手,而是一直做下去打算囤货。

        有这么多骷髅能帮忙正好,它也不客气,直接将它们拉了过来。

        “现在有三种东西要做,草垫需要编麻花,这个最简单,手笨得过来这里。”

        十几只骷髅自觉坐过去,其他的也被安排在魔物旁边手把手教学。

        骷髅们的爪子看着不好用,实际比魔兽要灵活多了,很快就上手了。

        这下出货的速度大大增加,地上堆了一堆,甚至囤了一倍的货。

        深渊魔界也已经是深夜,但魔物们都没有想过去休息,头一次带学生,它们干劲十足。

        于是苏琳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副空旷场景,平日三三两两倒在它们建造的丑屋旁边的魔物们今天一只都没有出现。

        “它们怎么不在,骷髅也不在。”苏琳疑惑问道。

        魔王视线转了一圈,很快带着她朝草原飞来,还没靠近就听到了草原边一片吵闹声。

        是帕德拉熟悉的叫声:“怎么这么笨,麻花都编不好,你那五根骨头都是泥做的么?”

        “还有你,这几根草编错地方了,拆掉重新来。”

        “你,你这只骷髅还不错嘛,不过跟我比还是差了点。”

        等到凑近,苏琳才发现骷髅们竟然坐在这里帮忙编草垫,旁边一堆东西堆积到就算出两次货都有剩余。

        “辛苦了,半夜了,赶紧去休息吧。”

        贝雅第一个发现他们回来,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蹦了过去:“你们去干什么了,是不是又背着我们吃好吃的了?”

        苏琳笑着摇摇头:“不是,去拿了些上次定做的柜子,又买了些种子。”

        贝雅失望地缩了回去。

        红骷髅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到苏琳身边,跟她讲了在她离开后都做了些什么,说得很详细又条理分明。

        苏琳觉得自己真是捡到鬼才了。

        “做的很好,现在事情还不多,你们不用给自己找事做,做完后可以去休息。

        ”

        红骷髅咔嚓咔嚓地点头,苏琳发现它身上的虫子从下午的手指粗细缩小了一半,而红骷髅身上的红色又深了几分,它和那些虫子似乎是互相依存关系。

        “现在赶紧去休息,我新买了批种子放在储藏室,你们明天看着处理一下,可以种的就种下去。”

        “好。”

        “想在哪休息可以,很晚了,快去吧。”

        说完之后苏琳又招呼了魔物们一声。

        卡麦放下垫子身体一歪直接倒地就睡了。

        知道魔蕈草可以缓解头痛之后,魔物们不管在哪睡都会带一些魔蕈草在身边,苏琳给它们做的草编魔兽也都时时刻刻放在身边,睡觉的时候放在脑袋下,有时也会直接拖一个草垫枕在自己脑袋下。

        贝雅赶着乱跑的兔子回了兔窝,直接趴在了兔窝旁边睡下。其他魔物也都各自找地方睡,骷髅们分散开,很快沉进土里不见了踪影。

        苏琳跟魔王回了屋,将带回来的床和柜子放好,把晶石灯拿出来放在还没装玻璃的窗台上。

        如果现在陶洛斯在这里,她是想让墙壁顶端延伸出几个角将晶石灯放在翘起的角上,这样照射的范围能广一些。

        灯光照亮了屋前土地,飘荡的魔气也多了几分意境。

        苏琳放了一圈灯后手里捧着一个进屋将兽皮铺好,厚重的兽皮看上去柔软又温暖。她一个没忍住躺了上去,果然挺舒服。当然还是比不上魔王的怀抱。

        等在一边的魔王见状眉头一皱,苏琳还没有滚一圈就被魔王给卷起了起来按进怀里。

        这天晚上她都没有时间洗漱,就被一群魔气猫咪踩着躺着压得结结实实手都抬不起来。

        劳累一天,回到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里,苏琳下意识地打了个哈欠,眼睛一闭立即睡了过去。

        魔王瞅了眼那张床,大有要把它拆掉的想法,最后它什么都没做,带着苏琳飘了出去。

        隔天又是热闹又忙碌的一天,苏琳是被魔物们的吼叫声给吵醒的,

        昨晚放在窗台的晶石灯亮了一夜,魔物们一过来就发现了,见只有苏琳的屋子上有,立即就抢起来了,现在正为了谁爪子里多了一个而吵闹。

        “我的房子大,放两个才够,你的窝就那一点点,就算没有光也能看得见。”三头犬欠欠地对蒂丝说道。

        蒂丝居高临下地俯视了它一会,在三头犬没防备的时候猛地冲了下去,一嘴将它叼在嘴里的晶石灯给抢走了。

        三头犬吼叫着朝天空飞去,只是蒂丝毕竟是擅飞的魔物,它怎么追都差了一一点点,像是故意耍它一样。

        苏琳早在买灯的时候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揉着眼睛将剩下的灯都拿了出来喊道:“别抢了,我这里还有,想要的都来我这里领。”

        没参与打闹的几只立即冲了过来,一人领了四个。

        苏琳让陶洛斯帮忙将屋檐四角翘起,随后将灯放了上去,太阳出来后晶石灯已经看不到什么光芒了,但魔物们仍旧觉得很好看,学着她的样子让自己的房子也突出一个角,这么一来整间屋子就像长了刺的刺猬一样,看起来更怪了。

        骷髅们不像魔物们那么自由自在,一大早就忙碌开来,给田里浇水,给红薯挪地方,处理刚买回来的种子。

        它们不需要吃饭不需要洗漱,干活又麻利,等苏琳伸着懒腰爬起来的时候,骷髅们已经将种子给种到地里了,这会正排队打水浇水。

        河边离地里有些远,骷髅们非常机智地排成排挨个接力将水桶朝前方递去,浇完水后再将桶放在地上用土系魔法操控着回到河边。

        苏琳觉得这样有些不太方便,她现在做饭用水也是旁边这条河,上游下来的水很清澈,没有鱼没有水草,她也不需要再用析出法滤水喝,但每次也要煮开才能用。

        如果能有个水系魔法师在,那饮水就完全不需要担心了,浇地也可以直接一个魔法扔过去,简单方便。

        然而这里没有水系只有一个变异的冰系,释放魔法的方式还有点过分,就算可以用苏琳也不想往自己嘴里塞。

        “这条河的水源是来自山上么?”苏琳转头问旁边的魔王,她还没有见过河流上游是什么样子,找石头盖房子的时候不是一个方向,后面这座山相当高大,上面光秃秃的一颗树也没有。“带我上去看看。”

        魔王抱起苏琳沿着河朝山上飞去,清早的风有些大,苏琳的脑袋刚探出来就被大风给吹回去了。

        这条河比预想的要长,在山间蜿蜒曲折,在某一处,巨大的山体落差甚至形成了一个巨型瀑布,银白色的长川轰隆隆地向下游奔去。

        瀑布周围终于多了些绿色,细细的杂草零星从石缝中探出来伸展着身体,比豆子还小的红色果子可怜巴巴地埋在草根处。

        苏琳让魔王放自己下去,她拨开草叶摘了颗果子。抓住草叶的时候她感觉叶子在自己手下轻微晃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反抗,不过反抗的力量很轻微,也不像魔蕈草一样还有攻击的能力。

        果子刚一被摘下来就散发出一股香甜的味道,汁水沾在手指上,她闻了闻,随后轻舔一下,舌尖瞬间被一股带着果香的酸甜味充斥,味道非常浓郁,很好吃,但是有点怪,她没有犹豫地反手将果子整个塞进了魔王嘴里。

        魔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咬住了果子,它眼睛瞪圆,舌头卷着果子舔了舔,果子太小皮也很薄,很快就被咽了下去,汁液留在舌头上努力散发着自己的味道。

        苏琳笑眯眯地问:“感觉怎么样?”

        “很甜,不是,很酸,也不对,很甜。还是很酸?”它疑惑地张开嘴,眼睛依旧圆圆的充满了茫然,来来回回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味道,几秒后它飞到水边使劲喝了好几口水。

        “这是什么?”魔王问。

        苏琳摊手:“我也不知道。”

        魔王的圆眼睛慢慢眯起,轻声问:“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吃?”

        苏琳无辜地解释:“我只是个弱小的人类,如果吃到有毒的东西很快就会死掉。魔王大人您这么厉害,不管吃什么肯定都没事,您确定安全之后我再吃,这样我就不会轻易死掉了对不对?”

        魔王:“嗯?嗯……”

        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又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w  ,请牢记:,

  https://www.23us.us/html/56/56402/29620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