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在魔界搞基建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在指挥骷髅们干活之前,  苏琳先跟它们签订了契约。

        这个契约不是灵魂契约,苏琳对魔法免疫,高规格魔法契约不起效果,  她找了那个能识字会书写的骷髅潘西按照她的口述在石板上代写了一份雇佣合同。

        合同内容明确了双方的责任和义务,  也明确规定了每个月工作休息时间和薪酬。

        骷髅们都保留着生前记忆,  生前接触过一些庄园主和贵族管家,  就算受雇与庄园主,也只是口头协议而已,  还要向他们上交每年的收成和税收。

        苏琳是口述的,不识字的骷髅们都听到了合同的内容。

        一只少了根肋骨的骷髅询问:“需要交税么?几成税?”

        苏琳很果断地摇头:“不需要交税。”

        骷髅们又不需要进食,种出来的所有作物全都属于她,  本来也没什么税可以交。她付的银币起是就相当于骷髅的辛苦费,  毕竟不能让人打白工没有一点盼头,没盼头是要造反的。

        苏琳继续道:“这里土地很多,你们想睡在哪块地方都行,  不过田里的作物必须要照顾好。”

        骷髅们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不需要交税每个月有银币可以拿还有三天假期,这样的好事上哪找,  这样大方的雇主上哪找!

        潘西已经将石板刻好了,  苏琳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能看得懂石板上每个字的意思,她手在字上描摹了一下,  发现自己手很生,  不像是会写的样子。

        眉头微皱了一下,  没有记忆这些事情也没办法追究,  确认潘西写的没什么问题之后,  她让骷髅们在石板上划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自己也用刀在上面刻下了一点痕迹出来。

        这样子雇佣合同就签好了。

        苏琳带他们看了房子旁边的田地:“目前只开垦出来了四亩地,  只成活了麦子,其他作物全都死了,原因还不清楚,需要你们查清楚原因。这边是正在育苗的辣椒和土豆,辣椒和洋葱种在这里,土豆和红薯育苗成功后要种在另一块地方。”

        苏琳又带着骷髅们去了焦炭草原,草原距离不算很远,骷髅们在地下行穿行很快就到了。

        这片地方现在看着挺空,大半杂草都被魔物们收割送到灶台边当柴火烧了。贝雅偶尔过来扒拉一下有没有漏掉的根茎,最近食物充足后它没再过来了。

        “现在你们的工作是将这片草原上的杂草清理干净,地下如果有根茎全部挖出来,草和根茎送到来的地方,然后把这里的土翻新一下,再浇一遍水,水要浇透。”

        安排好任务后骷髅们都摩拳擦骨地要上前,苏琳没有说别的,安排完之后就直接走了,也没有监工的意思。

        骷髅们顿时散成一团各自找地方开始忙碌了。

        红骷髅等它们都离开后才慢吞吞地走到没有草的那一半上,原先吃饱的那团虫子乖巧地回到了它腿上一动不动趴好,红骷髅抬抬手臂,又有一团小虫子出现,这些小虫子钻进土里,凡是它们经过的地方,坚硬的土地被敲碎般变成了沙状。可惜这些虫子的食量很有限,大致啃出一个范围之后,其他的还要红骷髅自己动手。

        但虫子也给了它很多便利,比起别的骷髅辛辛苦苦地在土里四处翻滚,它闲庭信步中就已经轻轻松松翻完了一大片地,翻过的土地松软无比,非常适合种植。

        身上虫子一团团往下落,都看不出来那些虫子是藏在哪里的,等红骷髅走完一圈时,他它身上大半都被饱满粗长的虫子给缠满了,挤挤挨挨的虫子仿佛变成了皮肉般贴在它身上,远看像个真人一样。

        其他骷髅边干活边羡慕地看着它,有几只大胆的凑上来询问能不能分自己一点虫子。

        红骷髅眼眶中的魂火跳动了一下,手臂都没有抬起,那几只骷髅就立即害怕得往土里钻了钻。

        骷髅的实力也有高低之分,这几只很快就意识到红骷髅的实力远在它们之上,不敢再靠近。

        吓跑了几只骷髅后,红骷髅又尽职尽责地继续翻地,一点没偷懒。

        苏琳表面上是走了,其实还在用其他办法盯着这里的情况,新招来的员工还不了解品行和能力,得多观察。所有骷髅都没有注意天空上有团魔气随着其他魔气四处飘荡,却始终没有飘出这片区域。

        苏琳和魔王缩在那一小团魔气里远远看着下面的情况,她一边看一边小声念叨。

        “红骷髅这么厉害,捡到宝了,让它负责所有骷髅应该能服众。潘西干活有点慢,没关系,它识字,知识就是力量。这只腿骨不一样长的骷髅速度还挺快,干活很麻利,挺好。那几只在摸鱼?啊,原来是在合作,还挺聪明。”

        观察了许久,焦炭草原的草很快被全部收割完毕,根茎又挖出来了二三十块,都是埋藏比较深的小块,几只骷髅带着草和根茎前往苏琳指定的地点放好。红骷髅翻完了自己负责的地方,旁边几只做完的骷髅开始站在一边休息,它则又走到了刚割完草的地方继续忙碌,一点都没让自己闲下来的意思。

        苏琳没再继续看下去,让魔王带着自己回屋子旁边。

        刚落下就见来送草的骷髅们到来。

        “放在这就好。”

        骷髅们把草堆成草垛后才离开,草垛工工整整,看得出都是熟练工。

        苏琳无比满意这批骷髅的质量。

        她切了块根茎泡水喝,一边休息一边等骷髅们干完活,又等了一两个小时,有一只骷髅过来通知她草原已经开垦好了。

        苏琳似模似样地过去,发现这里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原本的干枯草原上满是刚翻过的松软泥土,她拨开上层泥土往下摸了摸,摸到一手湿润的泥,水浇得很透,不是敷衍的只浇了上面一层。

        骷髅们有些紧张地看着她的动作,生怕她哪里不满了。

        苏琳点着头:“做得很好,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骷髅们瞬间放松下来,魂火兴奋跳动。

        苏琳转头问站在不远处正在休息的红骷髅:“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米。”红骷髅很简洁地答道。

        “你实力比它们好,你来做队长,它们统一由你来分配管理,之后还有几片区域需要开发,还要建果林,怎么分配也都需要你来指挥。能做好么?”

        这么多骷髅苏琳没办法时时刻刻看管指挥,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忙碌,红骷髅做事很沉稳说话也有条理,加上实力比其他骷髅强,做队长是最好的骷髅选。

        她并不怕这些骷髅会捣什么乱,这里是深渊魔界,魔王一个念头魔气就能笼罩每寸土地,它们绝对跑不出去。

        麦克米握了下拳:“请放心交给我。”

        “你们对这个决定有什么意见么?”苏琳又问其他的骷髅。

        骷髅们集体摇头,骨头转动的咔嚓声不绝于耳。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交代完事情后,骷髅们一部分守着红薯泡水沥水,另一部分在田里查看,先前坏掉的那些种子没有丢掉,翻出来后就一直放在田边。

        几只有经验的骷髅们围着种子来回翻看怎么回事,最后认定是土和环境不太合适,换个温暖些的地方就没问题了,夜间温度过低可以用杂草盖一层保温。

        苏琳让它们自行研究,让魔王带着自己再次前往魔界。

        上次送完货打算买一些玻璃,结果刚做好床就临时回来了,玻璃也没有买,定做的床算算时间应该好了,趁着天还没黑,她赶紧拉着魔王出来了。

        已经是傍晚了,魔界的夕阳将半边天空都映成了红色,夕阳照耀在山林田野和村庄间,像一幅美丽的画卷。

        苏琳趴在魔王怀里往下看,不时发出一声惊叹,魔王配合地放缓速度让她看个够。

        到达拉夫文港口的时候,街道两侧已经亮起了晶石灯光,港口最繁华的几条路和通往子爵城堡的路上都有路灯存在,晚间行人比白天还要更多。

        路灯和店铺门口的灯光将街道照得一片明亮,广场上还有不少出来摆摊的,苏琳看到了卖晶石灯的,一个只要四十铜币,比商店便宜了十铜币,普通人犹豫一下也都会买几个回去。苏琳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发现这东西看着像石头其实更像玻璃,一侧有个小小的像盖子一样的开口。

        晶石摊主是个像小山一样高大魁梧的巨魔,他坐下来都比苏琳站着高。

        见她好奇地摸后面的开口,巨魔声音低沉地解释起来:“这是加光液的地方,晶石灯需要消耗光液才能发亮,光液一银币一瓶,一瓶可以用一百二十天。现在买三瓶送一瓶,比商店里便宜很多,这都是自己配比的,亮度不比路灯差,绝对够用。”

        巨魔指了指晶石灯旁边的小罐子,罐子圆形的,有双掌大小。

        苏琳手里的晶石灯光确实挺亮,不过没达到路灯的亮度,她买了一个拿在手里,却没有去买那看似很划算的三送一的光液,在听到还有不同亮度时她就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什么门道在里面。不知道光液怎么配比,但如果是按照浓度的话,那调低浓度降低成本,差价就出来了。

        见她不买光液,巨魔那张宽阔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态度也明显没那么热情了。

        苏琳捏着个晶石灯离开摊位,朝前走两步,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热情的魔人大妈,她凑到苏琳身边神神秘秘地小声道:“幸亏你没有买它的光液,我的魔神啊,那东西真是一点都不亮,越用越暗,我还以为自己突然瞎了,吓得想去找巫妖看看呢。”

        苏琳听得特别想笑。

        后面的巨魔可能是听到了大妈吐槽,朝着这里怒吼了一声,那声音简直像轮船鸣笛一般,听在耳朵里几乎要耳鸣。

        大妈缩了缩脖子快速走开,一边走还一边低声咒骂:“就仗着自己力气大,欺负我们这些小恶魔。”

        苏琳眨眨眼,跟着魔王进了家商店,商价格更高,苏琳眼也没眨地一口气买了几十个晶石灯又买了不少光液。见她这么大批量购买,老板相当大方地多送了她一罐光液。

        买完这些计划外的东西她赶紧走到一家玻璃店里,店铺被分成了两间,左边摆放的全是大块玻璃,右边则是玻璃制品,碗盘杯子瓶子罐子应有尽有。

        她直奔左边店铺,店里没什么顾客,见她进来老板招呼了一声。

        “要买什么样的玻璃?做什么用?”

        这里销量最好的不是无色透明玻璃,右边摆放的全是各种彩色琉璃,被光照的异常好看。

        “做落地的窗子,要这种透明的就好,尺寸要很大。”

        “有事先量好尺寸么?”老板问。

        苏琳将肩上的魔王抱出来,揪着它的尾巴道:“有。大人,上次量的房子尺寸需要看一下。”

        店老板疑惑地看着她的动作,随后就见她手里的黑色尾巴开始拉长,越来越长。

        老板吓了一跳,态度立即恭敬几分,魔王尾巴直挺挺地伸出去,伸到一个长度后就不动了。

        “这是需要的玻璃总长度,做不了这么长就按照高度来,回头再拼接就好。”

        老板和帮工满头大汗地拿着跟绳子小心翼翼地量着魔王的尾巴,帮工的绳子不小心碰到魔王的尾巴,它立即侧头看过去,看得帮工手一抖,差点戳进他尾巴里。

        苏琳给魔王顺毛,等量完了长之后又量了下高度,这么大块玻璃要定做,又要等,苏琳顺便定了些小窗子的玻璃,约定五天后取货。

        买完东西又去取了床和置物架。

        看到床的时候魔王的脸完全拉了下来,苏琳安慰了几次说只是拿来备用的它还是没高兴起来,收到空间时动作有些粗鲁。

        苏琳抱着它哄了许久,各种表忠心,魔王的尾巴不停朝她脸上甩,总算消停下来。

        现在的床上几乎没有什么床垫,大多数魔人夏天直接睡地上,冬天稍冷会铺上一层厚厚的兽皮。木匠店旁边就是毛毯店,苏琳买了不少毯子回来,不仅当做被子用,在地里需要的时候也可以铺上一层保温用。

        想着家里刚来的新员工们,苏琳又转头买了一大批种子,几乎将种子店都给搬空了,现在店里比较多的是蔬菜种,买完种子她又去看了果苗,售卖果苗的很少,上次也只买到了几株,见她实在很想买,店老板想了一会后道:“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种植园能不能卖你一些果苗,但不要期望树苗有多好,现在果子价格很高,你知道的,每一株果苗都很珍贵,除非出了什么问题不然不会选择卖掉。”

        不管好不好,在深渊魔界能不能成活都是未知,苏琳点头:“可以,帮我问问吧。”

        这件事又需要等,苏琳留了些银币当做押金,随后继续在街道上逛了起来。

        此时街上人流仍旧很多,几只夜魔没有像白日一样匆匆飞过,而是慢吞吞地朝前走,也在享受着夜晚的美好。

        转了一圈,从港口往上一层街道走的时候,苏琳突然看到了一幢半圆形的建筑,那建筑外墙是用白色的鹅卵石镶嵌,中间有一些带着花纹的鹅卵石组成了大幅图案,可能被风吹日晒得久了,外墙没那么干净。屋顶被一圈晶石灯包围,灯组成一只鸟的模样,侧边有个很大的牌子,“港口歌剧院。”

        前几次过来的时候苏琳就对这个非常感兴趣了,但那次魔王想捕鱼直接将她给带歪了,最后也没有进来看一眼。

        现在晚间歌剧表演即将开始,门口零散有一两个人朝里走,一个戴着花帽子打扮滑稽的胖高魔人正站在门口卖力宣传。

        “今晚的歌剧节目玫瑰小姐即将开演,美丽的玫瑰小姐和英俊羊先生的凄美爱情,催魔泪下不容错过,现在门票只要八十铜币,是的,限时八十铜币,你还在犹豫什么?玫瑰小姐为您的到来感动到哭泣!”

        然而八十铜币的优惠价,来来往往听到的魔人夜魔巨魔全都无动于衷,没有几人回头朝歌剧院看上一眼。

        那魔人喊了一会,停下来喝了口水,没休息多久又继续吆喝起来。

        有一名拎着篮子的妇人走过时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走开康坦斯,玫瑰小姐从我小时候演到现在,我听着这个名字都快要吐了,再演下去你们明天就要关门了。尼科郡那么多新歌剧你怎么不去学学?”

        康坦斯尴尬地笑了笑:“莱尼夫人,我也想换新剧目,这不是没有合适的故事,游吟诗人也不爱往这里来,尼科郡的新剧目没有得到允许我也不敢随便学啊。下次出演魔王大战天使,绝对很精彩。”

        “呸,又是几百年前的老剧目,我可是听康顿夫人说要让她的女儿从剧院离开,小艾米快要嫁人了,那可是大商人的儿子,到时候她女儿就不会在剧院里工作了,还有马乔里也要走了,说有个很有名的歌舞团要带他去演出呢。”

        康坦斯还维持着笑,但脸上的笑完全变成了苦笑,他机械地挥手送走面前的妇人,没再继续吆喝,叹了口气,转头低落地朝入口走去。

        入口有个收钱的窗口,里面坐着个十岁模样的小女孩,长着雀斑的圆脸女孩子没听到外面的对话,一脸兴奋地看着康坦斯:“玫瑰小姐可以开始了么?”

        “嗯。”康坦斯垂着头,佝偻着背朝里走去。

        苏琳在外看了一阵,大步朝剧院里走去,给了圆脸女孩一枚银币和六十铜币。

        圆脸女孩朝她身后看看,没有别人了,她惊讶地又数了数钱币,推开小屋的门小跑着朝苏琳走去:“女士,女士你给多了。”

        她认真地从手里数出来八十个铜币还给她。

        苏琳摸摸魔王的脊背:“不多,我和我的魔兽一起看。”

        圆脸女孩笑起来:“魔兽不收铜币哦,但是你要保证它不影响其他客人。”

        “绝对不会,我保证,铜币收着吧。”

        女孩收起了铜币,她竖起跟手指笑着道:“你等我一下。”说着蹬蹬蹬快步跑走,没多久端了一个杯子过来,那是一杯泡着水果的水。

        “这个给你喝,红果泡水可好喝了,我刚发现的,你尝尝。”

        “谢谢。”

        “快进去吧,玫瑰小姐要开始了,祝您观看愉快。”

        苏琳一手端着水一手抱着魔王走了进去。

        穿过入口大厅朝前走就是巨大的厚重帷幔,掀开帷幔出来,能看到环形的一排排座位,座椅很多,足以容纳上千人。

        墙壁上的灯没有开,只有往下的楼梯两侧放了镶嵌进地面的晶石灯,此时诺大的厅内只零星坐了十来个人。

        苏琳走到了第一排,这里一整排只坐了两个人,看着像对夫妻,已经非常年迈的样子。

        前方就是个巨大的台子,能看出鼎盛时期有多辉煌,台子平整的地面被时间腐蚀出了一个个凹坑,一不注意踩下去就有可能会摔倒,后方的帘子看上去也有些发白,侧边还起了毛边。身下的椅子跟台面一样,都充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

        这里乍一看很宽敞豪华,仔细闻却能闻到股沉闷老旧的味道,关上灯后,也许只有猫头鹰和夜魔才会喜欢这种地方。

        没等苏琳观察完,前方的台子上空就突然亮起了一束强光,光下出现了一名身穿红色长裙的美丽少女。

        玫瑰小姐开始了。

        少女挎着篮子欢快地朝前走着,很快走到一片玫瑰园中,摘下一朵朵玫瑰放在篮子里,正当她要离开时,发现玫瑰园里困住了一只受伤的小羊。

        羊看着少女哀哀鸣叫着,少女不忍心地拿出剪刀小心剪掉了旁边的玫瑰救出小羊并为羊包扎伤口。

        羊舔了下少女的手背很快跑走了,离开后羊变成了一个男人,男人高大英俊,头上戴着羊角,他一直看着少女离开的方向,脸上露出向往又忐忑的表情。

        随后他唱起歌来,交代了自己是只魔羊,被巫妖追赶受伤,他对少女一见钟情,但是自己不是魔人,自卑的它不敢上前。

        被救了之后的魔羊开始偷偷守护在玫瑰少女身边,在她每次遇险的时候都及时出现救出她,玫瑰少女也渐渐对这个神秘男人动了心,然而她就要被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贵族之子,玫瑰少女故意受伤引出魔羊,这次在他要离开时抓住了他的手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两个有情人相爱了并打算一起逃离这里,可在家人下阻挠少女被关了起来,还被迫要立即出嫁,原来贵族之子重病,巫妖说只有用少女的灵魂和魔羊的心做药才能救他,魔羊得知消息后不顾一切地冲到婚礼现场救人,经过一番打斗后,邪恶的巫妖被打败,魔羊也受了重伤即将死去,临死前它诅咒了少女和魔羊永远不能在一起,玫瑰少女抱着爱人,眼泪打湿了它的心口,她愿意以自己的灵魂换魔羊的性命,最后少女变成了一枝永不凋零的玫瑰,魔羊则活了下来,他将玫瑰放在心口和玫瑰小姐永不分离。

        虽然故事俗套却相当感人,比苏琳想象中的要好太多,不管是中间的歌曲还是所有演员的神情台词都很到位。有需要变化的部分似乎是用了幻象魔法,完全不突兀。

        第一次观看的苏琳觉得像看了场唯美又悲壮的电影般,这八十个铜币花得相当值得。

        可能是演员不太够,苏琳发现出演巫妖的人竟然是高胖的唐斯坦,只是穿上了巫妖衣服的他努力将自己缩成干瘪矮瘦的样子,连脸上的表情都从憨厚变成了恶毒,如果不是苏琳眼尖都差点没认出来。

        直到表演结束了,台上几名表演者出来谢幕,苏琳才从故事中里出来,起身使劲鼓掌。

        旁边那对老夫妻也跟着使劲鼓掌,老妇人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玫瑰小姐和魔羊的爱情很感人,如果他们能真正在一起就好了。”

        苏琳赞同地点头,有时候悲剧才更让人记忆深刻。

        她正想着,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呜呜咽咽的低泣声,声音距离很近,仿佛就在耳边,可这里人很少,苏琳看了看老太太,她在丈夫的安抚下已经停止哭泣重新带上了笑容。

        除了这两人就没有别人了,苏琳难以置信地低头,将怀中的魔王给捧了起来。

        魔王的脑袋钻进她怀里像是睡着了一般,平日苏琳抱它它完全不会反抗,顶多用尾巴或爪子拍她一下,可今天魔王像长在她怀里一样,不管她怎么抱都抱不起来。

        苏琳惊愕:“大人,你哭了么?”

        “本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幼稚的东西哭!”魔王恶狠狠的声音从她怀里传来,只是如果声音不是闷闷的还有点鼻音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苏琳又惊讶又好奇,魔王竟然会为了这种爱情故事哭泣。

        她使劲憋着笑,但她很快发现耳边的哭声还在继续,这哭声绝对不是魔王发出的。

        苏琳猛地回头,就看到坐在自己正后方有几天没见,此时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亡灵法师特伦托。

        “呜呜呜呜,太感人了,呜呜呜,我不想哭的,可是我忍不住,呜呜呜,我好想我的柏莎,我心爱的姑娘。”

        苏琳:“……”  w  ,请牢记:,

  https://www.23us.us/html/56/56402/296180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