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75.好好对狂三,弟弟(求推荐!)

75.好好对狂三,弟弟(求推荐!)

        今次和半泽天树对弈的棋手名叫比企谷月。

        是一个小时候和她同时进棋馆的同期生,也是被秋元大人推荐到将棋会馆内学棋的。

        区别是,两个人师从不同。

        比企谷月师从羽生善治,是其门下的唯一弟子。

        羽生善治在将象棋的领域有多牛是不言而喻的,不说他国外的战绩,单单是王座战他已经完成了18连霸。

        与之相比的,他的弟子月同样不差。是将棋历史上仅有的在初中阶段就获得职业棋士资格的五人之一。

        天赋和能力可见一般。

        此次的中象对局,执先的是比企谷八幡。

        一开局,他直接捏起红炮,炮二平五,当头炮。

        看模样他的攻势很直接,也更具杀伤力。

        天树则静观其变,马八进七,看中卒,加强中路的防御,这也最常见的应对招式。

        接着,月三步虎直接出車,并将車提到卓越的卒林线上。

        一般来说,出竖車一般会在两个位置,沿河线或者对方的卒林线上。

        沿河线上的車攻守更为平衡,而深入敌方内部的大車则会对对手有更大的压力,可以直接平車压马。

        棋走到这里,现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明白,双方都是走的正招,两人尚未出现脱谱的招数。

        而月的下一步棋,立时让在场所有人疑惑不解。

        只见左翼排兵布阵完成后,右翼未动,直接拱了一步中兵。

        这种布局鲜少有人会下出来,在大部分观棋者的眼中,八幡的这步急进中兵是一步软招,甚至是废招。

        “月的拱兵,看上去凶悍,实则没有其它子力配合,毫无危险。”

        观战室内,有人大胆的对月做出评价,在时崎看来也是如此。

        不过平常人看不出,桐山两冠却不同。

        随着近年来,一些冷门或者偏门的布局传到日本,桐山对其中的变化和破解之法已了如指掌。

        “牛头滚?”这是出现在桐山心中最初的想法。

        面对月拱中兵的这一劣招,场内的天树这时也落子了。他下出了令在场观棋者匪夷所思的一步棋。

        炮八退一,这招一出现,观棋者立时议论纷纷起来。

        “刚才月走了一步劣招,没想到天树大人却炮八退一?为什么?难道真的被场外的事情给影响到了。”

        面对这种偏门布局,观棋者中的不解是有情可原的。

        不过识货的人终究存在,一声“好棋”打破了一群俗手的热议。

        “不懂,不要装懂。刚才月君对弈的棋谱是牛头滚,这牛头滚布局攻击力极强,而天树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走出最佳的对策,看模样对一些冷门棋局的钻研也相当到位啊。只是……”

        一个中年男人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对局室内,冷静的评价到。

        众人再次纷纷行礼,得,又来了一个大人物。

        羽田秀吉,日本第一个世界将象棋冠军。

        “师傅,什么是牛头滚?然后羽田大人说的只是……是只是什么?”

        行礼之后,狂三小声的对桐山问道。

        桐山答道:“牛头滚这种对局,真正的顶尖高手是不会走的,一般业余棋手会偏爱这样的布局。这种布局容易大军交换,容易和棋。”

        “容易和棋?”

        时崎狂三绣眉紧蹙,和棋这种模式她极其讨厌。

        下棋下棋自然要定输赢,可中象的下法和棋忒多一点都不爽快。按照日本的规矩,如果对局出现和棋就必须择日再战时间更拖精力。

        “看模样,月这小子是想要偷袭一把。但他明显错误判断了局势。又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想着和棋。等一下,这是什么招数。”

        桐山正分析着,比企谷月,跳边马了!

        这也让桐山不解了,牛头滚的主旨意思是将兵力集中于中路,而八幡跳了一步边马,绝对是有违棋理。

        当然,也可能是羽生善治研究出了什么创新招法,不过以桐山的实力,若是飞刀,不可能看不出来。

        因此,这一步棋只能说明是臭棋。

        面对此手,场上的半泽天树也陷入了长考。

        最后选择炮八平五,窝心炮架中了。

        比企谷月进車兑車,天树跳马踩車。

        由于月的的后续子力没有跟上,中兵还浮。

        双方的阵型在彼此对弈间,逐渐变化为牛头滚的阵型对双头蛇阵型。

        不知不觉中,半泽天树已领先比企谷月五步。

        真正的象棋高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抢先,而抢先的能力,对于高手而言,都是与生俱来的,就像今日一战,不知不觉中,比企谷月已经远远落后了。

        看到此处,狂三看出了同期的月大势将去,心头是不禁为大哥高兴。

        看着面沉似水的半泽天树她不由心道了一声:“天树哥果然不愧是天树哥,看模样等会找天树哥谈事情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升。”

        …………

        …………

        如同狂三预料的一样,比企谷月在与天树后续的对弈中是越是下到后面,越吃力。

        相反,半泽天树的子力却全部活起来了。

        至此,比企谷月的牛头滚布局彻底宣告失败,到最后已经来不及组织进攻,只能疲于防守。

        然而,天树的棋风凌厉又岂是比企谷八幡能守得住。

        比企谷月看向自己的后方,虽然明白大势已去,但却仍不肯放弃。

        又坚持了十五分钟,直到天树跳马抽車,后者终于是无奈的投子认输。

        八幡失望的垂下头,心想着自己终究是太心急了。

        他今次使出牛头滚的招法本身是急智,志在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比企谷月是真没想到想趁着半泽天树对如此冷门的棋局也得心应手!最后反而会在接下来的对弈中,处处受制!

        只能说,学艺不精,终害己。

        “受教了!”

        比企谷月低头对天树恭维的说道。

        “承让!”

        低低的应了声,天树面容和煦的开始和面前的对手复盘。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比企谷月心悦诚服的对半泽天树再次行了一礼感谢对方的指点之恩。

        完成了这一切,今天天树的任务也告一段落。婉言谢绝了比企谷月的共进晚餐的提议后,半泽天树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

        在休息室外,天树在休息室门口看到了等候自己的狂三。

        这女孩虽只是穿着一身俭朴的素衣,但在举手投足间还真的是无时无刻不透露着少女所没有的妖娆。

        对于时崎狂三,半泽天树的态度是亲切的,这种亲切来源于此女对弟弟的深刻爱恋和无比忠贞。

        对于这女孩有这样的感官则是因为一件发生在未来的事。

        在2015年年中,当时的半泽一家经历了极其恐怖的家主被绑架事件。

        那一年,父亲制作的游戏《动物海岛》大卖,为了庆祝销量破百万。

        父亲组织了公司员工,当年已退役的弟弟,狂三等人去户外野炊和团建。

        结果车开到半路上,被一窝手持枪械的绑匪给劫持了。

        对方不仅有高端的反监控技术,同时还黑掉了附近所有的监控摄像头。这也直接致使了警方根本找不到嫌犯的踪迹。

        不多久,绑架电话打到了半泽家,直接起价一千万欧元,也就是12亿日元。

        那一次事件后,天树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温情脉脉,在看似平静的生活河流之下,隐藏着凶恶的老虎。

        只是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些都只是发生在新闻和报纸上面吸引眼球的内容,在未曾亲身经历之前,都不过是他人的遭遇。

        就如同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每个人都会遭遇生命中的老虎,也许是人身的伤害,也许是一次背叛,也许是生活中的一次晋级的失利又或者从王者跌落谷底。

        半泽一家经此一役近乎跌落到了地狱。

        出事的当天,天树正在韩国参加《三星杯》围棋比赛,所以一切的后续都是赛后得知。

        在那场被绑架的劫难中,父亲,弟弟,狂三都不幸遇难。

        这还是家属在交付了大部分赎金之后的结果。

        在人质解救的过程中,有部分提前被绑匪释放的幸存者还交代了自己被绑架后的经历。

        据幸存者的回忆,被一通绑架的公司女员工基本都遭到了“强制交流”,唯独一人没有屈服,以死明志。

        那女孩就是狂三,一个在死前还呐喊着“直树,我爱你”的女孩。

        她死在了绑匪的枪口下,宁死不屈。

        因为对方的“贞烈”,天树把女孩和他的傻弟弟最后合葬了。

        在半泽天树心里,狂三作为弟弟的妻子是合格的。

        只是弟弟傻傻的就是不给这女孩机会,痴心的弟弟不知为什么固执的就是从小到大就盯着诗羽看。

        他不否认诗羽是优秀的,但是从人的私心角度看,这一辈子他已决定让诗羽和弟弟早点划清界限。

        从侧面看天树觉得自己对诗羽的下手也算成全了狂三。算是他留给傻弟弟的最大礼物。

        ………………

        ………………

        在天树和狂三互相点头示意后,狂三随即向天树表明了来意。

        “天树哥哥,能和你约个单独聊聊吗?只要您十分钟时间。”

        女孩对天树恭敬的问候道,天树从小到大那种远超同龄人的气势对狂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

        “你是想问我直树的事情对不对?”

        天树低垂着眼帘,直接问道。

        “您都猜到了啊,天树哥。”

        对于天树如此的开门见山,时崎狂三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先进屋说吧。”

        至此,狂三进入了半泽天树的休息室。

        待得双方坐定,半泽天树直接开口说出了女孩的心思:“你是想让我放过直树一马对不对。”

        “是的。”时崎狂三见半泽天树都如此的敞亮,也不想玩虚的了。

        半泽天树点点头,说:“你的要求我可以同意,不过我也需要你帮我替弟弟传几句话。这小子翅膀最近真的硬了,联系方式全换了。我想找他都找不到呢。”

        狂三愣了愣,随即惊喜道:“您说,只要不过分,我一定全力帮你带到。”

        半泽天树摇摇头神色轻松的打趣道:“我当然提过分的要求,毕竟你可是我承认的弟媳。狂三。直树能找到你这样的媳妇可是他的福气。”

        “天树……谢谢,真的……谢谢。”

        随着半泽天树的这席话落下,狂三的脸是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那份红润不是羞红而是涨红——兴奋的涨红!

        弟媳,承认的弟媳!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称呼吗?!

        一时间狂三都想手舞足蹈了。

        “呵呵,你啊,还是要斯文点。直树喜欢斯文的。”半泽天树微笑的继续说着:“等回头我和直树的关系融洽还需要你多费心费心。我知道……我在诗羽那件事情上对不起他,但是在感情的执着上你应该比我更懂。而我们毕竟是兄弟……你说为了一个女人兄弟反目像话吗?”

        时崎狂三小鸡啄米的连连点头;“不像话,哥哥您说的对。等回头我一定会和直树好好说说。”

        说话间,女孩看着半泽天树的眼神更加柔和了。

        此时的她俨然把半泽天树当成了同盟,而事实上在半泽直树的感情上,天树的确是她的同盟。

        如果不是天树对直树的横刀夺爱,又怎会有她的趁虚而入。

        “谢谢了,我和直树的关系还需要你多多费心了。然后呢,我有三句带给直树,您有直树现在的微信吗?我用语音发几条信息给他。这样也省去麻烦了。”

        “好的,没有问题。我这边有直树的微信。您发就是……”时崎赶忙掏出手机,将其解锁递给天树。

        如此,半泽天树接过了时崎狂三递来的手机,给半泽留下了如下几句话。

        “抱歉了,弟弟。”

        “好好下围棋。”

        “好好对佐为和狂三。弟弟!”

  https://www.23us.us/html/55/55519/29613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