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食谱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洞房花烛

第一百六十三章 洞房花烛

        苏苏的空间空空荡荡,若大的架子上只有几只装着灵宝的盒子。银色的人影拉开下层的抽屉,一枚古色古香的罗盘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他刚向罗盘伸出手,只听女子清脆的声音道:“原来你在找我的罗盘啊。”

        人影猛的握住罗盘,头也回就要冲出空间。但是砰的声,影子被堵无形的结界弹了回来。

        青龙轻叹:孤现在最大的用处就是给你们设结界。

        苏苏的声音继续在他耳边回荡:“还给我吧。”

        人影退了一步,它举起罗盘,迅速的将指针拔到了青龙星宿。然后再次遁逃。噗的声,又被弹了回来。

        它惊惶的盯着罗盘:不可能!

        苏苏咦了声,好奇的问:“你想借青龙之力破除结界——以前用过这只罗盘?”

        人影退了一步,它愤慨的摇晃着罗盘,为什么没有用处?明明已经修好了啊!

        苏苏手中握着枚驱动罗盘的妖兽内丹:废话。本小姐有那么傻么?

        人影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险境,无可奈何之下,咣的声,变成面水幕,摊到地上立时摔成无数铜镜的碎片,罗盘亦当的声落在地上。

        苏苏捡起罗盘,心疼的擦了擦:“太不爱惜宝物了。”

        阿雀道:“此人精通水系功法。本人至少是元婴!”

        青龙亦道:“而且非常聪明。他避开了孤在屋外设的结界,利用水性功法从铜镜中化形行窃。”

        苏苏皱眉:“今天来这儿的元婴大师可不少。”

        “睡吧,睡吧。”青龙打了个哈欠,“他手段干净利落,咱们查不出什么线索。”

        苏苏握着罗盘回想:罗盘是修士常用之物,并不打眼。喜宴上有谁对她的罗盘产生了兴趣呢?

        丁克己?那几个符师?还是……月神殿的女使月白卉?

        阿雀笑得贼忒兮兮的凑到苏苏耳边问:“你说洞房花烛夜,你血缘上的亲兄弟和名义上的亲姐姐会做些什么呀?”

        青龙:身为神兽请注意形象。你要不要笑得这么yd?

        苏苏脸一红,捏着阿雀的喙道:“睡觉,少扯。”

        事实上,夜庭风的洞风花烛,相当的凄惨。

        青眉焦虑得都快哭了,这场婚礼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夜庭风醉红着脸笑嘻嘻的进洞房,命屋里的丫鬟退下。青眉迅速掀翻红巾,换下婚服,整理起行装。

        夜庭风怔了怔:“你干什么呢?”

        青眉:“我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走?”夜庭风好笑的搁起腿,举起合卺酒,“你往哪儿走?”

        青眉不解的道:“再不走,明天开族谱记上我的名字,我就真成你的夫人了!”

        夜庭风侧头:“记入族谱又怎么样?卫青眉不过是你的假名而已。”

        青眉一呆,假名又如何?难道她还能恢复真名真姓?猛然间恍然大悟:“你,你骗我?”

        说什么假成亲,婚后各分东西,原来都是骗她的!

        “不不不。”夜庭风举着酒杯送到她面前,叹息道,“我都是被罗苏苏那丫头逼的!”

        推开酒杯青眉怒问:“苏苏逼你什么了?”

        “她逼我发誓。如果我对你始乱终弃,我不得好死,结丹境终身!不然就不给我治病。”夜庭风委屈,“我和你既然定下了婚约,世人皆知。你说我怎么办?”

        晴天霹雳,暴雨如注。

        青眉感觉此时的自己狼狈至极。苏苏,唉,她妹子为她操心过头了!

        庭风又把合卺酒递了给她:“你看,你是苏叔的女儿,我现在呢,也就是个不得志的公子爷。咱们前有缘现有姻。将就将就吧!”

        青眉再好的性子,眼见庭风俊脸逼近自己,紧张得连连后退,一挥袖子叫道:“你别过来!”

        嗖的声,一条红斑小细蛇飞出她的袖子。张大嘴啊唔声扑向庭风。

        夜庭风吓得一骨碌滚到桌子底下大叫:“卫青眉,你想谋杀亲夫么?”

        青眉立即唤回红蛇,摸着它脑门上的尖角道:“没事没事。你可不能胡乱伤人啊!”

        红蛇吐了吐信子,乖乖的又缠回她手腕上。

        夜庭风愤然道:“卫青眉,反正你已经嫁了我。是我媳妇了!不许你始乱终弃!不然我就找罗苏苏告状!”

        青眉:……

        最后,夜庭风只能抱着枕头睡屋里的榻上。

        唉。世上还有比他更悲催的新郎吗?新婚之夜孤枕难眠。

        青眉亦是心乱如麻,索性取出问心鼎制药平复心情。

        一味味灵草投入鼎中,炼化成精,火乌蛇嗅着药香,轻轻甩着尾巴。

        夜庭风呻吟:“卫青眉,你别太过分,新婚之夜炼药,你让外头的人闻到了怎么想我们?”

        青眉不解:“怎么想?”

        夜庭风撑着身体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他们会以为本公子不举!”

        青眉:……

        果然童年记忆中那个爱笑阳光的小哥哥一去不复返了!

        次日,夜非远夫妻终于抽空,单独宴请千窟岩的客人,以示他们对苏苏救治庭风的感谢。

        阿雀叮嘱苏苏:“如果夜家问你想要什么谢礼,你就讨一个夜家秘境的名额。”

        苏苏:“里有面什么好东西?”

        阿雀得意:“好东西多着呢!进去了随你挑。”

        席面摆在韩夫人的院中。夜非远夫妻主位,庭风、青眉、庭雪作陪。

        青眉握着苏苏的手坐在她身边,苏苏笑嘻嘻的打量她,悄声问:“夜庭风对你还好吧?”

        青眉脸一红,无奈至极的捏了把她手腕:“你啊!”

        苏苏眨了眨眼,奇道:“难道他对你不好?”

        夜庭风嘿笑:“有你这个好姐妹撑腰,我哪敢对青眉不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青眉羞得头都抬不起来。

        夜家的待客之道没话讲。阿雀是灵鸟,在夜家本就受待见,又是苏苏的灵鸟,更是单独给了它一套银餐具。

        阿雀对此很是满意。

        夜非远饶有兴趣的盯着阿雀笑道:“罗元君的灵鸟不同凡响,不知如何称呼?”

        苏苏微笑道:“阿雀啊,调皮捣蛋脾气臭,贪吃好玩又爱财。”

        阿雀一只鱼圆噎在喉中,对着苏苏一阵乱啾乱啄:“讨厌讨厌。有你这么埋汰本雀大王的么?”

        众人忍俊不禁。

        韩夫人轻笑,目视苏苏与庭风相似的脸庞,不由自主的道:“我总觉得罗元君与我夜家有缘。”

        可不是有缘?先是庭雪,后是庭风。然后还有只不知品级来历的灵鸟。缘份大得去了!

        庭雪勉强挤出的笑容一滞。

  https://www.23us.us/html/52/52012/27247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