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食谱 > 第九十七章 夜庭风的病因

第九十七章 夜庭风的病因

        众人眼睛都直了!这位熊兄大方!火玄晶随便送!

        苏苏打开罐子,一罐子是已经浓稠得快要凝固的金黄色的蜂王浆!一罐子是不知什么果子发酵的果酒。不知存了多少年,酒色混浊全是沉淀物。但是味道依旧香醇醉人且灵力十足。

        百里渊醉于酒中几十年,一闻这味道,惊道:“难道是金丝弥猴酿的猴儿酒?”

        苏苏对着鬃熊翘起姆指道:“你家祖上厉害!”随便一摸就带出这么些好东西,难怪那群天魔狼追着它不放呢。

        众人咧嘴直笑,夜庭风摸着胸口:“发大发了!”他忍不住道,“罗师妹,见者有份啊!我也是出过力的呀!”

        鬃熊记得他紧要关头出手相助的事,于是熊掌扒拉了五六块火玄晶和一堆银针推到他面前。

        夜庭风激动的差点喘不过气:“够义气!熊兄你一定能结丹化神,长命百岁!”

        苏苏笑了笑,点了点数量,将火玄晶和银针全分了。百里渊、萧乘风、鲁英泽三人出力最多,分得也就多些,余下的再作平分。大伙都没有异议。

        萧乘风看何长东捧着火玄晶和银针摸了一遍又一遍,一脸花痴的样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摸够了没?你不是想要法器么?”说着眼波飞快的射向百里。

        何长东虽然不舍,也知道师兄提醒得没错,这些东西放在百里渊手上,才能物尽其用。于是他挑了颗颜色最艳的火灵石放怀里,向百里渊躬身道:“百里先生,能否帮在下铸几件灵器?”

        几件?!还都要灵器?!

        萧乘风捂面,一把拉开他道:“百里莫与他计较,我师弟不懂事。您看着办,合适他用的法器就行了。”

        百里渊看看何长东,又看看萧乘风,眼底有丝古怪的笑意,接过长东的灵石和银针道:“好。”

        “多谢!”

        端木和魏蒙虽也想请百里铸器,却不急在一时。毕竟百里是千窟岩的贡奉,机会多得是。

        鲁英泽则想着用这些银针做一些阵法所需的器件,火玄晶可以高价卖掉几颗换些上好的制符材料,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苏苏没忘记自家新招的那几个弟子,也给他们每人备了一份。如此一来,皆大欢喜。

        阿雀看急叫:“苏苏,我的呢?我的呢?”

        苏苏大方的道:“我的都是你的。你收起来吧!”

        阿雀捧着苏苏的脸叭唧啄了一口:“我苏太好了!”

        它激动的啄起一枚鸽蛋大的玄晶,脖子一仰就吞进了肚子里!登时一团浓烈精纯的火热灵力流淌全身!

        夜庭风见状,牙齿咯噔一错:“这鸟能消受火玄晶?!”

        阿雀舒服的吐出口白气,扑着翅膀,又吞食了一枚火玄晶,这次连苏苏也发现了它的变化,身上的灰色的羽毛竟然从头至尾全变成了淡淡的桔红色!苏苏摸了摸它尾羽下新长出的几根硬羽,似乎变长了些。

        阿雀连吞了五枚火玄晶,随后又吞食了许多熔岩里的地心之火,直到身上的羽毛全部变成了鲜艳的桔红色,连身体都了大了一圈,这才停了下来。

        苏苏惊喜道:“阿雀,你变漂亮了耶!”

        啾!阿雀傲骄的小嘴一撇:“难道本雀大人以前不好看?”

        苏苏眼珠微转:“以前是可爱,现在是漂亮嘛!”

        魏蒙凑近了阿雀,啧啧称赞:“阿雀啊,你变得这么漂亮,师兄以后要担心有人抢走你了。”

        阿雀头顶长些的羽翎轻飘,冲魏蒙直笑:“还是魏师兄会说话!”

        夜庭风见状,急忙唤出自己的重明鸟,掏出一块火玄晶给它:“重明,你也是火鸟,火玄晶一定能够帮你提升灵力!”

        重明鸟高兴的吞下火灵石,果然身上雪白的羽毛一瞬泛出红色的光芒,可惜转瞬即逝。

        夜庭风又掏出一枚喂它,重明鸟摇头拒绝了。火玄晶强大的灵力进入它体内后,流转不过几息就石沉大海,消逝无踪。不能再浪费珍贵的火玄晶了。

        夜庭风哀求它:“没关系。反正我还多着呢,你多吃几枚试试!”

        重明鸟依旧摇头,神情凄凉的目视阿雀。

        阿雀在旁目不转睛从头看到尾。此时叹了口气:“苏苏,让夜庭风别浪费火玄晶了。重明鸟身上中的是噬灵蛊。有多少灵力吞多少灵力。吃得越多,它越强大。到它成熟的时候破腹而出,他和重明鸟一起玩完!”

        苏苏面色大变!想也不想的一把夺过夜庭风手中的火玄晶道:“重明鸟不能吃火玄晶!”

        夜庭风不悦又委屈的问:“你的灵鸟能吃,为什么我的重明不能吃?”

        “阿雀说不能吃,就是不能吃!”苏苏神情极其凝重。“我问你,你和重明鸟,是不是无论吃多少灵药都不能维持太长的时间?有时候灵药灵力越强,反而流逝得越快?”

        夜庭风扶着头闷笑了声:“你从青眉那儿打听到我的病症?反正这在夜家堡也不是什么密秘了。我叔叔找了不少名医都没找到我的病因,就连素问师尊也一筹莫展。是我自己不中用呗。”

        阿雀急啾:别说,别说!先讲条件!

        苏苏迟疑,她做不出趁人之危的事。一咬牙还是说出重点:“夜庭风,如果,病不在你的身上,自然是任谁也查不出来病因啊!”

        夜庭风哈的一笑:“病不在我身上?那我还生个屁的病啊!”

        苏苏意有所指的看向重明。

        夜庭风心头一悸。重明?突然想起不久前,苏苏曾经问他“如果灵鸟病了呢”?

        重明?重明病了?不可能!

        他惊得结结巴巴:“可、可是,灵鸟怎么会生病?!”

        苏苏侧头反问:“灵鸟为什么不会生病?”

        “夜家的灵鸟,只有伤重而亡,从没有病死的!更没有得过这种古怪的病!”

        苏苏一字一字的问:“如果,它是中了蛊毒呢?”

        正打坐调息的百里渊蓦的睁开双眸,众人不由齐聚到他们身边。

        萧乘风敲着竹笛思量道:“蛊毒?蛊毒兴盛于异域冥岭岛,曾是魔教附庸。但因为太过阴毒不易控制,早在万年前经由九州大陆的修士不断的围剿之后,已绝迹于修真界。”

        鲁英泽迟疑问:“难道有漏网之鱼?”

        目光焦点的夜庭风心头冰凉。他是在结丹之后,识海灵力渐枯。亦就是说,那时候的夜家堡就混进了魔教的人?!

        百里渊问苏苏:“你既然提到蛊毒,有什么依据?”

        苏苏摸了摸脑袋,看向气咻咻的阿雀。

        阿雀备受瞩目的昂首:“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们都猜不出来?”

        蛊毒如果下在夜庭风的身上,极容易被人发现。但是下在他的灵鸟身上——夜家人与灵鸟结的契约与普通灵鸟所结的血契不同,他们结是最高等的血脉之盟。也就夜家人流有神兽的血脉方能结血脉之盟。结盟后,人和灵鸟的血脉相通。所以,重明鸟若中了蛊毒,夜庭风自然也不能逃脱。最重要的是,谁也想不到真正中蛊是他的灵鸟啊!真是绝妙的杀人法子!

        苏苏一番解释后,众人俱觉心寒。

  https://www.23us.us/html/52/52012/272478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