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食谱 > 第五十六章 姐妹(一)

第五十六章 姐妹(一)

        苏苏迎上夜庭雪温柔尽去,咄咄逼人的眼神,扬眉一笑:“夜小姐是说鸡肉元宵?我爹教我的!”

        庭雪臻首轻摇:“你爹?你爹罗吉福,勉强算得上是人间的名厨。他怎么会我夜家独有的秘制点心?”

        夜庭风亦皱眉:“就算你爹厨艺超群,也不可能完仿制出一模一样的一品元宵!你是不是趁我家厨子做元宵时,派了那只灰雀过来偷学?”

        阿雀冲着他阿呸的声,啾啾乱骂!你敢诬蔑本雀大人的神格?!

        夜庭风指着阿雀怒道:“看在你是只灵鸟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再胡乱骂人我就命人拔了你的毛!”

        阿雀气得身羽毛竖起张开,正要往他脸上唾口火焰时,苏苏及时拦下了它。

        “师祖面前,不容胡闹。”苏苏正色道:“夜公子,夜小姐。你们不曾见过我爹,也没有尝过他的手艺。怎么就知道他做不出一模一样的一品元宵呢?”

        “不可能!”夜庭风摇头,“一品元宵是我家大厨独创的点心。不提鸡汤独有的调料与比例,就你所用野鸡的重量和肥腻的程度及鸡茸的口感皆分毫不差。这绝不是自行可以摸索出来的。除非你爹是千年一出的天才厨子?”

        真那么厉害,何至于混在乡野村庄?

        苏苏摊手,笑道:“就是我爹教我的。你们说是我偷的食方,也得有证据啊。”

        庭雪的丫鬟气恼道:“真不要脸!人赃俱获还敢狡辩!”

        苏苏瞧着舍朱:“这位姑娘的话有歧义。什么叫‘人赃俱获’?你们是亲眼见到我偷你们食谱了还是站在厨子边上偷学了?既然没有,怎么能叫人赃俱获?夜小姐,你的侍女在九华宫师祖前大放阙词,毫无规矩可言。回去可要好好教导,免得丢了你们夜家的脸!”

        舍朱被苏苏训得面红耳赤。

        夜庭雪委屈不已的望向兄长:“哥!”

        夜庭风面上罩了层寒霜:“罗苏苏,如果你的食谱真是由你父亲而来,那便是他偷的食谱!”

        苏苏刹时面如冰霜,眼底似要淬炼出利箭来:“你敢诬蔑我爹?!”

        顾昭晖知道罗吉福是苏苏的禁忌。当即怒斥夜庭风:“够了!你们两兄妹,自来到九华宫就与苏苏百般为难。不过一道点心,无凭无据的就想嫁祸苏苏!夜家好大的威风!”

        夜庭风眼沉如墨:“顾昭晖,偷我夜家之物的人,应断其掌以示惩治。罗苏苏,你上来领罚!”

        刑天勃然大怒,身威压如潮般涌向夜庭风。

        夜庭风闷了口血,怒视刑天:“师祖想要包庇自家的弟子么?”

        “凭你一张嘴,就想伤我弟子?”刑天举目间,威压更甚,夜庭风撑不住跪坐在地。

        “呵,明摆的事情还不够证据?”夜庭风顶着刑天的威压声音发颤。“除非她罗苏苏是我夜家的人,否则这食谱就是盗来的——”

        刑天怒道:“夜非远怎么教养的侄儿?竟把你纵容成这副蛮横不讲理的模样!今日本座便替他教训你!”

        “师祖!”南康匆匆来报,“药王谷卫青眉求见!”

        刑天蹙眉:卫青眉?她来做什么?

        夜庭风不由望向殿外。

        南康脸上有点儿八卦:“卫青眉说她是来求见夜公子的。”

        夜庭风趴地上死撑着刑天的威压咬牙问:“求见我?”他瞄了眼苏苏,莫不是为她作说客的?切,凭啥?!凭她长得漂亮?

        “不见!”

        你说不见就不见?刑天收了威压,挥袖道:“唤她进来。”

        青眉到云昙谷找苏苏不得,知她被带到了凌云峰,顿觉不妙,于是急急赶来相助。

        在殿外,她已听到些许大概,不由庆幸自己来得及时!凝了凝神,进殿拜见师祖。

        刑天不想素问带回来的养女竟出落得这般美貌。面色先缓了几分,颔首问:“你找夜庭风何事?”

        青眉看了眼苏苏,欢然一笑:“启禀师祖,我想单独与夜公子说几句话。”

        夜庭风眼见刑天和妹妹都露出微妙的神情,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差点没吊上来:“你你你,我和你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

        青眉微笑道:“事关夜家珍贵的食谱方子,夜公子难道希望我公之与众?”

        夜家兄妹和苏苏俱是一懵。

        夜庭风呵了声:“别以为你是素问师尊的女儿,本公子未来的小姨子,我就能容忍你胡说八道!”

        青眉恍若不闻,逼近夜庭风,反吓得他步步后退,直退到大殿角落的墙壁上。

        “行了,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夜庭风嘻皮笑脸,“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借个机会向我表白?”

        青眉如水的美眸微微一黯,低声道:“要让夜公子知道,一品元宵的方子,是我给苏苏的。”

        “你、你真的疯了吧?”夜庭风刹时变色。“你哪儿来的方子?”

        他们声音虽然轻,但在场的皆是耳聪目明之人。刑天师祖意外的嘿了声:这姑娘是来搅局的?

        苏苏忍不住道:“青眉——”你来瞎凑什么热闹!

        青眉扬着脸对夜庭风一字一字的道:“一品元宵,只选用的彩腹锦鸡腿肉。快刀连剁千下成茸,刀数多了肉就便成泥,刀数少了,粘性不够。不多不少正好一千刀。”她笑如晨间最美的玫瑰,“夜公子,我说得对不对?”

        夜庭风张大嘴:“你、你真的知道?”

        夜庭雪捂着心口,脑海混乱一片,怎么回事?怎么又冒出一个卫青眉来?

        “还要我说下去么?”青眉注视夜庭风,“要不要我说一说馅料里其他的密秘?比如夜家独有的一种配料,也是锦鸡身上的——”

        “闭嘴!”夜庭风怒吼,“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想起她孤女的身世,蓦然心惊,目光死死的定在她脸上,似乎想从中找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青眉凄然一笑,摊开手掌,手心中一块墨绿的玉牌。

        夜庭风盯着玉牌,目光渐渐呆滞,脑海中千回百转,仿佛千万年之久,又仿佛只有一瞬之间。

        他回头看苏苏,艰难的问:“你,她——”

        青眉点头。

        也不闻青眉到底对他说了什么。诸人只见到夜庭风面色大变,猛的冲到刑天跟前噗通跪下重重磕头道:“师祖,今日庭风鲁莽,错怪了罗苏苏,请师祖责罚。”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面面相觑。

        刑天白眉紧蹙。看看青眉,又看看夜庭风。这两人,是达成了什么交易不成?

        苏苏顿时急了:“青眉,你做了什么?”

        青眉含笑握着她手道:“我已经和夜公子解释过了。夜公子不会责怪我们的。”

        苏苏从未像今天这般莫名其妙过。先是他爹的身份,现在又是青眉!

        “我的好姐姐,你能不能说个清楚?”

        青眉身子一颤:“你,你叫我什么?”

        苏苏一怔:叫姐姐有什么不对?

        “罗苏苏!”夜庭风颤声道:“既然卫二小姐出面,今日之事,一笔勾销。”

        “大哥?”庭雪不明所以,“你怎么了?为什么身子抖得厉害?”

        夜庭风眼眶通红,却对着妹子开心的咧嘴一笑:“庭雪,我真没想到——”他激动至极,竟然身体一歪,晕倒在地。

        “夜公子?!”

        大殿上登时乱成一片。

        结丹的修士竟然心情激荡以至晕眩。可见他的底子是多差!刑天师祖实在看不下去,扶起庭风,灵力探入他的识海——夜非离和霍凌仙的儿子,资质不可能差到哪儿去。可他的识海明明大如江海,却是片无边死水。灵力干涸,已然有枯竭之象!

        刑天立即喂了他两颗补灵丹。

        夜庭风转醒时,已经身在忘合峰的客房里。

        庭雪泪眼朦胧担心不已的坐在床边。

        “大哥——你总算醒了!”

        夜庭风笑着伸手抹了她眼角的泪:“哥没事。”

        “可你最近总是这样晕倒!刑天师祖问我话,我都不敢实说。”

        “有什么不能实说的。”夜庭风伸出自己苍白的手掌,“自从结丹后,无论多少灵丹妙药也不能阻止我识海的枯竭。”

        他的修真之途才开始,已经结束。

        满心的抱负,就连为父母雪刃魔教的心愿,也注定无法完成。

        不过,幸好,幸好她们还活着!

  https://www.23us.us/html/52/52012/27247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