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食谱 > 第三十二章 夜庭雪

第三十二章 夜庭雪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玉海瞥了灵竹一眼,唇角一勾算是回应。其实他正懊丧呢!以为送苏苏进了云昙谷至少能要掉她半条命,逼着她认输求饶。没想到竟然让她走了狗屎运遇上了青龙!

        无方冷声道:“你将昨天的事儿,细细说来听听。”

        他昨日与青龙擦肩而过,再没寻到他影子,回去后愈想愈是痛悔,当即喷了口老血:这代表着他守候近千年的希望彻底的落了空!

        千年前,论资力论修行,原该是他入驻凌云峰,掌管九华宫。但他对九华宫掌门的职务不屑一顾。他千算万算,挑选了九华山腹地、九峰中灵力最强、资源最丰富的云昙谷任师尊。汲取着云昙谷的灵力,享用着仙人留下的赤珠樱桃与各种仙植宝果,成功的进入化神境后,识海浩如汪洋,灵力充沛。自诩驾驭青龙不在话下,可是——青龙居然看不上!

        没有选择他为圣帝,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可那个识海都没能开出来的废物女孩,竟然、竟然——

        苏苏小声道:“我当时真不知道那是青龙,还当是只大龙虾。所以捉了它两根龙须冒犯了陛下。”

        诸位师尊的表情错愕、妒忌、怀疑精彩纷呈。

        刑天师祖差点掐断自己的胡子:“然后呢?”

        “青龙问我,‘汝是何人?’”苏苏接着道,“我自然向它请罪啦,没说两句话,无方师尊就追来了。青龙就突然消失了。”

        无方颇觉丢脸。弄得青龙好像嫌弃他似的!

        刑天师祖瞅了眼无方气得鼓鼓的大红脸,蹙眉道:“青龙没治你的不敬之罪,已是格外开恩。它还曾对你说些什么?比如……寻找东方圣帝的事?”

        苏苏想到昨晚青龙所说的话,遂道:“青龙殿下有言,圣帝当在九华宫。”

        “真的?!”

        几位师尊异口同声,目光灼灼的盯着苏苏,似要在她脸上烧出朵花来。

        苏苏点点头:“它是这么说的。”

        灵竹师尊笑道:“帝出南方,耀于九华。北方月家的预言从未出过错!天佑我九华宫,掌门可放心了。”

        苏苏顿觉好奇!她白在修真界混了,这个预言竟没听说过!

        镇守西边的月家,以预言之力在修真界地位尊崇。可惜一代星见师月霜天已经闭关十多年不出。所以这预言就有些不清不楚:四方神兽,当有四个圣帝。预言到底说的是哪个?

        刑天笑不拢嘴:“好!”

        无方面色微缓。历来圣帝,都是识海最强大的人。他自觉九华宫内,连刑天的识海都不一定比得上他,东方圣帝之位,他还有能力一争!于是问苏苏:“青龙可有说过他去了何处?”

        苏苏垂下脸:“青龙殿下嫌弃雪龙湖湿冷、小、缺少灵力。所以另寻住处了。”

        诸师尊相顾莞尔:那还真是青龙的作派!

        刑天笑道:“好。苏苏是有缘人。你且回去——”

        “师祖!”玉海师尊起身至殿中,向刑天深深一躬,正色道,“万佛岭有件难事,想请师祖决断。”

        诸人相顾愕然:自家的事摆不平,竟送到师祖面前,必定是件大事!

        刑天蹙眉:“何事?”

        玉海瞧了眼苏苏:“正是本门的弟子顾昭晖与罗苏苏的婚事。”

        苏苏心一跳。这老头要作妖!

        刑天的脸慢慢沉了下来:“怎么说?”

        玉海面带难色:“三个月前,弟子遣昭晖与寂秋同去顺德,谁知回来的路上,遇上了件意外。”

        苏苏脱口问:“什么意外?昭晖没有受伤吧?!”

        玉海摇头:“昭晖与小女回来时经过夜家堡,恰巧遇到夜家的大小姐招亲。”

        夜家?招亲?!

        苏苏的小脸一白:那小子不会招了夜家的亲吧?!

        “不错。”玉海叹息,“夜家小姐的灵鸟,择了昭晖为婿。”

        众人立时哗然!就连刑天师祖也觉错愕。

        苏苏的身体晃了晃,极快的,她冷静下来。什么夜家的小姐,什么灵鸟择婿,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反正就一句话:“也就是说,夜家小姐想和我抢亲罗?!”

        众人见她干脆利落,不惊不怒镇定自若的样子,还当她不明白其中的厉害。灵竹师尊忍不住道:“你有所不知。这位夜小姐的父亲夜非离是夜家堡上任堡主。”

        刑天神情黯淡:“可惜了夜非离夫妇,被魔教害了……”

        提及夜家堡的那桩惨案,诸师尊齐齐沉默。

        魔教——

        苏苏眼前一黑。按着胸口刹时间喘不过息来。

        魔教,魔教!

        三年前,九华村被野猪群蹂躏,何致于全村覆灭只留他们三个孩子?

        危难之中,她爹把她和昭晖藏进了井里。冯喜莲见状,有样学样,爬进了家里的大水缸。

        井水掩藏了他们的气息。苏苏在井中,只见到六角形的天空闪过无数刀光剑影。

        待她们被九华宫的弟子救起时,她的爹爹全身是伤,已经奄奄一息。

        “爹不能护着你了。”罗吉福想笑,泪水却盈满眼眶。“去九华宫吧!刑天师祖心善,必会照顾好你。”

        “我哪儿也不去!”苏苏惊惶得欲哭无泪,“你不能抛下女儿不管!我没有娘,没有兄妹,没有别人,我只有爹爹你啊!”

        罗吉福缓缓摇头,神情忧虑急切:“苏苏,别想着报仇。”他费力的塞了块碧玉无事牌到女儿的手里。“你要快快活活的,平平安安的,寿终正寝的来地底下找爹!”

        苏苏拼命摇头,嗓子已然堵得说不出话来。

        昭晖跪在罗吉福身前,重重的嗑了个头,大哭道:“罗叔,你放心。我在此誓,我顾昭晖必会好好照顾苏苏。这辈子绝不会辜负她、辜负您和我爹娘的心意!”

        罗吉福欣慰不已:“苏苏,我就说过……昭晖是个好孩子……”

        苏苏终于放声大哭:“爹,爹,我以后听话,不吓唬你的猪了。天天绣花练字好不好?你别不要我啊,爹!”

        昭晖抱住几近颠狂的苏苏抱头恸哭。

        昔日热闹的九华村毁于一夕,只存一眼望不到边的坟头。

        冯喜莲跪在她父兄的坟间,磕头于地,久久起身时,亦是泪眼朦胧。

        江北霁喟然一叹:“走吧!我带你们上九华宫。”

        苏苏猛的抬头注视江北霁的眼睛历声:“是谁?是谁杀了我爹毁了九华村?”

        江北霁被她眼底的戾气与仇恨震得脱口而出:“魔教——”

        “魔教?”苏苏继续逼问,“九华村普普通通,为什么会招来魔教?”

        江北霁摇头:“我也不知。”

        魔教两字,从那以后便深深刻在了苏苏的脑海中。

        阿雀紧张的盯着苏苏:糟糕,刑天老头提起苏苏的伤心事了!

        硬是压下喉间涌出的酸痛,苏苏逼退泪意。

        灵竹叹了口气,万分同情苏苏遭遇,续道:“四方神兽,唯朱雀是不死不灭的神鸟。但它每千年便要散尽灵力重生一次。”

        苏苏肩上的阿雀啾的声轻叫。

        “十五年前,正是朱雀重生之夜。那晚,南方迎来了罕见的一场大雪。雪夜中,夜家堡突然遭受魔教大军的侵袭。那一夜,亦是夜非离的妻子霍凌仙的临产之日。”

        “魔教意图夺走重生时灵力尚弱的朱雀。夜非离率夜家堡诸人大战魔军,最终战死在朱雀神庙前。他的妻子霍凌仙在神庙内产下一女后亦灵力枯竭而亡。”

        “幸好危难之际,夜非离的弟弟夜非远率部下赶回。魔教损失惨重自知不敌,只好退走。但是那女婴何其可怜?才出生就没了父母。又在雪地里险些冻死。夜非远为此百般疼爱这个侄女。”

        玉海师尊满面的唏嘘:“她出生时就亏了根本,十岁时勉强开了识海,也不过是一线天。全靠夜家用珍贵的药材滋养、吊着性命。也因此,她的婚事高不成低不就。高门子弟不愿意娶她,普通人家又养不起她。”

        苏苏听得明白,那也是个可怜人。

        “所以她叔叔夜非远索性做了回强人,硬是招集了附近有些身份的或是品学兼优的弟子,由她自行择婿。”玉海轻轻一叹,“谁知道,她养的灵鸟,偏偏就选中了路过的昭晖。”

        想必顾昭晖当时也是一脸的茫然。莫名其妙就被夜家选作了女婿!

        苏苏娥眉一挑:“所以呢?”

        玉海费了那么多口舌,苏苏还是一窍不通的样子,不由气结。

        灵竹师尊应声道:“夜家势大,夜家那姑娘又是夜非离的女儿。这门亲,如果他们认定不放,就算是雲诘道长也奈何不得。罗丫头,你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苏苏侧了脑袋想了想:“说了半天,你们还没告诉我,那位夜家小姐,怎么称呼?”

        灵竹道:“她因生于雪夜,大雪满庭。故名夜庭雪。”

        苏苏的脑子里轰的声,眼前闪现出一幕幕场景:雪夜下,一幢高大雄壮的城堡中,响起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

        一名相貌极英俊的青年男子持剑立在雪中,周围强敌环伺,他听到哭声,朗声笑道:“我儿即生于雪夜,汝名:夜庭雪。”

        汝名夜庭雪——

        苏苏一个激灵,回过神。

        “昭晖不愿意,谁也不能逼他成亲。”

        玉海向刑天躬身一揖:“师祖,现在的确成了僵持的局面。昭晖持意认定自己已经定亲,不同意夜家这门亲事。但夜家却又丢不起这个面子。所以,夜堡主传信于我,夜小姐与兄长夜庭风已经前来拜会九华宫的途中。”

        诸人面面相觑。

        这对兄妹是准备亲自来逼婚了么?

        刑天不悦的问:“昭晖呢?”

        玉海苦笑:“一同回来的路上。”

        刑天沉默了片刻,冷笑:“我九华宫,难道还护不住一个徒弟?!”

        可三大仙修名门,哪个是好惹的?为了个罗苏苏坏了与夜家的关系,得不偿失啊!诸位师尊心中暗生不满。虽可怜苏苏,玉海师尊这儿还没摆平,又多了个抢人的!但又怨她,怎么没早些放弃昭晖!

        药王谷素问师尊心情犹为复杂,面色几变:夜庭风终于要来了!

        苏苏抿紧唇,冷笑中气势大起:“师祖,他们来就来!想抢我的人,尽管放马试试!”

        翁的声,凌云峰外的大钟敲响,不同于以往的绵远幽长,钟声凛冽,铿锵愤怒,似有雷霆战意!

        刑天蹙眉:“怎么回事?谁在敲钟?”

        江北霁神色凝重进殿禀报:“师尊,凌云钟无人自响。”

        


        


  https://www.23us.us/html/52/52012/272478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