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食谱 > 第四章 山中岁月长

第四章 山中岁月长

        苏苏直想叹气:“二师兄,自寻死路的二级灵兽毕竟少。您将就将就吧!”她抓起一把细白的米粉,“昨天地里收了只南瓜。今天做一道南瓜米粉。”

        端木荣微笑:“苏苏做什么都好吃!”

        魏蒙重重点头!

        他们千窟岩真是寻到宝了!

        三年前,山下的村庄被野猪寻仇糟蹋了,凌云峰的师傅们听闻破云钟赶去救人时,已经迟了一步。据说现场惨不忍睹,一共就只救了三个孩子回来。

        凌云峰刑天师祖大发善心,替三人开辟识海。顾昭晖资质最佳,识海一开,如泉激涌,汇成江河。冯喜莲次之,识海只如潺潺小溪。最差的是罗苏苏,与修真之道无缘,凭师祖之力,竟未能开出识海。

        最后,顾昭晖和冯喜莲皆拜在万佛岭玉海师座的门下。唯罗苏苏无人肯要,孤苦伶丁的站在殿中央。

        师祖原想打发她送回山下寻个好人家收养,不料顾昭晖站到她身边,坚定的道:“师祖在上,罗苏苏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顾昭晖誓与她共进退!”

        玉海师尊长眉一蹙。顾昭晖这样的资质,便是在三大名门中也属罕见!他得了个好苗子舍不得放弃,眼珠子一转,对刑天道:“师尊,千窟岩不是缺少看守藏经窟的弟子么?罗苏苏识海未开,那边清静安全,可以安置。”

        师祖迟疑间,但见苏苏年纪虽小,已然相貌出众,自有股出尘脱俗之美。心中略动。按理说,以她的骨骼经脉,是极好的修练人材!哪怕留着她练几年普通功夫,有了自保能力再下山也好。于是颔首赞同。

        端木荣领回苏苏的时候,脸黑得乌鱼汁似的。

        师祖的命令不敢不从,但是,带一个啥都不懂啥也不会的娇滴滴小姑娘回来,能做什么?

        藏经窟事务繁多,每日里招待来往查阅典藉的师兄师叔还来不及,哪有空照顾个孤女?

        还有,他们怎么向师傅交待,自家莫名其妙多了个不能修炼的师妹?

        心里有气的端木将她随意安置了间空屋就离开。待傍晚回来时,推开门,大吃一惊!

        罗苏苏手里握着她爹留下的菜刀,全身是血的站在屋中,地上一片狼藉,一只灰雀正在啄食鬣狗四分五裂的尸体!

        罗苏苏冷冷的看着他们,嘴角有股笑,得意中透着不尽的悲怆:“我不用你们保护我!”

        不知为何,端木喉头一更,那毕竟是个刚刚失去唯一亲人的孩子啊!

        “肚子饿么?”他掏出两只还散着热气的鲜肉馒头并一罐热汤。修仙之人不重口腹之欲,他们俩饮风食露,苏苏却还是个肉体凡胎!那是他特意下山去人间买给苏苏的晚饭。

        苏苏一怔,全身的冰冷竟渐渐消融。

        “城南李记铺子的肉包子吧?”她嫌弃的皱眉,“以后别买了!难吃!”

        端木与魏蒙对望:啥?这丫头还挑食?!

        挑食的孩子最讨厌了,怎么养啊?

        半个时辰后,千窟岩荒芜已久的小厨房里飘散出浓浓的香味。尝过苏苏厨艺的师兄二人突然有了个觉悟:今后怕不是他们照顾苏苏,而是苏苏照顾他俩了!

        端木荣至今记得清楚,苏苏做的第一顿饭是竹叶面!她用厨房里仅有的面粉和鸡蛋揉了面团静置,砍了段竹子,洗净后用力按压面团,增加弹性,再削成一片片细长如竹叶的面片下水。

        山上多野菌,她拾了几只香菌与口蘑,采了把野葱。回厨房起油锅,香菌口蘑切片,加小葱爆炒起汁。连着汤汁一起浇在面上,那个香浓味甘面片弹牙,至今念念难忘!一下子就勾起了他们对遗忘已久的人间美味的向往!

        自那以后,端木和魏蒙轮流进山打野味、去山下购买各种食材调料以饱口腹之欲。

        千窟岩冷清甚至有点破烂的小厨房,一夕间变得干净整洁,炊具刀具样样齐全!每日三餐,烟囱准点冒青烟。

        这样快活日子过了三年,师兄妹三人倒也其乐融融。

        苏苏快刀切南瓜,切成一段段幼细的丝。下锅炒成糊状,再下清水浸过的米粉搅拌。很快细长的米粉身上均匀的裹了层金黄的瓜泥。

        魏蒙有点儿担心:“苏苏,就用南瓜炒米粉,太简单了吧?”

        苏苏白了他一眼。取了只小罐子,往锅里洒了些蛤蜊肉和汤汁,外加一把去头掐尾的嫩豆芽。

        三个人,一大锅的米粉,转瞬间就一扫而光!

        “好吃!”魏蒙捂着肚子,“南瓜的甜,蛤蜊的鲜,人间绝配啊!”

        “南瓜容易炒焦,蛤蜊容易煮老。苏苏的火候无可挑剔!”

        唯有扑楞着翅膀闻香而至的灰雀不高兴!

        它每日的开胃小食蛤蜊肉被主人偷吃了、偷吃了!

        它往桌上一躺,开始打滚撒泼。气得羽毛都掉了几根!苏苏不好意思的求原谅:“阿雀,别生气。西施舌好不好?我给你买一满整缸!”

        西施舌!听着就很美味。

        灰雀圆滚滚晶晶亮的眼珠子盯着魏蒙,魏蒙打了个饱嗝:“一整缸?!行行行,一整缸就一整缸!”

        得到魏蒙的承诺,灰雀高兴的飞停苏苏的肩膀。照例陪她一同去藏经窟看书。

        今日轮到魏蒙值勤,他撩着袖子,手脚熟练的涮锅洗碗:“师兄。不知是不是错觉。今早起来,我觉得体内真气运转比往常快了点儿。功力似乎有所长进!”

        端木惊讶抬头:“我也是!”他皱了下眉,神色黯然。“师傅一去十多年,咱们的境界也停滞不前。”

        “那也不能怪咱们啊!”魏蒙用余火烘干铁锅,埋好火种。“咱们千窟岩,本来就是娘不亲爷不疼。好事轮不上咱们,坏事倒是一次不拉!你看看每月送来的灵药灵茶,跟废药没两样了。”

        那些药聊胜于无,师兄弟俩人逼着苏苏全吃了。说是等师傅回来再为她开辟识海,说不定就能成功!只要开出一线细流,她就有修仙得道的机会!

        “到时候,再招几个徒弟接管藏经窟。咱们就带着苏苏跟师傅一块逍遥三界。吃尽各地的美食!”

        端木泼了盆冷水给他:“想得美!苏苏是有未婚夫的!”

        魏蒙嘴角一撇:“你看顾昭晖前两年隔三叉五的过来看苏苏,现在一月能来几回?”

        端木沉默:“他是玉海师尊的得意弟子。”

        “所以啊!”魏蒙冷笑,“这门亲事,玄哪!”

        玉海师尊怎么可能让自己前程大好的徒弟娶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女子?

        就算她的厨艺好过食神,也没戏!

        早饭过后不久,各峰的弟子开始陆续拜访藏经窟。

        藏经窟其实建成也不过百来年。是九华山九峰中最后一个开山立派的。当时那些功文典藉已经在近千年的流传中损毁的损毁,破烂的破烂。刑天师祖集九峰之力,将书页典藉以法术复刻于玉牍上,按类存储于千窟岩的各个窟穴中。施下严密的阵法保护,又选了功力精深的东陵老祖坐镇。这些年,太平无事。

        端木面无表情的接过一名弟子的玉碟,核对无误后,给了张画符:“马师弟要寻的书藉在九号窟,随此符走就是。”

        “两年不来,千窟岩竟用起画符了!”马鹰拿着画符引入灵力,画符立即变成一只火焰小鸟,引他出入书窟。

        “有了这些画符,咱兄弟的活就轻松多了!”魏蒙感慨不已,“亏得苏苏聪明!”

        想当年,他们师兄弟俩人,一个在前头接待同门,一个要引路。等不及他引路自行入窟的,十有八九要迷路。于是他在各窟中疲于奔命。千窟岩上千个洞窟相连,辛苦可想而知。

        结果苏苏在窟里转了几圈后,带了本《符隶大典》出来。翻了半天,指着其中一道引路符,意简言赅的道:“画!”

        师兄弟俩搔搔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师傅没教过咱们画符。”

        苏苏还是一个字:“学!”

        端木解释:“引路符是中级符隶。不容易自学!”

        苏苏一拍桌子:“练!”

        端木怒道:“不是,我们才是你师兄好不好?!轮得到你给我们拍桌子?!”

        苏苏嫣然一笑:“不练没饭吃。”

        “练!”魏蒙立即接口,“练练练!一定画出完美的引路符!”

        苏苏肩上的小鸟一双翅膀捂着嘴笑得仰倒,又扑楞着飞起。

        从那天起,师兄弟俩人搬出积沉多年的符纸朱砂,每晚挥笔画符。从最简单的水火风咒初级符隶开始学。起初画得荒腔走板,几度想放弃,但耐不住有苏苏的宵夜奖赏。有时是一把甘香齐脆的焙豆芽,有时是内有乾坤的肉心蛋,偶尔还会有烤得香喷喷的虎皮斑鸠吃!

        冲着这些美味的夜宵,他们硬是撑着一步步自学到了引路符。

        好在他们身处藏经窟,权限以内,各种功法秘笈随意阅览。

        就连苏苏,虽然身无灵力不能绘出有效的符隶,但是再繁杂的图形她皆能画得唯妙唯肖!瞧得端木魏蒙挤舌不下!

  https://www.23us.us/html/52/52012/27247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