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自镜中来 > 第568章 美丽的温妮

第568章 美丽的温妮

        第568章美丽的温妮

        一票人一路毫无阻拦的出了宫廷,没想到宫廷门口外更是热闹。

        “你疯了吗!”

        “你少管!回家去!”

        “他是卡罗!你要杀了他吗?”

        “松手!他把亡灵放进来了,我要跟他同归于尽!”

        两个人在地上扭做一团,互相撕扯着,两个人的衣着也是……奇葩。

        一个是上半身穿着甲胄,脚上却穿着皮拖鞋的希尔伯特,另一个是身上穿着睡裙,脚上却是一双高跟鞋的卡露拉,后面一票抬头看星星的天罚团,我看了看门口在看热闹的金甲卫:“什么情况?”

        金甲卫眨眨眼:“回陛下,这个……不太清楚,开始还以为希尔伯特要带兵闯宫门呢,结果卡露拉公爵来了,两个人就……就这样了,撕了好一会了。”

        卡加斯是真不嫌事大,在旁边起哄架秧子:“我去,这大冷天的,你们公母俩在大街上这么个滚法?厉害!唉,卡露拉,揍他兔崽子,希尔伯特,你丫太熊了,哎哎,别挠脸啊,呦呦,没法看了啊,卡露拉,你走光了!”

        门口金甲卫听得是集体翻白眼,我苦笑着说:“那什么……回去吧,锁闭宫门,宫廷的大阵一会就开了。”

        金甲卫们点点头,又瞅了一眼滚做一团的两人,笑着回了宫廷,大门一关,听声音还上了门闩。

        希尔伯特躺在地上,跟卡露拉扭作一团,腾出手指着我:“天罚团听令,杀了他!”

        有个脑残的士兵立刻想冲上来,被后面的人给揪住了,一巴掌狠狠拍在头盔上,还连打了好几巴掌,那个士兵捂着头盔连连求饶:“伍长,别打,别打,手疼。”

        那名伍长看来确实是手疼,甩着手,揪着士兵胸甲,拖回了身后。

        希尔伯特愣了:“你想违抗命令吗?”

        伍长强硬的说道:“希尔伯特,你的命令,听不听尚且两说,这位陛下不管是真是假,你有什么权利说杀就杀?要是假的,自然要留给陛下处置,要是真的……你!敢!弑!君!”

        我听着伍长声音耳熟,仔细一看:“嗨,我说耳熟呢,天字团,正蓝营下属小骑队长,赛门,好久不见了。”

        赛门楞了一下:“天罚团编制早改了。”

        “啊?哦,是吗?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是赛门没错。”我笑着说。

        赛门点点头:“请恕我无法分辨您是真是假。”

        我摆摆手:“不用分辨,天罚团,代天而罚,不需要听国王的命令,所以国王是真的是假的都不重要,要是利国利民,就算是假的也照样拥护,要是祸国殃民,真的也一样杀!”

        “我们听说有亡灵打地道入城了,是真的吗?”赛门问道。

        “我对天发誓,只是开个玩笑。”我笑了笑,这事传的还真快。

        赛门想了想,转身说道:“听令!天罚团第3大队第6小队,解散回营!”

        “听令,天罚团第1大队第4小队,解散回营!”

        “听令!天罚团第2大队第8小队,继续值守圣王墓。”

        “听令!……”

        “听令!”

        ……

        时间不大,天罚团走的一干二净,恰巧,背后的宫廷大阵也启动了,一片透明的波动,明亮而耀眼,我伸手试了试,马上就被灼伤了,我嘬着疼痛的手指说:“好吧,是挺厉害的。”

        老严看着半球形穹顶一般的1296芒星阵,摇了摇头,皱着眉说:“不科学啊。”

        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希尔伯特两口子,然后傻了。

        卡露拉见天罚团走了,就松手了,两人刚站起身,希尔伯特立刻就打了她一耳光,卡露拉捂着脸,楞了一下,上脚一记正踹,就踢到了希尔伯特盔甲护裆的甲叶上,她的脚离开后,一只高跟鞋就挂在那叶甲片上了,嘶!高跟鞋的鞋跟!钉穿了甲片!

        希尔伯特把高跟鞋拔下来,丢在一边,然后捂着裤裆就跪地上了,一脸的铁青,在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条件反射的捂着裤裆!嗯……鞋跟没见红,看来还不严重。

        可是……这他妈得多疼啊?恶魔族的盔甲,似乎应该给害部位的甲片再加厚一点。

        卡加斯捂着嘴,瞪着眼说道:“牛逼,唉,麦金托什,这还有救吗?”

        麦金托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搂着妻子,摇摇头:“啧……悬了,6厘米的鞋跟啊。”

        我看了看卡露拉:“卡露拉,要不要回娘家看看?”

        卡露拉看了看我,点点头,甩掉另一只高跟鞋,丢在希尔伯特身上,光着脚走了过来,我叹了口气:“神,万王之城!”

        【好嘞,嘿,这两口子打架……咋往那踢啊?】神都快笑抽了。

        拉开光之门,我让卡加斯他们撤离,然后看着还在地上挣扎的希尔伯特说:“赶紧找个医生看看吧。”

        说完,我进入了光之门,结果我目睹了另外一场更夸张的家庭暴力……

        总督府的大门口,卡加斯骑在围墙上,下面一群地狱犬火急火燎的狂吠,杜美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热闹,表情很是得意,所有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卡加斯叫道:“杜美,至于吗?我就是亲了你一下,咱俩快3年没见了。”

        “谁让你事先不打报告的,活该,呵呵。”杜美开心的笑着:“好了,让他下来吧。”

        地狱犬立刻撤了回来,我笑着摇了摇头,卡露拉看了看我:“抱歉,没想到……”

        “行了,不说了,唉,雪莉儿,还没休息呢?”雪莉儿和波文还有特蕾莎在门口聊天,特蕾莎跑过来问:“没事吧?见到了?”

        “见到了,一切都好。”我点点头,雪莉儿笑着说:“哥哥,回头我父亲要是问起,你可不能出卖我。”

        “保证不会,哦,这位是严老师,卡加斯他们你都认识,这位是卡露拉。”我说道。

        雪莉儿看着卡露拉的脸:“这是……希尔伯特打你了?”

        卡露拉顿时哭了起来:“他从没打过我……呜……”

        天啊,这哪是哭啊,简直是嚎,你那一脚也不轻,快三分钟了,希尔伯特都没从地上爬起来,我说道:“好了,雪莉儿,你安排吧,杜美,你就不用跟着我了,放你几天假。”

        杜美这次没不乐意,笑嘻嘻的说:“谢谢老大。”

        “吃货,咱们走。”我说道。

        “老板,我呢?”普拉斯迪多问道。

        我想了想:“你暂时留这里好了,装备暂时不急的。”

        “嗯,好吧,我去达纳苏斯转转,看看有没有紫花虫卖。”普拉斯迪多说道。

        “我跟着跑一趟吧。”铁板烧说道:“或许用得着我。”

        “哦,好啊。”杜美立刻说:“老大,让铁板烧跟着吧。”

        “行。”我点点头:“等要去培迪城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然后再来接你们,这几天,就都好好休息一下吧。”

        “是!”老曙光们集体敬礼道,我立刻翻了白眼,应该让他们好好活动一下,他们在天牢里,一直休息的不错。

        “哦,另外……”我笑了笑:“重新组建曙光卫队,杜美暂代总队长一职,你们几个,挖人去,老法子,挖到多少人,就是多大官。”

        大家集体欢呼起来,卡加斯激动地想去抱杜美,结果被三只地狱犬拦住了,三只地狱犬齐齐抬着火红的爪子,呲着牙,卡加斯哆嗦了一下:“那个……报告!请求拥抱一下。”

        “批准。”杜美笑着说,地狱犬这才闪开,卡加斯跳过来抱起杜美,连连转了好几圈,我叹了口气,看着铁板烧说:“也是不容易。”

        铁板烧嘻笑着说:“哪有?就是在外面,家里随便的根本没法看。”

        吃货咧嘴笑了起来,我笑了笑:“神,和平饭店。”

        【走着!】

        “什么人!口令!”

        我刚穿过光之门,周围立刻挂了好几个耀眼的火球,一个声音冲我吼道。

        我傻了,警戒这么严?这哪啊?

        “口令!举起手来!不然开枪了。”那人命令道,我还听到了冲锋枪上膛的声音,我立刻举起手:“别开枪,我不是好人。”

        “啊?”哨兵也懵了。

        “不是,说错了,我不是坏人。”我苦着脸说。

        “嘿嘿,知道。”耀眼的火球熄灭了几个,我这才看清楚,是老列养的孤儿中的一个,他笑着说:“陛下,你可以把手放下来了。”

        我放下手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和平饭店的后门了:“这里还布设岗哨?”

        “当然,不过总算可以解除了,神已经通知过我们了,您快去吧,温妮殿下等了好一会了。”他笑着说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哦,谢谢。”我笑了笑,迈步走进林中,那名哨兵立刻说:“地狱犬不得入内。”

        “嘿!你种族歧视!”铁板烧立刻叫道。

        “什么种族歧视,怕失火,林子都枯死了。”哨兵苦笑着说道:“你是杜美将军的地狱犬吧?”

        “认识我?”铁板烧得意的说:“这是我老大,吃货。”

        “进来吧,给你们准备了宵夜。”哨兵笑着拉开后门说道。

        我冲吃货点点头,然后笑着进了果树林,这里依旧是那么的冷,林子深处,飘来一阵果木的焦香气味,隐隐有火光,温妮还生了篝火。

        我向火光处跑过去,温妮正背对着我,坐在一截树桩上,一手抱着膝头,一手用树枝挑着篝火,我笑着走过去:“亲爱的。”

        温妮微微扭过头,然后又看向篝火,没搭理我,我走过去,抱住她:“生我气了吗?”

        我愣了一下,我抱住的身体,骨瘦如柴,温妮竟然瘦成这个样子!

        眼泪打在温妮肩膀上,温妮终于开口说道:“你敢看看我的脸吗?”

        一阵阴风吹过,我哆嗦了一下,怎么感觉跟某个鬼故事一样,我扭头看向温妮的脸,确实是又老又丑,但总算不是吓人的那种。

        温妮看着我,仰着头说:“吻我。”

        “呃……”我犹豫了。

        温妮哼了一声:“怎么?嫌我又老又丑是不是?”

        “这倒不是,只是我得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我妻子温妮,万一吻错了,又正好让温妮看见,我就惨了,你说对不对?她心眼挺小的。”我开完笑的说道。

        温妮笑了笑,从脖颈处拉出一条项坠,上面拴着个铜币:“认识吗?我丈夫以前穷的叮当响,有一天,拿着好不容易赚到的5个铜币,上街买吃的,不巧掉了一枚,让我捡到了。”

        我笑着抱住她,吻了吻她,温妮顿时脸色一僵:“你身上怎么有朱莉的香水味道?”

        “我刚去了宫廷,把她软禁起来了。”我说道。

        “软禁她,需要拥抱她吗?”温妮瞪着我问道。

        “好久没见了,再说了……”我摇摇头:“过几天打进王城,就要枪毙她,我跟她吻别而已。”

        温妮楞了一下:“枪毙她?”

        “对。”我把温妮搂进怀里:“你不是想杀了她吗?公开枪毙好了。”

        “你真的会……”温妮看着我问道:“真的吗?”我咬了咬嘴唇,泄了气:“温妮,我不想骗你,我……下不了手。”

        “哼,我就知道。”温妮扭头说道,我愣了一下,我怎么好像看见她在笑?看花眼了?

        我把她的脸扭了过来,仔细看着:“我眼花吗?我刚才看你……”

        温妮确实在笑,我愣了:“你笑什么?不生气了?”

        温妮顿时火了,连连拍打着我:“不生气!我怎么可能不生气!这鬼地方太冷了!我还要天天挂着这张丑脸,又老又丑!半个月都洗不了一次澡,伙食那么差劲!这里还有狼!哇……”

        温妮委屈的哭了,我赶紧抱着她,揉着她的后背说:“好了好了,没事了,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好了……”

        【那个……伙食还行啊。】神纳闷的说。

        我抬手冲头顶比了个中指,然后拍了拍温妮:“好了,来,我帮你把脸恢复过来。”

        “等一下,你吻我一下。”温妮抹了把眼泪说道。

        我点点头,怪事年年有,今天格外多,温妮怎么了?我笑着吻了吻她,温妮看着我说:“你不恶心吗?”

        “啊?”我愣了:“恶、恶心?怎么会?”

        我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笑着说:“确实是该洗澡了。”

        温妮脸一红:“我是说,我这么丑,你吻我……不觉得恶心吗?”

        “嗨。”我笑了起来:“你是我的温妮小宝贝,我怎么会嫌你丑,你知道吗?这才是真正的美。”

        我突然释然了,温妮用过精灵族的易容法术,都丑成这样了,说明她心地确实变得善良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又怎么会杀朱莉?嘴上这么说,气话而已,我笑了起来:“要不要……”

        我贴在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温妮气急败坏的拍了我一巴掌:“讨厌,快给我变回来!这么冷,谁跟你滚床单啊!”

        我施法给她换回了面容,温妮还是老样子,并没有消瘦半分,这我就踏实了,温妮仔细照了照镜子,然后松了口气:“跟做噩梦一样。”

        我笑了笑,施法给她清理了身体,温妮楞了一下,似乎发火了:“你!”

        “怎么了?”我问道:“省的洗澡了。”

        温妮气急败坏的扑到我身上:“谁让你多管闲事了?你是故意的。”

        “天啊,老夫老妻了,怕什么嘛?”我苦笑着说,抬手又布设了几道魔法屏障,挂了几个小火球。

        温妮抬眼看了看周围,红着脸问:“你要干什么?”

        “体检。”我笑着说。

        “体检?”

        “就是这样!”

        “啊!救命啊,咯咯,好痒,别撕我衣服,我自己脱……嗯,臭流氓,你在亲哪里?啊……”

        ……

        温妮满脸汗水,躲在我怀里,咬着嘴唇,轻轻拍打了我一下:“你不是又多了两个妻子吗?怎么跟……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一样?”

        我眨眨眼,笑着说:“两码事,咱们四年没见了啊,我多想你啊。”

        温妮笑了起来:“荒郊野外的……让人看见怎么办?”

        “这不是布设了魔法屏障了吗?唉?饭店里那些孩子们,都会魔法,你怎么不让他们给你布设一道屏障避寒?”我问道。

        温妮张了张嘴,突然瞪大眼睛,娇羞着拧了我一下:“讨厌,这不是怕被人发现嘛,这种魔法屏障特别亮,你这一弄,饭店里的人全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了,怕什么?”我吻了吻她,温妮羞红着脸,推开我,随手画了个魔法阵,探头进去看了看,然后掏出几件衣服,穿戴好,我笑着说:“怎么偷别人衣服?唉?这衣服是……”

        “朱莉的,我拿她几件衣服穿怎么了?”温妮说道:“穿她衣服是瞧得起她,你当我稀罕?上面有别的男人的臭味!”

        温妮看着我,楞了一下:“对不起,我……”

        “没事。”我笑了笑:“那货已经成太监了。”

        温妮点点头:“便宜他了,要是落我手里,把他那里千刀万剐。”

        天啊,那里也能凌迟?我打笑着搂住温妮说:“这么着急穿衣服啊,不会有人过来的。”

        “坏蛋,把衣服穿上。”温妮把披风掀到我身上说:“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穿好衣服,撤了魔法屏障,结果立刻就看见了吃货宽阔的后背,温妮愣了一下:“吃货?”

        吃货转过身,走过来蹭了蹭温妮,一脸的讨好,温妮笑着揉了揉它乌黑的皮毛:“又长大了?哦,稍等。”

        说完,她转身回了那个树棚屋,拿出一块巴掌大的腊肉,递给吃货,吃货吞了下去,然后冲温妮摇着尾巴。

        温妮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就这么多了。”

        吃货显然不是这意思,它低头蹭了蹭温妮的小腹,然后趴在地上,我笑着说:“吃货想载你。”

        “啊?”温妮惊喜的笑着,然后骑在吃货身上,吃货冲我甩了甩头,然后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我熄灭了篝火,又把温妮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跟着出了果树林,铁板烧嘴角挂着麦饼的颗粒,正和劳瑞在后门等着。

        “陛下。”劳瑞笑着摆摆手,算是打了招呼。

        我苦笑着说:“上次来,你怎么不告诉我,温妮就在这。”

        “这可不怪我,老列宁肯打死我,他都不会说一个字的,说实话,他到现在都不确定您是真的。”劳瑞逗乐道。

        温妮笑着说:“确实是卡罗,错不了的。”

        劳瑞点点头,打趣道:“您确认就好,万一搞错了,本店概不负责。”

  https://www.23us.us/html/51/51464/281087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