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反派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一触即发?4合1

一触即发?4合1

        讲真的龙甜甜最开始没听懂魏修说的什么玩意。

        毕竟他先前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狗样子,    突然间上道是有些匪夷所思的。

        魏修主动将唇压下来,龙甜甜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懂了,    哦这个小钢管这是自己弯了。

        但这真的不是个弯的好地方,外面鬼哭狼嚎,    那些可不是真的鬼,    而是工作人员,两个人在棺材里面躲一会可以,说说话也行,    但是总躲在里面不出来就不太行了,    毕竟外面还有人排队等着进棺材呢。

        龙甜甜推了魏修一下,    想说你先起来,    有什么话咱们出去说。

        结果魏修大概是自我牺牲得非常决绝,狭窄的空间搂住了龙甜甜啃得来劲儿不说,    还在棺材盖被工作人员揭开的时候,做了个让龙甜甜都十分头皮发麻的动作。

        龙甜甜卡着魏修的脖子,    在工作人员,    一个女鬼一言难尽的注视下把魏修推起来的时候,    脑中对系统道。

        ――完了,    我多世英名,    就这么毁了。

        系统在忙着咔嚓咔嚓,    闻言疑惑问道――你有那玩意?

        龙甜甜哼了一声――系统攻击宿主什么惩罚来着?

        系统死机了。

        魏修也看到了挂着长舌头的女鬼,但是很快,    他脸色比女鬼挂在下巴上的舌头还红地起身了,    都没说拉一把还坐在棺材里面的龙甜甜,    径直朝着出口的方向跑过去,羞涩能战胜一切牛鬼蛇神,    门口最后一关的无头鬼,生生被魏修撞趴在地上,露出了茫然的脑袋。

        龙甜甜无法克可说,在女鬼的帮助下起身,整了整衣服,在一众鬼的注视下,宛若鬼界大佬一样走出了鬼屋。

        炽烈的阳光和热流扑面而来,龙甜甜在门口眯了眯眼睛,用手挡着额头四外看了看,没看到魏修的影子。

        跑了?

        龙甜甜嗤地笑了一声,心里骂了一声小傻逼,然后顺着小路准备朝着游乐场的门口走,正好她也可以回家,龙甜甜并不觉得游乐场好玩,她并没有什么童心和少女心,不是为了任务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但是她正在小路上走着,正门人太多了,她正巧看到了偏门,准备从那里出去,魏修突然不知道从哪棵树后面冒出来了,一把拽住了龙甜甜,把她扯到了树后面抵在了树干上。

        龙甜甜:……吓你妈一跳。

        魏修脸上的红还没退,弥漫得眼角都晕开了一片,他长得是真的好,男主标配,眼睛看人的时候虽然双眼皮并不大,但是眼睛不小,要是像这样垂着,就又长又细的一条线,收在艳红弥漫的眼尾,给人的感觉上了妆一样的艳,却又因为他其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只是艳,不女气。

        这算是很标准的男主角长相了,搁在小世界里面算惊艳,但是龙甜甜见过这样的男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各种各样的好看,妖艳挂的阴沉挂的凌厉挂的,还有温柔挂的,最开始做任务她也会因为男主角长得好而多看两眼,时间一久,审美疲劳。

        魏修这样的长相在龙甜甜的眼里,甚至让她有些脸盲,就算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也不存在什么小鹿乱跳,龙甜甜是一片刀山血海任何生物无法存活。

        她被吓了一跳,微微皱眉,但是见魏修这样藏头藏尾地朝着鬼屋那边一个劲儿地看,想到刚才在棺材里面他的举动,顿时嗤地一声笑了。

        明明知道魏修不好意思极了,还是故意道,“哎,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你再给我解释下?”

        魏修收回视线看了龙甜甜一眼,脸上才下去一点的热度又上来了,龙甜甜靠着树干折了一根小树枝,在魏修的脑袋上戳了戳,魏修抓住了树枝抿着嘴唇没吭声。

        然后从身后拿出了两支雪糕。

        然后两个人在一个小路上找了个椅子坐着吃雪糕。

        龙甜甜咬了两口之后,魏修才也咬了一点点,递给了龙甜甜一张卡,“密码就是123456。”

        “这里是十六万,你先拿着,我再想想办法,”魏修侧头说。

        龙甜甜没有急着接卡,而是捏着雪糕又啃了一口,笑着说,“这先不急,咱们总要把所有条件都讲好。”

        “先不说你说的把你自己给我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龙甜甜靠近魏修一些,用很小的声音问他,“你先说说,在棺材里面,你顶我那一下是什么意思?”

        魏修像被扔进染缸的白布,唰的一下就红透了,他回手想要堵住龙甜甜的嘴,龙甜甜却把手里的雪糕塞过去,魏修抓着一根雪糕僵在椅子上,龙甜甜乐不可支。

        笑了好一会,笑得魏修都忍不住要起身跑了,龙甜甜才收了笑,说道,“帮你想办法可以,坑魏信然也可以,”龙甜甜说,“我答应你的所有提议。”

        魏修神色放松下来,起身把手里抓着的雪糕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面,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张纸巾,把粘上了雪糕的卡擦干净,递给龙甜甜。

        龙甜甜伸手接了,皱眉想了想又说,“不过有一点,你以后乖乖配合就行,亲就亲,不让你顶别瞎顶。”她怕忍不住把魏修给撅了。

        这么多个世界了,她一个干反派的,专心致志虐主角和主角作对就行了,根本也不需要出卖色相,龙甜甜被顶得有些暴躁。

        魏修指尖狠狠哆嗦了一下,起身就走,背影飞快,顺着侧门就跑出去了,这回是真跑了,他觉得她是故意非要反复提这个,魏修刚才那一下是无意识的,他又没跟女孩亲过,哪知道他这个年纪,挤公交车都能怀孕,亲吻起立很正常,他是本能……

        这种尴尬的事情两个人不提也就过去了,一般羞涩的女孩子都比男孩子要脸的,但是龙甜甜没有脸这种东西,反复提起,魏修羞恼得要死,出大门直接打车跑了。

        龙甜甜也起身走了,直接回家,一直到晚上,魏修才从那个别扭的劲儿里面出来,给龙甜甜发消息。

        ――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龙甜甜回家就把卡交给了刘翠莲,谎称是她跟白正国厂子那边要来的补偿。

        刘翠莲问了几句,龙甜甜说是她男朋友帮的忙,刘翠莲一辈子没有拿过这么多钱,眼泪汪汪的,一个劲儿地说要请魏修来家里吃饭,好好感谢他。

        龙甜甜直接说,“以后吧有机会的,他可娇气呢,挑食得厉害,我请他出去吃也一样。”

        刘翠莲却很坚持,龙甜甜只好含糊说等几天,接到魏修的短讯,她从家里出来,外面已经黑天了,龙甜甜从小巷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面一身白白惨惨的魏修,少年依着路灯杆儿,背着个单肩包,十分的有范儿,和这破败的街道有些格格不入。

        龙甜甜走到他身边,魏修转头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直接走在前面,这边不太好打车,他没有让司机送他过来,是从他们家后门出来的,那司机是魏国安派给他的,就是魏国安用来监视他的。

        他的腿下午又去换过药,用了一种新促进愈合比较好的黏合剂,有点疼,但为了形象好看,魏修走起来尽量让自己显得不瘸。

        不过走了几步,魏修没有听到跟在身后的脚步声,转头一看,龙甜甜还站在那个路灯下面,正歪着头看他。

        魏修费解地开口,“走啊。”

        龙甜甜靠在路灯上不动,魏修只好又转回来,问她,“怎么不走?这里不好打车。”

        “你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吗?现在不是我抱着你跟我好了,约会就自己走前面,你要不要背个风筝飞起来吧。”

        龙甜甜真是对于魏修实心儿铁柱子一样的本性无语,她说完之后就抱着手臂看他,散着头发,女主标配长得自然也不差,衣服穿的是很旧的那种长款t恤,领子歪了露出一点肩膀,是她懒得去买新的懒得去换,但是底子太好,就这么看着,还挺好看的。

        魏修被说得一愣,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都没和人一起走过几次,更没谈过恋爱,也没想过该怎么去谈恋爱,现在两个人算是正式开始,魏修还没扭过那个劲儿。

        魏修还真没见过几个“猪跑”。

        主要是他也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他站在龙甜甜的面前,四外看了看,这里街道破旧,垃圾堆在路边,因为修改水暖管道,四处被挖得乱七八糟到处是坑,连出租车都不爱进,不是情侣愿意来的那种地方,所以他没有找到什么能够现场借鉴的人,只好抿了抿唇。

        “那我要怎么做?”魏修直接问。

        龙甜甜气笑了,她倒是见过猪跑,但是每次摆造型真的累,小说需要大量插图,要让故事引人入胜,要让读着隔着文字和图像去相信两个人的爱情,文字可以编造,但是图不能靠p。

        这要是个真的和魏修恋爱的女孩,估计心已经变成了玻璃碎片,龙甜甜伸出手,怼到魏修的眼前,“走路牵手是必须的吧,这是常识啊,你不懂你不会上网查一下吗?能不能敬业点。”

        魏修抓住龙甜甜的手,认真点头,真的现场就拿出手机,搜索到――恋爱中男孩子应该做的事。

        然后两个人牵着手,一前一后,边走魏修边低头划拉着手机快速浏览。

        夜风卷着街道边垃圾的味道吹过来,龙甜甜塔拉着鞋,满脸的百无聊赖。

        系统找了几个角度拍,这都是一对怨偶无疑,比真实的py交易还要僵硬。

        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拍影子。

        路灯的映照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牵着的手,和龙甜甜恰好抬头,魏修恰好回头的一瞬间,形成了一个虚虚的心形影子,看起来十分的浪漫。

        系统终于心满意足身心俱疲地不用再抓取了,而听到滴声音系统关机提示,龙甜甜几乎是瞬间就把魏修的手给甩了出去。

        魏修还在专心致志地研究手机,突然间被甩开了手,站定回头又看向龙甜甜,走回来疑惑问,“怎么了?”

        “啊!”魏修突然恍然大悟,他刚看到手机上说,要抱着,抱着走。

        他连忙把手搭在了龙甜甜的肩膀上,把她圈过来,带着走。

        龙甜甜一弯腰就让他带了个空,甩了甩头发不耐烦道,“抱什么抱,走你的。”

        魏修搓了搓自己手指,被她反复无常搞得有些不知所措,这回换成龙甜甜走在前面,魏修跟在后面,夜风吹来,凉爽舒适,出了那条街上垃圾的味道也没了,龙甜甜吸了两口空气,头也不回地问魏修,“你想让魏国安到什么程度”

        涉及到龙甜甜专业领域,她笑容都真了三分,“其实死,也不是最完美的报复方法,生不如死求死不得也很好啊,我会的折磨人方法可多了,保证他能活着,还能让你尽兴,要不然把他抓起来,关小黑屋,你再慢慢地折磨他?”

        “让他人间消失这不算难,”龙甜甜说,“这样最解恨了。”

        两个人没有急着打车,而是在路边慢吞吞地走,龙甜甜一说起这个,魏修顿时抬头认真听起来,毕竟他找龙甜甜出来,也就是想要聊这个的。

        不过听到龙甜甜这么说,魏修却摇了摇头。

        “我不想折磨他,也不想每天面对他。”他到底也不能真的像龙甜甜一样完全无所谓,那样折磨魏国安的同时,也是在折磨他自己。

        龙甜甜撇了下嘴,想了想又说,“那让他死可太容易了,随便布置下,你想要他死得体面点啊,还是死得惨一点?”

        魏修站住垂下了头,龙甜甜也站定等着他,好一会,他才说,“我想让他身败名裂,然后再死,可是他公司做的事情没有违法,我妈妈也确实是自杀的……”

        魏修的声音特别的轻,提起他妈妈,他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了,眼神和表情都变得缥缈,龙甜甜皱眉看着他,都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冲到马路上去撞死自己。

        路上车来车往的,很显然也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这附近没什么公园,龙甜甜四外看了看,饭店的话她还不饿,而且商量杀人这种事情,饭店很显然也不合适,她看到一个五光十色的跑马灯的小旅馆牌子,转头对魏修说道,“我们去开个房吧?”

        魏修像是被人从某种梦魇里面猛的拉出来了,但是意识到龙甜甜在说什么的时候,他表情沉下来,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像是开了冷气,漠然地看了看龙甜甜,绷紧了下颌点了下头。

        龙甜甜就没注意他的表情,过马路率先走在前面,魏修跟在她的身后,等到两个人到了小旅馆门口,龙甜甜转身问魏修,“你带身份证了吗?我上次看了,我记得成年了,应该能让开,开个钟点就行。”聊完时间也差不多了。

        魏修还真的带了,他不光带了身份证,包包里面还背了很多他要给龙甜甜的值钱东西,这些都是他妈妈的,还有家里面后来添置的一些,魏修能够确定魏国安没有印象的一些东西,因为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让魏国安踏进他家了。

        但是魏修捏紧了单肩包的肩带,终究还是生出了浓重的抵抗情绪,白天在游乐场把自己豁出去的劲头没了,他现在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却有些犯恶心。

        而且这种小旅馆,不知道多少人住过,魏修少爷病不允许他自己在这种地方和人……

        于是他在龙甜甜的注视下慢吞吞地拿出了身份证,绷紧了后槽牙,憋得快要窒息了,才说出,“不如……去我家吧。”

        龙甜甜还没意识到他误会了什么,这谈杀人这种严肃的事情呢,谁能想到魏修思维这么偏,而且你让一个提起杀人颅内直接**的反派这时候想男女事儿,那才是有病。

        于是龙甜甜问道,“你家里有准备?”

        “你是搜集了资料吗?”龙甜甜想着要是有魏国安擦边法律的资料,那要他身败名裂就容易太多了。

        但是魏修这会儿想偏了,他以为龙甜甜就是要他先兑现承诺才肯帮,脑子嗡嗡作响,对这种事也没经验,只听她说什么家里有准备,有资料吗,就点了点头。

        资料他刚才确实看到了一点,夹带在恋爱要做的事情里面那种科普,至于准备,魏修看了眼小旅馆旁边的药店,低气压地说,“我现在去准备。”

        然后他就和龙甜甜鸡同鸭讲地达成了共识,进药店去买东西了。

        龙甜甜知道他身上有伤,看他去药店也没觉得哪里不对,等他拎着黑色塑料袋出来,边走边将塑料袋塞在自己的包里,两个人就在路边打车朝着魏修家里去了。

        一路上魏修冷得像个冰锥子,龙甜甜也无所谓,她又不是真的和他搞对象还要照顾他的情绪,而且在龙甜甜眼里,魏修一直都是这个逼样子,再加上提起他自杀的妈妈,情绪不好多正常,情绪好才怪呢。

        两个人是在魏修家里后门下的车,龙甜甜被魏修带着翻墙钻小门的时候,还疑惑地问,“你不是自己住吗?怎么还有门禁啊?”

        魏修冷冷看了她一眼,说道,“门卫和司机都是魏国安给我找的,我带你来做这种事,魏国安要是知道了,很麻烦。”

        那种事?龙甜甜扒着墙头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理所当然地以为魏修说的“那种事”是商量着杀魏国安的事情,那确实不能让魏国安知道。

        两个人七拧八拐地总算是进了门,龙甜甜进了魏修家里,换了拖鞋之后,就低头摸了摸自己在墙头上面刮到的一点,红了一道子,想到魏修腿上也有伤,指了指他拎着的黑色袋子,问道,“你都买了什么药,给我用一点。”

        魏修正背对着龙甜甜开灯,闻言表情扭曲了一下,但是顿了下,还是开口说道,“你别急,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

        龙甜甜莫名其妙,感觉到腿上一暖,系统自动把她伤处理好了,龙甜甜欣慰地感谢了老伙计,然后一抬头,魏修走到了冰箱旁边,拿出一瓶饮料,也不说给龙甜甜这个客人拿一瓶,自顾自拧开之后从小黑袋子里面捏出一片药片,一咬牙一仰脖吃了。

        “给我来一个啊?”龙甜甜已经了解魏修自私自利的本性,索性主动开口要了,她刚才开始就渴了。

        但是魏修却又以为龙甜甜在要药,他买的药不是男女都能吃的,他没想到她还玩这么大,顿时捏紧了汽水,咬牙切齿地问,“你很渴?!”

        这么小就玩这么大吗!

        龙甜甜理所当然点头,“渴啊,刚才在路上就渴死了。”

        魏修把饮料瓶子都捏得咯吱咯吱响,绷着脸从小袋子里面又捏出个药片,塞嘴里咕嘟嘟喝了半瓶水,然后哐当关了冰箱门,低吼道,“等着!”

        龙甜甜:……有病啊。

        龙甜甜最后自己去拿的饮料,喝完之后,发现魏修把她扔客厅,自己一个人去洗澡了……

        还真是少爷病,外出一趟就要洗澡啊?

        龙甜甜又在冰箱里面翻了翻,找到一点小零食,拿到茶几那里边吃边等着,魏修洗得太慢了,这会儿已经快晚上九点了,龙甜甜等会还要回家,等了二十分钟之后,就不耐烦地进卧室去敲门。

        “你还能不能行了!”龙甜甜说,“都九点多了,你不出来我可回家了啊。”

        魏修砸了下浴室的门,真想把外面催命一样的人掐死算了,问题就出在他不行,他自己尝试调动情绪,居然不行!

        他就是因为心里逆反得厉害,不想凭自己去感觉,才会买药的,但是吃了两片了,他居然一想到外面的龙甜甜,真的没有一点的反应。

        魏修很震惊,因为白天的时候明明在棺材里面,他无意识地都起立了,这会儿怎么能没动静?

        龙甜甜来催了,魏修气得脸都要绿了,她要是真因为他不行就走了,不帮他了,魏修也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

        于是他索性直接开门出去,湿漉着头发,穿着空档浴袍,直接把正在沙发上暴躁捏电视遥控器,嘟囔魏修洗澡比女人还慢的龙甜甜猝不及防地摁沙发上了。

        龙甜甜很迷茫,一直到魏修用舌头甩了她的嘴唇,眼睛里又进了魏修头发滴下来的水,她才意识到魏修这是在干什么。

        突然发疯?

        她这儿等着和他商量正事儿呢,这崽子魔障了?

        龙甜甜推他,魏修拧着眉又狠狠摁了她一下,然后恶狠狠地说,“你别乱动!”

        他找感觉呢。

        龙甜甜还没被这么吼过呢,手比脑子都快,在茶几上摸到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朝着魏修的脑袋砸上去了。

        是她刚才喝的饮料瓶子,盖子敞开着剩下半瓶,是抓着底部抡的,所以敞开的瓶口正好对着魏修,结结实实的一下子,加上还冰着的饮料,一点也不浪费地顺着魏修的脸上滴滴答答地淌下来了。

        魏修起身,龙甜甜同时膝盖一曲,照着他空档的睡袍底下就是一膝盖。

        魏修本来被打了要发火的,但是龙甜甜这一下太实在了,他连吭都没吭出一声,就疼得蜷缩在地上成了个大虾米。

        还是红头的那种,因为疼得脸上身上都通红一片,足足有几分钟都没动,龙甜甜坐在沙发上整了整衣服和头发,看着魏修把自己嘴唇都要咬出血了,没有一点同情心地说,“我都告诉你了,不让你顶的时候别瞎顶。”

        魏修额头上密密实实布满冷汗,有好一会以为自己会昏过去的,总算缓过来的时候,就听到龙甜甜说了这么一句,顿时疼得一下内火也烧起来了,嘶哑着嗓子吼道,“是你说要的!你有病啊――”

        龙甜甜听了之后还纳闷什么她要的,随即反应过来了,坐在沙发上皱眉踢了魏修胳膊一脚,“我什么时候说要了?要你?”

        龙甜甜嗤地笑了出声,“我要你?哈哈哈哈――”

        魏修在她的笑声中龇牙咧嘴疼得满头大汗,龙甜甜笑了一会儿收声说道,“你别想得太多了,我还真的看不上你那根小金针菇。”

        魏修到这会也意识到龙甜甜的态度不对,可是他咬牙道,“你明明说要我跟你开房,要我准备,说自己渴得不行,还在我洗澡的时候催我的!”

        魏修疼得实在厉害了,一时半会的爬不起来,就躺在地毯上瞪着龙甜甜,龙甜甜对上他的视线,听他说的话,反应了片刻后啧了一声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居高临下说道,“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魏修咬牙爬坐起来,红过了脸又开始白了,一身的汗,扒着茶几爬起来,两只眼睛里面都有点血丝了。

        龙甜甜堪称温和地表示,“跟你去开房是因为我觉得在大马路上研究杀人不太好,才想在我家附近找个小旅馆开个钟点房的。”

        “你非要来这里的,你说有准备,我以为你说的是魏国安的资料,”龙甜甜神色有些奇怪地看他,又指了指魏修不合时宜开始上药劲的地儿,戏谑道,“你说的准备是这个?”

        她说到这里,突然间神色又一变,想起先前魏修吃药来着,现在看他连被踢了也不蔫,浴袍都盖不住的冲天架势,感情刚才吃的不是管腿伤的消炎药啊。

        这可让龙甜甜有些震惊,礼貌性地问了一下,“天呐,你吃了两片吧刚才,你……不行了?”

        魏修到现在终于意识到自己完全误会了,羞愤欲死,尤其是龙甜甜震惊的样子,简直像一把长刀反复插抽他的内心和尊严。

        他急急地辩解道,“我行!”

        龙甜甜想到魏修腰子上曾经中了一记断情绝爱刀,顿时感叹剧情难道这么厉害,一刀直接把男主扎废了?!

        “我行!”魏修见龙甜甜表情又一变,顿时又口不择言道。“我白天在鬼屋的时候你忘了吗?!”

        龙甜甜眨巴眼,“难道是间歇性的……”

        “我行!我……”魏修脸红得要滴血似的,说着要起身,魔怔似的,“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行不行!”

        不过他扒着茶几还没站起来,肩膀就被龙甜甜踩住了。

        “你再冲着我撒疯,我就把你撅折了你信吗?”龙甜甜说这话的语气有多平静,听在魏修的耳朵里就有多么后脊汗毛犯凉。

        “我看你今天也聊不了你爸爸的事情了,”龙甜甜起身,“你自己折腾吧,我先回家了。”

        魏修对于弄死魏国安有多么的急切,单看他愿意出卖自己到这种地步就能够看出来了。

        龙甜甜一要走,魏修顿时急了,按住了龙甜甜的脚腕,“你别走,我能聊,我……”

        魏修实在也是难受得要疯了,咬牙说,“你等我几分钟……”

        龙甜甜实在没忍住笑了一声,心说平均时间两小时起步的小说男主角,两片药,几分钟?

        魏修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该死的默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龙甜甜在笑什么,面红耳赤地张了好几次嘴唇,但是无论说什么都觉得是错的,最后只是甩开龙甜甜起身,佝偻着跑卧室去了。

        龙甜甜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多,在走和不走之间犹豫了片刻,给刘翠莲女士打了个电话。

        “嗯,和魏修在一起呢,晚点回去,在他家,”龙甜甜听着刘翠莲欲言又止的语气,说道,“妈你放心,他妈妈也在呢。”

        每个当妈妈的没有不担心孩子胡来的,刘翠莲是个糙得不能再糙的妇女,教育孩子也没有什么心得,她确实因为龙甜甜今天给她的那张据说是白正国赔款的卡感激魏修,却也舍不得让自己女儿吃亏。

        她在原剧情里面,会因为自己女儿不好好学习,帮着人挡刀毁容,还一个人揽下打架的事情,把女儿赶出家门,但是那也只是无可奈何的恨铁不成钢,想要让她在外面吃苦,长长教训。

        可是在龙甜甜这里,她见过太多的人生百态,完全能够剥开表象,看到事实的本质。

        这一份不属于她的粗糙亲情,龙甜甜也是格外珍重的。

        果然刘翠莲听龙甜甜说魏修的妈妈也在,顿时就放心下来,叮嘱她不要贪玩太晚,家里会给她留门。

        “放心吧不打车,魏修家里有司机,”龙甜甜听着刘翠莲叮嘱她,要在魏家懂点礼貌,嗯嗯啊啊地应了,挂掉了电话。

        现在是晚上9:30,龙甜甜百无聊赖地按着电视来回调台,魏修说好的只有几分钟,但是9:45的时候,里面还是没一点声音。

        龙甜甜已经不耐烦了,坐在沙发上把脚放上了茶几,用脚哐当哐当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

        她故意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就是为了掩盖魏修的声音,当然并不是为了照顾魏修的心情,而是不想听。

        那是偶尔换台的间隙,卧室里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指针指向9:55,龙甜甜皱着眉站起来,走到卧室的旁边,抬手哐哐敲了两下门。

        “10点我回家了。”龙甜甜冲着里面喊了一声之后,就真的准备走了。

        结果卧室的门根本就没有关,龙甜甜两下直接给敲开了,而听到龙甜甜的声音,魏修从床上的一大团被子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扒着床沿,接着挪动着露出了脑袋,脸色红得有些发紫,皱着眉很痛苦的样子,没什么力气地喊了一声,“你等等……”

        龙甜甜转头看了一眼,看到他的脸色之后眉头也皱起来,魏修有力无气地趴着,声音是带着鼻音的颤,“我弄不出来……疼……”

        他说完之后,求助地看向龙甜甜,他真的是对这种事情经验不足,倒也不是一次也没有自己弄过,只是今天吃了药,又被打了,肿得厉害,除了疼感觉不到其它的。

        大概是因为龙甜甜一直表现得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魏修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觉得她会有办法。

        龙甜甜转身走回来,看着魏修脸色实在是难看,嘴唇都泛青了,犹豫了一下,掀开被子看了一眼。

        然后龙甜甜没有能够绷得住表情,又呲牙笑了起来,怎么形容呢,就像胡萝卜和紫心大萝卜偷情生出来的孩子一样。

        “这样吧,”龙甜甜说,“我帮你打电话叫个120,你这样得去医院。”

        魏修闻言顿时反驳,“我不去!”

        他语气厉害,但声音却小得很,反驳得一点力度都没有,只是把自己朝被子里头缩了缩,一副不想面对现实的样子。

        他不去,打死也不去!

        这种事情绝对要丢死人,魏修宁可疼死,也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去医院!

        他自暴自弃地缩回了被子里头,龙甜甜站在床边上撇了撇嘴,这种事情如果换在另一个人身上她是绝对不会管的,不光不会管还会幸灾乐祸。

        疼死了疼废了,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她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听着魏修吭哧吭哧的,脚步又顿了顿,当然也不是对魏修生出了什么同情心。

        龙甜甜知道魏修这样肯定不会去医院,好像伤得还挺严重的,忍到明天早上去医院……说不定真的废了。

        魏修废了倒是不要紧,主要是后续还要靠着他配合编写小甜文,要是魏修因为这个恨上她了,不跟她合作了。

        当然了龙甜甜可以按照原计划,把魏修给锁起来,逼着他和自己演戏,不过那样的话就很麻烦,没有这样主动配合来得方便。

        龙甜甜只是犹豫了一瞬就转过头,走到床边一把扯开了蒙着被子的魏修。

        魏修弓着身子跪在床上,看上去非常地痛苦,连后背都有点抖,冷汗顺着脸往下淌,侧头看了龙甜甜一眼,苍白的小脸上溢满了痛苦,眼神却凝不起来了,有点儿散。

        龙甜甜伸手抬了一下他的下巴,摸到了一手汗水,“这么严重啊……”

        其实对于这种事情龙甜甜也没有什么实战性的经验,但是作为一个反派,没有吃过猪肉见过猪跑了太多次了,而且是各种各样的猪,魏修在她眼里,顶多就是个小猪崽子。

        她稍微想了一下,就直接朝着浴室走去,把浴缸里放上了水,又在浴室里面转了一圈,翻找到了两个塑料袋,做好准备工作这才回到卧室里面。

        魏修还是那个姿势,吭吭唧唧的,眼见着嘴唇越来越紫,连脖筋都憋起来了,龙甜甜伸手兜住他的胳膊,拽了一下问他,“你还能下地走吗?”

        魏修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但是却趴着没动,龙甜甜拉了一下,他一动哆嗦得特别厉害,嗓子里都出了哭腔,这回像一个得了猪瘟濒死的小猪崽儿。

        龙甜甜眼角一抽,他这样很显然是起不来了,憋真能憋成这样吗?还是药实在太猛了?

        无奈她只好在脑中敲系统,龙甜甜其实很少会找系统解决问题,大部分都是系统主动帮她解决,而且龙甜甜觉得凡事都找系统的话,她这么多年就真的白活了。

        不过眼前要把魏修弄到浴室里头,龙甜甜这小体格儿确实是有点艰难,在地上拖着他倒是也能弄进去,不过龙甜甜怕把魏修拖到浴室里,他就昏过去了。

        昏过去就不好办了,所以龙甜甜只好问系统,“老兄你睡了吗?给我强化一下四肢?”

        系统几乎是瞬间回复――好的。

        龙甜甜抱着魏修进的浴室,魏修比他高了总有一个头,而且他是男孩子骨架比较大,龙甜甜进浴室门的时候没有估计好,把魏修的脑袋撞在了门框上,“咚”的一声,听着都疼。

        不过魏修真的特别的顽强,不光没有被撞昏过去还精神了一点,意识到自己竟然被抱着,震惊得睁了睁眼睛,然后哗啦一声被扔进了浴缸里头,一口水结结实实呛得他七荤八素,扒在浴缸边上咳得差点吐了。

        龙甜甜蹲在他边上,等他缓过来撩着浴缸里的水给他抹了一把脸,接着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得听话,要不然我就打电话给120,说你一个人在家里没事就嗑药,专门磕伟.哥,是个变态。”

        魏修本来都顾不上生气,听龙甜甜这么一说,着急地抓住了她的胳膊,咬牙抬起眼瞪她。

        龙甜甜拍了拍他的脑门,拿过一条毛巾直接把魏修整张脸都给蒙上了,然后按着他躺在浴缸里。

        水温不冷不热,但是魏修躺在里面却并没有什么缓解,被挡住脸之后伸手要去拿掉,龙甜甜却按住了他的手,“你不听话我可打电话了。”

        魏修这才把手松开,龙甜甜半蹲在他的旁边,手肘撑在浴缸上,轻轻地撩动浴缸里的水,让温热的水流不断来回冲刷着魏修,然后在魏修看不到的状况下,声音陡然一变。

        “放松身体,想象一下你身处在一片温泉当中……”龙甜甜这话一说出来,魏修连忙就要转头,被龙甜甜伸手按住了脸。

        毛巾下他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怨不得他震惊,而是他从来没有听龙甜甜用这种语调说过话,他身处于温水当中,感觉水流拖着他又轻又柔又温暖,但这都抵不上龙甜甜的语调。

        温柔,沉静,缓慢淹过头顶,带着少女独有的轻柔,就在魏修的耳边,潺潺地注入他的耳膜。

        “你觉得非常的舒适,闭上眼睛,”龙甜甜的呼吸和声音伴着一种奇异的香味,把魏修整个包裹住了,“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或者喜欢的类型也可以,想象一下她现在站在你的面前,一步一步朝着你走过来……”

        魏修呼吸都放缓了一些,但却突然间摇了摇头,不自觉地语调也轻柔起来,“没有……不知道……”

        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

        龙甜甜卡了一下,但是很快又调整道,“那就想象一下只有你自己沉在宁静温柔的海底,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来回游动的鱼绕着你……”

        也不知道是香味的作用,还是龙甜甜这调子太过蛊惑人心,魏修真的感觉舒服了一点点,尽量忽略难受,去感受周围的水流。

        龙甜甜半搂着魏修,泡过水的温热手指在他的皮肤上轻轻地安抚,对着他耳边温柔软语,感觉魏修彻底放松下来,系统散发出的带着迷幻效果的阵痛药效也差不多了,这才伸手挤了一坨沐浴露,在手心搓了搓,然后一脸嫌弃地对魏修说,“有一条鱼从你的后腰处经过,把腰抬起来……”

        魏修听话地抬起腰,龙甜甜轻柔地抓住他,正准备安抚,结果魏修吭了一声,接着腰一抖,像跃出水面只摆了一下尾的鱼儿一样,跌回了水里。

        “哗啦――”溅起的水淋湿了龙甜甜的衣服。

        龙甜甜看着水面随着按摩浴缸冲刷迅速四散不见的白色,眨了眨眼睛,手还保持着抓握的动作悬空在浴缸的上方,有点难以置信。

        一,一触即发?

        魏修却已经蜷缩着坐弹起来,脸上的毛巾也掉了,双眼湿漉漉地和龙甜甜对视了一眼,眼中一片茫然。

  https://www.23us.us/html/44/44766/23541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