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云鬓衣香 > 后记

后记

        



        陆季寒重新给俞婉安排了两个大丫鬟,一个叫金珠,  一个叫银珠。

        



        金珠读过书,  会洋文,  俞婉出门时就由金珠陪着,  其实金珠还会枪,  陆季寒没告诉俞婉罢了。银珠长了一张圆脸,笑脸迎人,能说会道,俞婉在陆家待着时,就让银珠跟着。

        



        成亲不久,  俞婉就明白了陆季寒这般安排的意义。

        



        陆太太现在吃斋念佛,  不太管事了,大姨太、二姨太见风使舵,特别喜欢往俞婉这边跑。陆季寒是个大忙人,经常晚归,  俞婉基本晚上六点就到家了,这时候大姨太、二姨太就会来找她,  俞婉不好撵人,只得招待。

        



        然后,每当两个姨太太提出什么要求时,譬如希望安排哪个亲戚去陆家的产业上班,希望俞婉给陆季寒吹吹枕边风,  没等俞婉开口,银珠就笑着道:“姨太太这可找错人了,  谁不知道我们少奶奶只负责服装店啊,其他生意都归四爷管,四爷最不喜欢少奶奶搀和他的事了,要我说啊,既然表少爷有本事,姨太太不如直接让表少爷去厂里应聘,靠自己进去多体面,干出业绩来四爷也高兴。”

        



        大姨太恨得要死,却不得不强颜欢笑:“虽是这个理,可一家人何必那么麻烦,谁不知道四爷疼媳妇,咱们四少奶奶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银珠马上道:“那您就说错了,别的事四爷确实肯听少奶奶的,生意上的事四爷比谁都严,上次二姨太托少奶奶办事,少奶奶刚起个话头,四爷就把脸拉下来了,弄得我们少奶奶里外不是人,大姨太真疼少奶奶,就别拿这些事来烦少奶奶吧?”

        



        大姨太被她堵得,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两个姨太太还想继续死缠烂打,陆季寒回来了,进门时阴沉着脸,好像要*屏蔽的关键字*似的。

        



        俞婉吓了一跳,与大姨太、二姨太一起站了起来。

        



        俞婉担心地问:“这是怎么了?”

        



        陆季寒看她一眼,径直去房间了,一身煞气。

        



        这是在外面遇到麻烦了吧,大姨太、二姨太哪还敢继续多待,赶紧走了,免得陆季寒将脾气发到她们头上。

        



        俞婉也怕气头上的陆季寒,但她不能走啊,送完两位姨太太,她忐忑不安地去了卧室,一进门,就见陆季寒已经脱了西装外套,只穿长裤衬衫背对她躺在床上。俞婉关上门,放轻脚步走过去,坐在床边,探身往里瞧了瞧,见陆季寒闭着眼睛,薄唇紧抿,她小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陆季寒回头。

        



        俞婉关切地看着他。

        



        陆季寒忽的一笑,伸手就把床边的小女人拉了下来,翻身压住,俞婉睁大眼睛再看,头顶的男人目光戏谑,嘴角带笑,哪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俞婉赌气地捶他:“没事为何吓唬人?”

        



        陆季寒朝外面扬扬下巴:“我不吓唬人,她们能这么快就走了?”

        



        俞婉反应过来,想到两位姨太太灰溜溜离开的样子,也笑了。

        



        陆季寒捏她的鼻子,教训道:“你白天在外面忙了一天,以后也不用招待她们。”

        



        鼻子被他捏的痒痒,俞婉抓住他的手,柔声道:“话都被银珠说了,我就在一旁看热闹,反正她们也不是天天来……”刚说到这里,陆季寒的手就顺着她旗袍开叉处往上挤了,俞婉呼吸一重,忙按住他的手,急道:“该吃饭了。”

        



        陆季寒轻而易举突破她的小手,低头亲她:“饭不急,先吃你。”

        



        俞婉脸都红透了,又拿他没办法,大概前两年他是真的憋坏了,成亲后这家伙几乎每晚都要,而且不是一两次,害得俞婉晚上睡不好,白天到了服装店直打盹儿。

        



        一个小时后,俞婉披散着头发躺在床里面,陆季寒一边穿衣一边看着她残留余韵的脸,笑得十分得意。俞婉瞪他,陆季寒神清气爽地喊丫鬟备饭,端到里面来。

        



        不过快活是要付出代价的,俞婉嫁过来第三个月,就诊出了喜脉。

        



        陆季寒刚开始挺高兴,那不是一般的高兴,吩咐人连续放了三晚烟花。等他终于从即将当爹的高兴劲儿中回过神来,这晚搂着俞婉忍不住地亲嘴儿然后在想进一步的时候被俞婉推开,羞红着脸提醒他孕期要避讳的时候,陆季寒忽然不那么高兴了。

        



        这孩子耽误老子快活啊!

        



        陆季寒可是刚开荤不久的新郎官,才美了三个月就得重新吃素,别提多憋屈了。

        



        而俞婉这一*屏蔽的关键字*,在家休息的时候就多了。

        



        这天二少奶奶柳静娴来找俞婉串门了,看看俞婉还没显怀的肚子,柳静娴笑盈盈地道:“恭喜弟妹了,之前你嫁给大哥那么久都没消息,外面有说闲话的,我还挺替你担心,现在总算放心了。”说着,柳静娴朝靠着沙发看报纸的陆季寒看了眼。

        



        俞婉听得出柳静娴是存心挑拨她与陆季寒来的,但她素来不喜与人做口舌之争,笑了笑,没回应。银珠刚要替主子效劳,那边陆季寒突然从报纸后瞥过来,瞄着柳静娴的肚子道:“二嫂嫁过来也有一年了,这么久还没动静,有没有让二哥帮忙看看怎么回事?”

        



        柳静娴涨红了脸,这话要是俞婉讽刺她她-->>

        



        都不至于多生气,陆季寒一个爷们居然敢嘲笑她生不出孩子?

        



        陆季寒岂止是嘲笑,他还恍然大悟似的揉了揉额头:“对了,我想起来了,二哥身边新来了个小护士,嘴甜会说话,特别招人稀罕,二哥忙着提拔小护士,肯定没时间照顾二嫂,不然二嫂怎么有空来我们这边闲聊。”

        



        柳静娴心眼最小,婚前就喜欢拈酸吃醋,如今听说陆伯昌身边居然有个小护士,她立即风似的去医院抓.奸了。

        



        目送她走远,俞婉好奇地问陆季寒:“你说的是真的?”她觉得陆伯昌不是那种人啊。

        



        陆季寒对着报纸道:“医院护士多的是,她有心找,总能找到漂亮嘴甜的。”

        



        俞婉忍俊不禁,转而提醒他:“让二哥知道你挑拨离间,回头肯定找你。”

        



        陆季寒放下报纸,冷哼:“谁让他管不好自己媳妇?与其让那女人来咱们这边搬弄是非,不如让她缠二哥去,反正是二哥娶回来的。”

        



        话题回到两人身上,俞婉看看肚子,再看看陆季寒,她小声问:“刚刚她那么说,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陆季寒立马挪到俞婉身边,将人往怀里一搂,抬起她下巴问:“介意什么?介意我有本事,三个月就让你怀了孩子?”

        



        银珠还在旁边呢,俞婉想挣开他,陆季寒却低头吻了下来,狠狠地啃了她一口,啃完盯着她道:“真要介意,也是介意你眼睛不好使,刚开始竟然觉得他比我好。”

        



        俞婉见银珠早出去了,忍不住顶嘴道:“他有的地方确实比你好……”

        



        刚起个头,陆季寒就瞪了眼睛:“他哪里比我好?”

        



        俞婉认真地想了想,道:“他从来没对我不规矩过。”

        



        陆季寒沉默了下,他挺满意陆子谦的安分守己的,如果陆子谦跟他一样不规矩,他该不高兴了。

        



        但陆四爷嘴上肯定不能输了气势,冷笑一声,陆季寒讽刺地道:“那是他不行。”

        



        俞婉脸一红,作势要走,陆季寒拽住她,大白天的拉着她手往他身上凑,低头在她耳边说更混的话。俞婉嫌污耳朵,甩不开他,她忽的吸了口气,痛苦地道:“我肚子疼。”

        



        陆季寒的花花心思顿时潮水般退去,急着看她肚子:“怎么了?”

        



        俞婉忍笑,一本正经地道:“孩子嫌你说的难听,打不到你就折磨我。”

        



        陆季寒这才发觉自己被她骗了,想狠狠地罚她,又怕真动了胎气,只能威胁俞婉:“你等着!”

        



        俞婉心想,至少孩子生下来之前,她都是安全的.

        



        九月的时候,南城桂花飘香,俞婉经过十几个小时的产前痛苦,终于生了个七斤二两重的儿子。

        



        这是陆家的第一个孙辈儿。

        



        陆太太很欣慰,柳静娴很嫉妒,俞婉累得只想睡觉,陆季寒守在妻儿身边,目光比春水还柔。

        



        半夜的时候,俞婉醒了,睁开眼就看到了床边的陆季寒。

        



        陆季寒也醒着,在看儿子,若有所觉,他抬起头,就与俞婉看了对眼。

        



        他握住俞婉的手,亲了又亲:“辛苦你了。”

        



        俞婉并不觉得苦,真正的苦,是想要孩子而不得,是被人扼杀了所有希望。

        



        她转向襁褓里的孩子。

        



        陆季寒抱起儿子,方便她看。

        



        刚出生的奶娃娃睡得正香,脸蛋倒是光润润嫩溜溜的,闭着眼睛,隐约有几分陆季寒的影子。

        



        “像你。”她笑着说。

        



        陆季寒自得:“我的种,不像我像谁。”

        



        俞婉嗔了他一眼:“现在孩子小,你胡说没关系,等孩子长大了,不许你再这样口没遮拦。”

        



        陆季寒盯着她问:“怎么,你还嫌弃我了?”

        



        俞婉不想跟他说话了。

        



        陆季寒瞅瞅襁褓里的儿子,还真没想过要如何当一个好父亲。

        



        “外甥像舅,儿子有凤时一半懂事我就满意了。”陆季寒耍了个小心眼,专拣俞婉爱听的说。

        



        丈夫欣赏她的亲弟弟,俞婉当然喜欢听,不过,看着小心翼翼抱着儿子的陆季寒,俞婉忽然觉得,儿子像陆季寒也挺好的。

        



        媳妇居然夸他了,陆季寒受宠若惊,认真地问:“你真这么想?”

        



        俞婉点点头,补充道:“别学你欺负人就好。”

        



        陆季寒笑:“该欺负的还得欺负,如果我不欺负你,这小子怎么来的?”

        



        俞婉彻底拿他没办法了,赌气地闭上眼睛,拒绝再聊。

        



        然后,脸颊上慢慢压下来一处温暖,带着她熟悉的气息。

        



        嘴角上扬,俞婉听见陆季寒在她耳边说:“婉婉,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欺负你。”



        (www..net  =  )



  https://www.23us.us/html/42/42793/221352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