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10、生死之事(二更)

210、生死之事(二更)

          这山上大概因为无人走动,所以积雪很厚,上面一层硬壳,如姚婴这种体重,走在上面轻而易举。

          倒是其他人不收力,每一脚下去都踩得雪壳塌陷,然后整只脚都跟着陷了进去。

          齐雍一手抓着姚婴的披风,带着她往这山下走,两旁护卫速度要更快一些,将抵达半山的这一路都照亮了。

          阻挡住前行路线的树枝荒草等物都已经被折断清理了,踩着雪壳往下走,距离半山越来越近。很多人站在那里,在这黑夜的荒山里聚集,也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乌鸦的叫声,就显得这里异常的荒凉。

          因着齐雍和姚婴的到来,围在那里的人也缓缓地让开。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姚婴也看到了那在雪地里的人。

          是高季雯,没有错了,是她。

          她躺在积雪里,周边的雪被清理了,但并没有完全的将她从积雪里挖出来。

          这般看着,她就好像是被镶嵌在积雪当中一样。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裙,和积雪融为一体了似得,也难怪找她找的这么费劲。

          闭着眼睛,她的脸也同样无比苍白,只有黑发在脸颊旁边,与白雪形成强烈的反差。

          闭了闭眼睛,姚婴也说不上心中是何感觉。

          她和高季雯并没有过多的来往,更不了解她。进了长碧楼,身上有了任务,她到底都经历过一些什么,其实外人谁都不知道。

          她最终叛变,爱上了孟梓易,这是一步错棋,但作为一个外人,没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事情的人,其实也没资格说她什么。

          齐雍长身而立,就在姚婴身边,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于他来说,叛徒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之前碍于姚婴,齐雍也没说过抓住了雨禾要把她如何处置。眼下,她已经死了,也可以说算她聪明。落到了他手里,不会死的很舒坦。

          旁边,姚婴蹲了下来,另一侧的护卫也走到齐雍身边,小声的汇报些什么。

          他们说话刻意压低声音,耳力不行的也根本听不见。

          再说,姚婴此时的注意力也没在他们身上。

          抬手,用手指将她脸上的雪屑擦掉,她的脸冰冰凉,滑滑的皮肤又硬邦邦的,她已经被冻透了。

          这般看着,其实她的模样也没怎么改变,眉眼间仍旧是有一股桀骜。

          视线落在她身边,她在这积雪之中,好像真的被镶在了上面一样。

          微微皱眉,她的手也落在她身边的积雪上,积雪很硬,就如之前踩踏的那些雪壳。

          她整个人就躺在这些很硬的积雪之中,抬眼看向四周,之前挖开的那些积雪散落在周围,皆是一块一块的雪,可见是很艰难的从她身上挖开的。

          “你们发现她的时候,她是被埋在这积雪下面的么?”将兜帽摘下去,姚婴仰头看向那些护卫问道。

          那几个最先发现高季雯的护卫点头,的确是这样。他们是从这上面经过,踩踏之后发觉不对劲儿,才开挖的,然后就发现了她。

          “不止如此,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这附近的积雪没有脚印,她被埋的地方积雪平坦,根本就无人走动过。就好像是她原本就在积雪当中,或者是在这积雪下爬行,一直爬到了这里来。”齐雍淡淡的开口,与巫人打交道,总是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这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诡异的根本无法解释,即便是用最天马行空的想法,也找不到答案。

          姚婴缓缓地咬住下唇,那这么说,她也未必是被其他人埋在这积雪下的。

          但,若是她自己爬进去的,也得有痕迹才对啊。这雪壳很硬,近期这里应当没下雪。

          而且根据长碧楼的人之前的跟踪汇报,他们看到高季雯是活着的,和孟梓易出双入对,一直形影不离。

          可是,眼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转眼环顾四周,除却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折腾的痕迹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可疑之处。

          “行了,把她挖出来吧,带回去。”齐雍淡淡下令,一边俯身把姚婴拎了起来。

          “打算怎么处置她的尸体?”那时想,如果高季雯被活捉,她承受的未必会比死要好。但,这会儿她死了,死的还很蹊跷,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带回去。”齐雍垂眸看着她。即便高季雯是叛徒,但她到底还是长碧楼的人,必须得带走。

          在外出任务,危机诸多,很多人死在外面。在形势允许的情况下,齐雍都会将他们带回去。有时情况不允,没有办法,便只能把他们留在那儿了。

          点了点头,姚婴没有再说什么。转头看过去,四五个护卫在挖高季雯尸体旁边的积雪。

          积雪很硬,他们用工具才能撬开,之后一大块一大块的搬走,她的尸体才逐渐的全部露出来。

          她就穿着一身的白裙子,靴子也是白色的,除却她的黑发外,她真是一身洁白。

          同样躺在这白色的积雪之中,寓意是什么,让人捉摸不透。

          这种情况,就好像有人提前在这儿挖了坑,之后把她的尸体放进去,然后浇水。水和冰雪融为一体,之后变得极其坚固,把她也冻在了里面。

          姚婴从未见过这种事情,痋术中有取灵魂结怨气为毒的秘法,专门用来害人。

          但是,方式方法与此还是有差异。凭她的道行,那种伎俩瞒不过她。

          高季雯被挖出来,姚婴可以确认她就是死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问题。

          她的尸体硬邦邦的,无法弯曲,就像一尊美丽洁白的雕塑。

          两个护卫把身上的大氅脱下来,将她从头到脚的包裹了两层,严严实实,之后两个人分别头脚的抬着她,先行往山巅上走去。

          这边,姚婴也随着齐雍转身往山上走,此时天色都已经大亮了,在这儿折腾了这么久。

          一直走到山巅,往下看,那依山而建的宅子萧瑟而又有几分诡异。

          齐雍抬手把她环到自己怀中,姚婴恍若软软的布偶,靠在他身前,她就微微转脸,将脑袋贴在了他胸前。

          这么乖?

          齐雍不由低头看她,黑发柔顺,亦如此时柔顺的她本人。

          把兜帽拿起来,扣在她脑袋上,齐雍轻轻地在上面摸了摸,“还是有些伤感是不是?”

          “还好。只是想起以前见她每次都是活的,即便是被男人迷惑,她也能够为自己辩解。这一回,她是辩解不了了。”伤感倒也说不上,心情难以言喻。似乎,越来越多她认识的人,都无法在这世上停留太久。

          “她被迷惑,是她心志不坚定。从那时起,就应当想好这就是她的下场。”齐雍很冷静。

          “我知道。所以说,想长命的话,就得离男人远点儿是不是?”是这个道理吧。

          “你除外。”齐雍想了想,如是道。

          无言以对,她靠着他也不再说话了。

          齐雍则一手揽着她,之后便向前一步,直接跃了下去。

          从高处坠落,地心引力似乎也并不管用,因为在接近地面的时候,他带着她下降的速度就变缓了。

          随后,平稳的落地,和长了翅膀的鸟儿没什么区别。

          已是这个时辰,今日得返回了。这塞外,其实很危险。大越的开国太祖在将巫人驱赶到塞外之后,那唯一的关口便成了一条分界线。鲜少有大越的平民百姓会过来,唯一出关过来的也就是军队了。

          姚婴裹着披风,兜帽压得低,她只露出半个下巴来。顺着

        被损毁的房屋间往前面走,那院子里的尸体大部分已经被掩埋了。

          不过,地面上被冻住的血迹犹在,还有那些破损的房屋,无不昭示昨天的一场大战有多激烈。

          昨晚马儿们也都被安顿在了宅子里,它们经过休整,看起来也好多了。

          护卫们在做准备,这就要启程。姚婴走到门口处,孟梓易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不过他死的那么奇怪,尸体必然也得带走。

          站在门口,依她眼下的视角,也只能看得到地面上的血迹。

          看着护卫们出入,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冰天雪地的,她一身红色,看起来相当的扎眼。

          蓦地,她忽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自在。而荷包里,赤蛇也忽然扭动起来,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挑衅,继而忽然间精神抖擞。

          姚婴缓缓的转过身,赤蛇也在这时顺着她的披风下摆爬了出来,地面上都是雪,它的身体抬起来老高,避免与地面的雪有过多的接触。

          转身看向大门外,视线顺着那条唯一的道路往远处看,越过车马以及做准备的护卫,白雪和枯树之间,似乎有那么一个小小的东西在晃动。

          赤蛇猛地窜出去,它赤红色的身影在雪地里很是扎眼,小小的身影顺着走动的护卫之间迅速穿过去,反倒把护卫吓了一跳。

          后面,姚婴也举步跟随,身上的披风随之拂动,白雪之间恍若流动的血液。

          追随着赤蛇,但速度又岂能及得上它。眼见它迅速的朝着那个在枯树后头躲躲闪闪的东西冲过去,那个东西也极为灵敏,而且也感知到自己战斗力不如赤蛇,就转身跑了。

          姚婴脚步加快,之后小跑,在抵达之前那个东西隐藏的地方时,枯树后的雪地上有一些小脚印儿。

          一看那些小脚印,姚婴就明白了,刚刚那个东西是一只杂毛狐狸。

          远处,赤蛇追赶着那只杂毛狐狸在山脚下的雪地上疯狂奔跑,赤蛇的身体是弹跳的,能看得到它几乎飞起来的小身影。

          而那只杂毛狐狸长得也没多大,跟一只狸猫差不多大小。一身的白灰黄杂毛,在雪地里穿梭,速度也很快。

          姚婴提着披风下摆跟着追,同时另一手开始晃动,赤蛇就跟忽然间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弹出去很远。

          它那本来不大的嘴张开到极点,在眼见要追上的时候它张大了嘴去咬那杂毛狐狸的尾巴,却仅差毫厘没有命中。它的小身体翻转着砸在雪地上,但也没有丝毫停留的迅速调整好方向,再次追赶出去。

          两只动物,略通人性,一个追赶一个躲,却是比人还要灵活和机敏。

          那杂毛狐狸狡猾的很,蓦一时的在雪地里转圈,倒是真把赤蛇给耍了。

          姚婴在后面追赶,积雪没过脚踝,她速度就更慢了。

          终于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看到了在远处转圈追赶的赤蛇和杂毛狐狸,她迅速的改变手腕摇晃的速度,赤蛇也在同时跟发疯了一样,小身体飞起来,一下子跃出去老远,张开的大嘴朝着那杂毛狐狸的肚子咬去。

          那杂毛狐狸也很聪明,跳不过去,它就直接翻倒身体,从凌空而起的赤蛇身子底下滑出去,继而躲过了它的攻击。

          小动物之间的对决,姚婴对赤蛇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一些什么,微微偏转过身体,兜帽遮挡下,她的脸在外面看不清楚,但她却隐隐的瞧见了远处的雪地和山脚边缘,一个人站在那儿,而且这个人好小。

          裹着一身墨蓝色的厚袍子,小小的身体显得圆敦敦的,站在那里,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见他。

          但是,姚婴能感觉得到他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气息,这就是在庆江时见到的‘小孩儿’。

          距离太远,兜帽遮挡,其实她看不太清楚那个‘小孩儿’的样貌。但是,他的身形和气息和之前的一样,这是不会有差错的。

          这‘小孩儿’会不会是灵童?在巫人之中的地位也尚未可知。孟梓易出关跑到了这儿,没想到这‘小孩儿’也出现了。

          那边,赤蛇那只杂毛狐狸还在缠斗,这边,姚婴缓缓的在披风下放松了双手。

          这个‘小孩儿’应当不是在庆江出现的那个,那个已经死了,即便是能用巫蛊之术让他‘活’过来,但也与尸傀相差无几。

          而这个‘小孩儿’很明显是个活的,巫人之中,原来有这么多这样的‘小孩儿’。

          蓦地,那‘小孩儿’忽然朝着这边移过来,而且,他明显就是在雪地上飘,连脚都没动。

          看来,这个‘小孩儿’一样是个高手,当初在庆江,那个‘小孩儿’是由齐雍和数个护卫联手才把他杀了,而且还受到了重创。

          眼见他‘飘’过来,姚婴后退了一步,同时披风拂动了一下,两道金黄色的光沿着披风的下摆钻出来,便贴着雪地朝着那个‘小孩儿’冲了过去。

          那‘小孩儿’前行的动作一顿,那两道金黄色的东西抵达他面前,迅速的各自转圈,缠住了他的双脚。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两道金黄色的东西很难缠,那‘小孩儿’白白的小脸儿忽然变得凶恶起来。他腾空后翻,同时两只大手抬起,就那么虚空的朝着姚婴的方向一指,并拢的十指之间漾出一股透明的气。

          他朝后翻飞,躲避那两道在雪地上追赶他的金黄色物体,而那股看不见的透明气浪则直奔着姚婴而去。

          她根本就看不见那股透明的气浪,只是忽然间身上的披风摆动,下一刻身体被一股大力卷起,之后她就飞起来了。

          双脚离地,她的身体朝后飞出去,她连变换一下呼吸的时间都没有,后背就撞到了大树上。

          撞到大树,身体跌落在雪地上,她只觉得喉咙一热,嘴里就跟着甜丝丝的。

          她坐在那儿有点儿懵,后背倚靠着大树的树干,看着对面远处雪地上翻飞的身影,耳朵里嗡嗡的,其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她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齐雍来了,而且在和那个‘小孩儿’缠斗。

          下一刻,四周有很多的身影如同流箭一样的加入,是其他人都过来了。

          她摇了摇头,之后扭脸到一边,往雪地里吐了一下,果然是血。

          这一下子,摔得她都内出血了?那‘小孩儿’连她的身都没近,就是虚空的朝着她一指,就把她飞出去了。

          这一次,她终于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高手了。

          赤红色的细小身影从前方窜过来,吱溜的顺着姚婴的腿钻进了披风里。

          姚婴也顾及不上它了,深呼吸了几次,眼睛盯着那雪地上十几个人围攻一个‘小孩儿’的场面,耳朵里嗡嗡的,像是安了一台发电机。

          一手向后,撑着树干站起身,那个‘小孩儿’或许功夫很高,但她可以确定,他对巫蛊之术并不精通。她若前去助力,或许能更快的解决了他。

          站起身,她胸腹那一片好疼,深呼吸时,疼痛更明显一些。

          往外走,她也是在这时才发现她居然飞出来这么远。在齐雍手底下,她总是觉得自己跟个物件一样,任由他拎来拎去。但谁想到,在那‘小孩儿’面前,她居然连一个物件都不如,跟一片雪屑也差不了多少。

          微微瘸着的走出来,她握紧双手又松开,便打算协助众人共同擒获那个小东西。

          但,忽然之间,猛然察觉气氛不对,她迅速的扭头,兜帽之下,她的视线也落在了遥遥的远处。远方的山上,数道各种颜色不一的小影子在‘飞’。

          他们踏空而来,极其轻松,恍若天空之上有丝线在吊着他们,才会如此轻松惬意。

          看到的瞬间,姚婴也难得的紧张起来,谁又能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小孩儿’。

  https://www.23us.us/html/41/41829/21460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