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楚弄影回到宿舍里,    她眼见楼下的云破转身离开,心里莫名有点空落落的。她觉得自己今晚的说辞有过多漏洞,被他的突然到访杀个措手不及,    甚至没来得及换鞋。他问自己有没有话要说,    恐怕是了解到什么,但她却回答没有。

        [世界核心应该被骗过去了吧?]蓝精灵天真道,    它觉得云破的情绪挺稳定,好像没有发觉楚弄影的异常。

        楚弄影没有说话,    她认为云破不是此等愚钝之人,    他或许隐隐地发现什么,    只是没有直接拆穿。他向来敏锐又敏感,既然她表达出拒绝回答的态度,    他肯定不会再出言纠缠。

        然而,    即使她将事情真相告知云破,    又能改变什么呢?她不可能停留在书中世界,离开是必然的选择。这个选择对她自己而言都有些残酷,让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告别。她还没有积攒够勇气,    直接地坦白一切。

        “接下来得更谨慎,起码做戏要全套,不然他不会信的。”楚弄影垂眸道,    “不能再在宿舍开启传送点,    不然很容易被堵。”

        云破有她的房门钥匙,他当然不会失礼地闯入,但难免会发觉她的行踪异常。如果她想伪装出忙碌的样子,起码不能整日窝在宿舍里,    好歹要正常地出门再回来,避免一整天不下楼的情况。

        楚弄影思来想去,    学院内只有一处地方最为合适,那就是天启之塔尹星办公室所在楼层的女厕所。天启之塔本就检查严格,尹星所在的楼层还需要特殊门限卡,加上没有除她以外的女性到访此地,简直是天衣无缝。如果有人质疑她的行踪,她还能说是跟导师交流。

        当然,如果尹星和韩煜是对女厕所有好奇心的变态,那她确实也没办法,只能彻底地认栽。她生活在被变态包围的世界,失手就失手吧。

        楚弄影频繁地穿梭于天启之塔和堕神神境之间,偶尔也会顺便拜访尹星,引来她新任导师的极大不满。

        尹星望着软沙发上啃茶点的新学生,他眉毛直跳,忍不住吐槽道:“为什么你每回去完穷乡僻壤,都不能到食堂正常吃饭,而是要过来蹭零食?”

        “你来我办公室的次数,已经是韩煜八年来的总和。”尹星烦躁不安地扒拉着金盏,极度想赶走骗吃骗喝的某人。他一度想要动用异能,可办公室里都是自己的收藏品,顿时投鼠忌器。

        楚弄影当然不能现在走,她下楼吃饭正好碰到学生会,那还不是自投罗网。虽然尹星的教学能力不咋地,但他的小零食都挺好吃,外面还买不到。她斜了一眼老妖怪导师,淡淡道:“不要像个小老头般抠抠搜搜,那张卡里的钱足够买零食。”

        云破曾重金购买空间钮,说起来她和尹星互捏小把柄,属于一条贼船上。

        尹星:“那是你朋友给我的钱!又不是你给我的钱!”

        楚弄影:“嗨,你怎么连点售后服务都不提供,这样有回头客才有鬼。”

        尹星气得想打人,他又由于场地收回此念,努力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怨气。

        蓝精灵无奈道:[他好歹是大陆强者,你也收敛一点啊……]

        楚弄影不服气地啃了口茶点,并不将蓝精灵的话放在心里,大陆强者算个屁,她现在连世界核心都不鸟!

        楚弄影精准地设计自己的出行路线,躲避跟云破的碰面,效果看上去还不错。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办法有效,还是云破感知到她的回避,总之两人的相遇变得更少。她频繁地出入堕神神境,尽管没有吸收搜集来的碎片,但能力值也有显著提高。

        开学后,楚弄影的能力值检测结果为2.3,震惊整个联盟学院。她被无数老师摁着翻来覆去检查,经历五花八门的仪器筛选,终于获得自由。她成为学院历史上能力值最高的三年级生,彻底刷新历史,但并不是一件好事。

        “院长,她确实不是堕神生物,但能力值实在有点诡异……”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为难道,“按常理来说,人类不可能有如此快的提升速度,而且她只是一个三年级学生。”

        “当然,如果她仅进入过正常神境,那我们或许还能够信服,可偏偏低年级发生过那种事……我作为多年的研究人员,确实没法接受这个结果,她身上肯定有秘密。”

        姜怀信忧心忡忡:“但她应该是个好孩子。”

        虽然楚弄影有时嘴欠爱抬杠,而且非常能惹是生非,但院长姜怀信觉得她本性不坏。然而,堕神是联盟学院内最为敏感的话题,当年都能把尹泽空拉下马,更何况是楚弄影。

        工作人员:“那我只能这么向您汇报,我们无法检测出她的真实身份,只会代表两种结果。一是她并非堕神及其信徒,而是真正的天纵奇才,大家都皆大欢喜。二是她就是堕神本身,具备高度的智慧化和人性化特征,比堕神生物还强大。”

        姜怀信不敢置信道:“你是说她有堕神神格?这不可能,她现在才几岁,能经历什么黑暗!?”

        工作人员:“我只是向您汇报检查结果,如何判断还要由您决定。”

        姜怀信沉默片刻,郑重道:“按照检测结果来办吧,既然她的检测没问题,我们总不能强摁罪名。”

        检测室内,楚弄影坐在仪器前等待结果,她今日不但被各种抽血,还用堕神碎片进行试验,不过都未露出破绽。她已经学会娴熟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不再随便融合堕神碎片,只是仍没法避免堕神之气,能力值的飞升还是引发怀疑。

        蓝精灵建议她最后一次性吞掉堕神碎片,直接冲击成神回家,否则前面疑点太多。她吸入堕神之气就会提升能力值,要是再贸然吸收碎片,就差明晃晃地跳身份,大吼自己就是堕神。

        蓝精灵安抚道:[沉住气,他们肯定不会发现的,连我都看不出来……]

        楚弄影懒洋洋地瞥它一眼,她其实根本不紧张,倒是它怕得半死。她现在犹如走钢丝的人,钢丝下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可她却意外地平静沉着,抽离地看待这个世界。

        当她决定跟云破划清干系开始,这个世界在她眼中不再有意义,唯一的联系也被切断。她既不快乐,也不悲伤,只留下无尽的漠然。她好像身处在这里,又好像根本不在这里,游离于世界之外。

        检测室的门被缓缓推开,姜怀信进屋露出勉强的笑容,安慰道:“已经检测结束,今天辛苦你配合,可以回去休息了。”

        楚弄影慢悠悠地起身,淡定道:“谢谢院长。”

        姜怀信看她沉着地离开,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小声道:“楚弄影,你是堕神的信徒吗?”

        楚弄影自然地回头,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平静道:“不是,我只信我自己。”

        姜怀信看她面无表情地离开,心里既复杂又茫然。他觉得她没有说谎,但她的话似乎也有漏洞,她不是堕神的信徒,却可能有堕神的神格。姜怀信看不透她身上具备哪种特质,倘若她已经有神格,必是人类可知的特质。

        只要是神格,就能被命名,代表成神者触摸到该特质的顶点。智慧神就是智慧的顶点,破坏神就是破坏的顶点,不管是真神,还是堕神,全都不例外。

        楚弄影年纪尚轻,她究竟是经历过什么,才能触碰到某种特质的顶点?

        姜怀信无法推测出来,所以他选择相信她没有堕神神格,寄希望于她是天才。

        尽管联盟学院有意压住消息,但楚弄影还要正常上课,坊间少不了流言蜚语。她的能力值数据最终还是流出,在学生间引发轩然大波。如果说众人过去看待雷系大佬,眼神中是钦佩与惊恐,现在就只剩下惊恐,偶尔还夹杂仇恨。

        学生会里,云破正在处理着新学期的事务,却听陈贝才突然道:“老姐好久没来了啊……”

        陈贝才左看看黎银曼,右看看焚狼,又抬头看看云破,总觉得好长时间没见楚弄影。他知道学院里有些乱七八糟的传闻,刚开始还没放在心上,但却越来越感到不对。楚弄影突然不再出现在学生会里,彻底地离开其他人。

        云破闻言微微低头,他现在只能将自己投入工作之中,尽量遗忘内心的酸涩感。他知道她是在躲自己,特意绕开他会出现的地方,想要切断联系。

        黎银曼迟疑地望了一眼云破,她露出极为复杂的神情,欲言又止道:“她身上发生那种事情,恐怕很难再出现吧……”

        云破手里的动作瞬间停下,焚狼则诧异道:“什么意思?”

        黎银曼垂眸道:“你还不知道吗?她最新测出的能力值是多少,那根本不是人类的数据,她跟我们不一样了……”

        云破闻言猛地捏皱手里的文件纸,他的脸庞顿时覆上一层寒霜,一字一句地反问:“哪里不一样?”

        黎银曼被云破的冷脸吓了一跳,陈贝才连忙小幅度地摇头,慌乱地示意她闭嘴,可她还是硬着头皮道:“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人类的能力值居然能短期内翻倍提升?”

        云破淡淡道:“为什么不能?她本来就是天才。”

        他一直以来的担忧被黎银曼当场戳破,可他面上仍故作镇定、不露分毫。他比任何人都要早发现她的异常,他在蝙蝠溶洞后保持沉默,在湖心小岛后保持沉默,但周围人终究还是察觉蹊跷。

        黎银曼双手环胸、毫不相让,她厉声道:“天才也不可能有此等实力,你明明阅读过如此多能力值资料,更该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只有她深入过南边森林,并不是没有被污染的可能性!”

        云破的眼眸中翻滚起隐怒,他断言道:“她没被污染,她还是她。”

        焚狼并不知道传闻,茫然道:“什么污染?”

        黎银曼望着云破倔强的样子,她胸腔中升起怒火,毫不客气道:“云破,你究竟在害怕什么?我还没说那个词呢,我还没说她就是……”

        云破毫不留情地打断她,他的声音犹如被寒水冻过,平静道:“你可以说出来试试看。”

        如果黎银曼敢说她是堕神生物,他不介意当场给对方点教训。

        黎银曼不敢置信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云破面无表情道:“不,我只是对你缺乏判断力的头脑深感失望。”

        黎银曼深吸一口气,她冷笑道:“好啊,那你来解释她诡异的能力值,为什么她能比堕、神、生、物提升得还快,用你那过人的判断力来解释呀?你现在就像被人踩住痛脚,只能暴跳如雷地否认,却拿不出任何证据!”

        云破冷声道:“从头到尾只有你暴跳如雷,一直想往她头上扣莫名的帽子。我不理解你为何会相信子虚乌有的传闻,假如是外人估计还能误会,可不该是同为预备班的你。”

        黎银曼:“那是子虚乌有的传闻吗?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陈贝才出面打圆场:“老姐只在那里待过一小会儿,不可能变成堕神生物的!”

        云破眉头紧皱,眼神如冰:“倘若她是堕神生物如何,倘若她不是堕神生物又如何,你们到底在怕什么呢?你们迫不及待地要为她定义好坏,犹如一堆被|操控的假人,难道自己不感到奇怪吗?”

        他在梦中看到的离奇画面突然涌出,总觉得黎银曼在此刻跟梦境重合,犹如丧失自主能力的假人,充满着面具感。他好像触摸到什么不可知的东西,冥冥中有力量妄图压垮楚弄影,怂恿所有人站在她的对立面。

        这种感觉让他极为恐惧,仿佛有一天他也会被|操纵,不得不跟她走向决裂。

        黎银曼错愕地望着云破,震惊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堕神可是全人类的敌人,如果她真是堕神……”

        云破强压心底的愤怒,他目光如刀,直言道:“如果她真是堕神,你早在预备班就够死一百遍,根本活不到现在。”

        黎银曼猛地瞪大眼,却听云破继续道:“如果她真是堕神,她根本不用在模拟神境里救人,也不用跟堕神生物对战;如果她真是堕神,她大可不必跟尹泽空对立,更不必抨击对方的观点;如果她真是堕神,她没有理由前往诺亚村,更没理由为一帮毫无感恩、议论诽谤她的学生冒险求救……”

        云破的心仿佛坠入深渊,越说越感到无力,他直直地看向黎银曼,质问道:“即使她都做到此等地步,你们还是用苍白的定义来认识她,迫不及待地想给她判定好坏?”

        云破并不在意自己的付出是否有回报,但他不能接受她的付出被遗忘。他不会由于自己被恩将仇报而恼怒,但他会由于她被恩将仇报而恼怒。

        “你们到底想让她证明什么呢?”

        云破突然失望不已,感受到窒息般的痛楚。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切割成两半,一半是俯瞰众生的神,已经不再在乎世俗的定义,一半是愤愤不平的人,由于外人对她的误解而耿耿于怀。

        他一时竟不想跟对方继续辩驳,而是在刹那间意识到,她不能再回到自己身边了。

        他曾经希望她能融入,可他好像做错了。

        这是个对她充满恶意的世界,只会让她遍体鳞伤。

  https://www.23us.us/html/41/41722/22172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