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晚饭时,    傲天公司的员工们齐聚一堂,    开展久违的团建聚餐。李叔如今已有根根白发,但看上去精神气儿很好,满脸透着红光。泡泡同样长高不少,    他最近跟着陈贝才的弟弟妹妹在外跑,似乎晒黑一点。

        众人在云破的屋里支起大桌,    围着冒热气的火锅畅谈。泡泡正在感慨:“他们真的好厉害,    年纪比我还小,却去过好多地方……”

        泡泡今年头一回乘坐航空艇出国,他出去时满头雾水、极为发懵,根本没有陈家人的老练熟稔,    自然对同行人钦佩不已。陈贝才的弟弟妹妹比自己年纪还小,    可待人处事却像小大人。

        楚弄影一边在锅里涮肉,一边平静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然他们没饭吃的。”

        泡泡:“可我觉得我家也不富?就最近几年好起来?”

        李叔:“嘿,    你在共和国确实不算富,    但你不想想人家的故乡啥样?”

        泡泡满脸迷惑,云破耐心地科普:“他们出生在旱仓国,    当地的生存环境很恶劣,如果他们不出来做生意,    在家乡也很难有发展。”

        陈贝才是旱仓国的学生,    实际上他的家乡也没法被称为“国”,    只是将过去的旱仓镇改名为旱仓国。这些位置偏僻、贫瘠落后的村落和小镇不属于任何大国,    自身又不具备有价值的资源,    只有靠当地人认购建国,才能跟外部建立联系。

        旱仓国就是原来镇上做生意的商人们共同出资买地,由此在神野大陆上获得合法地位,跟外界取得联络。正是如此,它才能在其他国家帮助下建设航空港,其国民也才有资格报考联盟学院,算是打开对外窗口。

        泡泡闻言有点唏嘘,他一直觉得自己算贫苦人家,加入傲天公司后才逐渐好转,没想到世上还有比自己更惨的人。

        李叔笑叹:“珍惜现在的日子吧,这也就是共和国离主战区远,否则我们同样不太好过。”

        楚弄影看向泡泡:“不过陈贝才现在赚得不少,他做生意很鸡贼,估计是比你要富。”

        陈贝才是马哲社最热心赚钱的人,一心扑在发展经济上,拿到的收益自然多。好在焚狼并不介意对方超越自己,他很讨厌做生意、看摊子,现在是乐得轻松,走上跑腿打杂路。

        李叔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对啦,我最近会去看看新地方,你俩要不要一起?”

        因为傲天公司的产品打开国外销路,所以原来的生产区域也要逐步扩建。李叔等人是恋旧,不愿离开城中村,其他人员都住在生产区附近,现在又要重新选址找地方。

        楚弄影和云破答应下来,他们轮流陪李叔去看了几处,不知不觉就耗掉整个假期。两人在城中村重回童年相伴的状态,看上去如过去一样,但似乎又有点微妙的小变化。

        云破总觉得,雷系猫如今坦坦荡荡,但偶尔又会露出“勉为其难让你揉一把”的神情,产生细微的变化。楚弄影则觉得,强扭的瓜不甜,可瓜要是非上赶着碰瓷自己,那她也没有办法。

        总而言之,他们的关系似乎更好,甚至开学后让其他人感到心烦。

        航空艇上,黎银曼满脸冷漠,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对面二人,淡淡道:“如果你们再眉目传情,我就到旁边陪我哥坐。”

        黎银曼无法理解,楚弄影和云破围绕小苹果上的低幼游戏,怎么都能饶有趣味地聊个不停?她身边的焚狼甚至呼呼大睡,他们还沉浸其中、有说有笑。

        楚弄影镇定道:“那倒也可以?反正陈贝才快要上来,你就提前为他让座?”

        黎银曼愤愤不已,当即气闷地要锤楚弄影,却一击落空。楚弄影动作敏捷,灵活地闪避。

        云破心生好奇:“你不是跟黎金延同行吗?”

        黎金延由于蝙蝠事件,他耽误一年才入学,如今恰好是一年级,也在金系学院。

        黎银曼:“我哥和同级坐在一起,他现在要沟通关系,我在旁边反倒不好。”

        虽然黎银曼年纪比黎金延小,但她在其他新生眼中算学姐,不利于兄长跟同学们关系破冰。两人在家天天见面,也不差航空艇上的一点时间。她反而奇怪楚弄影和云破孟不离焦,难道不会觉得烦吗?

        楚弄影兴致勃勃道:“那正好让你哥去招新,现在就忽悠人进学生会!”

        黎银曼忍不住吐槽:“你的做法跟尹泽空有任何差别吗?”

        楚弄影悠然道:“嗨,不要相信在野党,上台后都一个样。”

        黎银曼:“……”幸好你只是副会长。

        没过多久,陈贝才就风风火火地登上航空艇,他发出熟悉的热情喊叫,直接搬了把椅子过来拼桌。五人在航行中聊了聊招新的事情,便一同回归联盟学院的怀抱。落地后,大家各自在宿舍收拾一番,结伴来到天启之塔的学生会。

        白塔之下,楚弄影望着前面的长队,不禁诧异道:“怎么还会排队?”

        天启之塔门口向来安静宽敞,从未有过堵着很多人的情况。众人以前出入很容易,只要刷学生会的证件就好,偶尔需要登记。

        一行人先乖乖地站在队列里,等云破过去跟门口的老师沟通,蓝精灵蹦蹦跳跳地跟着他。片刻后,云破带着答复归来,迟疑道:“老师说学院最近出台新制度,所有人进入天启之塔都要接受安检。”

        蓝精灵补充道:[他们查得还挺严,每个人要好长时间。]

        黎银曼凝眉:“那不是很耽误时间?而且有的教授不喜欢吵闹,看着门口景象也不高兴吧。”

        黎银曼误以为只查学生和普通人员,全当是学院心血来潮,想要折腾些事情。

        云破:“据说这回对师生们一视同仁,即使是有资历的教授也得安检。”

        楚弄影怀疑地挑眉,她嗅到一丝不对劲:“难道塔里出事了?”

        云破摇了摇头,他没听到这样的传闻。

        陈贝才推测道:“莫非是有东西被偷?我们没在学生会放贵重物品吧?”

        焚狼:“能源石已经带走存起来。”

        期末时,众人分赃结束,焚狼跑腿寄存剩下的能源石,打算用于社里的后续发展,现在大厅里什么也没有。

        楚弄影心生狐疑,她觉得姜怀信不会莫名其妙决定安检,必然是天启之塔内出现问题。原著中,联盟学院里存在堕神奸细,可天启之塔被毁是几年后的事情。云破的二年级还算过得安稳,只是跟尹泽空决裂。

        楚弄影并不知道奸细是谁,甚至不知堕神势力何时渗透进来。她和蓝精灵的认知程度差不多,只了解飞翔时空展现的部分,看不到细枝末节。当然,天启之塔只是进行严密安检,而非宣扬堕神之事或封塔,想来情况不严重,对方估计没得手。

        楼顶天台处,梁渺望着下方的学院全貌,感到一阵心浮气躁。他前不久闯入塔内寻找真迹,当时受了些轻伤,加上快要到来的成年分化,让他浑身不舒服。成年是所有魅猫都要踏过的坎儿,他在此期间会情绪波动极大,同时异常敏感。

        “虽然学院还没查到你头上,但你的身份不能再用了。这回你探明真迹的位置,也不算全无收获,可以先回去复命。”同伴从暗处走出来,平静道,“而且你也快分化了吧?”

        梁渺沉吟几秒,应道:“好。”

        同伴见他痛快地答应,顿时松了口气:“那我现在就帮你……”

        梁渺:“但我走前还有点事情想做,反正这个身份不能再用,索性彻底地发挥功能。”

        同伴颇不赞同:“你要做什么?”

        梁渺露出漫不经心的笑容:“当然是炸完雷再走,否则也藏不住你啊?”

        他望向远方,又道:“而且我真的很好奇……”她到底是不是同类?

        同伴沉默片刻,提醒道:“你确定要在分化期冒险?”

        梁渺信誓旦旦:“放心吧,距离我分化还早,不差这一会儿。”

        梁渺遥望和平的联盟学院,他总觉得如此安宁的景象,实在太过枯燥,该有些特别的点缀。

        除了进出白塔变麻烦外,马哲社等人的二年级生活风平浪静,不但学生会工作一番顺畅,连带众人的关系都变好。当然,众人仅指楚弄影和云破,黎银曼是绝不愿被包括在内的。

        学生会的会议结束,其他人陆续离开,只剩骨干待在屋里。黎银曼望着楚弄影,忍无可忍道:“你们再眉目传情,我真的想要退会。”

        黎银曼原以为自己的容忍度够高,谁想到两人放假归来更为亲近,偏偏他们还口口声声坚持双方清清白白。

        黎银曼:好白莲一对情侣!

        楚弄影:“我们哪里有眉目传情,你不要空口污人清白。”

        黎银曼:“那你为什么老盯着他看?”

        云破闻言一愣,便听楚弄影镇定道:“我专心听会长发言,以便了解工作进程。”

        黎银曼:“其他人发言你不盯?”

        楚弄影:“其他人发言有会长说得好吗?你是不是质疑云会长的能力?还想着拥团结社上位!?”

        “……”黎银曼望着杠精的小人嘴脸,对她上纲上线的实力无言以对,闷闷地闭上嘴。

        期中考时,黎银曼为躲避虐狗伤害,干脆跑回团结社跟兄长组队,远离酸臭而不自知的两人。陈贝才对此发表感慨:“果然只有我这种孤家寡人,才能承受此等重击啊,大小姐还是太年轻……”

        焚狼疑惑道:“她承受什么重击?”

        陈贝才叹气:“唉,狼弟,我还是比不过你,原来你才是最亮的。”还亮了好多年。

        考场门口,云破将备用药剂交给众人,又替楚弄影检查一番袖箭,这才放心下来。陈贝才排在队列里,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这回终于能好好做生意,不会被人追杀。”

        联盟学院期中考选择的神境废墟一般比较轻松,期末时难度则会加大。许多人都在期中时收集材料、寻求发展,期末时使劲拼一把。他们上回被李亚等人围堵,浪费不少时间,让陈贝才稍感遗憾。据说尹泽空正申请提前服役,看上去没时间再找茬,可以放松不少。

        云破想到雷系猫不爱扎堆的性格,提议道:“那我们先进去探索一圈,你们累了就去找黎银曼?”

        陈贝才:“可以可以,我已经摸熟团结社!”

        楚弄影和焚狼并无意见,他们算是小队的打手二人组,走到哪打到哪。

        四人排队进入考场,通过空间异能的传送,来到陌生的神境废墟里。楚弄影望着四周幽黑的森林,她下意识地寻找队友们的身影,却没看到云破等人。

        “我居然是第一个传送来的?”楚弄影颇感诧异,她记得上回是同时传送,没有先后顺序。他们如今能指定队伍传送,应该不会被分散开才对。

        楚弄影站在原地等人,忽闻森林深处鸟群振翅的声响。一群黑色的乌鸦从上空飞过,发出令人发寒的古怪叫声。

        楚弄影还没有做出反应,一向蹦蹦跳跳的蓝精灵却突然僵住。它竟产生一丝畏怯,破天荒道:[格格巫,我们出去吧。]

        “啊?”楚弄影面露诧异,不知它何出此言。

        蓝精灵的光芒在神境中似乎黯淡不少,它少见地露出人性化的恐惧,低声道:[我们出去吧,这不是原定的考场,更不是神境废墟。]

        [这是堕神创造的神境,我们不该来此地。]它的力量在此被大幅削弱,令它感到极为不安。

        楚弄影一愣,迟疑道:“可是……”

        [出去吧——]蓝精灵的声音骤然尖利,它看上去相当惊惧,跟平时的状态截然不同。

        楚弄影沉默片刻,随即微微挑眉,她耐心道:“你先冷静一下,那云破怎么办?他还在神境里吗?”

        蓝精灵顿时被问住,它这才静心确定云破位置,闷声道:[世界核心还在……]

        “那总要找到他们,再说回去的事。”楚弄影摁了摁左手上的通讯器,冷静道,“而且我们也没法先走,通讯器发不出求救信号,跟预备班时一样。”

        相比慌乱的蓝精灵,楚弄影显然沉着得多,估计是不知者不畏,或者是骨子里不爱紧张。她说服妄图逃走的蓝精灵,率先寻找跟云破会合的路,却见蓝精灵迟迟没有跟上来,便忍不住回头看。

        它可怜兮兮地缩在地上,完全失去蹦跳时的旺盛精力,犹如漏气的瘪气球,又像踩碎的蓝灯泡。

        楚弄影疑惑道:“你有那么怕吗?”

        她依稀记得,破坏神说蓝精灵是创世神的眼睛,那它其实不算彻底的创世神,估计难以跟真正的堕神抗衡。这里是堕神的神境,而非神境废墟,想来是它不愿踏足的地方。

        蓝精灵气弱道:[我在这里什么都感知不到……]

        它跟人类并不一样,可以用上帝视角俯瞰许多事,例如察觉梁渺位置等。然而,它在堕神的神境里只能维持跟世界核心的联系,其他感知力被完全切断,犹如丧失五感的人类。

        人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假如五感同时消失,那就不知如何自处。蓝精灵如今就是此状态,可谓失魂落魄、举步维艰。

        楚弄影头一回见它露出此等神情,她一度以为蓝精灵就是ai,根本没有人类情感。毕竟它张口闭口都是功能代码,浑身透着傲慢自大,还声称自己工作没问题,时不时故意嘴欠两句。

        楚弄影犹豫片刻,她干脆主动走近蓝精灵,朝它伸出手来:“行了,到爸爸怀里来,爸爸抱着你走。”

        蓝精灵:[……]

        蓝精灵居然靠愤怒打败恐惧,它气得猛地蹦起好高,愤愤道:[格格巫——]

        下一秒,楚弄影就果断伸手一捞,正好抓住蹦起的蓝精灵,随手将它揣进兜里。她见它挣扎着要反抗,索性直接将拉链拉好,把它封在口袋中。

        楚弄影外衣的口袋瞬间鼓起,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乱撞,但她视而不见。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唱着歌,贴心地替蓝精灵舒缓恐惧:“我是你爸爸真伟大,养你这么大,你还不听话,一天到晚去玩耍……”

        蓝精灵:[@!#$%^&……]

  https://www.23us.us/html/41/41722/21877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