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逐鹿乱世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营啸发生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营啸发生

        刚一奔出帐篷,丁晨顺手捞起一支火把冲着旁边的一个帐篷就扔了过去。火把上的油脂洒在干燥的帐篷上,整个帐篷“腾”的一声就燃烧起来,里面的云州骑兵惊叫着在里面乱作一团。丁晨又看到旁边一个帐篷里有几个衣衫不整的士兵提着武器刚刚冲出帐篷,二话不说,挥刀就砍。

        黑暗的环境下,那几个士兵看不清丁晨他们的身份,还以为是自己人冲着自己杀了过来,一时间都懵圈了。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有几个人被丁晨带人砍倒。剩下的人终于回过神来,纷纷挺起武器和丁晨几人杀作一团。

        于此同时,另外两处也爆发了炸营的大喊的声音,一时间整个军营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当这些还没有睡醒的骑兵看到自己人杀向自己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开始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一切,不再相信平时的战友和兄弟,都手持武器彼此打量着对方。这时候缺少军官出来主持大局的弊端很快就显现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混乱越来越大,死伤的人也越来越多,狭小的空间里,黑暗混合着惨叫,让所有人都无路可逃。鲜血终于成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恐惧驱使这群士兵要么躲藏起来,离所有人远远的,要么干脆拔刀砍向身边的同伴。而那些想要躲藏的人,一旦有人靠近,或者他们靠近别人,他们也无可选择地卷进这场混乱中,不得不将手里的大刀挥向同伴。

        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这个小小的军营,真的炸营了。

        “黄安,黄安!什么事?”乱声一起,黄令就醒了过来,听着外面的喧闹,他的整个脸都变得惨白,他又想起了那次赤城县乱民造反的事情。

        “老爷,不好了,炸营了!”黄安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脸色同样苍白如纸。

        “慌什么!赶紧叫黄朗去弹压,记住了,不管使用什么办法,都要给我把乱兵压下去。还有,把少爷、小姐接过来,快让人来保护本大人!”虽然脸色不好看,黄令还是极为冷静地下令道。

        黄令的冷静给了黄安很大的底气,他像吃了定心丸一般,赶紧回头安排去了。

        “老爷,怎么了?外面怎么

        这么乱啊?”黄刘氏刚刚醒来,睡眼朦胧地问黄令道。

        “暂时还不清楚,可能炸营了。”黄令皱眉说道。

        “炸营?怎么会炸营,那楚楚和天儿呢?”出身大家又嫁给黄令多年,黄刘氏对军务多有了解,自然明白炸营意味着什么,得花容失色,急声问子女的情况。

        “你放心,他们俩我已经派人去接了,瞧,不是来了吗?”黄令一指门口。

        黄楚楚和黄天的帐篷就在黄令夫妇的旁边,所以两人在说话间就被接了过来。黄天和黄楚楚来得极为匆忙,都只穿着中衣。两人也吓得不轻,尤其是黄天,居然在微微颤抖。

        黄刘氏快步小跑过去,伸开双臂搂住这双儿女。不管出身如何,人品怎样,儿女对一个母亲来说就是全部。

        “娘,我怕!”黄天在黄刘氏的怀里还在发抖,撒娇般低声说道。

        “不怕,不怕啊天儿,有娘在,有娘在。”黄刘氏心疼地拍拍他的肩膀,不断安慰他。

        “哼!这么大的男人,一点事儿就被吓破了胆,只会躲在娘怀里撒娇,要你还有什么用?看看你妹妹,她是个女儿身都比你大胆的多。”黄令冷声斥责黄天道。对这个儿子,他是太失望了。跟上次乱民造反的那晚一样,一点出息没有。

        反观黄楚楚,和上次一样,要冷静的多。“哥哥,别怕,外面有安叔守着呢。”她还故作镇静地安慰哥哥。

        黄令看到黄楚楚的表现,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是一暗,生女如此,夫复何求?可惜非子。

        “什么人?”

        里面黄令一家担心不已,外面依然是杀声震天,黄安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一都三什,特来保护大人。”一个声音很快回答道。

        “很好,赶紧过来!”黄安显得很高兴,本来他就只来得及聚集了十几个人守在这里,现在又多了十几个人,而且全盔全甲,战斗力肯定很高。

        等等!全盔全甲,他们怎么会全盔全甲?要知道现在所有士兵都是衣衫不整的,难道是巡逻的哨兵?

        “今天谁当值?”他低声问旁边的一个哨长,来人越来越近,他都能看到士兵身上的鲜血了。

        “好像就是这个一都三什。天刚黑的时候我还见过他们,就是这波人。”很巧的是,黄安问的那个哨长就是秦忘刚进军营时见到的那个。

        黄安点点头不再说话,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具体是哪里不对他又一时说不上来。

        来人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在火把的照耀下黄安看到了一张有点熟悉而又陌生的脸。那张脸上虽然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可是那刚硬又流畅的轮廓,明亮的眼睛让他非常熟悉。他还来不及细想,注意力很快就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过去。那就是这个什长头盔上的白绫,而且后面的十几个人无一例外的头上也都绑着一条白绫。

        “你们是什么人,头上为何绑着白绫?”黄安大声喝道。

        “自然是为了祭奠!杀!”这个什长正是秦忘,他看到自己被识破了,大喝一声带头就杀向前面毫无准备的云州骑兵。

        秦忘下令太快了,他的手下早有准备,反应的也够快,可怜那些云州骑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前面打头的几人就被砍杀当场。

        不过几个呼吸间,挡在黄安面前的十几个骑兵就被秦忘带人斩杀殆尽。

        秦忘手里的长刀快速从黄安的胸膛里拔了出来,一脚踢飞他慢慢变凉的身体,不再理会一脸不可思议的黄安,砍向旁边的那个哨长。

        “好贼子!”那个哨长大喊一声,挥刀就挡住了秦忘挥过来的横刀。

        可是他太小看了秦忘手中的横刀,也太小看了秦忘的力道,同样是不差的精铁长刀却没挡住秦忘势在必得的一刀。

        “咔嚓!”一声脆响,哨长手中的长刀被秦忘一刀劈断,连带着被劈断的还有他的头颅。他的脑袋像西瓜一样被劈作两半,猩红的鲜血四散飞溅,喷了周围众人一身。

        本来这些精锐骑兵人数和武技都不比秦忘带来的人差,可是他们吃亏在一来猝不及防,二来身上无甲,所以短暂而激烈的交锋后,站着的也只有秦忘的人了。

        秦忘将手中的横刀在那个哨长的身上擦掉鲜血,大步走向黄令所在的帐篷,“丁晨,王平,坚守在这里,收治受伤的兄弟。”他头也不回地掀开帐篷的门帘走了进去。

  https://www.23us.us/html/41/41494/206578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