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逐鹿乱世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忘楚决裂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忘楚决裂

        赤城县衙的后花园。

        黄楚楚在这生活了七八年,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她甚至能认清脚下池塘里每一条锦鲤有什么不同,还记得其中几条她特别喜欢的叫什么名字。自从她的父亲离开赤城县之后,殷现作了赤城县令,虽然无比想念这个曾经的家,但是她再也没有理由回来过。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让她觉得亲切又温馨,却也满是伤感。她没有去自己住了七八年的绣楼,家里的亲人都搬去了云州城,人去楼空,徒增思念罢了。

        她安静地看着池塘里色彩斑斓的一大群锦鲤,一行清泪悄无声息地滴落在清澈的池塘里,就像一颗颗珍珠砸破了镜面一样。鱼儿们以为是有人在喂食,纷纷争相游过来去啄那几滴清泪,很快它们现什么也没有,又呼啦一下全部散去。搅得池面一阵翻腾,就像黄楚楚此时纷乱的心。

        “楚楚,你怎么来啦?”身后传来秦忘欢喜的声音,黄楚楚娇躯一震,慌乱地抹了几下眼角的泪水。

        看着黄楚楚的样子,秦忘觉得很奇怪。今天楚楚是怎么啦?以前她可是活泼的像只小鸟,今天怎么会这么伤感的在这里?是了,肯定是触景生情,想起自己的家人了。

        他走到黄楚楚身边,看着这个高挑美丽的女子,心里涌现出一阵柔情。

        “楚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只要你愿意,这里还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多久。”秦忘的声音温柔至极。

        黄楚楚闻言,豆大的眼泪终于哗啦啦地流下来。她并不看秦忘,只是看着清澈的池塘呆,“曾经有个男孩,他为了全村人的性命,不畏权贵、不惧乱民;自身难保,他还是广收难民,救人于水火之中;他从天而降,为了救两个差点被人凌辱的女子,不惜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别人的刀锋;他势单力薄,可是为了报恩,他敢和几千暴民拼命。。。。。。有太多事使他让我倾心,让我崇拜。可惜他变了,变成了一个可怕的魔鬼!”黄楚楚说着说着痛哭出声,蹲下娇躯,把头埋在双腿间,瘦削的香肩不停剧烈地颤抖。

        秦忘哪里不知道黄楚楚是在说他,只是黄楚楚的样子确实让他一头雾水。

        “楚儿,怎么啦?”秦忘疑惑地蹲下身,轻轻地抚摸着黄楚楚乌云般的秀。

        哪知这一摸坏了事儿,黄楚楚大声尖叫一声,“你别碰我!”脸上惊恐的神色就像秦忘真的是一个魔鬼,刚刚抚摸她头的是一只恶魔之手。

        她哭喊着往后退去,布满泪痕的脸上满是恐惧和厌恶地看着秦忘,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惧怕和陌生。

        看到黄楚楚的样子,秦忘心里更是诧异,他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会让黄楚楚这么大的反应,“好,好,楚儿,我不碰你,到底怎么了?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秦忘不再向黄楚楚靠近,慌乱地举起双手,轻声对她说道,试图平复她的情绪。

        “误会?秦忘,你杀了李汪两家,现在跟我说误会?”黄楚楚站起身来,又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神情稍微平复了一点,只是看着秦忘的眼神里依然充满冷漠。

        秦忘脑子“嗡”的一声直接懵了,“谁告诉你的?”他感觉自己有苦难言。

        “怎么?做了不敢承认吗?我也不想相信是你做的,可是我去李家看了,一家都被烧成了白地,也去看了他们的坟墓。你知道不知道李大小姐跟我是总角之好?还有汪亮的妹妹,我们虽然表面上不对付,但是都知道彼此都是对方最好的朋友。我们向来情同姐妹的!”黄楚楚又一次崩溃了,眼泪再一次潸潸而下。

        “所以,你坚信是我做的吗?”秦忘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虽然全城的人都认为李汪两家的事是他做的,但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误会还是让他觉得万分苦涩。

        “两家的粮食就躺在你的库房里,你让我怎么信你?”黄楚楚看着秦忘,脸上露出一股讥讽。

        看着黄楚楚脸上的神情,秦忘的心一点点凉下去,黄楚楚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这样冷漠的表情,更加没有讥讽或者看不起他,现在黄楚楚的神情让秦忘接受不了。秦忘才明白原来他们两人之间还是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在她心里,自己就是一个为了一口吃的,为了活下去就不择手段的土匪吧?

        “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为了活下去无所不用其极,毫无信义的人,对吧?”秦忘也有点动气了。

        “不是吗?为了一点粮食就灭人家族的人,也配谈信义?做了就做了,何必不敢承认呢?这只会让我更加看不起你!”黄楚楚脸上的嘲讽更重了。

        “不错,是我秦忘做的。”秦忘的心终于凉透了,冰凉的心里还有巨大的痛苦。

        他突然想起了那天那个让人沉醉的拥抱,他抱着她问如果有一天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会不会怪他,她信誓旦旦地说不信他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可是一点捕风捉影的事,她却坚信不疑。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呵呵,很好。秦忘,你还算个男人!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以前的那个少年变成了什么德性。我走了,这辈子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黄楚楚深深地看了秦忘一眼,转身决然地跑走了。

        只是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泪如雨下,紧咬的嘴唇上,一丝鲜血慢慢地流了下来。

        秦忘眼神痛苦地看着那个身影慢慢消失不见,他觉得自己的左胸口有东西在慢慢碎裂,就像一只一点点裂开的陶罐,冰凉而刺痛。那疼就像一股寒流,突然把他原来火热的心冻得冰冷,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被人将心活生生掏空了一般。

        “东家,为什么不跟她说实话?”杨轩走了过来,看着黄楚楚的背影,不解地问道。

        杨轩看着面前这个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的少年暗暗摇了摇头,到底还是年轻,再优秀也得先过这道感情关。

        “说什么?说那个魔鬼是他的父亲?”秦忘苦涩地一笑,“毕竟是她的父亲,如果让她知道了她该如何自处?给她留条退路吧。”

        “这黄胖子真不是东西,自己做的事却推到别人头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性,还想在自己的子女面前维护高大伟岸的父亲形象,我呸!”杨轩实在气不过,破口大骂道。

        “好了杨轩,多说无益,这件事到此为止吧。”秦忘显得意兴阑珊。

        “东家,要不要我跟黄小姐解释清楚?”看着秦忘脸色苍白的样子,杨轩实在是心疼。

        “算了,她既然已经认定了是我做的,别人解释清楚又有什么意义?这件事是我的私事,老杨你就不要掺和了。”秦忘摆摆手,转身往回走。

        杨轩看着秦忘走开的背影,小小的年纪竟然给他萧瑟的感觉。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但愿自家东家能不为儿女情长所羁绊吧。

        杨轩暗想道。

        “老杨,追上她。仔细找出她身边的黄家人,这个消息肯定是黄令派人告诉她的,我基本可以确认,这次刺杀我们的人就是黄令的人。还有,派人暗中保护她,直到亲眼看见她走进云州别驾府为止。”秦忘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声音里有点有气无力的感觉,但是还算果决。

        “是,属下明白。”杨轩面色一喜,东家果然非常人,好像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杨轩以为秦忘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却不知道秦忘的内心在经受着怎样的煎熬。他突然想起无尘道长给他算的命,无尘道长说过他这一生都不会真正的快乐,一辈子都会活在孤独、寂寞中,现在想起来,他觉得无尘道长说的真对。

        “道长,你说的真对,人活着真难。”他抬头看看天上的孤星,觉得那就是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努力的眨啊眨、努力的证明自己来过,却没有人能理解它有多孤独。

        杨轩跟在秦忘身后,看着秦忘瘦削的身影心越来越沉。他才现自己过于乐观了,这件事对东家的影响要比他想象中大的多。

        “东家没事吧?”看见秦忘走远了,丁晨悄悄跟上了杨轩,小声问道。

        “东家这人哪都好,就是用情太深。”杨轩也小声地说道,“看来黄小姐对他的打击不小,这样下去可不成。”

        “这男欢女爱的事最麻烦。”丁晨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黄小姐对咱们东家、对秦家村是不错,但是她要是真的碍事的话,说不得咱们也只能。。。。。。”杨轩笔画个“杀”的手势。

        “大哥你疯了,那东家还不把我们大卸八块了?”丁晨睁大了眼睛看着杨轩,他实在没有想到杨轩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不是说关键时刻吗?关系到所有人的时候,不这么干也不行,就是东家把我大卸八块我也认了。”杨轩白了丁晨一眼,暗暗下了决定。

  https://www.23us.us/html/41/41494/20657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