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逐鹿乱世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茶马互市

第一百一十三章 茶马互市

        从黄楚楚那回来的时候,秦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胜券在握的微笑。

        想起黄楚楚拉着他的手不愿意他走的场景,那份浓情蜜意,弄得秦忘心都要醉了。

        走进关押黄严住的院子,秦忘才从黄楚楚的温柔中回过神来。

        “原来是秦村长,去而复返,莫非是想明白了不成?”刚刚进门,秦忘就听见了黄严那种自以为是的笑声。

        看着黄严满脸都是胜利的得意,秦忘冷冷一笑,“黄严,黄家的家生子,自幼就是黄令的书童,很受黄令的信任。在黄家地位也很高,就是黄天和楚楚见到你也得叫声严叔。不过黄严,你可不够老实哦,云州城你三个子女的那三处大宅子怎么来的,恐怕不用我提醒你吧?”

        说完,秦忘施施然在黄严面前坐下,笑吟吟地看着他。

        秦忘说得轻松,但是这话落在黄严耳朵里却让他如遭雷噬。那三个宅子是他勾结黄家的账房多次贪墨公款买来的,价值几万两白银。可是他自问做的干净,就连那个账房也被他找借口赶出了黄家,又制造了个意外让那个账房横死街头。现在被秦忘一口道破,当真让他又惊又恐。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脱口问道,声音都有点打颤。

        “呵呵,你忘了我秦家村还住着你们黄家的小姐?这些当然是她跟我说的。她也是无意间知道的,只是看在你对黄家还算忠诚的份上,懒得揭你罢了。可是,这事要是让黄令知道了,以他的脾气,你应该知道他会怎么处理你这只硕鼠。”黄严的表情秦忘都看在眼里,当下恐吓黄严道。

        黄严不说话了,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慢慢地往下流,再也没有了刚才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跟了黄令几十年,他自然知道他做的事要是被黄令知道了会有怎样的结果。这不是贪墨点银子的事,这是彻头彻尾的背叛。对于背叛者,黄令从来不会手软。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黄严使劲咽了口唾沫,涩声问道。

        “我要做的很简单,我想知道黄令到底要干嘛。”秦忘也正色起来,凝神盯着黄严。

        “不可能,如果我说了,主上很快就会知道,那我全家都得死。我不说的话,贪墨银子的事不过是被主上惩罚一番罢了,还不会丢了性命,我不能说。”黄严咬牙说道,只是尖的脸上满是不确定的神色,可见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惩罚一番?呵呵,黄令会这样宽容你吗?黄严我告诉你,今天你告诉我实情,我会替你保密,你有的是时间偷偷把家人从云州城里接出来。你不说,那我把你绑了,带着黄令去看看你家的豪宅,我倒要想看看黄令怎么惩罚

        你。”秦忘连声冷笑。

        听到秦忘这样说,黄严彻底放弃了心中的那份侥幸。两件事,落到黄令手里都是死,但是跟秦忘说了实情,秦忘如果真的放了他,他带着家小远走高飞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孰轻孰重,黄严很快就分清了。

        “茶马市,今年八月十五,也就是中秋节,朝廷要在赤城开设茶马市,与草原契丹、回鹘等族互市。以秦村长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未来的赤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我家主上想要控制住茶马市。实际上他也有上边的压力,那人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黄家都扛不住,我家主人不得不这么做。所以。。。。。。”黄严当下不再犹豫,张口说出了黄令的真实目的。

        “所以,有人开始碍事了。其实如果仅仅是殷、董、汪三家,你们根本不用那么费事。一个命令,他们不敢不听。偏偏还有个李家,李家在赤城县的势力盘根错节,而且在朝廷的靠山也够硬,明面上动李家很麻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家的靠山就是当今左相李成安,而你嘴中给黄家压力的人,恐怕就是文满吧?单单出手对付李家,你们担心引起李成安的强势反击,所以说其他三家也算是被李家连累了是吧?再加上无端陷害手下的恶名,他黄令或者是黄家也不愿意背,你们才想出了借我之手,除掉他们的毒计,对吗?”秦忘不等黄严说完,直接打断了他,大胆推测道。

        他当然知道茶马市一开意味着什么,那是天下货物快的交换、是商业的异常繁荣、是无边的财富。所以文满急于剪除左相李成安在赤城的任何势力,他这是想完全独吞茶马市。

        “你怎么知道李家的背后是左相李成安?黄家的背后是文满?”黄严惊讶地叫了起来。秦家村身处大燕最北边的深山,秦忘却知道朝廷的势力构成,不得不让黄严惊讶。

        “我不知道,我猜的。但是在你这得到了验证。”秦忘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阴谋得逞的奸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上次的赤城祥瑞也是文满搞的吧?一条大点的红鲤鱼而已,硬生生被他说成了祥瑞,好巧不巧的他的女儿还怀了龙种,直接被封为皇后,文满也一跃成为国丈,他自然是最大的赢家。这不是太巧了吗?这出闹剧的具体执行者黄家也收获颇丰,黄金山也是因为这件事被封为三州节度使。”

        “啪啪!”黄严忍不住鼓起掌来,他似乎已经恢复了理智,“秦村长果然够聪明,就这么点事居然能把前前后后这么多事情联系起来,光是这份心智,世间难寻。”黄严已经毫不掩饰对秦忘的赞赏,这个年轻人假以时日绝非池中之物。

        “哈哈,好算计,等我除掉那四家的时候,想必黄

        令的云州兵也要兵临我秦家村了吧?擅杀上官,形同谋反,我秦家村也死定了对吗?”秦忘又是一阵冷笑,假装不在意地说道。可是他的后背却是冷汗淋漓,黄令这是要扫平赤城的所有势力,连小小的秦家村也不愿意放过,好歹毒的心思。

        “不错,事实上黄令的手下当晚就会屠尽你们五方势力的所有人。”黄严也坦然地说道。

        “但是我有点好奇,就算黄家替文满扫平了障碍,那茶马市也轮不到黄家来掌管。到时候文满肯定不会把茶马市放任给他们,现在杀了自己的心腹岂不是便宜了文满?”秦忘虽然理清了大部分的问题,但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他心里还是有些疑惑解不开。

        黄严别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关键就在大势这两个字。”

        “大势?”秦忘疑惑地沉思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脸上慢慢浮现出震惊的神色,“你别告诉我黄家要自己吞了茶马市?这怎么可能?”

        他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黄严,头脑快转动起来,“不,很有可能!黄金山现在是三州节度使,要人有人,要地盘有地盘,只要他控制住了茶马市,让茶马市顺利开设,那就没有人能阻止他了。因为大燕和其他中原各国都急需跟契丹人交易,从而获得大量的牛羊等物资以休养生息。而契丹人更是如此,连年跟回鹘激战,他们对生铁等战略物资急缺的厉害。茶马市必须开设,这就是大势。所以现在各方势力只能在茶马市开设之前对利益进行划分,开设之后操作的空间反而没有了。因为谁要是扰乱了茶马市的交换秩序,谁就会被天下所有的势力碾成齑粉。”

        黄严哑口无言地看着秦忘,心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感。这还是人吗?他的头脑,他的大局观,朝廷那些七老八十的高官都不一定能有,他才十五六岁啊,这小子真的是妖孽不成?

        “老夫栽在你的手上,心服口服。”黄严站起来,对着秦忘心悦诚服地一抱拳。

        “呵呵,黄家下的好大的一盘棋,他们要干什么?割地自立不成?莫非当别人都是傻子?这件事我答应了,但是我要赤城县北面方圆1o里的土地,包括上面所有的人口和财富。你就这样回去跟黄令说,我狮子大开口提出了条件,他应该不会生疑。至于你怎么接出你的家人,那是你的事了。”这次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秦忘得好好消化一下,开口下了逐客令。

        “好,希望秦村长可以信守承诺。”黄严站了起来,躬身向秦忘施了一礼,随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门,瘦弱的背影看起来苍老了很多。

        看着黄严的背影,秦忘紧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黄令,你到底要干什么?”

  https://www.23us.us/html/41/41494/206578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