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逐鹿乱世 > 第四十一章 人间炼狱

第四十一章 人间炼狱

        “噗嗤,噗嗤。。。。。。”一阵钢刀入体的声音响起,秦忘三人和对面的三个敌人都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深深地插着对方的钢刀。六个人躺做一团,生死相搏的敌人在这一刻不分彼此。

        秦忘三人终于耗光了所有的力气。拼杀这么久,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再强的求生意志也救不了他们了。此刻,他们只能静静地看着身上的血液流淌干净,慢慢体会生命从身体中流逝的感觉。

        薛副教主反手拖着把刀缓步走了过来,刀尖和青石板“嗤啦啦”的摩擦着,划出一条火蛇。他走到秦忘面前,低下头,阴毒地盯着秦忘的眼睛,“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就这样还能杀我十几人,可惜,你要死了。”

        他慢慢举起刀,依然盯着秦忘的眼睛,他希望从那双明亮、清冷的眼睛里,看到哪怕一丝恐惧和乞求。征服强者,向来是他最喜欢干的事。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他看到的只是无限的嘲讽和不屑,“你还是这么啰嗦。”秦忘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

        “去死吧!”薛副教主恼羞成怒,爆吼一声,高举的长刀重重落下。

        所有人都盯着那把快速劈落的长刀,残存的几个壮丁眼睛里都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住手,要杀杀我!”苏定南大喊道。

        “不要杀我东家!”丁晨也悲愤地大喊。

        “噗!”长刀狠狠劈落,鲜血四溅。

        “快!赶快!”董庄不断抽着心爱的战马,战马在飞奔,县兵在狂追。

        整整用了一盏茶的功夫,董庄才清理完街上的乱民,心急火燎地往汪府赶来。

        “到了,快到了!”董庄终于看到了汪家大门。

        破烂的大门、混乱的声音、凄厉的惨叫,都表示汪家已经被打破了,让他瞬间红了眼。

        “杀进去,乱民一个不留!”他长刀前指,一马当先冲进汪府。

        两百县兵的涌入让汪家大院更加拥挤不看,杀红了眼的县兵不分青红皂白,见到乱民就杀,见到活人就砍。从前院一直杀到后院,所过之处,乱民就像捆好的庄稼一样躺倒一地。

        董庄不管那些乱民,拎着刀就往汪家后院飞奔而去,王平赶紧带人紧紧追上他。

        董庄一脚踹开后院的大门,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他惊讶地看着汪陈氏的绣楼,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皮。遍地的尸体,千奇百怪的铺满了一地,地上就连一块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鲜血早已冷却,在地上凝成了一大片雪泥,远远看去就像一块猩红的地毯。整个院子,就四个壮汉呆若木鸡地站着,对赶来的大批县兵毫无反应。

        静,太静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不可置信。

        薛副教主依然笔直地站着,手中的长刀落在秦忘脑袋上一指高的地方。可惜,他再也不能向下劈落半分。

        他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小腹,满眼的不敢相信,那里有一把长不过一尺的匕首,没刃而入。

        四周静的诡异,只有鲜血顺着血槽往下流淌的声音。

        “我说过,你太啰嗦了。”秦忘狠狠一抽短刀,鲜血立刻喷了他一身。

        薛副教主向后踉跄几步,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几声声响,终于不甘心地仰天倒下。圆睁的双眼里充满了后悔,早知道何必那么多话来,让手下的兄弟将这小子结果了多好。

        真是不甘心啊,自己好不容易混到了副教主的位子,好日子还没有享受过,就栽在了这小子手里。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他觉得自己的眼前越来越黑,最终没有一点光亮。

        而秦忘也耗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手中的猎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果断地昏了过去。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耀到赤城的时候,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难得的是一个大晴天,明媚的阳光下,赤诚的每个角落都纤毫毕现。

        动乱后的赤城满目疮痍,遍地的尸体纵横交错,男人、女人、老人还有孩子一个不落。躺着的、趴着的、跪着的千奇百怪。恐惧的、哀求的、愤怒的、各式各样。遍地的鲜血像在无声地向人民诉说着过去的一夜里发生了什么。被乱民纵火烧毁的房屋还在散发着袅袅的青烟,曾经勉强还能遮风挡雨的茅屋只剩下一堆灰烬。刺鼻的血腥味和烤肉的香味交织缠绕。

        整个赤城鬼蜮一般,不知道还有多少幸存者躲在自认为安全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仿佛一丝动静都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县长大人命令,所有百姓走出家门,埋葬尸体,收拾县城!”成群结对的县兵们在大街小巷往来穿梭,打破了赤城县清晨的宁静。昨晚的战斗衙役们几乎损失殆尽,这样的杂事不可避免地落在县兵的头上。

        吆喝声越来越远,终于有人大着胆子走出家门,开始清理门前的瓦砾和亲友的尸体,一时间哭声震天。

        一个老汉哆哆嗦嗦地走在院子里,他木然地打量着已经破败不堪的家。绝望已经让他麻木了,他颤抖着手先是摸摸已经死去的儿子,然后又晃晃悠悠地给惨被糟蹋的儿媳妇披上衣服,最后抱起被摔死的孙子。看着昨天还活泼可爱的孙子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老泪终于流出眼眶。

        “嘿嘿,死得好,死了不用受罪了,嘿嘿,死得好,死得好,哈哈。。。。。。。”老人突然扔下孩子,边拍着手边嘻嘻哈哈地叫着“死得好”,竟然生生疯了。

        一个妇人,衣衫褴褛,半裸着身子,下身更是一片狼藉。不远处就是他的男人,男人已经死了,但是睁大的眼睛还看着妇人,眼里满是愤怒和屈辱。他经受了作为男人最大的屈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婆娘被糟蹋却什么都做不了。

        “孩他爹,孩他爹,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妇人爬到男人身边,摇晃着他的身体,哭喊道。

        “你等着我,等着我。”妇人突然爬起来,快步冲向身边的墙壁。

        “嘭!”脑浆迸裂,她顿时倒地不起。

        一个小姑娘怯怯地从一个破缸里爬了出来,“娘?娘!”她看着仰面躺在炕上的娘亲,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娘,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小姑娘还太小,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怎么了,奶声奶气地哭着、摇晃着娘亲的身体。

        。。。。。。。

        这样的场景随处可见,到处都是抱着自己的亲人大声哭号的身影,呼天抢地。当场自我了断的人也不在少。家家有死人,户户闻哭声,整个赤城十室九空,惨不忍睹,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这次的动乱不仅是这些小老百姓深受其害,富贵的人家也惨遭屠戮,最惨的就是李家和汪亮的汪家。这两家平时实在是为富不仁,丧尽天良,对那些难民非但不赈济,反而只要难民们对他们稍有冲撞,轻则暴打一顿,重则就要了难民的命去。两家还大发国难财,贩卖了不少难民们的子女,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姑娘,被他们卖到妓院的不下数百人,这一切引起了难民的极大愤慨。

        动乱一起,难民对两家的愤怒彻底被点燃,不用血莲教怎么怂恿,难民们疯了一样攻打两家。虽然两家都有上百家丁,但是到底还是没守住,还是被难民攻打了进去。两家只有两个家主和少部分的家人幸免于难,其他人被杀了个精光,财物也被抢了个七七八八,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了。

        县城暴乱在500县兵的镇压下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这场不到一夜的动乱中,直接造成了近两千赤城百姓的死亡,县里的衙役和各大家的武装家丁几乎被一扫而空。被焚毁的房屋数百间,更有数不清的财物被抢夺、损坏。乱民也有至少1000人被杀,被逮捕的也有2000多人,一时间,牢狱人满为患。

        经过这样一场暴乱,赤城县已经不能呆了。很多人都开始收拾行装,带着一家老小,带着全部的家当逃离这里。从一大早开始,逃离的人九络绎不绝,仅仅一个上午,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家人去楼空。

        没错,这些普通的百姓怕了,一场暴乱摧毁的不仅是人们的肉身,更是人们待下去的勇气。

        县城的黄殷汪李四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毁坏,但是好在这个时代的世家门阀都有豢养私兵的习惯,乱民虽然声势浩大,除了李、汪两家外,黄、殷两家几乎毫无损伤。

  https://www.23us.us/html/41/41494/20657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