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逐鹿乱世 > 第三十六章 楚楚献计

第三十六章 楚楚献计

        董庄想笑,想大笑。

        整整一个冬天,整个赤城数万难民,除了汪陈氏进行了全力救助外,整个赤城上下,根本无人问津。每天都有冻死的人、每天都有饿死的人、每天都有被压塌窝棚砸死的人。。。。。。。

        他不止一次劝那个该死的黄胖子开仓放粮,开仓放粮!就算不为百姓着想,也以防激起民变啊。县令大人倒好,眼睁睁地看着饿殍遍地,还在拼命地搂好处,有时候董庄恨不得砍了他那颗肥脑袋。

        现在好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看怎么收场?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董庄想哭,想大哭。

        现在的赤城还有几家人存活呢?数月的大雪,死的可都是父老乡亲啊!那遍地的饿殍,有多少是他熟悉的人啊!李家村的李大力年轻时跟他干过架,汪家洼的汪明是他的结拜兄弟,六水铺的方钢送过他一把好刀。。。。。。十里八乡,哪个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现在他们要么成了一片枯骨,要么正在县城作乱,面对他们的时候董庄不知道自己将如何自处。

        董庄恨,恨那个无耻县令、恨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豪杰士绅、恨自己没有本事救活乡亲,他更恨这个该死的世道。

        “大人,兄弟们准备好了,是不是。。。。。。”手下县兵都头之一王平过来请示。

        董庄收回思绪,看着自己手下的500县兵,整齐的队伍,高昂的士气,光从外表看绝对比得过大燕的所有州军,也不会比京城四镇兵马差太多。

        “出发吧。”董庄看起来有点心灰意冷。

        “那大人,咱们先去哪里?现在整个城里到处都是难民作乱,县衙、两个汪府还有其他几个富户住宅都有难民在攻击,去哪里还请大人下令!”王平问道。

        “那还用吗?当然先去县衙了!”董庄不满地看了王平一眼,他想不明白这个时候王平怎么犯起了糊涂。

        “今天的事不都是那个黄胖子造成的吗?要我说我们就不去救他,让他死在难民手里才好。”王平不爽地说道。

        “糊涂!”董庄低声训斥了一句,“不管怎么说那黄令还是县令,对他见死不救,日后朝廷追究起来我等都担当不起。”

        知道董庄说得在理,王平满脸不高兴地下去传令了。

        县衙大门已经被乱民冲倒了,近2000愤怒的人们围着县衙疯狂的进攻,到处躺满了尸体。尸体大多是乱民的,零星可以看见几个县里衙役和县令府上的家丁的尸体。

        都说乱民只能打顺风仗,进攻一旦受挫或伤亡过多就会马上溃败。而这波乱民有所不同,打头阵的都是上百身强体壮之辈,每次乱民有溃败迹象时,很快就会有人大声呼喊,加油鼓劲、煽风点火,难民们在他们的鼓动下又会发狂地扑上去。

        王干的计策无疑是成功的,他让手下的人分散在乱民中间,不断地煽动和蛊惑,成功地勾起了乱民对黄令积攒了几个月的仇恨。当这些仇恨一旦发泄出来的时候,它的力量也足够可怕。

        每当乱民攻击县衙受挫,他马上就会调集手下的精壮汉子顶上去,稍稍挽回点颓势,给乱民看到马上可以成功的希望,乱民又会疯了一般冲上去,他再悄悄地把手下的精锐撤回来。

        就这样的周而复始,来回冲击,虽然攻击缓慢,但是有效打击了县衙的有生力量,一百衙役和家丁被杀死近半。难民也打进了第二个院子,王干距离赤城县一县之主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加把劲,叫手下的人再加把劲,打下县衙咱们就成功了。”王干心里暗暗着急,已经耽误了一炷香的时间,如果再不能打下县衙,等五百县兵杀过来的时候,事情就大条了。

        县府后院,一屋的老弱妇孺吓得瑟瑟发抖,哭哭啼啼的。黄楚楚虽然没哭,不过小脸吓得雪白,一点血丝都没有,她紧紧地抓住半月的手,两双小手一起颤抖着。

        “爹爹,怎么办?怎么办?儿子不想死啊。”黄天哭喊着拉着自己老爹的衣袖,早就吓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了。

        “啪!”黄胖子狠狠一耳光抽在黄天脸上,黄天脸上马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胖手印。他整个人直接懵了,捂着脸愣愣地看着自己老子。

        “没出息的东西,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乱民翻不了天!滚回房间去,少在这给老子丢人。”黄胖子不愧是当了十几年的一方县令,胆色还是有几分的。

        “董庄那个老小子怎么还不来?他是想害死老子全家老小不成?”看着乱民越来越近,黄胖子其实还是很害怕和着急的。

        “老爷,不好了,乱民已经杀进二进院子了,正在攻打前院大门!”大管家黄严慌张地跑过来。

        “家里不是有衙役和家丁吗?上百号人,让他们给老子顶住!”黄胖子满脸狰狞。

        “那些家伙早就吓破了胆,在前院门口死了几十个之后,就没人敢反抗了。现在也就剩下20多人一路顶着门了。”管家哭丧着脸说道,“老爷,你看要不要?”他凑近黄令,小声说道。

        “远水解不了近渴。”黄令脸色一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屋里所有人都可以听到门外越来越近的打杀声和中院撞门的声音。中院的大门是县衙三个大门中最脆弱的,“咣。。。。。。咣。。。。。。”,每撞一次大门,大门就会“吱吱呀呀”响一阵,门框上的灰尘簌簌而下。薄薄的门板,在房梁木的撞击下,很快布满龟壳般的裂纹。

        早就失去斗志的衙役和家丁哭喊着拼命抵住大门,好在县衙院墙高大,乱民又起事仓促没有足够的梯子等物,否则,只要数百难民翻墙而过,所有人都得死。

        每撞一下,屋子里的哭声就骤然高一声,人群挤得更近一些。黄胖子一边烦躁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一边大骂董庄见死不救,发誓过了这关一定把董庄大卸八块。

        “你呀你,要我说你什么好?早就劝你对那些难民不要太苛责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这些难民到底还是闹起来了!”黄刘氏吓坏了,哭哭啼啼地责怪着黄令。

        “哎呀夫人,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谁知道那些难民真的能闹起来?别怕,别怕啊,有为夫在,为夫在。”黄令不断温言安慰着自己的夫人。

        “爹,不防弄点银钱扔出去,乱民们自然会哄抢,多少拖点时间。”黄楚楚看事态严重,大家又无计可施,鼓足勇气试探着提议道。

        黄胖子一愣,微微寻思一下,“楚儿说得对,管家,你去弄个万把贯铜钱准备着。难民一攻就往外给老子扔。”

        这个贪官,保命的关键时候倒是舍得。

        铜钱的魅力果然够大,当一筐铜钱被稀里哗啦地扔进人群的时候,疯狂进攻的乱民爆发出一阵惊喜的欢呼,立刻主动停止了攻击,开始闷头捡起铜钱来,逐渐演变成争抢、撕扯、互殴,乱作一团。

        人群中,王干兄弟俩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乱像,眼里闪过无奈和不屑,更多的是满满的凝重。没想到那个黄令居然会来这一手,现在那些难民不仅停止了进攻,反而因为哄抢阻挡了后面人进攻的路,让他们身后数百剽悍的青壮汉子无用武之地。

        “这样下去不成,小天,叫我们兄弟顶上去!”王干这次真的着急了,再拖一会儿就真的麻烦了。

        “是!”王天答应一声,带着人快速扑了上去!

        “闪开,都给老子闪开!”王天对着那些正在抢夺铜钱的难民,扬起刀背就打,打得几个难民大声呼痛,但是依然看都不看王天一眼还在拼命抢夺铜钱。

        “兄弟们别抢了,一鼓作气拿下县衙,打开粮仓才是关键。抢这些铜钱有何用?”看见来硬的不行,王天改变了策略。

        他身边的几十个血莲教教徒或是劝、或是打,跟那些难民乱作一团。奈何抢夺铜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无论他们怎么做都驱散不了。还有几十个难民跟血莲教教徒动起手来。

        好一会儿,一筐铜钱被难民们抢光了场面上才安静下来。王干收拾一下人手,再次发起了进攻。

        哪知人还没靠近县衙大门,又是几框铜钱从里面撒了出来,难民们再次哄抢起来。

        如是几次,竟然又拖了一炷香的时间。

        “大哥,看来遇到高人了。”王天看着王干说道。

        要是王天知道他嘴中的所谓高人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真不知道他做何感想。

        王干也是愁眉不展,脸上的怒气就像能掉下来砸到脚上。

        “这些难民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本来还指望他们当炮灰的,哪知道竟然变成了绊脚石。没出息的泥腿子,活该被饿死!”被这些难民坏了大事,王干怒气冲冲地大骂道。

        “是啊,大哥,这些泥腿子当真误事,早知道就不指望他们了。”王天赞同地说道,“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撤!”虽然心中有千般不愿,王干短促而果断地下令道。

        “大哥,都这时候了,坚持一下就成了,现在撤,可惜了啊!”王天急声说道。

        “对面采用了这种办法,除非他们钱全扔光,否则我们就会被拖在这。董庄不是笨蛋,他应该马上就到,撤,否则就来不及了。”王天看着前面乱糟糟的难民,眼睛充满愤怒,还有浓浓的不甘,都是这些难民误事。

        “来了,好快!”他猛然转头看向东城门的方向,那里喊杀声越来越近,显然是县兵杀过来了。

        当机立断,他迅速撤退,近两百青壮,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https://www.23us.us/html/41/41494/20657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