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猎天争锋 > 第13章 众矢之的

第13章 众矢之的

        神武历六月初十。

        商夏一大早来到通幽学院,赶去与院卫司的补给队汇合。

        此时院卫司补给队已经在与仓槽司的人做交接,将仓库中的物资搬运到马车之上。

        “快点快点,你们都没吃饭吗?”

        “搬点东西都磨磨唧唧,真要去了两界战域也是去送死!”

        “一个个废物点心,咱们真是倒了大霉,碰上你们这些拖油瓶!”

        “也不知道学院怎么想的,一个个连点力气都不舍得用,真要在运送途中遇上危险,别指望我们出手救你们,一个个等死吧!”

        “……”

        商夏人还没到,远远的便听到一片刺耳的叫骂声。

        好奇之下,商夏不由加快了几步。

        仓库门前,十六位外舍丙房生员正一个个从仓库当中扛着一大包物资出来,放置在门口的大车上之后,再一溜小跑返回仓库。

        但凡有人慢了一拍,顿时便惹得旁边的人破口大骂!

        这十六位生员虽然都未曾进阶非凡,但一个个气血强大,身上的力气自然不缺,搬运这些物资自然不算太难。

        但被人在耳边一句接着一句的叫骂声折辱,心中自然愤怒,一个个脸色憋得通红,却又敢怒而不敢言。

        不远处,几辆已经装满物资的马车之上,十几个院卫司生员以各种姿势坐、躺在上面,看着进进出出的外舍生员,大声叫骂着,一个个面露快意之色。

        商夏的身形出现的刹那,便已经被发觉。

        但这些人只作没有看到他,可叫骂的更加起劲,连带着声音都响亮了几分。

        “你们这些外舍生员,别以为有了进入内舍的资格,便能以学院生员自居!”

        “告诉你们,没有经历过两界战域的厮杀,你们就是一堆臭狗屎!”

        “哪怕是进阶成为非凡武者,也是一堆臭狗屎!”

        “没准儿是一堆连狗都不闻的屎!”

        “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哈哈……”

        商夏听着这些刺耳的声音不由的笑了起来。

        他甚至能够察觉到,那些冲着丙房生员叫骂的院卫司生员,目光却时不时的向他这里瞥来。

        指桑骂槐,这是要冲着我来啊!

        要给我下马威吗?

        商夏心中反倒有了几分期待。

        于是,商夏面带微笑,将手中的折扇“唰”的一声打开,施施然向着仓库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院卫司生员的叫骂声再一变。

        “你们这些废物是不是觉得很憋屈,很不开心,是不是很想将拳头砸在我们脸上?”

        “哈哈……,快来啊,快来啊,我们都要等不及了,你们这群怂包!”

        商夏这个时候已经走近了仓库门口,微笑着看了正如同蚂蚁一样背着大包物资且汗流浃背的同窗一眼,然后没有丝毫同情心的撑着大车的车辕一跳,同样坐在了堆满物资的车顶之上。

        摇晃着手中的折扇,商夏目光之中闪烁着一丝戏谑,显然是在说我就是在看戏,请继续你们的表演……

        那些搬运物资的生员没有注意到这里,但他们却注意到原本正冲着他们乱喷的那些院卫司生员,却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陡然一静。

        然而不等这些生员察觉到发生了什么,那些院卫司的人便再次开口喷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声音听上去更显冷冽和尖刻。

        “每一个来院卫司历练的新人,都要经历这一关,要的就是让你们认清自己的位置,放下以往那些尊严,两界战域之中,唯有生死而已!”

        “这就是新人的规矩,每一个都要遵守,没人能够例外!”

        商夏能够察觉到,那些院卫司的人暗中瞥向自己的目光已经越发频繁起来。

        任何一个地方,都免不了有欺负新人的陋习。

        通幽学院有规定,但凡内舍生员,都需在院卫司历练。

        危急时刻,院卫司甚至有临时征调内舍生员的权力。

        可以这么说,整个通幽学院的内舍生员,都算得上是院卫司的预备役。

        丙房的这十六位生员,虽然顺利通过了外舍考核,但正式进入内舍,还要在八月开学之后。

        但严格来说,当他们通过外舍考核之后,便已经具备了进入内舍的资格。

        院卫司的人正式抓住了这一点,才故意以搬运物资来对这些新人进行消遣。

        当然,这些也只是表面上的幌子,真正的矛头,恐怕还是冲着商夏来的。

        商夏却只是暗中好笑,从袖口当中摸出了一只银壶,往口中美美的灌了一口,神色间顿时露出惬意的表情。

        淡雅的清香顿时散发开来,百花露本就有生津止渴的功效。

        那几位院卫司的生员连番叫骂,早已有些口干舌燥,再加上日头高起天气渐热,此时闻道百花露的味道,一个个更是喉头蠕动使劲吞咽的涂抹,更不提在仓库口上进进出出的丙房生员了。

        很快,因为百花露的味道,正在搬运物资的生员便发现了同样坐在大车顶上,一派悠哉模样的外舍首席商夏。

        不患寡而患不均!

        商夏微微点头,自己要是不做这个众矢之的,倒有些对不住某些人的处心积虑了。

        很快,商夏便发现在一个院卫司生员眼神的示意之下,一个丙房生员猛地将肩上扛着的物资摔倒地上,指着商夏满脸“悲愤”道:“你们不是说这是新人规矩,概莫例外么?怎得他就可以不用搬运物资?”

        来了!

        商夏好整以暇看着事态的发展,对于这位同窗的叫嚣充耳不闻。

        这手段,做作的痕迹太明显、太拙劣了。

        那个以眼神示意的院卫司生员,突然从马车上跳下来,指着说话之人厉声喝道:“张卫,你要造反吗?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

        有人带头,其余十几位丙房生员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伙计,一股脑儿的涌到仓库门口,齐齐站在了挑头的张卫身后。

        正因如此,那张卫胆气更壮,大声道:“你们不敢指使他,只敢欺负我们,为什么?就因为他的祖父是通幽学院的副山长吗?”

        “为什么他就能坐在那里喝百花露?”

        “对,既然你们说所有新人概莫例外,那为什么首席就可以不用搬运物资?”

        眼看着就要楼歪,那个带头的张卫眼珠子一转,道:“既然都是新人,请首席跟我们一起扛大包!”

        “对,一起扛大包!”

        “扛大包!”

        刚刚那个以眼神示意张卫的院卫司生员,这个时候已经重新回到了马车之上,连同几个院卫司的人以戏谑的目光看向了商夏。

        众矢之的啊!

        你不是外舍首席吗?

        现在所有人都要你去扛大包,你这个首席去不去?

        去了,那就意味着在眼前这些院卫司的人面前低头,甘愿作为新人被人欺辱。

        而这些院卫司的内舍、上舍生员们,不但更进一步维护了自身的权威,恐怕还会因为让副山长的孙子低头,而落一个“无畏”的名声。

        不去,从此就会与这些同届生员离心离德,“外舍首席”这个名号自然也就臭了。

        在所有人各怀心思的目光之下,商夏发出一声轻笑,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

        “原本为了看一场戏,却不曾想你们还能做这么多铺垫,水不水啊你们?”

        商夏轻声调侃了一句,目光随即一凝,看向仓库门口的十六位丙房生员,沉声道:“我很失望!”

        “在你们被人欺负的时候,不是忍辱负重,更不是想着奋起反抗,反而还要逼迫其他同窗与你们一起受欺,你们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这个时候,仓库门口的丙房生员当中,已经有不少人低下了头。

        “我不爽了,其他人也别想好过!”

        “呵呵,这可真是令亲者痛仇者快的心理呢!”

        商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可……”

        张卫在商夏目光的注视之下不断躲闪着,可嘴里却依旧道:“可……可这些都是院卫司新人的规矩呀!”

        “规矩?”

        商夏嗤笑一声:“陋习罢了!通幽学院何时有了欺负新人的规矩?你且张口问一问诸位师兄,看看哪个师兄会承认这规矩?”

        仓库门口一片寂静!

        张卫不会去问,院卫司的那些内舍生员更加不会跳出来反驳。

        “想一想吧,你们刚刚被逼着扛大包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态度?”

        商夏语气幽幽:“我想态度是很好的,毕竟从我来这里到现在,院卫司的诸位师兄可从未说过一句强迫我去扛大包的话!”

        院卫司不少生员此时脸色已经有些难看。

        张卫低着头嘀咕道:“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份!”

        “你说的倒也没错!”

        商夏居然点了点头,看着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惊愕目光,叹道:“所以说你们很傻呐,不管是因为我的身份,还是其他,可连诸位师兄都不愿开口逼迫于我,你们又哪里来的自信去给别人做枪?”

        话说到这份儿上,丙房的生员们又不傻,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眼前这些院卫司的师兄利用了?

        至于那张卫,作为挑唆者的马前卒,此时更是汗如雨下。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背后诸位同窗那如同针刺一般的目光。

        “啪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那个给张卫使眼色的院卫司生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拍手笑道:“能够将借助家族势力搞特殊,说的这般理直气壮的,这通幽学院上下,恐怕也就只有商师弟了!”

        “过奖!”

        商夏将手中折扇一收,仿佛压根儿没有听到对方语气中的嘲讽之意,笑道:“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生员拱了拱手,道:“内舍生员郭游。”

        “原来是郭师兄!”

        商夏随意的拱了拱手,道:“早先就见得师兄对张卫眉目传‘令’……”

        “噗嗤——”

        一道笑声从院卫司生员当中传来,却是令周围几个生员也跟着忍俊不禁,只是碍于郭游的面子,都极力压抑着声音,发出一阵阵“咕咕咕”的闷笑。

        郭游一张脸已经涨得通红,看向商夏的目光已然是怒火中烧。

        其实就连商夏也有些诧异,不过就是将“眉目传情”的意思改了改,何至于就笑成了这样?

        这些人的笑点也太低了吧!

        ————————

        第二章,诸位道友尚未收藏的,记得收藏一下。

  https://www.23us.us/html/40/40958/198265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