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唐第一败家子 > 第五百六十七章:迷香

第五百六十七章:迷香

        益州月报又推出新款,而这一款上,又有好玩的东西问世了。

        益州新城那边,开始向外出售金鱼。

        有小玻璃钢,里面一条金鱼,售价五百钱。

        大玻璃钢,五尾金鱼,售价一千五百文钱。

        还有玻璃柜,里面有五十条大小不等的金鱼,售价一万钱。

        如果是益州新城,直接上门购买即可。

        而外地,则是可以邮寄。

        只要留下正确的地址,直接邮寄到家里去。

        只要是在铁路干线上的,邮寄费用,根据路程计算,最多一百文钱。

        兵不仅限于金鱼,还有其他的一些工艺品,和益州的土特产,都可以进行邮寄。

        益州月报专门拿出一个版面,来刊登这些商品的信息。

        只要看上哪款产品,可以直接到当地的中华快递那边去订购,很快就能够送货上门。

        这个版面,不由的让无数人又惊又喜。

        其他的土特产神马的也就罢了,最难得的是金鱼啊。

        金鱼,可是益州新城百花潭里的吉祥鱼。

        五颜六色,十分之漂亮,好多人都将金鱼当成是上天的馈赠。

        这几年,金鱼繁衍之下,数量越来越多。

        整个百花潭,几乎已经成为金鱼的世界。

        无数游客想求一条而不可得。

        而现在,益州新城那边,竟然主动向外出售了,这真是太好了。

        益州月报上面,还有刊登的金鱼的照片。

        金鱼在玻璃钢里游动,仿佛在空气中游动一般,漂亮极了。

        小孩子看了,顿时喜欢的跟什么似的,尤其是女孩子。

        额,别说是女孩子了,一般的女子,都是喜欢的跟什么似的。

        最小的玻璃钢金鱼,价格五百钱,再加上运费,差不多是六百文。

        这个价格,其实已经不便宜了。

        但是也说不上多贵,绝大多数的家庭,还是能够承受的起的。

        因此,在看到这个版面之后,无数人开始为之心动。

        远在杭州的钱多多,此时跟着他老爹钱满贯,正在忙生意上的事情。

        他当然不是对生意感兴趣,他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玩而已。

        而他老爹钱满贯,见儿子兴致这个高,心里也非常高兴。

        不管儿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至少让他接触到生意,让他知道生意是怎么做的。

        等他长大成亲生子之后,慢慢的就能够接管这些了。

        这钱多多最近一直在接触马车生意,呼前喝后,感觉十分过瘾。

        当然了,益州新城那边的消息,他也并没有放下。

        这不,最新版的益州月报刚到,钱多多就拿到手上来了。

        一看到这金鱼,钱多多马上为之心动。

        连忙喊来他的跟班。

        “你,马上到中华快递那里,订购一套最大的鱼缸。”

        “是,公子!”

        最大的一套鱼缸,价格可是不便宜。

        光鱼缸的售价就是一万钱,快递费更是一千钱之多。

        运到家,足足是一万一千钱。

        但是对钱多多来说,钱在他眼里,只是一堆数字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钱多钱少的问题。

        而令钱多多惊讶的是,他订购之后第七天,鱼缸居然就送到了他家里。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这中华快递,果然名不虚传啊,是真的快!

        如果要是让镖局押送的话,估计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吧……

        购买金鱼还有那些土特产的人,可不止是钱多多一个人。

        而是有好多中产家庭,那些喜欢金鱼的,都选择了到中华快递去订购。

        中华快递的生意,一下子变的火爆起来。

        中华快递,也一下子从亏损,变得可以收支平衡。

        相信用不多长时间,就能够实现盈利的目的。

        当然了,作为中华商行总裁的武媚娘,总觉得殿下这么做,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必要。

        虽然现在中华快递现在实现盈利了,但是武媚娘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

        因为,如果不是为了迁就快递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实现更大的盈利。

        作为中华商行的总裁,就必须要为整个中华商行负责。

        于是,武媚娘再次找到了李愔。

        “殿下,在你推出金鱼快递等业务之后,现在中华快递终于不再亏损,现在基本上收支平衡。并且相信很快就能够盈利。”

        听到这个消息,李愔不由微微一笑,然后对武媚娘说道:“媚娘,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武媚娘不由皱眉说道:“可是,殿下,我并不认为这么做有意义?”

        嗯?

        李愔不由诧异地问道:“媚娘,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武媚娘认真地说道:“殿下,比方说,如果咱们将这些业务,仍然选择合作的形式的话,盈利只会更多啊!那咱们为什么还要选择这种外销的方式呢?”

        听完武媚娘的话,李愔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媚娘,你想多了,合作的方式,怎么可能比现在赚的更多呢?”

        “我来问你,如果选择加盟或者是合作的方式的话,就拿最小的玻璃缸金鱼来说,能卖到多少钱?”

        听到李愔的话,武媚娘不由的一愣说道:“零售价五百文,合作的价格的话,应该在四百文左右。”

        李愔微笑着说道:“对啊,你看,和人合作,一个玻璃钢最少要少卖一百文钱。并且啊,我们外销还要加上快递的钱啊!这就等于,一份商品,我们赚了两份的钱。你为什么还会觉得这样是亏了呢?”

        “可是,可是合作的方式,我们可以直接统统打包给他们,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不需要再过问了啊!”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可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就需要很多的人手,同样可以为剑南道的百姓,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啊!”

        “还有,合作的方式,其实在定价上,有时候我们是处于劣势的。”

        “但是现在这种模式呢?定价的权利,完全在我们手上。并且,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习惯快递的方式,快递的业务,只会越来越发达。”

        听完李愔的解释,武媚娘脸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思索半晌之后,武媚娘不由惋惜道:“可惜,咱们的中华快递,太过依靠铁路了。如果咱们的快递,真的能够遍布大唐的每一个角落的话,相信快递真的会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呢!”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咱们的快递,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当然不会仅仅依靠铁路而生存。到后期,必然会向周围开始辐射。”

        武媚娘不由皱眉说道:“殿下,咱们的快递之所以在收费如此低廉的情况下,还能够赚钱。主要就是因为,咱们是依靠铁路线的。”

        “比方说,火车每隔几天,都会固定运行。所以,不管邮件多少,咱们都会及时送达。”

        “而离开铁路呢?一旦邮件少了,为了保证时效,我们还必须派人送出去,到时候费用可就大了,到时候恐怕根本就没办法盈利啊!”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很快蒸汽汽车就会问世。到时候,除了铁路运输之外,还会开通公路运输。”

        “比方说,我们可以开通益州到泸州的公路线,每几天都有固定的班车,乘车的旅客,每人收多少钱的车票钱。”

        “到时候,我们的快递,同样可以搭乘这些客车来运送。”

        “等到后期快递多起来的话,我们还可以用专车来运送货物。”

        武媚娘眼睛不由一亮,忍不住震惊地问道:“殿下,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到时候,我们大唐境内,能够全部实现汽车的通行吗?”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早,蒸汽汽车还没有制造出来呢!不过,这都是迟早的事情。”

        “一些州与州之间的道路,必然是能够通车的。不过,想要整个大唐都能够通车,恐怕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啊!”

        ……

        崔家送亲的队伍上路了,这一次的送婚人则是卢勇。

        崔家和卢家,对这件事情都极为重视。

        这件事情,那是半点都马虎不得。

        一点出了事,他们两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崔家和卢家,每一家都派出三百护卫,形成一只六百人的护送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这六百人的队伍,他们两家还有点嫌人少呢。

        不是他们派不出更多的人手出来,而是如果派的人再多的话,就有些违制了,他们也不敢派更多的人来。

        这一路上,卢勇更是无比的警惕。

        因为卢勇相信,蜀王一定会出面救人的。

        而他这一次送婚的目的,非但是要将十娘送入皇宫之内,更重要的,就是要抓住蜀王。

        所以这一路上,卢勇格外的警惕,格外的小心。

        不过,幸好一路风平浪静。

        而接下来,他们来到河边,要走水路了。

        水路往往比陆路更加安全。

        因此,这支送亲的队伍,上船之后,基本上都放下心来。

        实际上,他们也没怎么担心过。

        他们不相信有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敢来劫皇上的女人。

        怕不是活够了,才有人敢这么干吧?

        而现在上了船,他们就更不怕了。

        只有卢勇,上船之后,变的更加的警惕起来。

        因为卢勇断定,蜀王如果真的来劫持崔十娘的话,最有可能动手的地方,并不在陆路,而是在水路上。

        并且卢勇推断,蜀王最佳的动手地点,就在颍河的河湾之上。

        而卢勇,事先已经在颍河布置了重重埋伏。

        只要蜀王敢来,就休想逃出他的手掌心来。

        送亲的队伍,距离颍河越来越近,而卢勇一颗心,也变的紧张起来。

        五姓七望和蜀王交锋以来,从来都没有占过便宜,哪怕一次也没有。

        这一次,真的能够抓到蜀王吗?

        在此之前,卢勇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只等蜀王前来,他是有着十足的信心的。

        但是事到临头,卢勇反倒是紧张起来。

        这一日,他们的船队,终于来到了颍河水湾。

        然后卢勇命船队停了下来,在渡头上将船只停靠好。

        然后卢勇亲自去请示崔十娘。

        “十娘,船队将会在这里歇息一晚上,请问十娘上岸到前面坊市上去逛逛吗?”

        曾经,卢勇十分爱慕崔十娘,一度进行过各种追求。

        但是最终却是传出,崔十娘到益州大学求学的过程中,居然和蜀王传出不清不白的关系。

        并且他们五姓七望那一次秘密活动,就是准备要破坏铁路的那一次活动,最终消息泄露。

        似乎就是崔十娘泄露给蜀王的。

        当然,这件事情,他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崔十娘的嫌疑是最大的。

        这两件事情传出之后,卢勇对崔十娘的感情,马上发生了改变。

        她在崔勇心目中的形象,马上由神女便成了贱人。

        而崔十娘进宫这件事情,正是卢勇一首促成的。

        这件事情的促成,不但报复了崔十娘和蜀王。

        同时也让他们五姓七望,在皇宫之内有了自己的力量。

        可以说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只不过,现在卢勇心里也有一些顾忌。

        现在他得罪崔十娘这么狠,万一崔十娘进宫之后,深受李世民宠爱,到时候会不会找自己麻烦?

        因此,在送亲的这段过程中,卢勇把姿态放的很低。

        每到一个地方,都必然会请示崔十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过崔十娘对他的态度,始终很冷淡,但是也没有很过分的表示。

        这让卢勇也猜不透崔十娘的想法。

        这一次请示,半晌之后,才听到崔十娘说道:“不用了,你下去吧!”

        “是!”

        等卢勇下去之后,船舱之内,崔十娘打开窗户,看向窗外的悠悠流水,不由微微叹息。

        造化弄人,一致如斯。

        去年大病了一场,蜀王亲自去探望,并且送给自己一首爱莲说。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正是这两句,支撑她渐渐从绝望中挣脱出来。

        但是到了今年,不料竟然再次碰到这种事情。

        最可笑的是,在家族之中,整件事情,她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没有任何人提前告诉她,包括她的胞兄崔知机。

        原来所谓的同胞之情,所谓的血浓于水。

        在所谓的家族兴衰之前,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不堪一击。

        在益州之外的庄园,崔十娘被接回了崔家,被告之事情的真相,然后便被人看管起来。

        只等着被送入皇宫。

        那段时间,崔十娘心如死灰,甚至曾想过自寻短见,一了百了。

        而在最后时刻,却总是会想起蜀王送给她的那首爱莲说。

        此时,崔十娘看着外面悠悠河水,默默出神。

        ……

        此时,卢勇站在船舱之上,紧紧盯着河面还有河边的一举一动。

        根据他的分析,蜀王在这里动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他也在这里布置了层层埋伏。

        卢勇相信,如果蜀王真在这里动手的话,选择在河里动手的几率最大。

        因为,蜀王可能会选择在这片河区动手。

        但是却未必能够算的出来,他们晚上会在这里停泊。

        因为,卢勇事先就在河里早有布置。

        只要蜀王的人敢来,保管让他们有来无回。

        当然了,码头上,卢勇也没有掉以轻心,也派人仔细盯防。

        卢勇判断,蜀王在这里,一定会有暗哨,一定早就看到他们来了。

        而蜀王的人手,就在这附近布置。

        但是当他们在码头上停靠之后,蜀王的人手,却是迟迟没有露面。

        这时候,卢勇不由有些焦急起来。

        难道,是他猜测错误,蜀王并没有来吗?

        还是蜀王已经猜测出他在这里有埋伏,被吓得不敢露头了?

        还是蜀王看到他们在这里停泊,故意不出现,要等到半夜三更才会出现?

        第一次,卢勇开始有些后悔。

        自己还是太过自信了啊!

        这一次,其实能够把崔十娘安安稳稳的送入到皇宫,就是大功一件。

        为什么自己非要一定要想着把蜀王抓起来不可呢?

        如果自己不在这里停泊就好了……

        可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而江面上,仍然迟迟没有动静。

        卢勇越发的不安起来,而他安排的人,一直在紧张的盯着江面,注视着江面上的一举一动。

        而卢勇所不知道的是,其实,就在他这一艘大船的船底,还有一艘小型的潜水艇,吸附着他们的船底行驶。

        在他们还没来之前,人家蜀王带着侍卫李元芳,早就用潜水艇,潜伏在河底,等待他们的到来了。

        等他们来到这颍河之后,蜀王驾驶潜水艇上升,找到他们的这艘大船,轻而易举地潜伏到船底。

        然后吸附在这艘船的船底。

        无论他们今晚停不停,他们都能毫不费力的跟着他们的大船行进。

        而卢勇事先布置的层层埋伏,无非就是铁索,还有水里的铁网等等。

        只要蜀王的船只一出现,他们的铁索,马上就能横河而过,将河面彻底拦截。

        甚至还有火攻等种种后手。

        但是他所布置的所有后手,面对蜀王的潜水艇,没有丝毫的作用。

        而此时,李元芳已经在水里,悄然从潜水艇里潜出。

        然后用一根细管,伸出船底,用来呼吸。

        李元芳则是找到船底的杂货间,用短剑截断一块船板,然后潜入杂货间内。

        然后,船底开始漏水。

        李元芳怕被人发现,先用木板将船底堵住。

        而此时李元芳身上穿着一身水靠,脱掉水靠,里面是一身黑衣。

        李元芳悄然从杂货间里走出,向上层船舱走去。

        这艘船上的防卫力量,可以说是戒备森严。

        只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河面之上。

        而并不是放在这艘船的船底,也就是外紧内松。

        从杂货间走出来之后,竟然让李元芳极为轻易的就混入上层的船舱。

        并没有发出一丝声儿,没有惊动一个人。

        不多时,李元芳便找到了崔十娘所住的房间。

        李元芳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凝神倾听了半晌,发现屋里一共有三个人。

        不用问,另外两个女子,必定是贴身保护崔十娘的人了。

        而令李元芳皱眉不已的是,这两个女子,并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在屋里坐着,十分警觉。

        额,对了。

        想必卢勇已经猜到他们今天会来救人了,要是屋内之人不保持警惕才是咄咄怪事。

        如果硬闯进去的话,势必会惊动其他人,甚至屋内的崔十娘,都有可能发生危险。

        因此,李元芳并没有选择硬闯。

        而是在窗下,湿了手指,悄悄将窗纸掏出一个洞来。

        然后拿出一个鼻烟壶,伸入窗内,然后乡里悄悄吹去。

        额,这就是江湖上传说中的迷香。

        本来凭李元芳的武功,根本就不屑于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但是无奈,他的主子蜀王,非逼着他带着这个,如果情况不对的话,就使用这鼻烟壶。

        李元芳无奈之下,只能非常委屈的把这个鼻烟壶带了过来。

        而现在看来,还真是鼻烟壶立了大功了。

        如果没有携带这迷香的话,今日的救人行动,必然会十分麻烦。

        吹完迷香之后,李元芳耐心等待片刻,很快便听到房间里穿来细微的声音。

        隔壁房间的人,可能根本不会留意到这细微的声响,或许会以为是在翻身。

        但是李元芳却是很清晰的分辨出,这是房间里的人,已经被放倒了。

        接下来,李元芳在鼻子上抹了解药,用匕首轻轻拨开房门。

        打开房门,轻轻溜入房间之内。

        接下来,李元芳用解药,先把崔十娘救醒。

        为了防止崔十娘会发出声音来,李元芳已经准备好了章刀。

        一旦看到崔十娘有惊叫的可能性的话,他随时会将崔十娘砍晕。

        不过,骤然经受巨变的崔十娘,居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这时候,李元芳才悄悄对她说道:“十娘,我是蜀王派来救你的。”

        听到这句话之后,李元芳吃惊地发现,黑夜之中,崔十娘的眼睛,似乎一下子明亮了许多。

        “这里是一套水靠,你换上,一会我带你逃离这里。”

        崔十娘并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地起床,迅速换上水靠。

        接下来,李元芳带着崔十娘,悄无声息地来到船舱底部,解开船板,然后带着崔十娘潜入水中。

        很快就从潜水艇的底部,进入到潜水艇之中。

        至于大船的船底正在汩汩漏水,反正现在人已经救出来了,狄仁杰才懒得管那么多呢!

  https://www.23us.us/html/37/37214/20653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