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88 侍兰之死

088 侍兰之死

        殷娘?怎么会是殷娘,她不是被关在柴房吗?

        余氏和魏氏面色凝重,一前一后的进了屋。

        白绫悬在梁上,地上的一摊血迹格外刺眼,瘦骨如柴披头散的殷娘衣衫不整的吊在空中,衣摆黏在了腿处,还能听见血珠嘀嗒嘀嗒落在血泊中的声音。

        钱妈妈是见过一次了,再看仍觉得触目惊心,恐怖异常。

        “夫人,别看了,殷娘的脚踝被人砍断了……”

        余氏不由缩了缩脖子,感觉阴气森然,魏氏抚着胸口,只觉得胃里波涛翻滚,血腥味冲斥着鼻腔,她转身就跑了出去,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魏氏漱了口,张妈妈又让人去拿了香过来,这才缓了下来。

        余氏皱眉看着魏氏身旁捧茶递水的丫鬟婆子,不耐之意跃然脸上。

        魏氏有些歉意的朝余氏笑了笑:“二嫂见谅,我自幼就闻不得血腥,每每闻着都要恶心半晌。”

        妯娌间不过那么点儿事,余氏摆了摆手没有言语。

        事情展到这个地步,魏氏也不能不管了,她沉声道:“把看守柴房的人给我押过来!”

        这件事儿不寻常,余氏也乱了阵脚,毕竟殷娘再不堪,也还是为王家生了一对儿女的人,如今死得这般离奇,只怕另有文章。

        看柴房的两个婆子倒在地上,像是睡着了似的,门锁是被大力撞开的,锁环半挂在门上,摇摇欲坠。

        而此时,王萱柔穿着一身紫獭皮绒领披风,款款的进了锦翠阁。

        行走间,只听见髻上垂落的流苏珠串清脆作响,仿若被风柔柔拂过的风铃。

        余氏见女儿来了,觉得锦翠阁太晦气,拉住王萱柔就要把她推出去,王萱柔却反身抱住她,余氏不免沉脸呵斥:“你来这儿做什么,快回去!”

        王萱柔粲然一笑:“母亲,您什么大事没见过,女儿早已及笄,可不是姑娘了。”

        听了这话,余氏果然没有再说什么,却还是有些担心:“这么晚了,你不在屋里好好待着……”

        王萱柔知道余氏是心疼她,只亲昵的挽着母亲的手臂娇笑着。

        “听说是殷娘没了?”王萱柔温声问。

        钱妈妈看了余氏一眼,见她并不做声,便一五一十的回禀了。

        谁知王萱柔却道:“不若报官吧,这事儿只怕不简单。”

        魏氏第一个反对:“不妥,家丑之事,报官就会外扬,于王家名声有损!”

        王萱柔沉吟着点头:“三伯母说得对,家丑不可外扬,那就只能从徐娘身上查了。”

        她的目光落在徐娘身上,徐婉音心虚的避开了,又连连摇头:“我真的不知道啊,用了晚膳,我就带着丫鬟去了后花园散步消食,回来让人去暖阁取花瓠,就现了殷娘……”

        徐婉音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清楚了。

        王萱柔却漫不经心的摸了摸鬓角的碎:“徐娘真是喜欢去后花园啊,只是谁能证明呢?”

        远处传来脚步声,王忠德一身酒气的回来了。

        张妈妈也回到了魏氏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看守柴房的两个婆子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地上,就在徐娘梨花带雨的扑在王忠德怀里诉苦时,又是几道仓促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来。

        几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仆妇面色惶然的跪在地上,这几个仆妇余氏认得,是倒恭桶和收泔水的,时不时能见上几面,当头的那个叫姚婆子,只听她哆嗦着道:“二夫人,三夫人,后……后花园里,有人淹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院子里的人神色各异,余氏和魏氏俩个人却是不由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品出了不寻常来。

        府里接二连三的出人命,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  外院的黄管事被连夜召进了后院,王忠德和王忠君两兄弟坐在锦翠阁的堂屋里,殷娘的尸已经被收敛起来了,屋里窗户大开,朔风猎猎,让人身心俱寒。

        王忠德一只手撑着脑袋,斜眉吊眼,迷迷糊糊的。

        王忠君看着二哥的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罢了,二哥喝多了,不若先去歇着,这事儿我先看看,等你明儿起来再说。”

        闻言,王忠德也没有客气,笑着拍了拍王忠君的肩膀,由丫鬟扶着退了下去。

        黄管事带人在后花园把淹死的人捞了起来,人应该刚死不久,能够很清晰的辨别出是谁。

        看样子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少女,模样也颇为娟秀,只是视线落在少女露出来的两条胳膊上青青紫紫的淤痕时,几个大老爷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新伤旧痕的样子,只怕这少女生前受了不少折磨啊。

        事情禀到王忠君和魏氏那里时,王忠君气的拍案而起,茶杯晃荡落地,绽开一地碎瓷。

        “依你之见,死的这个什么兰是被虐待死的?我们王家书香世族,礼承祖训,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魏氏见状连忙去安抚王忠君:“三爷,急什么,不管是不是,总要等水落石出不是,你这样急吼吼的,有什么用呢?”

        看见自家媳妇温柔的模样,王忠君心里的怒火不由散去大半,却又觉得心中有股怒火无处安放,就指着黄管事高声道:“立刻去查,明天我要知道到底回事儿。”

        虽然觉得有些困难,可黄管事还是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躬身行礼就要退下,魏氏却开口道:“那姑娘叫侍兰对吧?”

        黄管事再次点头,魏氏这才挥手让他下去,黄管事如蒙大赦,急急退了出去。

        余氏把徐婉音带去了锦华院,大冷天,徐婉音就穿着一件中衣踢在地上,冻得嘴唇紫,目光呆讷。

        王萱柔借口说自己害怕,今儿就歇在了余氏屋里。

        许久没有和母亲同榻而眠,王萱柔精神格外好,躺在床上,侧身看着余氏。

        余氏察觉女儿的心思,便笑着戳了戳她的额头:“怎么了,有心事?”

        王萱柔摇了摇头,陷入了沉思,半晌才徐徐道:“忽然想起时候了,那时候舅母总是会带大表哥和二表哥还有几个表姐表妹来家里玩,大表哥总是喜欢爬屋顶,有次我被他忽悠上了屋顶不敢下来……为了这事儿,母亲还狠狠的训斥了女儿一顿。”

        她的语气中不乏感叹,仿佛已过经年,如今再回,只觉得时光白马,转瞬即逝,稚童时的记忆,也有些苍白了。

        余氏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大表哥若是腿没有坏,只怕京城里没有哪家的公子能比他有出息。”

        王萱柔忽然想到了什么,仰面笑了起来:“母亲还记得吗,时候女儿嚷着要嫁给大表哥……”

        “柔儿,有些话不能再童言无忌了。”

        余氏柔声打断了王萱柔的话,心里想的却是,即使余嘉没有事,女儿也不可能嫁给余嘉。

        她本就是余家的姑奶奶,余家是她的娘家,是她的儿女们的外家,女儿若是再嫁回余家,对于家族势力没有什么好处了,所以只能另选别家了。

        王萱柔悻悻的闭上了嘴,就在余氏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听见她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女儿已经快十六了……”

        侍兰死在了后花园的太液湖里,林玉安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正在绣嫁妆,惊得一针扎在了手上,顿时就冒出了豆大的血珠子。

        。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8953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