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第85章 旧事重提

第85章 旧事重提

        王庭珍一直陪着王老夫人,伺候汤药,进食,擦身,亲力亲为,看着王老夫人消瘦了一圈的脸,她只能揪心的背着抹泪。

        她真的害怕,下次回来,已经物是人非。

        陌上柳色如旧,去年今日难寻。

        未时,王庭珍该回去了。

        林玉安强忍泪意看着母亲远去的背影,王老夫人看着也很是心酸,她柔声喊林玉安:“去送送你母亲吧,晚些回来也无妨。”

        闻声,林玉安连忙点头,破涕为笑的抹了眼泪,向王老夫人福了福身,急急追了上去。

        她亲自把母亲送到了城门口才停下,母亲王庭珍握着她的手走了一路,此时才轻轻的拍了拍,笑着说让她保重,眼底的伤感却难以遮掩。

        林玉安就让秋奴把早准备好的包袱拿了出来:“娘,这是一些寻常的东西,我不在你身边,你可不能让自己受委屈了。”

        王庭珍眼中渐起水雾,她笑着打趣:“你娘是这样的人吗?当初我可是把表夫人都打了的。”

        说着又觉得不妥:“嗳,你可不能学娘啊!”

        林玉安一阵心酸,为母则刚,母亲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她吗?

        她仰头笑得眉眼弯弯,没心没肺的样子,搂着王庭珍的胳膊十足的孩子气:“我知道啦,再不走天就要黑了,还有那么远的山路呢!”

        王庭珍撩帘看了看天色,点头应是。

        母女俩分车而坐,林玉安下了马车送母亲,车夫朝林玉安恭敬的点头,就要驾车而去。

        林玉安心里像是有什么被生生抽离一样,心头的酸楚几乎压不住,她哽咽的望着车厢:“娘,你等我接你回来!”

        王庭珍放了帘子,马车里传来一声呜咽,仿佛只是幻听。

        林玉安目视着马车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没影儿了,她才转身上了返程回王家的马车。

        秋奴看着自家姑娘泛红的眼眶,有心情也低沉起来:“姑娘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若是回去,只怕又有太多的束缚。”

        林玉安不语,目光落在时不时被风撩起的车帘上,表情木讷。

        “姑娘,你把咱们身上的银子都给了夫人,想必夫人日子定然不会差了,况且还有老夫人呢,你不要难过了”

        马车一路顺利,林玉安也平安的回了王家。

        她心情有些压抑,想要自己走走,秋奴就静静的跟在身后。

        日薄西天,苍穹间霞云留连,有寒鸦扑棱着翅膀,在光秃秃树枝上跃动,地上积雪未化,不知道春天还有多远。

        至垂花门处,迎面遇见了一行人,戴帷帽已然是来不及了。

        一阵慌乱中,听见三舅舅王忠君的声音:“小王爷,当心脚下。”

        一道朗然的笑声传来:“你怎么不提醒表哥,我看起来很容易摔倒吗?”

        王忠君额头是细细密密的冷汗,王忠国和王忠德两人是官场上的人,今儿应酬得醉醺醺的,只好由他作为主家出面来送洛川王和小王爷了,这两人喝趴了一桌的人,他是真的担心俩个人一不留神磕着绊着了。

        一道厚重而温和的声音颇有些漫不经心:“在洛川那地方,所有人都是好酒量,磕着绊着算什么,这点酒还是能受得了的。”

        小王爷笑着嘟囔:“那可不,这家伙有次喝趴了十个格桑族的壮汉,而且是连番灌酒的那种,他喝完了还骑马去了山上,打了一堆野味回了,要我说他就不是个寻常人”

        小王爷突然打了一个酒嗝儿,踉跄着止了步子,才没有撞上洛川王。

        前面是一个披着雪狐披风的少女,少女正站在一边让行,洛川王的目光却停在了她的身上。

        低眉敛目的林玉安察觉到一道打量是视线,不由抬头望过去,就和洛川王一双锐利的鹰目

        目撞在了一起,此人不善,这是林玉安的第一感觉。

        夕阳的光芒把少女的脸衬得红扑扑的,林玉安小巧的五官本就透着江南水乡的婉约,在略有些粗矿的北地,显得愈的柔和。

        洛川王把视线从这个只到他胸口高的少女身上移开,步履稳健的走了。

        小王爷醉眼迷蒙的看了林玉安一眼,夸了一句:“这披风是个好料子。”

        王忠君就解释道:“这是我外甥女,进京不久,礼数有所不周,还望海涵。”

        小王爷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亦步亦趋的朝前面的洛川王追过去。

        待几人都走了,主仆两人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秋奴就噗嗤一声笑道:“那小王爷可真是有趣!”

        的确有趣,林玉安也附和了一声,然后戴上了帷帽。

        按大周的习俗,再两日就是王萱蕊回娘家小住的日子了,而两日后又正好是她的生日。

        到了二门处,怡然居的一个小丫鬟站在那里左盼右顾。

        “表姑娘!”她躬身行礼,接着道:“老夫人让您一回来就去找她。”

        林玉安到怡然居的时候,素妈妈正伺候着王老夫人用汤药,徐婉音在耳房做起了熬药的差事。

        屋里只有素妈妈和娟儿服侍,一个正捧着蜜饯盒子站在一旁,一个用官窑粉彩的调羹轻轻搅拌着甜白瓷莲花浮纹碗里棕褐色的药汁。

        王老夫人见林玉安过来,摆了摆手,素妈妈就带着娟儿退下了。

        屋里只有祖孙两个,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兜圈子的场面话了。

        王老夫人招呼林玉安在床头的锦杌上坐下,侧躺着问她:“若是让你嫁给荣国公府世子你可愿意?”

        虽然早有准备,可是这么大喇喇的摆在明面上,一时间也让她手足无措,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林玉安才红着脸低头绞着手帕,声若蚊蚋赧然道:“全凭外祖母做主。”

        王老夫人见她并没有抗拒,心中也有几分了然,余嘉那孩子虽说不能站立,可是家室人品都是百里挑一的,今日荣国公夫人再次提起,她也没有再拒绝了。

        她笑着去拉林玉安的手:“好孩子,你母亲也是同意的,一定要在我还能看着你的时候,把你风风光光的嫁”

        没有说完的话被一阵咳嗽声打断,林玉安心中一酸,就想起太医说的话,若是能熬到春天她不敢再想下去,俯身替外祖母拍背顺气,另一只手慌乱的去提了茶壶倒茶。

        茶杯还没有喂到嘴边,一口血咳在了她雪白的披风上,殷红的颜色触目惊心,林玉安的手一顿,王老夫人却缓了下来,躺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胸腔起起伏伏间,能隐约听见“呼呼呼”的声音从她胸腔传来。

        林玉安不动声色的用手帕把衣服上的血迹擦干净了,躬身去给王老夫人掖被子,强忍着哽咽,颤声道“外祖母尽管放宽心养病,玉安都听您的的,您以后还要长长久久,母亲还念着您呢!”

        王老夫人面露倦意,无力的挥了挥手,林玉安放了床帐,目光却落在床头那碗药上。她端起碗就仔细的闻了闻,除了苦涩别无他味。

        听说银器可以试毒,她头上戴的是玉簪,转眸却看见床上挂着的收帘子的月牙银钩,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她心中微定,端了药,把银钩浸在药碗里,片刻后才拿起来,并无异样!

        。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8953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