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第81章 溺水

第81章 溺水

        后花园里,一阵惊呼声打破了王家难得的平静:“大姑娘落水啦!快来人啊!”

        落水?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冬日里后花园的湖都结冰了,这水落得还真是蹊跷。

        魏氏赶过去的时候,徐小娘正带着人在湖里捞王萱柔。

        原本在暖阁里看账本的王萱薇和林玉安也被这一声惊呼引了过来。

        两个粗使婆子正站在湖边那竹竿往水里探,口中还大呼着:“大姑娘,您可不能有事啊,快抓住竹竿9!”

        看见魏氏提着裙子急匆匆的赶过来,徐小娘的眼泪哗啦啦的就下来了:“都是盈春几个天杀的,大姑娘好好的,怎么会跑了出来,回去就叫人牙子把那几个小蹄子都买了出去!”

        说完又戚戚艾艾的哭了起来,魏氏看见徐婉音一副惺惺作态的嘴脸就觉得眼睛疼,她懒得理她,侧身走上前,张妈妈带来的人也上去帮忙。

        王萱柔被救起来的时候,已经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被放在了亭子里的美人长椅上平躺着。

        徐婉音这才后知后觉道:“快去请郎中啊!”

        魏氏冷眼看着她,那种出身名门大家的气势瞬间就压住了徐婉音,她心中咯噔一声,忙解释道:“大姑娘的病不好宣之于口,我不敢随便请郎中。”

        张妈妈一脸不屑的看着徐婉音,高声道:“不必了,三夫人来的时候已经让人去请了郎中,若是都和徐小娘一样,只怕家里要乱了套。”

        徐小娘的脸色青白交加,绞着手帕看着魏氏的脸色不敢再答话。

        及时赶到的郎中让两个婆子把王萱柔倒架起来使劲的拍胸背。

        大冷天的,王萱柔的衣服脱下来就开始掉冰渣子了,魏氏让人去屋里抬了两个炭炉来,又架了屏风。

        林玉安几人手心俱是捏了一把汗,半晌,一道咳嗽声伴随着最后呛出来的一口水响起,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郎中给王萱柔把了脉,脉象平和了下来,不过受了风寒,还要再养一阵子才能好。

        魏氏提着的心这才松懈下来,让人抬了小轿过来,把王萱柔送回了春华院。林玉安和王萱薇俩个人依旧被魏氏带回去看账本。

        余氏如今算是在祠堂住下了,只要王老夫人一天不话,她就一天不能出来。

        知道王萱柔落水的事,她又气又急,哭闹了一场。

        荣国公夫人倒是来的快,下午就带着余华珠和余华珊来了王家。

        和魏氏打了招呼后就去看王萱柔,魏氏让林玉安和王萱薇两人一同陪着荣国公夫人去了春华院。

        春华院的布置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一应的瓷器摆件儿却换了大半,小丫鬟在耳房茶汤室熬药,盈春神色不安的把荣国公夫人一行人迎进了屋。

        王萱柔听见动静悠悠的醒转过来,眸光清亮的看过来,林玉安不由多看了她两眼,为什么感觉王萱柔和之前不一样了?

        “大舅母,你们怎么来了?”

        王萱柔一开口,林玉安顿时明白过来,王萱柔好了!

        荣国公夫人也格外的惊讶,她上前抓住王萱柔的手,声音有些:“好孩子,你感觉怎么样了?你认得大舅母了?”

        王萱柔笑着点头,余华玥和余华珊姐妹俩不知道王萱柔之前痴傻的事,对于母亲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萱薇却是捂住了嘴,一脸的不可置信,转而却欢喜起来,林玉安心里也替王萱柔欢喜,两人默契的相视而笑。

        虽然余氏是个拎不清的,王忠德又是个好色忘义的,可是对于王萱柔,林玉安并不反感。

        而且从外祖母的态度和魏氏如今的行为,可以看出以后她很有可能要嫁给余嘉,她和王萱柔的关系会更加紧密,王萱柔好起来,她自然喜闻乐见。

        荣国公夫

        人和王萱柔一番嘘寒问暖后,又说了些家长里短,都没有避着林玉安和王萱薇。

        待走的时候,荣国公夫人说想要和林玉安单独说说话,几个姑娘自然要回避。

        春华院的小花厅里,荣国公夫人呷了一口茶,一脸郑重的道:“你觉得你嘉表哥如何?”

        坐在荣国公夫人下的天青色绣墩上的林玉安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着,荣国公夫人这样直白的问她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这种问题,会不会太可是她又不能不回答。

        林玉安心思一转,神情自然大方道:“嘉表哥待我极好,还送过玉安几本玉石图鉴的书。”

        言外之意就是说,两人清清白白,来往也就只有几本书的赠送而已,之前儿子送给这位王家表姑娘的一车东西,看来是没有交到她手上了?

        荣国公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王家表姑娘的确不错,人品方面颇有大家姑娘的风范,说话做事也滴水不漏。

        送走了荣国公夫人,林玉安和王萱薇迎面就撞上了风风火火跑回来的王元松,这时候王元松才下学,想来是听说了妹妹王萱柔落水的事了。

        王元松朝林玉安两人点了点头,匆匆的错身别过。

        王萱柔的病在溺水之后好了?

        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太荒谬,太离奇了。

        金乌坠,玉兔升,一夜无梦。

        不知道是不是昨日一惊一吓的又着了风寒,林玉安早晨起来就没精打采的,外面寒气逼人,她就恹恹的伏在临窗大炕的宝蓝色流苏边大迎枕上。

        红缨提了食盒进来,秋奴让她小声些,接了食盒轻脚轻手的走了进来。

        她弯腰要去取炕脚竖放着的炕桌,却听见自家姑娘有气无力的声音:“别忙了,我吃不下。”

        秋奴的手缩了回来,提着食盒不知所措,声音带着央求:“姑娘是不是病了,我这就去禀了三夫人请郎中,您可别”

        林玉安淡笑着摆了摆手,秋奴止声退下。

        不多时,她又折了回来,林玉安埋在大迎枕里的脸微微上扬,露出了两个剪水秋瞳,秋奴从袖子里拿了一个葱绿色的荷包出来:“喏,是卖了手帕和络子得的银子,姑娘做的品相好,老板出了高价,一条顶别人的十条。”

        言语中难掩与有荣焉的骄傲,林玉安接过来掂了掂,还真有些份量,约莫得有十两银子。

        “拿二两银子,你和红缨分了吧,剩下的就放在匣子里。”

        秋奴自是高兴,却又赧然道:“会不会太多了些?”

        她们一等丫鬟一个月的月例银子不过二两银子,这么一分就得了半个月的月银,她有些不好意思收。

        林玉安慵懒的翻了个身,手臂随意的搭在床沿,秋奴见了不由想笑。

        “行了,说了要给你们就要给你们,再别扭就罚你抄书。”

        秋奴连忙噤声,前些日子,姑娘一时兴起教她读书,她想着那些复杂的字,就觉得脑袋胀,好不容易歇了姑娘的心思,可不能再被抓去抄书啊。

        京城的冬天显得沉闷,压抑,漫长,总结两个字就是难熬。

        旧时堂前燕,来年何时归呢?物是人非事事休,明日新月如旧,人已过几度轮回。

        。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8953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