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69 渡我

069 渡我

        突如其来的大雨掩盖了世俗的纷乱,屋檐下的雨珠连线,细细碎碎的树叶婆娑声掩映在滴滴答答的雨声里,风摇影动。

        已经过了辰时,林玉安还在屋子里磨蹭着。

        她站在窗边,看见红缨一手举着伞,一手提着食盒往阁楼跑来。

        脚步声往楼上来,秋奴上前帮忙接了食盒:“快去把湿衣服换了吧,不要把湿气过给了姑娘。”

        秋奴接了食盒过来,把吃食都摆上了桌,发出了一道惊喜的声音:“好大的螃蟹,姑娘,今晚有清蒸螃蟹。”

        林玉安心思不在这里,她收回了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炕桌上的几碟子菜,不禁叹了一口气。

        秋奴见了,面上就多了几分担忧:“姑娘,不管怎样,可不能不吃东西啊!身子要紧,姑娘多少吃一点吧。”

        林玉安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朝秋奴挥了挥手,秋奴欲言又止,低头退了出去。

        已是掌灯时分,王家各处都挂了灯笼,因为下雨,花园处没有灯笼,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辰时末,林玉安还是出了门。

        只说是有点积食,想要出门走走,就带了秋奴出了门。

        林玉安心里忐忑不安,一时没有察觉脚下的石头,险些扭了脚,裙袂却是打湿了,湿答答的贴在脚踝,秋奴分外自责,更加小心翼翼了。

        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秋奴觉得有些冷清,想要劝林玉安回去。

        林玉安摆摆手道:“这是王家,能有什么事,这种天气,丫鬟婆子大都躲着偷闲,再走走吧,我肚子还撑着呢。”

        秋奴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林玉安和秋奴围着太液湖走了一圈,突然一脚踩进了水洼里,整只鞋子都打湿了,秋奴被吓了一跳,忙去帮林玉安脱湿鞋子。

        林玉安拉住了她,柔声道:“你快回去帮我重新拿一双鞋子来吧,这样脱下来也不能走,我在这儿等你,你快些来就行了。”

        秋奴望了望四周一个人也没有的花园,面带犹豫,却还是在林玉安的再三催促中回了闲云阁。

        待秋奴走远了,林玉安这才站起身往太液石去,四周黑漆漆的,她觉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汪泽还在不在。

        她试探性的咳嗽了两声,没有任何回应,林玉安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就要退出去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捂住她的嘴……

        被拽到了假山深处,林玉安这才站稳了脚,她惊慌失措的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却一无所知。

        那双手收了回去,她这才颤声问道:“是你约我来这里的?”

        “我还以为你忘了,你知不知道我快等你一个时辰了,你真是前所未有第一人!”

        的确是汪泽的声音,林玉安心里的恐惧这才消散了,却还是警惕的注意着身边的动静。

        想到刚才捂住自己的那双冰凉的手,还有时不时拂在脸上的湿袖子,林玉安心里浮起一丝歉意。

        “对不起,我……有点事儿耽搁了。”

        汪泽冷哼一声,显然余怒未消,却也没有再对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下去,他冷声问道:“你要嫁去汪家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林玉安并不应声,汪泽就当她默认了,继续道:“看样子王家似乎不愿意让你嫁去汪家啊?只是你的身份,能嫁到英国公府,也是一个不错的造化了……”

        “嫁?是去做英国公世子夫人吗?还是说你们要的只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妾氏?”

        汪泽的话被骤然打断,林玉安的声音中难掩激动,汪泽能感觉到面前少女波动的情绪,听见她的这么一番话,汪泽竟然无言以对。

        半晌,汪泽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不会和你那个表姐一样不知分寸的想要英国公世子夫人的位置吧?”

        不知分寸?林玉安软软糯糯的笑声响起:“再不济,英国公夫人的位置也不错啊?只是要让高高在上的汪世子叫我母亲,我还真怕折煞了呢!”

        汪泽的神色从惊诧不已到怒不可遏,黑暗中,林玉安也能隐隐的感觉到汪泽不可置信的目光,还带着几分锐利。

        “林玉安,你是不是疯了?我等你这么久,就是为了听你来撒泼的吗?”

        林玉安心里微微一惊,她没有想到汪泽没有甩袖而去,而是压制住自己的怒气,继续和她说话。

        她脸上的怒气渐渐被肃然取代,冷声道:“我自问从未招惹过你,你以为英国公世子的妾谁都想要做吗?我只想求你放过我。”

        汪泽感觉自己对这些姑娘们的认知都被推翻了,一个小门小户的庶女,竟然看不上权门豪族的妾,要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头也想要上他的床,她竟然不屑?

        不屑也就罢了,还妄言做他的继母,这是诅咒他的母亲,还是在侮辱他呢?

        “你在王家只怕也过的不如意吧,当初我可是亲眼看见王二姑娘欺负你,你的贴身婢女也是被她活活打死,想来平日里受的搓磨也不少,与其在王家苦苦的熬着,何不去汪家,至少我能替你做主。”

        汪泽的话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进了林玉安的心里,那件事汪泽能知道,她没有多少意外,只是现在听见别人提起,还觉得心里隐隐作痛。

        林玉安眼眶发酸,却仰头问他:“所以你觉得你这样做是在渡我?”

        外面响起秋奴喊她的声音,林玉安擦了擦眼角,快步走了出去。

        雨已经小了,青盐般扑在林玉安脸上,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已经是一脸笑意,秋奴见了她的身影,撑伞跑了上来。

        “姑娘,你跑哪里去了,不是说好了在亭子里等我吗,还下着雨呢……”

        听着秋奴轻嗔的话语,林玉安心里一暖,柔声道:“我刚才看见有一只猫跑过去了,心里好奇就去看了一眼。”

        秋奴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扶着她回了亭子坐下,换了鞋子,林玉安这才一脸倦意的说想要回去了。

        闲云阁,红缨坐在堂屋外的一张小凳上,支肘托腮,昏昏欲睡,听见动静,忙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

        她上前接过秋奴手里的伞,秋奴扶着林玉安进了屋。

        仲秋的夜里,风夹杂着几分凉意,上了楼坐在炕上,林玉安这才感觉饿了。

        听见自家姑娘肚子咕咕响的声音,秋奴掩嘴而笑,林玉安见了,嗔道:“你个促狭鬼!”

        秋奴忙止了笑,脸上却还是流露出笑意:“促狭鬼这就去拿炉子,给姑娘把今儿的蒸蟹热一热。”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79084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