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66 故人重逢

066 故人重逢

        雨疏风骤,夜深漏短,烛花噼里啪啦的爆响三两声,桂花香趁着夜色,悄然入梦。

        夜半开始下的雨,秋风卷落叶,这一晚上,林玉安睡的格外的香甜,酣眠一夜,清晨起来,精神格外清明。

        秋奴听见动静,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林玉安不禁苦笑:“你怎么这么浅眠。”

        秋奴赧然:“婢子听见姑娘翻身,睡不着。”

        林玉安看着眼前人,不由想起闲蒲。

        她叹了一口气:“你是心里在想昨儿的事吧!”

        秋奴不敢回答,自从闲蒲没了之后,她就发现姑娘对身边人都疏远了,她担心自己说错话,反而会惹得姑娘不开心。

        林玉安没有等她回答,撩了撩脖子间的发丝:“我没有忘了闲蒲,没有忘了一切的侮辱,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闲蒲的事重演。”

        秋奴嘴角嗫喏,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闲蒲走时,姑娘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知道姑娘心里的痛。

        门被轻轻扣响,就响起红缨的声音:“姑娘可是起了?”

        秋奴示意林玉安,林玉安点头,秋奴这才去开了门。

        红缨端着铜盆走了进来,一阵凉风涌进屋里,秋奴关上门,过去和红缨一起服侍林玉安。

        红缨一边把绣着白玉兰的帕子浸湿拧干,一边笑着道:“姑娘,今儿不用去请安,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

        林玉安这才想起来,王老夫人免了今儿的请安,只是她习惯了早起,还是这么早就醒了。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秋奴笑意盈盈:“既然都起了,先吃了饭再做别的消遣,婢子这就去看看厨房的早饭是什么。”

        秋奴退了出去,红缨递了香胰子给林玉安,洗漱完了,林玉安就坐到了妆台前,红缨收了盆子走过来,林玉安指了指头发,她就有些无措:“姑娘,我不擅长这个,还是等秋奴回来吧!”

        林玉安朝窗外张望,又坐了一会儿,秋奴提着一个八角红漆食盒回来了,步履匆匆,眉间俱是不悦。

        林玉安见了,不免要询问一番。

        “那厨房的黄三娘,今儿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婢子过去拿早饭,姑娘该得一碟子水晶饺子,一碟子花卷,一碟子翠玉豆糕,一碗豆腐青瓜汤,一碗甜米汤,结果那黄三娘竟然说姑娘那份儿还没有做,还说姑娘的什么舅母来了,老夫人让上甜点,没空做,还骂……”

        “骂什么?”林玉安黛眉一挑,饶有兴味的问道。

        秋奴不敢说,可见林玉安一副等着她说的样子,又喃喃低声道:“说姑娘来了,就有不干不净的人来打秋风了,大早上让她们不安生。”

        不干不净,骂的是今儿来的人,还是骂她呢?林玉安并没有动怒,她什么样的委屈没有受过,可是这事儿究竟怎么回事儿总要弄清楚,她转头吩咐红缨:“你快去打听一下,什么舅母,老夫人那里都来了些什么人。”

        红缨是个机灵的,忙点了点头,小跑着出了闲云阁。

        见秋奴还气鼓鼓的瞪大眼睛看着食盒,林玉安就轻声道:“好了,跟着我,总会受些窝囊气,你若是真疼我,就快把吃的摆上桌,让我垫垫肚子吧!”

        秋奴本就只是气那黄三娘欺人太甚,听了林玉安的话就被逗得噗嗤一笑,嗔道:“姑娘!”

        没有汤,林玉安吃了两块豆糕,一个花卷,红缨就匆匆跑了过来。

        秋奴笑着扔了两个红皮李子给她:“先歇歇,理顺了话再给姑娘说。”

        红缨朝秋奴感激一笑,待缓了两口气就忙向林玉安道:“姑娘,说是什么方家的大娘子,姓陈的,自称是姑娘的大舅母,才进京的,特意来拜访老夫人的,顺便来看看姑娘,还带了一个和姑娘差不多大小的少女来。”

        方家大娘子,姓陈。

        林玉安怔愣半晌,手指轻轻的扣了扣桌面,恍然大悟,这位陈大娘子就是南水庄那位表夫人吧!

        方家竟然进京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林玉安端起茶喝了两口,心里寻思着。

        还没有等她想明白,怡然居的娟儿就来了:“表姑娘,老夫人让您去主院一趟!”

        怡然居的堂屋里,王老夫人正坐在高堂处,气氛有些尴尬,陈大娘子坐在左侧一溜乌木圈椅的第一张椅子上,她目光一直在屋里的陈设上打转,眼中流露出的惊讶和艳羡之色一目了然。

        她的下首就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眉目标致的少女,少女穿着一身天青色素绫半月纹裳裙,头上插了一支银花簪。

        陈大娘子一身宝葫芦暗纹团花褙子,端起茶喝了一口,不知道是喝得太急,还是心神不宁,一口茶水呛了出来,接着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一旁的少女忙去帮她拍背顺气,王老夫人让人重新给陈大娘子上了一杯新茶,一阵的折腾后,陈大娘子这才缓过气来,脸色通红,歉声道:“是在对不住,失态了。”然后就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王老夫人挥手表示无妨,她的目光又落在王老夫人大拇指上戴着的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戒指上,心道这样成色,这样大小的祖母绿,若是拿去卖,不知道要值多少银子。

        毡帘外忽然响起一道丫鬟的声音:“二夫人和三夫人到了!”

        靛青色毡帘被撩起,一个穿着穿着葱黄色云雾绡的琵琶纹马面裙美妇人率先走了进来,微微低头时,头上的三尾赤金凤簪发出清脆的声音,脖颈间戴着的牡丹花景泰蓝璎珞华丽生辉。

        紧跟其后的是一个穿着豆绿色香云纱飞花曳地裙少妇,腰间一条深色尅丝腰封,衬得她腰肢纤细,少妇年纪约莫二十八九,比先前那美妇人要年轻些许。

        她眉目间笼罩着柔和的光晕,看起来是个脾气很好的人,脖颈间戴着赤金镶羊脂玉的项圈,云鬓上带着羊脂玉的头面,看着清爽而不失华贵。

        陈大娘子心里暗暗咂舌,在南水庄她们方家已经算是大户了,可是家里也供不起这样的吃穿用度啊!就是她结交的那些人家,也没有谁穿戴如此名贵的。

        余氏和魏氏一前一后的上前给王老夫人行了礼,这才朝着陈大娘子点头打招呼,陈大娘子顿时受宠若惊,满脸堆笑的拉了拉身旁的少女道:“几位夫人,这个是我的女儿……”

        话音未落,外面又响起丫鬟的声音:“表姑娘到了!”

        陈大娘子的话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靛青色的帘子,一个披着缃色兰花纹羽缎斗篷的少女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些许仲秋雨后的湿气。

        她身旁一个身量娇小的丫鬟替她解了斗篷拿去挂着,露出了里面穿着的月牙色暗纹百合裙来。

        林玉安走上前对王老夫人,余氏和魏氏一一行礼,王老夫人这才指了指一旁坐着的陈大娘子:“这个是陈大娘子,去行个礼吧!”

        林玉安听了,心里就有了几分计量。外祖母说的是陈大娘子,就说明她不承认陈大娘子是她舅母的这个身份。

        她笑盈盈的走过去对陈氏微微欠身:“陈大娘子妆安!”

        陈大娘子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一旁的方娴若脱口而出:“什么陈大娘子,怎么来了京城却越发没有教养,我娘是你舅母!”

        方娴若,林玉安的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听着她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舅母?我身后这两位就是我正儿八经的舅母,不知道陈大娘子是我哪门子的舅母?”

        听了这话,别说是余氏和魏氏,就连陈大娘子都怔愣住了。这个伶牙俐齿的少女真的是林玉安吗?

        方娴若的话被生生堵了回来,竟然哑口无言。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7852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