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56 留下

056 留下

        接生婆一边替齐氏正胎位,一边让人又喂了齐氏吃东西,一番忙碌下来,总算有了一点收获,就是孩子的胎位正了。

        可是这时候的齐氏失血过多,已经面如纸色,浑身没有力气,吃了一点东西,感觉仿佛缓和了一点。

        王老夫人就上前抓住齐氏的手:“好孩子辛苦你了,把孩子生下来了就好了!”

        齐氏睁大眼睛,心里一阵莫名的情绪,对王老夫人点了点头。

        午时初,一声婴儿微弱的啼哭声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屋里屋外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是个哥儿!”

        “大爷,夫人生了个哥儿!”

        随着报喜声响起,喜庆的气氛在郡主府漫延开来,厨房早已经准备好了红鸡蛋,王忠国大喜,让贴身常随董明去发赏钱,董明知道王忠德高兴着,爽利的应声去办。

        站在院子里那棵白玉兰树下的徐婉音目光就有些慌张起来,摔的那么狠,竟然会没事儿,她可真是好命!

        她把手上的玉兰树叶子狠狠的扯成两半,拍了拍衣服,就往屋里去。

        王老夫人抱着洗干净的婴儿,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轻轻的发出吟哦声,素妈妈不由笑道:“老夫人,哥儿还小着呢,哪里听得懂啊!”

        王老夫人这才反应过来,把襁褓中的婴儿放到了早就准备好的摇篮里。

        齐氏因为大出血而惨白的脸微微侧着,此时已经累的昏睡过去了。

        收拾好了,宫里来的太医就进屋来给齐氏请脉,来的是宫里的李太医,医术高明,把完了脉,就开了一副方子,说了几句好好休养之类的。

        王老夫人不放心,就追了出去,问了李太医两句话。

        “老朽这大媳妇不知道身子如何了?”

        李太医是来过王家几次的人,和王老夫人也相熟,加上宫里云妃的关系,他形态更是恭敬有加,回话道:“老夫人,王大夫人产子大出血,以后子嗣上只怕是难了,不过好好的养着,身子只是会孱弱些,倒无大碍。”

        王老夫人心里有些复杂,既有几分高兴,又有几分难过,不过不管怎么说,大房现在有后了,她也放下了一桩心事。

        让人塞了两个上等红封给李太医,李太医道了谢,出了郡主府。

        王老夫人这才又回到了屋子里,桂妈妈已经让人把床上脏污的被褥换过了,齐氏此时还在沉睡,身上换了一件干净里衣。

        王忠国手脚笨拙的抱着刚出生的小婴儿坐在床沿,脸上露出了孩子般欣喜的神情,王老夫人见了,心里不由的难过起来。

        当初若不是因为自己,她这个有出息的儿子何至于三十九岁才老来得子,心里的自责更是多了几分。

        王忠国目光中透着好奇和喜悦,见王老夫人进来了,笑着问她:“母亲,为何这孩子长得皱巴巴的,像个猴子似的。”

        听着王忠国抱怨的话,王老夫人顿时哭笑不得,刚才还欢喜的不得了呢,这时候却是嫌弃孩子长得丑了,真是个傻儿子。

        她心里的沉闷也随着扬起的嘴角淡了几分,对王忠国笑道:“谁出生不是长得皱巴巴的?你别总是抱着哥儿,他还没有足月就从娘胎里出来了,身子比别的孩子弱,你可别粗手粗脚伤着他。”

        王忠国这才反应过来,点头应是,忙把手里的孩子轻轻放回了摇篮里。

        弯腰间就看见紫檀木屏风下露出了一双鹅黄色双鲤戏水的绣花鞋,模样普通,花样却是耐人寻味。

        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躲在外面偷听,王忠国面色顿时一沉:“谁在屏风后面!”

        随着声音响起的一阵瓷器落地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屏风后面是什么样子。

        徐婉音有些狼狈的走了出来,桂妈妈也跑了出来,丫鬟们鱼贯而入,都惊讶的看着她。

        徐婉音狼狈的低着头,被屋里的数道视线齐齐望着,顿时感觉如芒在背。

        “你在屏风后面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王老夫人先一步开口呵斥道。

        徐婉音眼巴巴的望了一眼王忠国,又垂下头去,竟然有种欲语还休的羞怯:“我,我原是想进来的,可是一想到表嫂摔倒的事,又不好意思进来。”

        “不好意思进来,所以就在屏风后面偷听?”

        一道声音从屋外传来,就看见魏氏就着张妈妈的手款款走了进来。

        魏氏眼里丝毫不掩饰厌恶的神色,徐婉音见了她,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脸上就涨红成了猪肝色。

        顾不上行礼,她连连摆手:“没有,我没有偷听,只是看见花瓶脏了,所以想把花瓶擦一擦,并不是三表嫂说的那样。”

        她的解释显得有些苍白无力,魏氏点头,面带嘲讽的看了她一眼,错身走到了王老夫人身前,微微福身:“母亲,大嫂可好?”

        目光就往床榻上打量,余光瞥见床榻旁的黄花梨木的摇篮,看起来母子平安。

        王老夫人点了点头:“生的是个哥儿。”

        魏氏轻轻拍了拍胸脯,点头道:“都平安就好,我听丫鬟说是摔着了才会早产的,怎么往日里好好的,今儿就这么巧。”

        魏氏的话倒是没错,齐氏有孕之后万事小心谨慎,连老夫人这里的晨昏定省都免了,平日里几乎都不出府,一直都在仔细养胎。

        老夫人冷哼一声:“我们出去说话吧,让大夫人好好休息。”

        几人齐齐应是,跟在王老夫人身后出了内室。

        王老夫人坐在厅堂的高堂,丫鬟机灵的上了茶,然后领着人退了出去。

        王老夫人留了素妈妈在身旁,魏氏坐在红木福寿纹圈椅上,身后站着张妈妈,王忠国就坐在魏氏对面,徐婉音有些不知所措的走到魏氏下首准备坐下。

        “婉音啊。”

        王老夫人呷了一口茶悠悠开口道:“你哥哥嫂嫂可还好,你今日上门来,他们可知晓?”

        徐婉音刚要坐下,听见王老夫人的话,惊的站直了身子,她望着王老夫人,未语泪先流。

        她声音颤抖:“姨母,我今日是偷偷出门来的,嫂嫂她不许我出门,整日里把我关在屋子里做针线活,拿去卖了换钱,当着哥哥的面就对我千依百顺,哥哥一走,对我动辄就是一顿打骂,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才借探望表嫂跑来了这里,我……”

        她说着就泣不成声,拿出手帕擦眼泪,比起之前的话,如今她说的倒不像是骗人的。

        王老夫人不知道竟有这事儿,心里思忖着真假。

        魏氏听了也有些错愕,如果这是真的,那徐婉音的嫂嫂还真不是个东西,只是想到当面徐婉音住在王家时的做派,她又实在对她可怜不起来。

        徐婉音见王老夫人动容,忍住了哭泣,一抽一嗒的说道:“姨母,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您的大恩大德,婉音没齿难忘!”

        说完她就猛地朝王老夫人磕起头来,神色哀戚,颇有一种你不答应我就磕死在这里的架势。

        眼看着徐婉音额头上就破了皮,素妈妈忙让人去拉住了徐婉音,王老夫人沉声道:“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动不动就是磕头下跪的,身上竟没有你母亲半分风骨!”

        听王老夫人说起自己的母亲,徐婉音声泪俱下,坐在地上望着王老夫人:“姨母,母亲若是知道我能得到您的庇护,在九泉之下一定会欣慰的,姨母,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啊!”

        王老夫人听了,心里一阵的复杂,沉吟半晌,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素妈妈道:“先暂时把她安置到后罩房西边的闲兰院吧。”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7716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