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50 撕破脸

050 撕破脸

        王萱蕊坐在树荫下一张松鹤祥瑞的黄花梨木直背交椅上,见林玉安一来就如此张扬的制止了她的人,心头蹿的升起一团小火苗。

        “表妹这是做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吗?”

        她的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就差指名点姓的骂她是寄人篱下的人,不知本分的出来阻拦。

        林玉安深吸一口气,面上看不出半分怒容,目光却落在了趴在鹅卵石上已经没有力气抬头的闲蒲身上。

        秋奴蹲在闲蒲身旁,撩开闲蒲的衣服一看,血肉模糊的模样触目惊心,她几乎要哭出声来:“姑娘,快给闲蒲找个郎中吧,闲蒲她只怕要不行了!”

        林玉安尚未开口,王萱蕊已经如同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郎中是给人看病的,什么阿猫阿狗也能让郎中来瞧,这不是笑话吗,况且她吃我王家的米粮,死了拿去烧了就是!”

        语气中俨然她就是王家的主人,闲蒲不过就是王家的一只蝼蚁,她想要捏死就能捏死。

        看着王萱蕊一身蜜桃色燕子穿枝的褙子,笑得花枝乱颤,林玉安冷笑道:“蕊表姐果然是杀伐果断,只是在我眼里,闲蒲的身份自然要比有些阿猫阿狗重要的多,秋奴去找素妈妈。”

        王萱蕊的表情陡然一变,她哪里听不出林玉安话语中的讽刺,只是她连嫡出的大姐姐都不怕,又怎么会害怕一个寄人篱下的表妹。

        望着林玉安一张娇憨动人,眉目疏朗清秀的面庞,王萱蕊就想到那日游湖,她在众名门公子哥儿面前出风采的模样,心里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还不等她开口,林玉安已经直视着她的眼睛,声音有些尖锐道:“不知道闲蒲这是做了什么惹怒了蕊表姐,若是闲蒲真的犯了错,我自然不会姑息。”

        王萱蕊不敢置信的看着往日里安安静静,沉默寡言的林玉安,她这张嘴可真是伶俐,那日三言两句就把罪过全部算在了她头上,还让她在那些贵女们面前丢了人,让祖母罚了她。

        她被林玉安理直气壮的模样打压下去的气焰立刻又嚣张起来。

        那边秋奴站起来就要跑去怡然居,却被王萱蕊的人拦住,王萱蕊也反应过来,她怎么能让林玉安带来的人跑去主院惊动了祖母。

        她知道祖母最是疼林玉安,今日她之所以敢动林玉安的人,就是想到昨天卧病在床,没有功夫管林玉安。

        “把她给我捆起来,丢到柴房去!”

        秋奴哪里肯束手就擒,整个人疯狂的反抗着周围的三个丫鬟,拳打脚踢,手脚并用。

        这人只要用尽全力来挣扎,总能异于平常的勇猛,那三人被秋奴蹬的七荤八素,林玉安心中也燃起怒火来:“怎么如今我们大周的历法是没有用了,还是说王家是蕊表姐当家了,可以滥用私刑?”

        王萱蕊见三个婢子抓不住一个人,就有些气急败坏,又听见林玉安这番质问的话,虽有些心虚,可怒气上头,她哪里顾得上别的。

        她反而有些得意的看着林玉安:“怎么,你不是很得祖母的宠爱吗,你不是很招人惦记吗,你倒是让他们来救你的婢子啊,怎么没有办法了?说到底你就是和你娘一样下贱,只能仰人鼻息,做个恶心的蛆虫!”

        王萱蕊越说越觉得气愤,面目都狰狞起来,林玉安握掌成拳,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

        面上却是扬起了灿烂的笑意:“蕊表姐教训的是,玉安一定谨记您的话,不过如今您最好还是快些找个郎中来替我的婢子看看,否则我就要问问祖母,那日在太湖石后面同蕊表姐说话的人是谁了。”

        王萱蕊的表情一凝,顿时如同吃了一只癞蛤蟆,面上的血色瞬间被抽的一干二净,脸色惨白的望着林玉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对于她的反应,林玉安并不惊奇,她原本并不打算把这个底牌亮出来,可是她若是再藏着掖着,只怕闲蒲会真的死在这里。

        虽然知道以后只怕会和王萱蕊彻底结仇了,可她也一定要这样说,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闲蒲受难。

        林玉安云淡风轻的表情落在王萱蕊的眼中却成了赤裸裸的威胁,她的嘴唇有些哆嗦,几经挣扎,这才对已经抓住了秋奴的几个丫鬟吩咐道:“放开她!”

        盈梦以为自己听错了,却看见林玉安转身时的讥讽表情,还有自家姑娘脸上复杂的神色,她这才放开了秋奴。

        秋奴一被松开,立刻就往怡然居疾跑而去,林玉安蹲下身,在闲蒲鼻子前探了探,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她不由的伸手握住闲蒲的手,冰凉的温度让她心里更多了几分寒意。

        她用自己温暖的手紧紧的握着闲蒲的手,声音有些颤抖:“闲蒲,你再忍忍,等你好了,以后我们有机会就回南水庄看看,你不是说你更喜欢江南吗,说不定以后……”

        她的声音从最开始的强作镇定到后面的被抽泣声取代,闲蒲艰难的睁开了眼,用着微弱的声音叫了林玉安一声姑娘。

        林玉安忙俯身去听,却看见她翕翕张合的嘴角溢出血来,顺着嘴角流在了鹅卵石上。

        “姑娘……我,床头的……”

        她的话没有说完,眼睛就沉沉的闭上,花园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来了一群人。

        是秋奴带人来了,其中还包括魏氏。

        对于魏氏会来,林玉安有些惊讶,后来才知道就是那个叫红缨的小丫鬟去通风报信的,当然这只是后话。

        秋奴急急的让郎中快来看看,四十左右的郎中见了地上的闲蒲,不由的摇了摇头,已经顾不上太多,蹲下身给闲蒲把了脉,站起来对林玉安摇了摇头。

        “晚了些,还是好好安置吧。”

        林玉安心头的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倒,她竟然不顾礼数的抓住了郎中,精神恍惚的摇晃着他:“不可能的,求求你给她开一剂药好不好,求求你了,郎中!”

        秋奴见了,眼中也酸涩无比,眼中也有了水光,她想到往日里姑娘待她和闲蒲的好,心里就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

        可是她见林玉安几乎疯狂了的行为,忙上前去抓住林玉安,把她紧紧抱住,让郎中脱身。

        魏氏从未见过林玉安这副模样,知道闲蒲对于她来说,或许很重要,她微微侧过头去,素妈妈也上前来把林玉安和郎中隔开。

        林玉安如同被人抽空了力气,从秋奴的怀里挣脱出来颓坐在地上,她的手不禁再次摸着闲蒲的手,感觉到温度渐渐的从闲蒲手上消失……

        素妈妈见了,心中也不禁有些哽咽,弯腰去扶林玉安:“表姑娘,可别伤心坏了身子,先回去吧,此事老奴回去就会禀了老夫人,三夫人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做主?林玉安满眼泪珠的往四周望了一眼,王萱蕊的身影早就不见了,郎中也离开了,只有魏氏还有一众丫鬟婆子站在那里。

        她忽然觉得喉头一甜,眼前就是乌黑一片。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7594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