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39 柔表姐的邀请

039 柔表姐的邀请

        暑气正盛的八月初,王萱柔来了闲云阁。

        一身温柔粉对襟襦裙姿容淡雅的王萱柔由身边的大丫鬟盈春扶着,走到厅堂里打量了一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你这里倒是个清净别致的地儿。”目光中不掩赞赏和艳羡。

        林玉安垂头浅浅一笑:“多亏外祖母的照拂,我不过是个孤女,能住这里,心里都念着外祖母的好,二舅母的好。”

        这话说的漂亮,王萱柔满意的走到一旁乌木兰花椅上坐下,秋奴已经奉了茶上来,然后又不动声色的退了下去。

        夏蝉声声,在灼热暑气蒸腾而上的午后,入耳便有些聒噪了。

        林玉安搬来闲云阁已经快一个月了,这还是王萱柔第一次来她这里,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她也不着急,谦恭得体的坐在王萱柔下首,和王萱柔寒暄着家长里短的事。

        没有想到王萱柔也很能耐得住性子,半晌也不提她的来意,不巧林玉安也是个耐磨的性子,便陪坐着,从昨儿雨说到今儿的太阳,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竟然扯上了京城近来的热闻。

        王萱柔是王家的嫡长孙女,在京城里也是才华远扬的贵女,时常能够出府走动,加上她近来正在议亲,所以对于京城的事便比寻常闺阁女子多了几分了解。

        她当下便说起洛川王因为失手射杀了皇上的一只锦鸡,竟然被皇上大骂一通,斥责后送去了封地。

        私下议论皇家的事本就是大不韪,不管王萱柔是无心还是有意,林玉安也不想和她继续说下去了,便寻机岔开话:“柔表姐今日可是有什么心事?”

        王萱柔自然也是察觉自己失言,便顺着林玉安的话转了话头发,她面上露出一副有些为难的模样,这才柔声道:“原我也知道表妹你最是不喜热闹,可是你这样整日里静在屋里,久了难免蔫蔫的,不若明日跟我一同去游湖吧。”

        林玉安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她可没有忘记魏氏的提点,这时候王家正乱着,她本就身份尴尬,最好还是安静的待在屋里。

        可是王萱柔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犹豫起来:“到时候会有很多世家小姐来,柔妃家的小姐,英国公家的小姐……母亲也都是这个意思,让你多多出去走动,到时候荣国公寿辰,才不至于露怯。”

        荣国公的寿辰在中秋的前一日,之前外祖母就和她提过,让她到时候去走走,结识一些贵女,她心里对此并不热衷,可是听到柔妃家的小姐也会去游湖时,她竟然有些兴奋,隐隐有种想去的冲动。

        她对王萱柔点头道:“既然柔表姐相请,玉安就不和表姐客套了,什么时候游湖,表姐给我说说,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

        毕竟她住在王家,走出去也代表了王家的颜面,若是做的不好看,反而丢了王家的脸面,提前准备到时候的衣行着装是必不可少的。

        王萱柔听见林玉安爽快的答应了,顿时就高兴起来,心想既然这么容易,她干嘛还多此一举,绕这么多弯子。

        “这个月初九,到时候会去城南那边的望月湖玩,你不用准备太多,母亲会照着我的份例给你也准备一份的。”

        闻言,林玉安对王萱柔投去感激的一笑:“既是如此,还请柔表姐帮我给二舅母道声谢。”

        王萱柔心满意足的离开,林玉安却再次陷入沉思。

        王萱柔为何会特意来找自己,王家姊妹众多,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她却有意把自己带上,这是为什么呢?

        她不知道为何齐氏会对母亲抱有敌意,以至于母亲去了庵堂,那个素未谋面的大姑奶奶又到底是什么人物,中宫之争势如水火,王家和薛家又有何渊源?

        这些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若是不能搞清楚,只怕接回母亲只能是遥遥无期。

        林玉安想着不由觉得太阳穴涨疼,端起已经不烫的茶,触手温凉的润瓷茶盏握在手中,林玉安不由心绪飘远。

        回了东跨院的王萱柔径直去了锦华院。

        绕过黄花梨木的雕花屏风,钱妈妈正在给坐在临窗大炕上的余氏按捏额角,余氏半眯着眼睛,舒服的靠在大红迎枕上。

        屋角放着冰盆,有幽幽凉意带着雾气缭绕在梁间。

        钱妈妈见了王萱柔,对余氏低声喊了一声:“大姑娘来了。”

        余氏闻言睁开眼,就看见打扮的粉嫩漂亮的女儿正走过来,她示意王萱柔在自己身旁的绣凳上坐下,嘴角微扬:“她同意了?”

        王萱柔轻轻的给余氏捶腿:“答应了,很是爽快,可是母亲为何一定要让表妹跟去呢,她性子木讷,去了又能做什么?”

        余氏面上浮现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傻姑娘,你这次去游湖还有可能见到给你相看的几家公子,你祖母因为殷小娘的事恼了我,对你的亲事竟然也不闻不问,你带着她心尖子上的人一同去了,她不过问都不行。”

        说到这里,余氏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忿忿道:“殷小娘生的那个小蹄子竟然也敢肖想给你选的夫婿,仗着你父亲疼她,真是以为自己是个嫡出的了。”

        说起王萱蕊,王萱柔也面色低沉下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常态,有些失落道:“自幼父亲就更疼她,我和瑶儿虽占着嫡出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

        余氏闻言便抓过王萱柔的手,带着怜惜的意味道:“你也不能这么说,你到底还有荣国公府这个外家,这样显赫的后盾,王萱蕊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有的。”

        想到荣国公府,外祖母荣国公夫人待她的好,王萱柔脸上浮起笑意,点头应是:“母亲说的对,我还有外祖他们呢!”

        她说着就伏在余氏膝头,余氏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发髻上的那朵藕粉色的珠花,若有所思道:“初九的游湖,你还是不要和薛家姑娘走的太近,你要知道你祖母她对薛家有些忌讳,你万万不要去触了她的禁忌。”

        余氏说的这些,王萱柔自然是明白的,她乖顺的应了一声:“母亲说的这些,女儿都省的。”

        而此时的暮雪院里,殷小娘母女俩也在说着话。

        因为之前王老夫人的敲打,余氏没有再和殷小娘针锋相对,她屋里该有的东西都没有刻薄,因为怀孕后怕热,殷小娘屋里的冰盆足足比锦华院里多了一倍。

        锦华院内室里,殷小娘坐在锦绣美人采莲绣屏后的矮榻上,屋子里凉意阵阵袭来,屋外云春指挥着小厮搭着梯子捕蝉,喜燕端着描金彩绘托盘进来,两碗酸甜可口的冰镇酸梅汤用冰裂瓷碗盛着,在炎炎夏日里看着诱人至极。

        喜燕和云春都是老夫人身边的人,如今来服侍殷小娘,可谓是莫大的荣耀和体面。

        喜燕做事周到讨喜,此时轻手轻脚的把碗放在矮榻旁的小几上,微微屈身行礼:“小娘,二小姐,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酸梅汤,尝尝吧。”

        殷小娘点头,让她先下去,喜燕自然乖乖退下,殷小娘和王萱蕊在屋子里嘀咕着。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6208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