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25 玉兰花开

025 玉兰花开

        一夜好眠,清晨的微光透过菱花窗洒入室内,闲蒲一如既往的进屋来唤林玉安起床。

        林玉安有些泛懒,赖着不愿起床,想着还要给王老夫人请安,在榻上闷闷不乐的滚了两圈后还是怏怏的起了身。

        目光落在闲蒲手上的一件月牙色织锦绫罗马面裙上,裙袂上用银线绣着淡雅的仙鹤,走动时一闪一闪的十分好看。

        闲蒲见姑娘正打量着这裙子,会意道:“这是今早老夫人身旁的杏烟送过来的,说这原是给瑶姐儿做的新裙,姑娘刚进府,老夫人做主,先把这裙子挪给姑娘穿着。”

        闻言,林玉安立刻退了一步,二话不说就吩咐闲蒲把裙子折起来放好。

        闲蒲不解,姑娘已经很久没有穿过新裙子了,自从老爷没了之后,小姐就在两件素衣中来来去去没有选择的余地。

        见闲蒲一脸比她还委屈的样子,林玉安轻叹了一口气:“你既然也听到了,这原是给二房瑶表姐做的新裙子,若是就这样让我们截胡了,若是让她知道了,只怕心里难免有芥蒂,你觉得以后我们和瑶表姐见面还好好相处吗?”

        闲蒲略一思索,便明白姑娘的意思了,老夫人是一家之长,她做事自然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是姑娘不同,她在王家也只是个寄居的客人,若是得罪了二房的嫡小姐,只怕以后日子不好过。

        “婢子以后一定谨慎。”

        听到闲蒲的称呼,林玉安会心一笑,想来这憨丫头也品出几分苦味来了。

        收拾整齐,闲蒲便扶着林玉安出了暖阁。

        走到堂屋时,已经听到了姑娘们轻柔莺啼般的说话声,还有王老夫人时不时发出的几声温和的笑声。

        今日怎么这么热闹,林玉安走上前时,才发现人已经坐满了,屋子里热闹极了。

        她忙上前给王老夫人请安:“外祖母健安!”

        王老夫人乐呵呵的点头让她去坐下,略微打量了她一眼,有些担忧的问了句:“可是身上不利落,怎么面色不好看呢?”

        林玉安恭敬的福了福身:“许是昨儿夜里风大没睡好,让外祖母担心了。”

        王老夫人穿着件玄色福字纹春衫,斑白的头发利落的绾在头上,只插了一支祖母绿的簪子,看着清爽又不失慈和。

        她点了点头,看着林玉安的目光十分柔和,像是春日午后的阳光,温暖舒服。

        林玉安转身对几个舅母和姊妹行了礼,一番礼数完毕,才发现今日大舅母齐氏没有来。

        压下心头疑惑,坐到右侧几个姊妹下首的位置,端着茶荡了荡浮在茶汤上的茶,微吸了一口热气氤氲着的怡人茶香,这是今年早春的龙井新茶。

        清明前的龙井要从杭州运过来,王家五月就喝上了,窥斑见豹,可见王家的显赫。

        林玉安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寻着看过去,见王老夫人目光正打量着自己的一身穿着,林玉安想到早晨送来的那件马面裙,只作不知道的错开目光去。

        今日自己来的有些晚了,林玉安坐在王萱蕊的下首,只见她斜暼了自己几眼,若有所指的道:“祖母,虽然您宠爱我们,可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忘了自己的本分,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她的声音甜甜的,让人听了如同吃了饴糖一般,王老夫人是个在后院堆里摸爬打滚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的人,闻言沉声道:“嗯,你是个会说话的,可见殷姨娘对你教养有方。”

        这话说的颇有些听头,似乎在表扬蕊姐儿,可是仔细寻思又觉得不是,反而有些呵斥的意味,这让本想指桑骂槐的王萱蕊面色一红,知道自己踢到铁板子上了,只好对着老夫人笑了笑:“多谢祖母赞扬。”

        这时候一个穿着墨绿色素布衣裙的婆子走了进来,低声禀道:“老夫人,大娘子今日身体不适,遣老奴过来知会一声,还请老夫人不要见怪。”

        原来是大舅母齐氏身边的婆子,林玉安还以为齐氏身边的婢女都只穿素衣。

        王老夫人听说大儿媳妇齐氏身子不适,便问那婆子道:“可请了郎中来瞧,用了药没有,要紧吗?”

        那婆子屈身回话道:“回老夫人,已经请了郎中,大娘子现在还躺着的,说是身子疲乏,没有力气。”

        王老夫人听着请了郎中,这才放下心来,让素妈妈送她出去了,又对着林玉安几个说:“待会儿你们几个去给你们大伯母也请个安吧,她身上不舒服,你们去看看她也好。”

        林玉安几个便起身屈身答应。过了一会儿,王老夫人便让王萱柔带着几个姊妹去看齐氏,又让素妈妈在库房里挑些好的补品着人送过去。

        三房两个姊妹十分安静,和三舅舅王忠君性子完全相反,和魏氏也不同,两人总是扎堆走在一起,和别人也说不上几句话。

        林玉安特意和王萱瑶走近了些,漫不经心道:“昨儿见外祖母亲自过目了姐姐的新裙子,还说要看过了才给你送过去,可见外祖母是格外心疼瑶姐姐。”

        王萱瑶听见这位长得格外好看的表妹说的话,不禁一愣,转眼便喜上眉梢,能得祖母如此重视,这可是几个姊妹们都想得的殊荣。

        “表妹怎么知道?”她按捺住喜不自胜的心情,故作风轻云淡的问道。

        林玉安捂嘴轻笑:“外祖母还问我,这花样好看么,我自然知道了。”

        王萱瑶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城府不深,闻言没有多想,和林玉安一同说着话往郡主府去。

        郡主府和王府都是御赐府邸,因为安宁郡主是王家的媳妇,谁把谁压过去了都不好,中庸之道才是最好的,所以两边的布置几乎有些神似,只是郡主府看着更有皇家的贵气。

        从府门到齐氏住的正院璋池阁走了半柱香的时间。

        王萱柔走在最前面,她身姿纤细,窈窕清雅,颇有大家风范。

        林玉安只是个充数的人,和王萱瑶并肩走在一起,时不时的说上几句家常。

        她有些腻味的打量了一眼四周,院子里里外外栽种的白玉兰正开的热烈。

        婉柔清丽的白玉兰一簇簇挤在枝头,花团锦簇,如火如荼的盛放,让这个院子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机,一树一树的如雪的洁白让林玉安想到了齐氏身边一袭素衣的婢女,她仿佛是个不允许一丝瑕疵的人,眼里容不得一颗沙子。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59814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