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23 不舍

023 不舍

        京城的五月初,和江南不同。

        清晨的气息是温热的。林玉安被闲蒲叫醒,揉了揉惺忪睡眼,闲蒲轻轻推开窗,有雀惊枝飞过。

        闲蒲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姑娘,快起床了,待会儿还给老夫人请安。”

        林玉安挣扎了一番,这才从床上起来。因为还在重孝期,打扮也随意,只一件月牙色春衫,闲蒲取来给她穿上,拧了帕子给林玉安洗脸。

        “闲蒲。”

        闲蒲抬眼便看见林玉安一脸苦涩,遂笑道:“怎么了姑娘?”

        “我,我……我又快记不得几个姊妹的名字了,待会儿不会出问题吧。”

        闲蒲一听是这茬儿,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姑娘你什么都好,读书过目不忘,怎的记人倒是这么糊涂?”

        看着闲蒲笑得前仰后俯,林玉安抓着她便挠她痒痒,屋子里欢声笑语,给清晨平添几分活力。

        “王萱柔,王萱蕊,王萱薇,王萱蓉……还有谁啊?”

        林玉安面露难色,闲蒲捂嘴笑道:“还有二房嫡姑娘王萱瑶,姑娘倒是把好的坏的都记住了,不好不坏的就忘脑后了。”

        见林玉安没有反应过来,闲蒲又补充了一句:“可见这人啊,要么就做个好人,要么就做个坏人,中间不上不下的不招人待见。”

        在南水庄的时候,闲蒲平日里挺安静的,怎么京城水土还把她这性子养左了?

        又整理了一番衣裳,林玉安这才出了暖阁。

        刚走出来,便听见王小娘柔和的声音:“母亲,再喝一口茶。”

        王老夫人乐呵呵的笑了几声,似乎接了茶杯喝了一口茶:“好啦,扶我起身吧!”

        一阵穿戴衣服的摩擦声中,又听王小娘道:“母亲,有件事女儿还没有说。”

        王老夫人正在穿衣服,漫不经心问了是何事。王小娘略微犹豫,这才道:“女儿准备去寂月庵长住,替亡夫抄经,为家人祈福……”

        “胡闹!”

        话音未落,王老夫人出声呵斥道:“你可想过,你去了寂月庵,安姐儿怎么办?你还年轻,以后便是不嫁人了,在王家也不多你一双筷子!”

        王老夫人似乎有些激动,说完就猛地咳嗽起来,内室一阵慌乱。拍背的拍背,递水的递水。

        林玉安杵在门口,感觉如同晴天霹雳,她听见母亲要去庵堂?

        她虽从未去过庵堂,可是想想也知道,必然是青灯古佛,了却残生,余生柴扉松径,再难出来。

        林玉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要母亲去庵堂。

        “母亲,母亲你缓一缓,别急,你听女儿仔细道来。”

        只听见内室中,母亲安抚外祖母的声音,继而又听外祖母咳嗽了几声,王小娘声音哽咽:“母亲,你知道大嫂的性子,安姐儿本就受我拖累,是个庶出,若是我留在王家,对安姐儿来说,百害而无一利啊!”

        胡说,母亲她胡说!林玉安心里如同刀割,想要进去阻止母亲继续说下去,可是脚下如同灌了铅一样,一寸也挪不动。

        王老夫人没有出声,王小娘低声抽泣:“母亲啊,女儿也只有这么一根血脉,全身心也就念着她,她若是能得了好,我便是吃糠咽菜也是欢喜的,安姐儿有你这个外祖母,女儿就放心了!”

        霍妈妈的哭声也传来,和王小娘的哭声交杂在一起:“姑娘啊,你也是我亲自看着长大的啊!你若是去了庵堂,我也要随你一同去。”

        林玉安心头五味陈杂,转身往院子里走去,闲蒲也完全把内室里的话听在耳中,见林玉安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跟在她身后。

        来到京城的第一天,林玉安后悔了。她不喜欢这里,虽然住在这个宅子里的主人们锦衣华服,象箸玉杯,这里千好万好,她也不喜欢。

        她不知道母亲还对王老夫人说了什么,只觉得心神恍惚,心里全是江南杏花烟雨的模样。

        不知是因为江南烟雨迷蒙还是她眼花了,视线氤氲在水汽中,有温热的雨点下落。

        到京城的第二日,林玉安就病了。

        京城里的大夫来过几次,找不出病症便只说是水土不服,可这水土不服就一连不服了半个月。

        林玉安病了的前两日,王小娘一脸无事的坐在床头小杌子上同她说话,言语中温柔的模样让林玉安眷念不已,她不敢多看,看着就觉得鼻尖酸楚,怕被母亲瞧出端倪来,可又舍不得不看,担心以后想看便看不着了。

        矛盾中到了第三日,这日母亲没有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缄默不语,没有谁提起王小娘。

        林玉安就借病日日躲在屋子里,其间王萱柔姐妹来过两次,王萱薇和王萱蓉来过一次,送了一些女儿家的小物件儿,便再也没有来过。

        二舅母和三舅母都派人送了些名贵补品来,外祖母也常常过来询问情况,只是没想到大舅母齐氏竟然也派人送了东西过来。这倒是让林玉安惊奇了几日,可转眼便抛之脑后,依旧闭门不出。

        闲蒲知道,姑娘是不想出去看见那些人,这一屋子的人都自命清高,借着自己金尊玉贵的出身,整天端着架子,十句话中没有两句是出自真心的。

        五月已经过去了一半,林玉安总算踏出门槛了。外祖母很高兴,她以为林玉安是愿意面对她母亲去庵堂的事实了。

        林玉安在屋子里待久了,面色有些苍白,向王老夫人讨了个机会出门走走。王老夫人想了想,担心她在家里闷坏了,就同意了,便提出让几个姊妹一同去,林玉安婉拒了。

        下午,林玉安便带着闲蒲出了门,王老夫人让两个家丁跟着保护,又派了马夫,仔细叮嘱林玉安不要走远了,这才放她出了门。

        上了马车,马夫问去哪里,林玉安怔愣了,她哪里知道能去哪里啊,京城这个地方,她哪里也没有去过,人生地不熟。

        “有没有什么安静的地方?”

        闲蒲最是明白林玉安此时的想法,出声问马夫道。

        马夫略微思索:“几个少爷最常城南的斗书斋,府里的姑娘最常去的是城东的胭粉铺子。”

        “去斗书斋。”闲蒲知道自家姑娘一定也是想去这个地方,转头见林玉安对她点了点头,便有些疲惫的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马车缓缓走在大街上,一路上繁华声声入耳,林玉安却仿若未闻。

        她以为有一天,自己能够保护母亲,而不是母亲为了避她风雨,牺牲自己。心口漫上不舍的钝疼,让她不禁冷抽一口气。

        “表姑娘,斗书斋到了。”

        马夫的声音传进来,闲蒲扶着林玉安一同下了马车。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5967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