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19 外祖母

019 外祖母

        林玉安走出偏房,心思却有些飘忽,前两日知哥儿已经上了族谱,今儿却没有看见他,难道是去李家读书了?

        正猜想着,便看见一个矮小身影往这边飞奔而来。

        林玉安脚步一滞,小小的身影便已经跑到身前来了。

        她定睛一看,知哥儿像是一个掉在泥潭里的小猴子,浑身是泥,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林玉安讶异的看着他,只见他从背后拿出一束梨花。

        知哥儿的眼睛乌黑发亮,真挚的看着她:“二姐姐,听说你要走了,我……我没有东西能送你,这个给你吧。”

        林玉安心头温热,突然觉得有些感动,点头接过那束因为奔跑太快而有些零落的梨花,笑着用手帕给知哥儿擦了脸,这时候许妈妈来了,林玉安便站起身:“快带知哥儿去梳洗一下吧,水要放热一点。”

        她说着就要迈步离开,和闲蒲走到月亮门处,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知哥儿还站在原地,许妈妈正在拉他,林玉安眼眶一热,对知哥儿喊道:“用功读书,以后金榜题名就能来京城了。”

        闲蒲看着也有些触动,扶着林玉安远远的走了。

        马车轮子骨碌骨碌的响着,林玉安撩开帘子往外看,马车正驶过潮湿悠长的巷子,不知梅雨过后,又是怎样的光景。

        王小娘躺在垫着的厚厚被褥上,有些怅意的凝视着林玉安。

        林玉安感觉到王小娘的视线,便转过头,对王小娘笑道:“母亲何故这样看着女儿?”

        王小娘听到这个称呼,一时愕然。之前她和大娘子翻脸,就有意让她换个称呼,没想到直到离开了林府,她才开口唤她为母亲。

        林玉安的用心,王小娘也能理解,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她这么喊自己,心中十分欢喜。

        不过转念一想到要说的话,那欢喜又沉了下去。林玉安见母亲脸色变化,替她掖了被角:“母亲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王小娘略犹豫:“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事要提前给你说。”

        林玉安望着她,王小娘继续道:“你这次回去,就要住在王家了,难免和你大舅母齐氏打交道,只是你大舅母是郡主出身,难免有些高傲不好相处,到时候,你一定要谨言慎行,切不可让她抓住错处。”

        大舅母齐氏?林玉安心中微滞,想到大舅母的身份,她的确有高傲的资本,只是她都要如此小心谨慎,那母亲又该如何自处呢?

        正疑惑间,王小娘又道:“还有,你二舅母也要小心对付,她是国公府的嫡出小姐,心气儿高,等闲人都不看在眼里……”

        从南水庄到京城,辗转走了十天,直到林玉安撩帘子往外看去,见到宽敞的的青砖路上车水马龙,高大宏伟的城楼下人群如同蚂蚁搬家,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城楼上“汴都”两个气势恢宏的大字让她松了一口气,又不禁觉得拘束。林玉安坐回车厢,见闲蒲一脸好奇的样子往外看,便轻轻呵斥了她:“到京城了,这里不比南水庄,做事需谨言慎行,到了王家,不可多说一个字,多看一眼。”

        闲蒲没有想到离开了林家,还要这么憋屈,不过想到路上王小娘絮絮叨叨说的那些话,也不由的垂下头。

        马车停了下来,前面有人下了车,那是三舅舅王忠君坐的马车,似乎是有人盘查,不过片刻,马车又继续前进。

        看来王家的势力在京城不可小觑,这盘查的都没有过来看过就放行了,显然是怕得罪了王家。

        心里思虑着,外面有人敲锣打鼓,有小孩嬉笑,人群嘈杂好不热闹。林玉安即便没有撩开车帘也能幻想外面擦肩接踵的繁华景象。

        有空气中飘来一股酒香味,有烹制肉的香味,空气里都是京城里一言难尽的繁华。

        林玉安不知将来会如何,只是江南的杏花烟雨却一直存在心底。

        马车从城门到停下,走走停停走了一柱香的时间,马车外有人喊道:王府到!”

        林玉安心中突然有些紧张,王小娘由着霍妈妈扶起身,林玉安也帮着把王小娘挪出了马车。

        一座三间大门前蹲着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子,正中间的大门上方有一匾,赤金镶边,中间金闪闪的写着王府两个大字,林玉安扶着王小娘,不经意间瞥见王府对面同样气派的三间大门,上面写着安宁郡主府,牌匾下面一个小小的御字,彰显着皇家身份。

        回过头,便看见四个穿着气度不凡的仆妇迎了过来,她们打扮相似,看着整齐同一。

        林玉安心中暗暗吃惊,单单看这几人的举止气度,已经不是寻常丫鬟仆妇了。她思忖间,有一个国字脸,满脸堆笑的中年仆妇来扶她,另外几个便过来把王小娘架着往东边的角门过去。

        看过去,原来是早等着的小轿,外面包着深青色如意祥云纹的锦布,四个小厮分别立在四个方向,王小娘便被架到轿子里,放下了帘子。

        这厢那中年仆妇便引着林玉安往王小娘后面的那个同样的小轿走去,她声音温厚:“姑娘小心坐好。”

        林玉安笑着对她点头上了轿子,闲蒲便跟在轿子后面走。

        小轿两侧开了小窗,用青纱蒙着,坐在轿中,隐约可见外面的景象。约莫有了一百来步,轿子落地,似乎换了人来抬,片刻又轻飘飘的往前走。

        四周静悄悄的,只听见鸟鸣雀跃的声音,深灰色的墙壁旁栽种着各色花朵,大多富贵之像。

        一盏茶的功夫,前面出现了刻着八仙过海的影壁,转角便到了垂花门处,雕梁画栋,彩绘的廊柱令人不禁赞叹。

        轿子轻轻落地,刚才那个中年仆妇来打起轿帘,林玉安心知该下轿了,便扶着她的手,下了轿。

        穿过垂花门,两边就是抄手游廊,合抱在中间的是个四四方方的天井,中间有一座木桥,下面是个人工的小溪,行走游廊间可闻潺潺水声,小溪清澈见底,溪底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鹅卵石,有睡莲卧于水面,只是这季节尚未结莲。

        初见只觉得别具匠心,气派非凡。

        王小娘被扶着走在前面,霍妈妈跟在一旁,林玉安收回目光,专心脚下。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院子整齐对称的分布两旁,又过了一道月亮门,右转过去走了十余步,便到了一处方正气派的院子前。

        院子上面一个小匾,写着怡然居三个大字,门前的石墩旁有几个个穿红着绿的小丫鬟垂头屏气的立在两旁。扶着王小娘的一个仆妇朗声道:“姑奶奶和表姑娘到了!”

        这一声呼后,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笑意往门前来。

        几个穿着素净却不失体面的十五六岁的丫鬟迎了出来把王小娘簇拥着进了院子,有人口中笑道:“老夫人一早就惦记着,昨夜都没有睡好呢!”

        王小娘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林玉安迈步走进院子,只见中间可容马车过的青砖石路笔直的往前延伸,两旁种着海棠树正红艳艳的开着花,地上种着平整如毛毯的青草,庄严肃穆中透着春日的喜气。

        屋前四五梯台阶一过,便到了檐下。檐下正屋前也站着两个面色肃然的中年仆妇,目不斜视像个木桩子。

        引两人来的婆子直接领着两人进了屋,便看见一个头发斑白戴着一条金丝绒镶翡翠珍珠如意云纹的老妇人蹒跚而来。

        王小娘顿时泣不成声,和老妇人抱作一团,老妇人老泪纵横,也不停的拍着王小娘的后背,口中喊道:“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王小娘口中只嘶哑道:“母亲啊!”

        林玉安站在一旁,只觉得看着眼睛泛酸,心中感触颇深。

        王老夫人应该是古稀之年,王小娘是她老来得子,一直视为上天恩赐,便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手里怕化了,真真是心头肉。

        哭闹了一会儿,一个众仆妇中打扮最是体面的仆妇走上前来扶着王老夫人坐回垫了秋香色褥子的罗汉座上,王老夫人拉着王小娘的手怎么也不放开。

        “五姑奶奶切不可让老夫人太过伤心,入春之后老夫人的心悸病发得更频繁了,宫里的太医来看,说是要静养着……”

        那仆妇尚未说完,便听王老夫人沉喝一声:“素妈妈!”

        那仆妇便噤了声,在一旁伺候着。方才引两人进来的几个仆妇已经在两旁的金丝楠木圈椅后整齐站定,有小丫鬟上来斟茶,紫檀木托有些沉重,那小丫鬟显然是做惯了的,手都没有抖一下,定定的举着茶杯放在王小娘身前。

        又有一个丫鬟也端了茶盏过来给林玉安,林玉安慌忙的接了过来,揭盖抿了一口,茶香怡人,口齿留香,林玉安从未喝过。

        把茶盏放回红木托盘中,林玉安才松了一口气,见上面悬着一块乌木做的匾,写着“河清人寿”四个大字,右下角一个小小的御字,想来也是皇上御笔亲书了。

        这时候,王老夫人突然喊了一声:“这可是安姐儿?”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59252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