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04 表夫人

004 表夫人

        林玉珠并没有理会在一旁当隐身人的林玉安,只拉着方娴若说着着南水庄上的胭脂钗粉,或是近来时兴的绣品花样。

        站了一会儿,林玉安隐约有些腿麻,这时候便听迟梦进来禀林玉珠:“大姑娘,大娘子遣了忆梅过来问话,说晌午在青田院用饭还是去主院用饭。”

        自从林老爷过世后,这还是方家兄妹第一次来林家,林玉珠略一思量笑道:“请回母亲,晌午在霖西苑用饭。”

        林玉珠想的很简单,大娘子是方家女儿,如今林老爷去了,大娘子在府中本就没了依靠,唯有方家还能说上话,如今府中支离破碎,只怕一阵风便能将林府吹散了。想来大娘子见了方家兄妹,心里也明亮些许。

        林玉安站了半晌,只不见林玉卿的身影,往日里方家兄妹来家中,她是第一个欢喜雀跃的。今儿却不见踪影,倒是奇了。

        “大姐姐,不知三妹妹去了何处,怎不出来一同玩耍。”

        林玉安说的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一个字惹人嫌,不待林玉珠说话,方娴若转头瞥着林玉安,眼中多有嫌弃厌恶。

        “表姐,怎么我们每次过来,你总要树这么个惹人厌的东西在我跟前,你也不嫌恶心。”方娴若说话从不顾忌别人,只是这次并没有直接对着林玉安说,而是转回身一脸不耐的对林玉珠说的。

        林玉珠笑容有些讪讪的,有些难堪的扫了一眼站在那里许久的林玉安:“若儿表妹,你别这样说二妹妹,她虽木讷了些许,可心里却是聪慧的。”

        方娴若不屑的撇撇嘴,没再说下去,林玉安脸上红白交加,如踩针毡,站立难安。

        她一直谨记自己是小娘所出,事事都百般忍让,虽有父亲对她的偏爱,可也不曾恃宠生娇,说话做事没有半分逾矩,没想到从未得罪过的方娴若还如此欺负人。

        林玉安心里委屈,可面上却还要强忍着,方家两兄妹都是正室嫡出,林府也只有她一个是庶出女,她没有资格在这里鸣不平。

        方舟裕大喇喇的坐在软凳上,有些不悦的瞪了方娴若一眼:“你说你这性子,在家中便也罢了,家里的小娘没有一个敢和你横,庶妹们也让着你,到了姑父家里还这样,真是没有规矩。”

        想是他也觉得方娴若有些欺人太甚,又见林玉安一张水灵灵的小脸上有些难堪,所以出声半真半假的训斥了方娴若几句。

        谁知方娴若突然站起来,手上的饼子扳成了两半,恶狠狠的瞪着站在一旁木头般的林玉安,饼子直直的掷向林玉安微微低垂的脑袋。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小娘养的,也配和我们这些大娘子屋里的一同玩耍,叫你来是客气,你倒好,眼巴巴就来了,真是好教养!”

        这一举动太突然,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饼子和话都噼里啪啦的倒豆子般砸向了林玉安。

        方舟裕没有想到他不过是不痛不痒的说了方娴若两句,她倒夹枪带炮上了火气,转头一股脑的往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林玉安身上砸了出去。

        真是不可置信,方娴若怎么这般刁蛮。不过林玉珠心里却是门清儿,方娴若本就是这么个泼皮性子,往日里在家是撒惯了泼,之前是碍于父亲偏爱林玉安,一直隐忍不发,如今眼瞧着父亲去了,林府没有谁会护着这么个庶小姐了。

        林玉安被这么一骂,着实没了主意,心头酸楚愈盛,却又强忍着:“方家姐姐骂我便骂我,何故要扯上父母的教养,我父亲才去,尸骨未寒,怎能容忍你这番羞辱。”

        听着林玉安红着眼眶不疾不徐的话,方娴若倒是没了刚才的火性,刚才她是被兄长骂了,心里哪里受得了这闲气,这才有了这么大的脾气,这时候听起林玉安提姑父,她也蔫了。

        “安姐儿,我的安姐呢?”

        这时候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道妇人的声音,林玉安听出来是王小娘的声音,鼻子一酸,几欲落泪。

        王小娘大力推开前来阻止她进去的迟梦和云香,还没站稳便冲了进来,当头便看见一头饼屑的林玉安。

        刚才听闲蒲来报信,说她姑娘在青田院被方家小姐欺负,她就这么根血脉,自己都疼得如珠似玉,偏她又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一向守规矩。

        这不,怕她受欺负,王小娘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见女儿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方家小姐还拿着泼辣的气势,一副还想动手的样子。

        王小娘似乎听见一道支离破碎的声音,她不想再坚持了,喉咙哽咽几声,走上前去,扫视了一圈:“你,你们,合起伙儿来欺负我姑娘,我告诉你们,我姑娘虽没了爹,可还有娘!”

        看着王小娘困兽一般瞪着眼睛,恶狠狠的样子,方娴若本不敢再说话,可听到后面,却又有了气势。

        “王小娘这是什么教养,林玉安的娘是我姑姑,你算个什么东西。要知道妾合买者,贱同买卖。”方娴若引经据典,想要在气势上压倒王小娘。

        谁知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火辣辣的印在了她脸上,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刚收回手的王小娘。

        王小娘直起腰杆,声音洪亮:“既然你娘生而不教,我是个外人,碰上了就替她教教你,什么叫礼仪尊卑,伦理廉耻!”

        林玉安也被王小娘的这动作吓着了,呆愣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林玉珠见情况快控制不住了,这才从角落里跑出来,“王小娘,你这是做什么,表妹可是方家捧在手上的明珠,你怎么能打她,她也算林府半个主子。”

        王小娘厚薄相宜的唇微微上扬,看着这个任由她姑娘被欺负的嫡大小姐。她什么都能妥协,可是安姐儿是她唯一的血脉,是她最后的底线。

        看着王小娘异样的神情,林玉珠有些没谱,这样的王小娘她还从未见过。

        只见王小娘走到呆愣着的林玉安身旁,伸手轻轻的为她将头发上的饼屑清理干净。林玉安从未见过小娘如此凶悍的模样。多年以后,她才明白什么叫为母则刚。

        “林府的嫡大小姐。”王小娘转过身来,和林玉珠与方娴若只隔着两步的距离,她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告诉我她方娴若算林府的半个主子,试问她为林府做了什么?林府上下,开支漏洞,用了我多少嫁妆来填,你不知道,可你母亲!方大娘子!她知道。”

        王小娘骤然拔高声音让林玉珠和方娴若都吓了一跳,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只顿了顿,看向林玉安,“你方娴若是家中明珠,我的安姐儿也是我的心头血,谁敢欺负她,我定然不会放过!”

        林玉珠手足无措,她只知道林府是她父亲和母亲打理的,什么嫁妆不嫁妆的,她哪里知道。又见王小娘护着林玉安,想来今日也不会再有什么笑话了。

        之前她心里还有气,可被她这么一吼,也没有了气势,她只是觉得王小娘的身份就是个奴婢,当着她的面打了方娴若,让她有些下不来台。

        方舟裕见妹妹方娴若被打,虽明白是妹妹做的过分了,可也抹不开脸面,只拉过方娴若,对林玉珠颔首道:“玉珠表妹,你也看到了,我妹妹在你们林府挨了打,也不好再待下去,有什么事,就让长辈们出面吧。”

        林玉珠想挽留一下,方舟裕却已经带着方娴若大步离开了。

        林玉珠觉得王小娘的确过分了,可她也不知道怎么治她,一扫在外人面前的乖巧淑静,焦躁的跺了跺脚,直接往霖西苑去了。

        “小娘,这……”林玉安担心方大娘子心中不快,来找她小娘生事,只怕小娘会吃亏啊。

        王小娘撰了她的手,安抚着轻轻拍了拍:“走,跟娘回去。”

        娘?被王小娘拉着的林玉安看着生母王小娘的侧颜,心中触动,走过柳枝轻柔的小路,枝叶葳蕤,扫过脸颊,有些柔软,惹得脸颊有些微痒。

        闲蒲和霍妈妈都跟在王小娘和林玉安身后小跑着,霍妈妈知道今日这事,只怕是刺痛了王小娘的心,她还记得闲蒲来报安姐儿被欺负的时候,小娘着急得险些把鞋跑掉了。

        她隐约感觉到,离回王家的日子,又近了些。

        回到那狭窄的院子里,王小娘一言不发,只用霍妈妈打来的清水为林玉安梳洗,面上已经没有刚才的强硬,只用柔柔的目光包裹着林玉安。

        刚才小娘张狂发怒的样子,林玉安觉得还历历在目,每每回想,便觉得胆战心惊,这还是她心里那个唯唯诺诺,柔和到从来不高声说话的小娘吗?

        霖西苑里,方大娘子早就得了信,知道青田院发生的一切,这时候见长女面色焦急的跑来,面上无波,只吩咐田妈妈给林玉珠斟杯茶。

        “润润喉咙吧,什么事也值得这么急匆匆的。”

        正是用晌午饭的时候,见母亲既没有问方家兄妹,也没有问她怎么独身一人,却只让她吃茶,想来母亲是得了信了。

        既然得了信,知道王小娘打了方家嫡女,母亲的侄女,却并不去青田院做主,这是何故?林玉珠一时想不明白。

        待吃了茶,林玉珠正要问,便见三妹妹林玉卿也来了。林玉卿一脸的不悦,嘴角耷拉着,随意的走到林玉珠下首坐下。

        林玉珠也不好多问,只笑着问林玉卿:“怎么不高兴,今儿你表姐和表哥都来了,往日里你不是最喜欢同他们玩耍吗,今日倒是冷落了。”

        林玉卿有些不耐烦,端了茶水来吃,喝得急了些烫了嘴,又重重的放了回去,“去做什么,方家比我们家有钱,表姐成天就露着半个手臂,生怕别人看不到她手上带的那些个手镯珠链,我才懒得去看她显摆。”

        原是为这个生气,林玉珠失笑,正想开导几句,便听屋外忆梅高声道:“表夫人来了。”

        表夫人就是方大娘子哥哥的大娘子,就是刚才离开林府的方家兄妹生母。

        听到表夫人来了,林玉卿立刻收了刚才那张脸,表情沉静的垂着头,这时候一个和方大娘子年纪差不多的妇人走进来。

        妇人神情有些不虞,头上一只赤金的流苏簪子叮铃作响,一袭秋香色暗纹绣花的裙子,款款步至堂中。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5834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