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庶女嫡宫 > 002 嫁妆

002 嫁妆

        王小娘子虽也是一袭素衣,可眉梢眼角的妙人风韵,却不是堂上人能比的。

        这也难怪林老爷生前总是住在王小娘的院子里,不过王小娘不是个跋扈的,虽有娘家丰厚的嫁妆傍身,却也从不拿乔,只本分的住在属于她的那一亩三分地。

        王小娘执妾礼对方大娘子行礼,却被她托住不肯,王小娘疑惑不解,方大娘子便开口道:“王家妹妹,我受不起啊!”

        王小娘更是纳闷,她本就是林府小娘,方大娘子是正儿八经的正室嫡妻,哪里会受不起?

        “大娘子,您这话从何说起?”

        方大娘子按着她在对面的主位上坐下,突然下跪,声色凄凄,“王家妹妹,你因着我这妇人,到了林家委身多年只得做妾,您是王家嫡女啊,便是王公贵族也欢喜三媒六聘抬进府里做正头娘子的。”

        她呜呜哽咽两声,王小娘扶她不起,只能低着身子,听她说话:“如今官人已经走了,我原想着他办了外差回来,便将这正头娘子的位置让给你,不曾想他这病来的这么急,药石无医,就这么去了,临走也没有如愿看见你成为正头娘子!”

        林玉安坐在一旁,不动声色。

        林玉珠和林玉卿面色有些焦急,可有碍于礼数,不能开口。林玉珠心中又急又气,母亲这是犯糊涂吗,倘若真是让王小娘做了嫡母,那她们不就成了庶女?

        眼看她也到了议亲的年纪,试问谁家会聘娶一个庶女做主母,她可不愿意去做小娘。

        王小娘待方大娘子说完话,便伸手用力将她扶了起来。

        “大娘子,您这是什么话,妾身既然已经进了林府做了小娘,哪里有半路让正头娘子让位的说法,这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

        方大娘子听她不肯,立时又要跪下去,这次被王小娘身边的霍妈妈一同合力拉住了。

        “王家妹妹,你知道,官人本就俸禄微薄,回来治病,药石也快将家中薄产耗尽,家中上下十来口子人,可就只能指着你过日子了。”

        王小娘子离了主位,直着腰板走到堂中,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雨,海棠结了花骨朵儿,这霖西苑中,她也看得出十分节俭,可是她却知道一些隐情。

        倘若是林府的确过不下日子了,只能看着她的嫁妆过日子,那么她便是分些嫁妆又何妨。

        可惜大娘子偏偏要用这种手段来逼迫她。寻常人家从没有这种正室让位于妾的做法,倘若今日她接受了,为了林府开支,她的嫁妆自然是必须拿出来。

        可是日后她的女儿,虽得了嫡女之位,却是再也抬不起头,别人都会说她母亲不是个正派的人物,各种流言蜚语,什么话都会出来,到时候玉安她要如何活,谁家会要这样的姐儿做媳妇。

        倘若她不接受,大娘子又会说她贪财不义,裹着嫁妆不肯接济夫家,她的名声也会不好听,玉安的名声又会好到哪里去。

        王小娘转过身来,看着大娘子,漂亮的丹凤眼直直的凝视着她,“大娘子,如今官人已经去了,正房偏房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个名头。”

        她说着又正式的走到方大娘子身前,执妾礼端正的行了一个礼,“大娘子为了林府操劳半生,着实是林家的大功臣,妾身不敢逾矩。”

        方大娘子听着王小娘就这么四两拨千斤,轻飘飘的便把话头摘了去,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没有半分反应,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面上无波,只讪讪的笑了笑。

        待人都走了,田妈妈早看出来大娘子这是山雨欲来,强作镇定。

        “大娘子,喝口茶消消气。”

        田妈妈重新斟了茶,送到方大娘子身前,方大娘子气得坐立不安,接过茶觉得烫手,又放了回去,连连摆手:“不喝了,不喝了,哪里还喝的下什么茶。”

        田妈妈笑了笑,走到方大娘子身旁替她捏肩,“大娘子往日里都事事料得定,如今就因为这王小娘摘了您的话头,就如此焦躁,这可不是大娘子的作态。”

        方大娘子听了,侧头看着田妈妈,眼珠儿一转,“田妈妈你说得对,我这是被气昏了头,只想着丢了孩子还没套狼,竟乱了脚步。”

        田妈妈见她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欣慰的点了点头,“大娘子精明。”

        田妈妈是方大娘子的陪嫁,自是深得方大娘子的信任,她也对方大娘子十分了解,这么多年委曲求全,如今总算熬过来了,在林府当家做主,结果却只是个空壳子,她如何能好受。

        好在这和贵妾小娘嫁过来的时候,带了丰厚的嫁妆,若是这嫁妆能够弄到手,到时候再给林玉珠和林玉卿两姐妹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她也没有什么可求的了。

        方大娘子的嫁妆不多,这么些年也快耗尽了,自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错处,毕竟自己大度的把主君让给了王小娘,她也该做出点回报了。

        两人在屋里仔细筹谋了一番,便看见田妈妈让人套了车,匆匆出了门。

        林玉安回了屋子,并不多言,拿出箩筐里只做了一半的女工,找了针又坐在门口借着天光绣了起来。

        闲蒲转身给林玉安煮饮子去了,拿了铁舂将陈皮舂碎了,倒进砂锅里,顿时一屋子的陈皮味,微苦又清香。

        林玉安闻见香气,抬起头来看向闲蒲的方向,和王小娘一样的丹凤眼亮晶晶的,“闲蒲做的宁气静心汤吗?”

        闲蒲点头,拿着长杆在锅里搅拌,“近日小姐嘴角起了燎泡,便再加了些下火的草药,一起做了饮子。”

        林玉安笑了笑,“你是个尽心的。”嘴角起了燎泡,她自己都没有注意,闲蒲却是上了心的。

        主仆俩说了话,转眼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不多时,王小娘身边的霍妈妈就过来了。

        林玉安对霍妈妈一向是尊敬的,听说这位霍妈妈是小娘的奶妈,所以一同陪嫁过来的。

        “霍妈妈来,可是小娘有什么吩咐?”林玉安起身迎她,柔声问道。

        霍妈妈走进屋,见小姐在做女工,闲蒲似在做饮子,一室安静,轻烟袅袅盘旋梁间,倒是有几分世事静好的意味。

        “小姐,小娘让我过来唤你过去。”

        林玉安收拾了做的锦囊,放回箩筐里去。起身跟着嘱咐闲蒲守着屋子,便跟着霍妈妈去了王小娘那儿。

  https://www.23us.us/html/36/36603/15834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