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农园医锦 > 第七百章 在望

第七百章 在望

        就在这时候,小家伙又吐了,哭得好不可怜。顾夜让月圆从药箱中,取了小儿药剂,用温开水冲了,亲手喂小家伙喝下去。

        小家伙虽然还不会说话,却已经知道抗拒吃药,挣扎着不愿合作,哭得声嘶力竭。顾夜对小孩子还是挺有耐心的,她柔声道:“小默默乖,这不是药,是甜水哦!姐姐不骗你,甜的哦,不信你舔一口!”

        小默默是小家伙的小名,最喜欢吃甜食,一听“甜水”两个字,顿时收住了哭声,将信将疑地看着顾夜手中的药水。发现里面不是那种黑乎乎的难闻的汁水,就在顾夜的轻哄下,配合地喝了一小小口。

        咦?果然是甜的!小默默刚刚又是吐又是拉,肚子早就空了,一口一口很快就把药喝了下去。

        杨氏见状,松了好大一口气。小孩子抵抗力低,容易生病。每次儿子生病,她就觉得跟打了一场很艰难的仗似的。尤其是哄儿子吃药,简直是什么招都使遍了,人家就是不吃。最后不得已,用蛮力硬灌下去,还会被哭闹的儿子吐出一大半来。

        “真是甜的?”杨氏忍不住问道,“这甜水真的能治病?”

        一旁的饶会长笑着道:“夫人有所不知,这种甜甜的儿童药剂,在东灵北方已经盛行开来。这种药不但口感好,受到孩子们的喜爱,药效一点都不输于一般的汤药。

        可惜,这种药只在药店给生病的孩子服用,不往外销售。要不然,大药会结束返回时,老夫就多买些带回来喽!我家那个混世魔王,吃药时比这小家伙还闹腾!”

        顾夜赞许地摸摸小家伙的脑袋,转而对饶会长道:“会长伯伯,您在东灵的时候,咋不开口呢?您在大药会之间那么维护我,您要是开口了,我还能驳了您的面子不成?”

        程知府有些懵圈地看着这两人。一个称对方是“小师妹”,一个唤对方“会长伯伯”,这不差辈了吗?

        在东灵的时候,大药会其间,饶会长一直都唤顾夜“小姑娘”,顾夜瞧着他年岁比自家老爹还大,顺口就叫了“会长伯伯”,叫习惯了,也不想改了。

        药圣他老人家,向来是不拘小节的,也懒得管这些。这个称呼,顾夜一直沿用到今天。

        饶会长笑道:“老夫这不是怕给你添麻烦吗?你应了我的要求,要是别的会长、副会长、长老级别的找上门来,你应是不应?”

        “多谢会长伯伯,还是您想得周到。”顾夜冲他甜甜地一笑,“儿童用药,我这次出门带了不少。一会儿给会长伯伯多拿些回去备用。

        待我到了盛京,您家中的小孙子小孙女,要是有了什么不舒服,尽管来找我。儿科虽然不是我最擅长的,但普通的伤风感冒咳嗽发热,还是能应付滴!”

        饶会长乐得露出一口白牙:“行!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儿科你这还叫不擅长?那你擅长什么?剖腹疗伤?痨病?”

        程知府眼睛瞪得更圆了:什么?神医小姑娘还会治痨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在医术上却如此精通各种疑难杂症……她到底怎么做到的?医仙和药圣,是怎么教弟子的?天才的世界,他真的不懂!

        顾夜,连同炎国、东灵两国的使团,又在曦城停留了两日。城外各个疫情严重的村子,频频传来好消息。有钦差大人和太医们在,程知府和顾夜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顾夜留下了一堆药物,又跟盛京药师会的成员们,研究讨论出一副痢疾病后调养的方子。然后才施施然地离开曦城,踏上前往盛京的路……

        顾夜坐在马车上,想着尘哥哥的仗打完了没?有没有顺利救回凌老将军?在战场上有没有受伤?现在会不会已经拔营回京了?她到了京城,能不能见到他?

        远在西边战场上的凌绝尘,刚刚结束了一场大胜仗,不但生擒了对方的大小首领,还将对方的军队打残了。近五年内,对方再无再战之力!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凌绝尘,战甲在夕阳下闪着暖暖的光芒,俊脸朝向东方——那儿是他的小姑娘身在的方向。他的小姑娘,路上如果未曾耽搁的话,此时差不多已经抵达盛京了。

        他不能在第一时间,迎接他的小姑娘,不知道她会不会怪他?就在这时,天上一个白点朝着他的方向,一个俯冲下来。他四周的亲卫,握紧了手中的弓箭,蓄势待发。

        凌绝尘做了个手势,亲卫们训练有素地同时放下了弓箭。一只白色的鹰隼,扇着翅膀,落在他伸出的右臂上。

        凌绝尘看着胖了一圈的小白,看来这几日这小东西在顾夜那儿吃得不错。有些日子未曾收到小姑娘的信了,他猜想小姑娘应该在闹脾气,故意不回信给他。

        从小白的脚上,取下信笺,细细地读了起来。原来,小姑娘没给他回信,是因为没日没夜地投入到制药中。他知道,小丫头一工作起来,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影响不了她,包括他!

        看到曦城的疫情,他有些担心小姑娘。幸好只是痢疾而已,传染性不强,也不是很难治。看到小丫头写她在空间中不停地制药,都快成制药机器了。他又有些心疼!

        他的小姑娘,就是太善良了,看不得百姓受病痛地折磨。他的小姑娘,不要累坏了才好。她年前才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身子不知道养好了没有——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

        还好,曦城的一切,有钦差和太医交接了。小姑娘已经开拔,前往盛京了。曦城距离盛京,乘马车的话,有五日的距离。如果他此时,就快马加鞭地往会赶的话,说不定能跟她差不多时间抵达京城……

        想到几日后,他就能见到他的小姑娘了。凌绝尘的唇瓣,缓缓地勾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容。

        凌老将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边。看到孙儿温暖的眼神,淡淡的笑容,他挑了挑眉——大鹏那小子说的没错,他孙儿除了冷脸之外,真的会有其他的表情呢!

        “是我那未来孙媳妇写的信吧?信上说了什么?让你这么高兴?”凌老爷子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难掩心中的八卦之火,忍不住问道。

        凌绝尘把信小心地折好,放在胸口处,转身看向爷爷:“收拾战场和后续的事儿,就拜托爷爷了。我带着一队人马,要先赶回去……”

        “我知道,去迎接你那未来小媳妇,对不对?”凌老将军又调侃了一句,“行,你先回去吧!记得给皇上递一个请求提前回京的折子!”

        凌绝尘点点头,回到帐篷中匆匆写了折子,跟着战场胜利的消息,一起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而他,却带着一队精兵,紧跟着快马出发!抵达京城的时间,也就比八百里加急的信件晚上一日。

        云霞映着落日,天边酡红如醉,霞光给远远的皇城,镶上了一圈辉煌而又华丽的金边儿。

        大鹏指着远处的庞然大物般的盛京城,油然一种自豪感:“看,那就是京城了!跟你们的樊京,不一样吧?”

        骑在马上,跟他并肩而行的月圆,白了他一眼,怼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要一样的话,前面就是樊京不是盛京了!”

        大鹏搔搔后脑勺,笑道:“小圆圆,你别怪我不会说话。像我这样的人,实在!将来只对媳妇好……”

        月圆羞恼地道:“谁允许你叫我小圆圆了?你对媳妇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我稀罕你,除了你我谁都不娶!”大鹏再次大声地表白。

        一路上,这样的情节,不知道出现多少次了。顾夜骑着她的小白马,手中撸着小黑猫,视若无睹地从两人中间穿过。

        月圆红着一张脸,冲着大鹏傲娇地“哼”了一声,催马紧跟了上去。大鹏的那些兄弟,冲着他起哄道:“老大,你不行啊!一路上这么多天都没搞定嫂子。要不……兄弟们演一场劫匪大戏,你来个英雄救美?”

        大鹏冷笑道:“我劝你们别搞这些小动作。我家小圆圆可不光会给人看病,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逊于你们老大我。到时候吃亏了,别来我这儿哭诉!”

        几个手下闻言,面面相觑。在他们心中,老大是战神一手调.教出来的,在御林军中绝对是佼佼者。要不是资历太浅,这首领的位置,还不手到擒来?

        未来嫂子,竟然不输于老大……她,难道是武林世家出来的,从小就开始练武?他们哪里知道,隐魂殿的隐卫训练营,是人类极限训练营,能够从里面出来的,如果混江湖的话,绝对是能数得着的!

        花好和月圆这对姐妹,虽然未曾完成训练营的考核,却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要不然,凌绝尘也不会费尽心思,将二人安在顾夜的身边,贴身保护她了。

        大鹏轻夹马腹,紧跟在顾夜的身后,轻声道:“姑娘,咱们紧赶一阵,城门封闭之前,应该能赶到京城。您再坚持一下,等到了将军府安置下来,再好好休息。如何?”

  https://www.23us.us/html/34/34239/22606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