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一寸山河 > 1202章 破影羽乱霰

1202章 破影羽乱霰

        “听你说了这么多,带我去尝一尝那火菇和云面可好?”姜宁笑道。



        菲菲点了点头,笑道:“川爷眼下正在突破,狩猎队伍的人在轮流护法,很快就会轮到我了,你如果想去看一看的话,拿着这个令牌,自己可以先去炎区逛逛,正好半个月后就轮到我去执行这一年的任务,到时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姜宁一把接过那令牌,整个都是黑色泥浆拓印而成,就连他的元神也无法侵入其中,稍微把玩了一下,便笑道:“演戏自然要演全套,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菲菲笑了笑,旋即施放灵力打开石门,正准备离开,却又停下了脚步,对着姜宁笑道:“打开石门的灵印,你应该已经学会了吧?”



        “那是自然!”



        菲菲不再言语,转身消失在了石门之外。



        开门的灵印看似简单,实际上,是由三十六种不同的灵印组合在一起的,但是,那菲菲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姜宁一定已经有办法打开那石门了。



        而她的猜测,确实也是正确的。



        青电瞳自从被融入了《二极剑经》之后,多了一丝锋锐的特性,如今,姜宁的目力在解析事物规则方面变得比以往更加透彻,之前菲菲开门的时候,姜宁只是轻轻地扫过了那灵印一眼,三十六重印记的组合方式对于姜宁而言就已经了然于心。



        事实上,姜宁所掌握的能力远比菲菲猜测的要多。



        那一眼之后,他不但有办法打开菲菲自己房间的石门,而且还有办法打开这寒区所有房间的石门,因为这些石门之上,用特殊力量组合而成的秘纹对他而言,不过是排列组合的方式不同而已,依他如今的元神强度所具备的计算能力来看,只需要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在不破坏那石门的情况之下,  找出最为正确的铭文秘钥,并且将之打开。



        寒区对于姜宁来说,在先前的探查之下,早已一目了然,这里的中央地带,算是公共空间,主体也分为八个区域,分别是餐食区,练功区,仓库,武库,心法区,水库,炼丹区和交易区。



        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专门供人玩耍的地方,整个族群都在忙着生存。



        姜宁没有急着来回跑,他想要前往奇骨山脉内部,也需要从川爷那里得到最为一手的材料才行,因此,眼下的时间还很多。



        一路上,他优哉游哉地走着,周围却都是些行色匆匆的人。



        这让姜宁有些讶异。



        “按理来说,一个队伍一年之内只需要执行一次任务,其余的时间,这些寒区的人应该都没有什么事情才对,怎么他们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忙呀?”姜宁心道。



        前两天刚来的时候,因为是晚上,大家要么是在静修,要么就是在休息,所以,醒来的人并没有多少,姜宁的元神探查又没有办法穿透那些石门,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人究竟又多忙。



        但是现在一看,简直是吓到了。



        炎区的人,负责种植那些主要的食物,忙一点姜宁还是比较认同的,但是寒区之人,除了修行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空闲的,这里又没有什么休闲娱乐的地方,他们究竟都是在干什么呢?姜宁的心中无比的好奇。



        一到白天,寒区大部分的修者就都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尤其是那些男人,并没有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享受一家团圆的时刻,而是像蚁巢之中的那一只只的蚂蚁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按照着一个固定的方位和节奏,朝着既定的方向而去。



        姜宁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人所前往的方向,大抵分为了三波,一波是前往练功场,去那里的人,自然是要打磨自己的武技,锻炼自己的肉身之类,一波是前往心法区,这一波的人相比于其他两拨人来说,数量上要少很多,最后一波,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波,则是一路向西,朝着那八边形地下空间的边界的方向而去,并且那一道人流最前方,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姜宁的感知范围之内,而除此之外,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分别前往餐食区,仓库,水库的方向,看起来似乎也是在前往自己的岗位之上。



        之前那菲菲似乎是想要试探姜宁的心思,所以,言谈之中提到的关于这万鳞山脉地下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关于寒区高阶修者的特权,以及这里的那些与外界截然不同的食物的种类和来由,并没有和姜宁具体地介绍其他的东西,因此,姜宁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人们究竟是怎么生活的,只是从那只言片语之中推断,这里平时不出任务的时候,应该很闲,但是结果就是,这一大早醒来,那菲菲就立刻离开了房间,前往议事殿为那川爷护法,而这里的人一个个地看上去也都是行色匆匆,搞得姜宁一个人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就像是把一个懒鬼丢在了一大群勤快人里面一样,以至于身边走过去的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让他隐隐约约地觉得有些不对。



        “等等!”姜宁心道:“我这是被别人嫌弃了吗?”



        这个时候,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就吊儿郎当地出现在了姜宁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哥们儿,你是哪个区的呀,难道是从炎区刚刚升上来的?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呀?”



        姜宁并没有因为对方这不正经的打扮和不着调的语气,就小看了人家,因为这个‘刺儿头’一样打扮的家伙,修为足足有神象境七层,比起狩猎队伍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还要更高,可是之前在议事殿之中见到川爷的时候,姜宁却并没有看到这个人。



        “我是新人。”姜宁笑道。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藏的。



        “新人?”那年轻人挠了挠头,“就是那个治好了老爷子的伤势,还帮他突破了的那个新人?”那年轻人道。



        “伤势算是我只好的,”姜宁点头道:“不过川爷的突破,那是他自己的积累到了,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那年轻人思忖了片刻,笑道:“他们都说你很厉害,不知道,咱们可不可以去练功场过两招?哎,说实话,这里实在是太过无聊了一些,除了老头子和我那个死去的老哥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听王平说,你很有可能比老头子还要厉害,是不是真的呀?”



        姜宁笑了笑,他正好需要一个了解这里的人给自己正儿八经地介绍一些这里的情况,自然不会拒绝,笑道:“想让我帮你喂招自然可以,不过,作为报酬,今天,你得陪我!”



        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恶寒之色,连忙放开了撘在姜宁肩膀上的手,退开了两步,道:“听他们说你刚来就睡我那未过门儿的嫂子屋子里去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想道,你,你居然男女通吃!”



        “想什么呢?”姜宁一头黑线,没好气地道:“我是说,作为一个新人,我对着万鳞山腹不甚了解,想让你今日带着我在这里逛一逛,顺便对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做一些说明。”



        “呼!”年轻男子闻言,如释重负地送了一口气,大步走上前来,重新一巴掌拍在姜宁的肩膀之上,笑道:“早说嘛,吓我一跳。”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姜宁笑道。



        “条件是你打赢我!”年轻男子笑道。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练武场。



        这里的场地非常的大,而且,在场地的最上方,有三位神象境的修者分别立于场地的三个角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



        只有那些相互对练的修者们交手之间失了轻重,将要把对方打伤或者杀死的时候,那三个人才会及时地出手阻止。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三个神象境巅峰的存在,除了那个据说死去了的小洛和川爷之外,确实不管是什么人和什么人交手,他们三个联手,都有能力在双方的交手即将失去控制的时候,成功地出手阻止。”



        似乎是注意到了姜宁的目光,那年轻人笑道:“他们三个,是我们这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唯一不需要出去狩猎的三个人,他们的修为你也看出来了,只不过,真要捉对厮杀的话,他们三个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我的对手!”



        年轻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有压低自己的嗓音,因此,就在附近练武或者观看别人对战修者,目光几乎统统地就落在了姜宁和那年轻男子的身上。



        原本姜宁还能够感受得到一种强烈的鄙夷和愤然的情绪,但是当那些目光聚焦在那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的身上的时候,那种愤懑不平的情绪,那种鄙夷的情绪一瞬之间就消散了。



        “看来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姜宁心道,因为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同样把视线转移到了这边的三个人身上的时候,却看见三人的目光之中,皆是笑意,似乎是在和那出言不逊的年轻人打招呼一般,丝毫也没有为对方之前那句嚣张的话而感到不舒服。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就说明,眼前的那个看起来有些不正经的年轻人,他的真实战斗力,真的要比那三个人更加强大。



        不过,这一切对于姜宁来说,都没有什么所谓,因为他的力量足以战胜这里所有的人,就算是整个演武场之上所有的人同时对自己发起攻击,他们也没有那个能力取胜,这就是一个具备了随时成为真一仙人能力的修者,应该有的底气!



        “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姜宁笑道。



        这个时候,演武场之上的人竟然一个个地自觉地全部都退开,退到了演武场的边缘,把一整个巨大的场地完全地给两人让了出来。



        “哟呵,这小子的面子还真够大的呀?”姜宁心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年轻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静的笑容,眸子中的光芒都一瞬之间从方才那种满不在乎变成了当下的精光闪闪。



        “小林,你悠着点儿,别到时候又把我们的场地给损坏了!”这个时候,站在场边维持整个演武场安全的三个神象巅峰高手其中之一朗声笑道。



        “滚你、娘的,”那年轻男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再变,笑骂道:“场地坏了那是因为你们三个没本事,怪我喽?”



        说时迟那时快,那年轻男子一闪身,就瞬间跨越了两人之间本就不远的距离,欺近到了姜宁的身边,一爪朝着姜宁的脖颈爪去,典型的近战爪功,十分对姜宁的胃口。



        “正好前段时间把那爪经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还没有来得及多演练几次,今天就以爪对爪,陪这小子玩一玩!”姜宁心道。



        如果他有心躲避对方的攻击的话,以如今他这身剑篇的速度,那个家伙的速度就算是再快一倍,也别想碰到姜宁一下,不过既然打算陪人家玩玩,自然要给人家喂招,让人家有所得,如果只是单纯地躲避对方的攻击,就已经可以说是一种无形的羞辱了,这么多人看着,让他下不来台,对于自己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相反的,利用爪经之中记载的那种精妙的招式与他过招,就算是赢了,对方作为第一个以爪术见长的修者,也一定可以从自己的招式之中学习到了一些战斗智慧,的了自己的好处,他自然就不会计较输在自己手上的尴尬结局。



        因此,回应那年轻男子夺命一爪的,是姜宁的爪。



        一只手化作流光,诡异地出现在了那年轻男子的手腕之上,一下子就扣住了他手腕上的脉络,尖锐的灵力从那脉络之上不断地涌入他的手臂之中,让那年轻男子在第一时间就落入了下风!



        “好强!”



        眼下在练武场之中的所有人,第一时间都如是想道。



        那年轻男子的出招速度一点都不慢,尤其是对于负责看护场地的这三位神象巅峰高手来说,想要正面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之下挡住这一爪,即便对于他们来说,都会是一件十分令人狼狈的事情。



        但是姜宁不但安安稳稳地接住了这一爪,而且还成功地完成了反制,而这些,都只是在一瞬之间完成的事情。



        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姜宁出手的速度,居然要比那个家伙还快!



        只是一招,那年轻男子就陷入了一个绝对被动的局面。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



        “莲花!”年轻男子轻声念道,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话音未落,他的掌心就出现了一朵白色的莲花,就连姜宁,都没有意识到这莲花究竟是什么时候,怎么出现的,因为他之前已经扣住了那年轻男子腕脉之上,能量流转的通道,那一只手手腕以下的部位,根本就不可能再有能量输出。



        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少年变爪为掌,轻轻那么一推,那白色莲花就急速地旋转了起来,化作一个刀锋一边的花刃轮,朝着姜宁的面部切割而去。



        这种程度的攻击,姜宁其实可以单凭表皮的防御就成功地抵挡下来,但是,既然是比拼招式,利用防御力之上优势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意思,对于对面的那个年轻男子来说,也根本学不到什么,难道要姜宁把自己的炼体法门交给他么,那是不可能的。



        灵机一动,姜宁松开了那年轻男子的手,而他那一只先前扣着对方手腕的手,则是像一朵飞花一样,两段加速,后发先至,追上了那莲花,一道锋锐的掌气逼出,就将那莲花给弹了出去,在空中急速地旋转飞掠,在差一点飞到了上一层的穹顶之前,终于被那男子重新收束了力道,利用自己的力量和自己与那莲花之间的关联,强行将之牵引了回来。



        大好的进攻机会,姜宁却并没有趁势出手,而是略略有些讶异地道:“居然没有被打碎?”



        那莲花的材质姜宁并不认识,但是姜宁的掌气,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真一道气了,因为位格已经提前具备,此时的他早已能够完全地发挥体内那九成真一道气的力量,也正是因此,姜宁体内的真元已经在第一时间开始转化,虽然他的肉身还没能够接受天道的洗礼。



        堂堂真一道气,居然没能摧毁一个神象境的存在手里的莲花,对于姜宁来说,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意外了。毕竟就就算是极品灵器,如今在他的手上也可以轻松掰断的。



        年轻男子笑了笑。道:“这东西可是当年那位天仙留下来的东西之一,虽然没有我那个死去的堂哥手里的那一件厉害,好歹也是天仙用过的东西,要是真的被你给打烂了,我才要惊讶呢!”



        姜宁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感到如释重负,反倒是更加的疑惑了。



        天仙的东西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就比如说,荒神尊留下来的那一座荒天塔,从他离开之后,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能够重新炼化那荒天塔,掌握这么一个绝世利器,就连木天尊都做不到,而眼下这个只有神象七层的家伙,居然能够成功地炼化一位天仙的东西,虽然这莲花对于那个天仙来说应该只是某种装饰品,但是其价值,比起真一道器,都应该更高一些才是,自己都未必能够成功炼化,眼前这个神象境的小子,究竟又是怎样成功的呢?



        当然,这是别人的秘密,姜宁觉得自己倒也不好去问,只能够凭借自己的观察,从侧面了解一些原因。



        等那莲花收起之后,姜宁笑了笑,道:“接下来,换我进攻了!”



        指间的一道道绿光在演武场的空间之中留下了五道绿色的光痕,速度对于姜宁自己而言并不是很快,因为他用的,是和那年轻男子一模一样的速度!



        那年轻男子极为聪明,姜宁方才那扣腕一爪才刚刚施展过,眼下他就已经现学现卖,一只手如灵蛇一般,绕过了姜宁的利爪,朝着他的手腕之上扣去。



        姜宁丝毫不惊讶,重新利用那飞花一式的二段力道,避开了对方缠上来的手掌,再次一爪朝着对方的脖颈爪了过去。



        “没用的!”年轻男子笑道:“只要我看过一遍的招式,立刻就可以施展出来!”



        话音还未落,只见那年轻男子的手腕也轻轻一抖,带着一丝震荡之意,突兀地涌现出了第二段的力道,一闪而逝,在自己的脖颈之前,成功地扣住了姜宁的手腕!



        震剑的力道,因为《二极剑经》的缘故,本能地被姜宁施展了出来,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怎么在意,他没想到,那个小子的专注力居然这么强,仅仅只是交手了一招而已,就连自己本能地表现出来的能力,都被他快速学去了!



        在短时间内,学会对方的发力精髓,是顶级天才必备的能力,当年姜宁偷学了白星芷的大雪崩和飞花两式,偷学了那心到手到的心刀术的起手式,而反过来,那练过了九鱼图的呼延风和修行了飘雪刀经的李扶摇,也学会了他那天地二剑,以及寸剑术的核心要义。



        而眼下,姜宁没想到,自己不过是随手施展了两招剑术本能配合着爪经招式的爪术,居然立刻就被对方用来对付自己,这现学现卖的速度,一点都不比自己当时要差。



        不过,对于这种天赋极高的修者,他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应对方式!



        那就是快!



        只要自己施展的招数足够快,短时间内用出来的招式足够多,那么对方就来不及分解自己的招式,并且因为招式太多的缘故,陷入一种无法理性分析的状态!



        “小心了!”姜宁笑道。



        他的速度依然保持在一个和对方相差无几的状态,但是,双手同时发起爪击,而且利用飞花这种多重力道的招式,在进攻的过程之中不断地改变招式,一时之间,围观的众人只觉得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楚姜宁究竟出了什么招!



        “我也会!”



        年轻男子抬起双手,模仿着姜宁的招式,以攻对攻,冲向了姜宁,在观战的那些人眼里,几乎与姜宁之前施展的招式一模一样。



        但是正面面对对方的姜宁,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输了!”



        不得不说,他低估了那年轻男子的学习能力,他的反应力十分的快,甚至根本不用分析这么一个过程,只要能够看清楚姜宁的动作,他就一定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精确地模仿对方的招式。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不是左撇子,所以,他的左手用起来根本就没有姜宁那么灵活,动作只要一迟缓,一瞬之间就出现了破绽!



        姜宁一爪逼开了对方的左手,笔直地朝着他的脖颈而去,这一次,那年轻男子却依旧没有输。



        他的身体诡异地像是一缕在秋风之中飘零的叶子一般,摇摇晃晃,在姜宁的攻击即将打到自己的时候,竟是摇摇晃晃,好巧不巧地躲了过去!



        旋即拧转过身体,再一次对着姜宁发起了攻击!



        “幽月!”



        这一次,那一爪隔空发出,姜宁原本以为是正面的能量攻击,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而是在他的背后,突然有一道猩红色的爪影,于虚无之间出现,差点就要命中。



        姜宁的身体微微一晃,竟也是好巧不巧地躲了过去,而这并非是他身剑篇的步法,而是姜宁现学现卖,偷学了那年轻男子的身法之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之使用了过来。



        战斗的过程并不夸张,也没有什么绚丽的场面,就是在最为近距离的情况之下的肉搏,但即便如此,看的在场的那些看客都是眼花缭乱。



        “强,简直是太强了!”有人道:“这两个人你学我一招,我学你一式,有来有往,实在是太夸张了,这么复杂的招式和身法,真的是可以看一眼就可以学会的吗?”



        “武技的本质,乃是灵力流转以及使用的方式,有些人可以轻松地根据对方细微的动作判断出他体内力量流转的方向,结合对方招式的表征,就可以推断出大致的灵力流转方向,有了这个主体之后,只需要模仿对方的动作,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施展出十分相似的招式,这两种表现本质上其实还是有差别的,只是,即便如此,短时间内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十分的了不得了!”这个时候,修为不高,只有地器境,但是十分懂行的人郑重其事地解释道。



        “看你说的头头是道的,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人家两人那样?”另外一个人调笑道。



        男子讪讪一笑,没好气道:“我也就是在公共藏书区域的一个角落里的一本古老的手札之上看到的这些,觉得人家说的深入浅出,非常有道理,所以就在这里和你们说说而已,真要让我上去,估计连人家怎么出手的都看不清!”



        眼见自己的招式也被姜宁偷学了去,那年轻男子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旋即就立刻恢复了正常。



        “影羽乱霰!”



        年轻男子的身影一瞬之间分化千万,而且身上带着一股特殊的力量,那种力量与这里的黑泥之上的力量波动极为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同,以至于姜宁如此强大的元神,一时之间竟然也无法分辨出哪一个究竟才是本体!



        紧接着,周遭密布的那些黑色的爪影如同夜的羽翼一般纷纷扬扬地洒落,不知哪个是虚,那个是实,单单从外表,气势,甚至是攻击来临之前的细微的气流变化,以及那种无处不在的杀意之上,都看不出来任何的破绽。



        但是姜宁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对方的本体就在自己侧后方某处的次元空间之中,别的东西都可以隐藏,但是因果,在没有特殊手段的时候,是隐藏不了的,而显然,那年轻男子对于因果之道一窍不通,除此之外,实际上存在的事物,其本身所在位置的空间,会在某种微弱的程度上受到这个人存在本身的压迫,变得微微凹陷下去,相反的,只有光线,气势,而没有实质存在的空间,受到的这种影响就十分的微弱。



        这对于精通空间之道,而且掌握了虚无之力的姜宁来说,根本就像是赤裸裸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样,完全没有办法隐藏!



        不过,姜宁并没有借助自己的这种优势攻击对方,因为在平等处境之下,他是没有办法做出这样的应对的。



        因此,他选择了一个更加笨,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最为直接的办法!



        以自己的爪力张开一个半球形的立场,将自己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而对方的攻击想要伤害到自己,就必须要率先触碰到这个立场!



        在明知道如此之多的攻击之中,只有一击为真,其余皆谎的情况之下,他只需要关注究竟是哪一道攻击破开了自己的防御,即可瞬间锁定对方的位置。



        实际上,姜宁的防御力场十分的薄弱,即便是生虚境的修者,也可以全力一剑破之,但这并不妨碍它锁定敌人位置的功能,因为,再薄弱的防护罩,它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防护罩,如果不穿透它,就没有办法攻击到姜宁的本体,可是一旦穿透了他,姜宁就有自信在短时间内确认方位并且加以反击,这是一个赤裸裸的阳谋,可是那年轻男子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场的看客之中,即使在看到了姜宁那十分明显而且薄弱的爪力护罩的时候,都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但是,负责维护场地的那三个人,那三个经常会与那年轻男子交手的人,此时已经是豁然开朗。



        他们三个曾经多次败在了年轻男子的这一招“影羽乱霰”之下,可是这么多年来,愣是死活没能够想出一个破解之法,可是眼下姜宁那薄弱的护罩一旦成型,他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https://www.23us.us/html/34/34121/28930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