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五百九十章 社会我虎哥(求票票)

第五百九十章 社会我虎哥(求票票)

        如果是别的诸夏化神武者,或许罗网诸人还不会这么快认出那留在尸体上剑痕主人的来历。可惜,近年来,罗网与其之间交手太多了。

        管中邪!

        为卫人照剑斋的弟子,修为破入化神之后,便是游历诸夏。去岁,武真君在齐国临淄镇杀了照剑斋,此人为之出面,杀了不少罗网中人。

        无论是大王的王令,还是罗网自身的纠缠,此人早就上了必杀名单。可惜,罗网天字一等杀手不多,未能分出精力斩杀那人。

        领头的罗网之人沉声而道,若然刚才自己在,怕也是被对方所杀,念及此,眉头更是紧锁,山东六国的游侠中,终究有不少顶尖武者。

        “哼,留下两个人收拾残局,其余人继续追下去。”

        “我先行回禀少府令,听其定夺!”

        数日前,罗网之内便也是有王令而下,追杀一切在秦国境内的犯事游侠之人,看着现场的痕迹,又眺望四周的残留痕迹,数息之后,一语而落,十多人分三个方向,消失不见。

        看着十多具罗网中人的尸体,领头之人冷喝一声,早晚要让那群自大的山东六国游侠知晓罗网的厉害,踏步而动,身法运转,向着咸阳归去。

        ******

        “残剑大侠、飞雪女侠,你们没事吧?”

        “数日前,农家在咸阳的据点传来消息,二位所为,震动整个农家上下。孤身入秦,刺杀嬴政,更令朱家敬佩,虽未能杀掉嬴政,但以后,想来嬴政也别想睡一个安稳觉了。”

        身高不过三尺有余,体态壮硕,浑身上下锦衣笼罩,精美的五谷冠而立,脸上的奇特面具随心意而变,整个农家之内,能够有此形态者,唯有——神农堂堂主朱家。

        宽阔的马车行走在相对平坦的小路之上,朱家单手抚摸着颔下短须,同时言语夹杂浓郁的佩服之意,对着马车内的二人又是一礼。

        “多谢朱堂主相救。”

        “为了残剑和师妹,堂主出现在咸阳,此等恩德,我师兄妹二人,恐难相报。然,残剑有一消息,希望朱堂主能够帮忙传递出去!”

        蓬头盖面,灰白色的衣衫褴褛不已,宛如乱世饥民一般,残剑挣扎着坐立而起,双手轻轻梳拢那杂乱丝,拱手对着朱家一礼。

        多年来,陉城书馆同农家之间也是有不小的交情,与朱家也算是有过数面之缘,本以为此次就算秦王政不杀自己和师妹,那些老秦人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想不到,农家的人竟会出手相救,劫后余生,看着一旁那周身总是在颤抖,总是一言不的师妹,残剑深深的叹息道。

        为今之时,还没有到他们该停下脚步的时候。

        “这……,残剑大侠,你……,秦国太过分了!”

        “残剑大侠尽管言语,此行侠魁有令,让我必须将你等救出,只消阁下有吩咐,农家上下必会倾尽全力而为,快请言之!”

        一观不复蓬头盖面的残剑大侠,朱家那前一刻还是嬉笑欢悦的面具,瞬间变成万分惊骇与愤怒,周身上下,更是缕缕玄光涌动。

        此刻,在残剑大侠那略有污秽的脸庞之上,眉心正中深深的烙印着两个秦国文字——不仁,此等黔琼面之刑,秦国竟然加持在了残剑大侠身上。

        感此,又一观一侧那始终身体颤抖,不复多言的飞雪女侠,朱家瞬间明悟,当即,怒声而道。身体肤,受之父母,秦国如此之刑罚,比杀了二人还要难受。

        百多年来,秦国素来苛刻刑罚,但真正等到自己亲眼一观,心中震撼多矣。随之,面上带着无比的愤怒,拱手一礼。

        “当日我与师妹刺杀嬴政,事败之后,嬴政下令,要关外蒙武大军即刻攻破太陉八口,屠灭赵人,屠灭陉城,以为怒火。”

        “今已经过去五日,不知关外情况如何,如今,也只得请求朱堂主传递此消息于廉颇将军处,传消息于陉城书馆。”

        数日来,自己心中的牵挂除了师妹以外,便只有这件事了。今日未死,想必是昊天还有未完成之事交于自己,不敢迟疑,将嬴政的军令说道于朱家。

        “什么?”

        “嬴政要屠灭赵人,屠灭陉城!”

        “可恶,那等灭绝人寰之事,怕也只有虎狼之秦军能够做得出来,残剑大侠无需着急,朱家这就通过农家的密线,将消息传递出去。”

        说办就办,朱家也知事情轻重,给了残剑一个放心的神……一个面具之色,单手在车壁上轻轻敲动,马车的度即刻降了下来。

        拉开车帘,召来随行的一位农家弟子,悄声快吩咐道,那人颔以对,呼吸之后,消失不见。闻此,车内的残剑也徐徐舒缓了一口气。

        “师妹,不用怕,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

        心头的一桩要事了解,残剑的一颗心为之而动,落在身侧的师妹身上,看着师妹此刻的模样,心中无尽的酸楚流淌。

        当日,师妹欲要前往咸阳城刺杀嬴政,自己本不同意,但还是跟去了。因为那是自己必须要做的,师尊死后,自己能够做的,便是要尽全力呵护师妹,满足师妹所求。

        虽然失败了,但如今留的一条命,也算是不错,但想着秦王嬴政下达的两条王令,心头又是不住的痛楚回旋,也许,因为自己二人,赵人死伤更多。

        “那是……干将、莫邪?怎么会?”

        将残剑大侠所托之事办妥,朱家也是心中略安,放下车帘,转过身,又一观残剑大侠将飞雪女侠怀中之物拿出,将其抱在怀中安慰,朱家又是轻轻一叹。

        眼角的余光而动,落在那从飞雪女侠怀中拿出来的事物之上,乃是四块残兵断铁,观其形态,似是两柄利刃被硬生生的毁掉了。

        但下一刻,朱家脸上的面具为之惊容忽闪,再次细细一观那四块残兵断铁,其中有两块,怎么越看越熟悉,似乎正是当年自己在残剑大侠手中见到过的干将之剑。

        忽而,心中一突,又打量着另外两块断铁,其形体和典籍上记载的一般无二,绝对是与干将之剑并列的雌雄之剑另外一把——莫邪了。

        只不过,为何这两把绝世名剑会落到这般地步?

        “弑君之剑,嬴政命秦国工匠将其毁掉了。”

        “从此,世间当无干将与莫邪了。”

        将身侧的飞雪轻轻揽入怀中,细细的安慰道,闻朱家口中惊语,残剑的目光也是落在那已经断裂成铁片的干将、莫邪身上。

        这两把剑曾经伴随在师尊手中多年,又陪伴在自己和师妹手中多年,现今,自己和师妹都已经成为了废人,此剑在手,徒增伤悲罢了。

        “残剑大侠不必如此伤心。”

        “难道忘了我农家的看家本领吗?上古之时,打造兵刃手段最为极品的便是神农老祖宗,农家六堂各自传承老祖宗的一项本领。”

        “我神农堂擅长百草之要,而蚩尤堂却是擅长打造兵刃,岂不闻如今秦国道武真君手中的那把鹰魂之剑,便是我农家铸造而出,还有如今田虎堂主手中的虎魄之剑,也是如此。”

        这般名震诸夏诸夏数百年的绝世好剑,被秦王嬴政毁掉,朱家也是为之可惜,听得出残剑大侠口中的余味之感,近前些许,将干将莫邪的残刃握在手中,细细打量。

        数息之后,脸上的面具为之欢悦,如果说这两柄剑彻底被摧毁成碎片,那么,农家还真无能为力,但仅仅断成两截,以农家的本领,将他们重铸,还是比较简单的。

        “残剑大侠且放心,如果二位信得过朱家,那么,朱家此行返回农家之后,便会拜托蚩尤堂堂主将这两柄剑重铸完好,再交给二人。”

        “以为如何?”

        名剑毁之,太过可惜,朱家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干将莫邪那冰冷的残刃,深深看向残剑,以农家和陉城书馆的交情,重铸这两柄剑,轻而易举。

        “既然朱堂主喜欢,那么,这两柄断剑便送与农家吧。”

        “况且,就算重铸之后,再送于我等,也是枉然,我与飞雪师妹已经中了阴阳家的六魂恐咒,此生已经不可能习练武道了。”

        跟随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剑器,如今已然变成这般模样,随着自己和师妹的刺秦,也变成这般短刃。虽不舍,但没有这两柄短刃,或许以后师妹也能够少些伤心。

        话音落下,感受着怀中师妹的挣扎,残剑双眸微微闭起,轻轻的呼吸一口气,六魂恐咒的力量已经盘踞在身躯深处,已然不可能动用半点真气了。

        “什么,残剑大侠与飞雪女侠中了阴阳家的六魂恐咒!”

        突闻此因,朱家那仍未变化的惊容面具,更甚之。

        “那可是份属阴阳家阴脉八咒之一的狠毒禁术,根据农家的记载,百多年前便是在阴阳家失传了,难道如今还有阴阳家的人可以施展此等禁术?”

        “中了此等禁术,武者已然等同必死之躯,除非一辈子不动用真气。但一辈子不动用真气,对于一位武者来说,比死了更为难受,欲要将其解开,除非道家、阴阳家、墨家的高人出手。”

        “残剑大侠不必忧心,待朱家将此事禀告侠魁,想来,以侠魁的见识,能够知晓如何解开二位身上的六魂恐咒,还复无损之身。”

  https://www.23us.us/html/31/31590/19013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