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时(第三更)

第四百六十二章 时(第三更)

        迎着身前那娇艳无双的女子,身着浅白色锦袍的叶腾拱手一礼,余光掠过上首的焰灵姬,数日来,在与她们的逐渐交流中,倒也明悟彼此的份量。

        很明显,此行前来奉道武真君之命收拾天泽的人便是白芊红,无论是最开始对自己的游说,还是今夜设伏,一举将天泽擒拿,都甚是干脆、利落。

        举手投足之间,言行举止之间,都内蕴非凡魅力,谋略纵横,自己未敢小觑,能够被道武真君倚重之人,定有非凡之处。

        除其之外,份量最重的便是上首那位焰灵姬了,本身为百越之人,根据先前的谋划,乃是让其接任天泽的位置,统领其留下来的力量。

        虽非真正的大权,但若是对方真的表现出足够能力,想来道武真君也不会吝啬,如此,自也是看出对方于道武真君心中的不俗。

        二人之言,自己都得细细思量,既然做出了抉择,那么,必然要谋略长远,秦廷之下,道武真君盛宠不衰,能够交好,那就尽量不得罪。

        焰灵姬之言,自己近距离之下,也是入耳,如果那白芊红不同意,也不会前来问询自己。既是问询自己,那就代表她们两个人的意思。

        叶腾面上笑意流转,区区一些百越人,比起她二人的面子,份量还远远不够,朗声语落,便是定下天泽与百越人的结局。

        “贼首天泽,罪行深重,着武真君令,杀!”

        比起焰灵姬同百越的渊源,白芊红处理起来,没有任何的负担,对着叶腾点点头,美眸转动,左右招手,便是两名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

        随着口中娇喝之音落下,豁然间,宽阔的正厅内,一道明亮的剑光忽闪,一颗大好的头颅横飞而出,滚热的鲜血喷涌整个明柱。

        那赤眉龙蛇尚未说出最后一句,怒目之下,劲风忽略,深蓝色的长发零散地板之上,数息之后,那头颅滚落地板之上。

        此行,功成!

        “即如此,襄城这里的一切就暂时交由叶大人整顿。”

        “根据武真君所书,明岁应该便可归韩国,期时,当亲自引领叶大人前往兴乐宫面见秦王,以述大功,以述前路。”

        “那时,南阳之地的稳定与否,叶大人应该知晓其重要性!”

        南阳之地,虽不若洛阳为三晋要道,但其地处仍是不凡,南侧皆高山大川,东南方向则是直通楚国,正东方向则直通魏国,东北方向则直通韩国新郑。

        此地若落在秦国掌控之中,那么,便会形成对整个山东六国的三线压制,一者上党太原之地,可直入赵国、燕国,三川郡直入三晋,南阳地直入楚国,此地在手,大势更为磅礴。

        武真君文书之令,一者为贼首天泽,叛乱袭杀,罪行当诛,这一点,就是焰灵姬都不曾辩驳,二者便是游说韩国南阳守,稳定南阳局势,以待良机。

        从楚国而出,不过半月的时日,一切种种均尘埃落地,白芊红心中微微舒缓一口气,看着厅外走入的阴阳家娥皇,又看向叶腾。

        此人在数年之间,不声不响的将天泽渗透,无怪乎放任其做大,对方的做大,便是己身做大,己身的做大,好处不自言明。

        “请芊红姑娘转告武真君,除非新郑那边倾尽全力攻打南阳,否则,南阳当恢复繁盛之景。”

        “况且,以如今新郑的局势,韩王四子与韩王九子相争,叶腾以为,当维持平衡之态,但也要给予新任太子韩宇一定助力。”

        “如此,鹬蚌相争,方能坐收渔翁之利!”

        叶腾很明白跟前女子之意,治理南阳甚久,对于南阳之地的重要性更是知晓,既然有了抉择,自然要努力攀登而上。

        比起山东六国,的确,在秦国可以有希望得到在六国不可能得到的君候之位?此位置,大凡天下之才,谁不欢喜悦之。

        躬身又是一礼,深沉而道,韩国如今的行事,若想要全力攻打南阳,是有相当大的成功几率,但若然真如此,韩国那就自取灭亡了。

        既然新郑那边不敢轻举妄动,自己当可插手新郑之事,一览为棋手的畅快,数月来,太子韩宇与白亦非等多次接触自己,无怪乎,想要彻底压倒流沙。

        现在,自己给他们这个机会。

        念及明岁跟随武真君入秦,那么,到时候须得交给武真君一份满意的回应,不然,就是己身凭借武真君,得到秦王政的赏识,心中也不安稳。

        “甚好!”

        白芊红同样面上笑意绽放,有些事情,即使自己不说,对方也能够领悟之,此人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出意外,未来一个中枢上卿的位置跑不掉。

        ******

        “南阳守叶腾趁夜攻入襄城,一举将盘踞襄城、昆阳、鲁阳等数城的百越贼首天泽擒拿,直接杀之,悬尸城门七日,百越诸人臣服,未敢作乱。”

        “继而,天泽麾下的近五万兵马纳入叶腾手中,以南阳之地近年来的休养,未来三年内,当可拥有一支战力不弱的十万大军。”

        “不仅如此,在襄城的城主府,叶腾还亲自出门相迎太子韩宇派遣的使者,公子,这可是已经有些超出我们的预料了!”

        紫醉金迷,销魂连绵,无论在韩国内外发生什么事,发生多大的事,对于紫兰轩的客人来说,似乎都不甚关心,入其内,只有怀中的女子是否美丽,只有入口的清流是否醇香,只有榻上的毯子是否柔软。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喧哗盈沸滚滚,深秋时节的紫兰轩内早已经火炉齐备,加持独特的熏香,催人欲望,未几,整个厅堂上下满是不住的旖旎之气。

        不过对于紫兰轩的主人来说,却早已经习以为常,早早的躲入房中,除非外界有不可处理的要务,不然罕有露面。

        仍是二楼拐角的那间静室之中,贴身的紫色长裙加身,淡紫色的长发高高挽起,一根紫凤钗穿插,优雅的跪坐在席上,正在调酒,同时口中脆语流转,余光瞥着房间内的其余几人。

        这是自己从秘密渠道得来的南阳讯息,半个多月前,他们的所思所想,虽然已经有些体现,但似乎在南阳之地的纷争中,受益最大的并不是太子韩宇。

        而是那位隐约被他们有所忽视的南阳守叶腾!

        悍然而起,攻入襄城,斩杀天泽,据流沙所知,天泽早已破入化神,以天泽的性子想要离开的话,绝对不成问题,但就是这般,也被直接击杀。

        如此结局,可就值得细细思量了,要知道南阳守叶腾先前可是血衣候白亦非的手下,而如今的朝堂西宫之上,其人与太子韩宇走的很近。

        从消息所言,叶腾出门相迎使者更已然说明问题,难道太子已经拉拢了叶腾?亦或者说叶腾与太子等人之间达成了什么交易。

        “利之所在民归之,名之所彰士死之。是以功外于法而赏加焉,则上不信得所利于下,名外于法而誉加焉,则士劝名而不畜之于君。”

        “此为外储之论,叶腾其人昔者便为南阳守,按照功劳,早就应该入卿位,但血衣候将其纳入麾下为将,数年征战,功劳甚大,亦可为左右司马。”

        “压迫之,刘意占位,郑国之事,南阳为弃子,数次而为,以叶腾这般的文武才学,此时攻杀天泽,背后当有所谋,秦国……道武真君!”

        仍是一袭尊贵的紫色锦袍加身,来至齐国东海的上好丝绸织就,其上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一枚羊脂白玉发簪束发,交相辉映。

        随意的端坐在条案后,手掌把玩着腰腹的美玉,窗外的凉气徐徐而入,漆黑的发丝随风而起,紫女所言信息,韩非同样知晓。

        沉吟许久,那俊逸的容颜上又是笑意闪烁,无论南阳之地的结果如何,总之……自己还有时间,只可惜,时间已经不多了。

        喃喃而语,南阳之地出现一个叶腾,此人确实出乎自己的预料,而秦国道武真君所谋更是出乎自己预料,看来,那叶腾已经已经投秦了!

        否则,以叶腾的身份和地位,绝对不敢动天泽,南阳之地若失去,整个韩国的国土将会直接失去一半,便只会剩下以新郑为中央的几十座大小城池。

        “叶腾出手天泽,掌控整个南阳之地,九公子,想来秦国那道武真君已经派人说服叶腾了,之后出门相迎太子韩宇,也是为了维持新郑的局势。”

        “诚如是,只要秦国不东出,叶腾就会一直是太子助力,而太子也可以借助南阳之地的势,加持己身,彻底坐稳。”

        “这对于流沙来讲不是一个好消息!”

        素衣青衫,朝气昂扬,张良静静的跪立在九公子身侧不远,闻其声,心间亦是明悟甚多,原本的预料,乃是秦廷道武真君出手,收拾天泽,而后继续待在南阳地对抗叶腾。

        然今日,对方不仅解决了天泽的麻烦,还解决了叶腾的侵扰,如今的南阳虽还属于韩国,但实则已然半归于秦国,诺大的疆土,不俗的底蕴,就这般……离去了。

        “你们就是想太多了!”

        “秦国不东出,叶腾不敢动,新郑之内,区区太子,区区韩王又算得了什么,想要修补一间破屋很麻烦,但推掉重建却很简单。”

  https://www.23us.us/html/31/31590/17690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