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零四章 完璧无暇

第四百零四章 完璧无暇

        “昔年,我曾与你等说过,苍璩所创的这门玄功,的确非凡,暗合天道自然,更甚杨朱当年之道,同样,比起杨朱的道理更显偏颇。”

        “你之道理,找寻上佳鼎炉,修炼同源玄功,落玄玉宝种,待其玄功大层,便可摄取本源精华,铸就阴阳无极,至此玄功小成。”

        “玄功小成之日,便是鼎炉身陨之时,修此道,风险极大,需灵觉共振,本源无垢方可!”

        这番话在数年之前的咸阳乌氏居中,就曾对纪嫣然与苍璩说过,然则,从眼前的情况而观,从数日之前自己所闻所感,苍璩明显没有放弃这个捷径。

        对着此刻神情略有惊愕的二人摆摆手,示意继续入座,封印解开,如果贸然突破化神之境,没有阴阳共济的玄力交织,则瞬息玄功逆转,身陨当场。

        杨朱一脉作为道家的另一个重要分支,和阴阳家不同,其身上传承的同样是道家正统,后世所谓之魔道,亦是道者,不过路途迥异而已。

        “武真君修为凡,自是一眼看出苍璩此功的缺陷。”

        “多日前,阴阳家南公曾建言,天地万物共存一体,可阴可阳,可柔可刚,何须上佳鼎炉,本源便是无垢灵觉之合一无上。”

        “只要保性全真,道心稳固,自可水中火,成就阴阳无极,玄功大成,于此言,苍璩近日颇有感悟,想来不会令武真君失望。”

        杨朱一脉和道家天宗、人宗之间的关联,纪嫣然很清楚,如同阴阳家智者一脉与术者一脉一般,虽然彼此交流不多,但毕竟同属阴阳家。

        数百年前,道家杨朱问道老子,得其真言,而后创杨朱一脉,天资非凡,几可媲美关尹子,足见其道统非凡,只是后来传人无一得其精髓。

        听身前玄清子一语,心中微动,似乎这位大人于苍璩颇为重视,念及此,曼妙之躯近前,微微一礼,看了身后的苍璩一眼,复归条案之后。

        “道者的修行之事,他又懂得什么?”

        “苍璩,你可愿向我问道?”

        阴阳家的楚南公,不过一区区智者,修炼灵觉之妙,不同武道修行,纵然有些手段,怎可与真正的道者相比,自顾自斟倒茶水,轻抿之,颇为不屑。

        若不是师尊出现,早就将其打杀。

        将手中的茶盏落在条案之上,闪烁紫色玄光的双眸看向苍璩,大争之世,诸子百家的存在可称交相辉映,但一天下之后,诸子百家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何为一天下!

        不仅是整个诸夏疆域的一统,更是整个诸夏人心的一同,百家百心,这可不是一个好事情,而眼前这杨朱一脉的苍璩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棋子。

        当然,前提是这颗棋子很识趣!

        “苍璩,此为上善之机,昔者儒家孔丘曾言:三人行,必有吾师!武真君阁下修为凡,更是道家千年以来的惊艳之才,问道之,可也!”

        一语落,还未等苍璩言谈,一侧相坐的纪嫣然便是美眸轻闪,周身浅浅的洁白玄光荡漾,秀看向苍璩,感应苍璩身上仍旧在荡漾的浑厚力量,脆音而起。

        就连数百年前声名显赫的儒家孔丘、杨朱都曾问道道家祖师老子,况且达者为先也就罢了,孔丘更是问道边鄙之人,更为不俗。

        “天地大道存于自然,何须问道他人!”

        “而今封印已解开,若无他事,苍璩告辞也!”

        道家玄清子的修为,苍璩自然清楚,而且近来更是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楚南公那般的隐世名宿,都非其对手,险些被镇杀,可见一斑。

        十有八九已经位列化神绝巅,乃至于破入悟虚而返,尽管如此,苍璩并不觉得对方如何?道家祖师老子耄耋之年修行,短短十年身融万物。

        少时了了,大未必佳!

        只要没有外在的束缚,自己便可以将此玄功完善,凝练四象之力,铸就阴阳无极,玄功大成之日,便是自己镇压一切之时。

        脑海中畅想着那一幕,周身更是狂傲犀利的气息扩散,修为被禁锢的数年,一直未曾好生修炼,而今自当破开枷锁,登临化神。

        体内玄功狂暴运转,漆黑色的玄光护体,走出座位,神情冷酷的看向上,随意一礼,转身离去,只留下原地惊愕起身的纪嫣然。

        “不出一年,你会诸夏寻我问道的!”

        苍璩的拒绝不出自己预料,凡是天才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骄傲,岂会轻易向别人低头,没有任何的挽留,目视苍璩的身影消失在眼眸深处,轻轻一笑。

        “武真君,嫣然惭愧!”

        同样亭立厅中,目视苍璩的离去,轻纱遮颜的纪嫣然再次起身,低摇头,垂顺的丝微微颤动,似有歉意,屈身一礼。

        “哈哈,何有惭愧?”

        “不过,比起苍璩,我也是有些好奇嫣然姑娘的修行?苍璩之道,乃是杨朱遗泽,不属诸夏列国任何一国,而雅湖小筑似乎要助力魏国!”

        “嫣然姑娘应该清楚,自从百年前马陵道之战后,魏国已经注定不可能恢复霸业,至于十多年前信陵君名传六国,于秦国未伤根本!”

        雅湖小筑,是魏国大梁城一个奇特的势力,其主人是数十年来大魏国的第一名姬纪嫣然,不仅武道然,而且谋略群。

        师承阴阳家邹衍,十多年前的大梁城内,武道齐名嚣魏牟、龙阳君,韬略齐名信陵君,至今日,花信年华,姿容绝代。

        多日之前,龙阳君出现在大将军府邸,昨夜之事,纪嫣然出现在大将军府邸,已然表明了其意,如此螳臂当车,非智者所为!

        “雅湖小筑从不助力任何诸侯国,多年前,嫣然曾受嚣将军恩德,今日有机会相报,故而出手。”

        “至于魏国能够恢复霸业,那不是嫣然要考虑的,师尊曾言,天地五行,各有轮转,纵然秦国一天下,日后也将失却天下,此般,天地至理也。”

        五行相生相克,上古以来,部落、联盟变幻,三代以来,兴亡更替,春秋以来,战国并起,已然印证师尊的道理,是故,是大魏国一天下,是秦国一天下,结果并不重要。

        那被苍璩悍然离开,未曾关却得门外,吹来阵阵温润之风,洁白的裙衫荡漾,空灵之音回旋,纪嫣然眉目抬起,直视上的周清。

        “这么说,如果嚣魏牟不存,雅湖小筑就隐世不出了?”

        周清面上奇异一笑,缓缓起身,单手负立身侧,有姚贾在大梁城,嚣魏牟这个大将军当不长久,脚下紫光隐现,下一刻,出现在纪嫣然跟前三尺处。

        “……,武真君要对嚣将军出手?”

        刹那间,纪嫣然浑身上下流转的圣洁玄光为之大盛,美眸微睁,看着近在咫尺的玄清子,心中惶然,若然对方出手,嚣将军必没有活命之机。

        血气运行加,劲力四射,连带厅堂内的天地元气都紊乱而起,衣衫摇曳不止,呼吸有些急促,直直的看向道家玄清子,数息之后,浅浅而音。

        “嚣魏牟为魏国大将军,我为秦廷道武真君,战国之世,我若将其镇杀,立下功勋,难道嫣然姑娘觉得不可以?”

        清风扑面,暗香悠然,看着面前那一动不动的纪嫣然,周清兴趣陡升,挥手一招,便是一股无形的劲力掠过,旋即,便是一道轻纱从纪嫣然的面上脱落,化为灰烬。

        入眼处,便是一道丝毫不逊色白芊红,不亚于东君焱妃的绝丽容颜,明眸清静如水,略带一丝出尘,似是看透一起,十指纤纤,肤若凝脂,略有急促的交织在身前。

        在四周灯光的映衬下,白皙胜雪精致五官宛若天造,失却面纱,微风吹起的青丝撩动面颊,似是舞乐,不施粉黛,丝丝圣洁玄光流转。

        “武真君修为凡,清静自在,难道也对嫣然的凡俗之姿好奇?”

        遮颜的面纱化作灰烬,纪嫣然直接便是反应过来,多年来,在外人面前,自己还从来没有取下过面纱,久而久之,连带自己也忘却自己的倾丽之姿了。

        迎着面前玄清子的目光,纪嫣然淡雅一笑,素白的玉手轻轻揽下凌乱青丝,饶有深意而语。

        “不错,的确有些好奇。”

        “今日一观,不愧绝世名姬,可惜,可惜了!”

        周清也不隐讳,颔而应,近前一步,单手自然抬起,入手处,便是挑起其略有低下的头颅,滑嫩的感觉顿生,轻叹一声,颇为遗憾。

        “何有可惜?”

        “天地万物,肉身不过是载体,灵觉方为本源,念头通达极致,不灭乾坤之内,如果武真君有兴趣,嫣然这具完璧之身随意大人品鉴。”

        “只消武真君俯察一切,放过那些无辜之人!”

        阴阳道者的眼中,肉身不过外在,精神才是本源,如这天上人间的凡俗之人,沉浸肉身浅薄之所,忘却天地大道,终究沦为天地的养料,声名不显,岁月无痕。

        脆音缭绕,周身略带一丝颤抖,并未挣扎,浓郁的洁白玄光愈之盛,迎着面前玄清子同样无瑕无垢的目光,笑意不断。

        “以你现在的境界,如何能够感受真正的凡?”

        “嫣然姑娘,这是内蕴我本源之力的一枚令牌,日后苍璩有难,以此相合,至于剩下的,就无需我多言了,说不准,到时候,我便有兴趣一品温润之躯。”

        肉身之间的欲望的确奇妙,否则,凡俗之间不会有这般多人沉浸,但比起欲望,灵觉畅达的感觉更为无双,收回手掌,翻手间,一枚圆形的白玉出现在,其间夹杂淡淡紫光。

        劲力吞吐,沉浮至纪嫣然跟前。

        “多谢!”

        平复心间深处没来由的颤动,玄功极力运转,数息之后,恢复原样,双手接过美玉,屈身一礼,未有停留,转身而去。

        ******

        “师叔,悟虚而返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境界?”

        纵马而行出大梁城,一行三人沿着三水汇聚之地,直往源头,朝阳初期未久,盛夏的时节,天地之间的燥热很快而起,烈日更显其暴躁。

        并没有循着魏国所修官道前进,而是在一个个小城池之间的羊肠小道上前进,那里才是真正的诸夏面貌,占据千里大平川,放眼处,却无千里绿意,反而是断壁残垣不断。

        眺望远方,才隐约出现一道微弱的炊烟,信陵君身陨之后,魏国与齐国交战,与赵国交战,与楚国交战,败多胜少,以至于广阔的疆域上人烟罕见也。

        停留在大梁城足有数月,期间,也曾出游四周城池,一览启封战场,那是韩魏数百年来的交战僵持之地,当然,近些年,韩魏倒是不打了。

        周清在前,小灵二人在后,下山快一年了,历经列国风华,二人身上的红尘之气淤积,但一身的修为也是猛涨,时而清静加身,得道者玄妙。

        看着师叔甚是悠闲自在的行进,小灵甚是狐疑,数年来,自己一直在苦心修炼,然而,实力的进步虽有,但远远没有师叔那般恐怖。

        天宗之内,师叔的修炼之事传闻不多,唯一剩下的便是师叔修炼度,不过一载多,便是踏足化神之境,千年以来道家第一人。

        原本还以为师叔有什么诀窍!

        但经过小灵的观察,实在是自己想多了?

        再加上从典籍上看到的道者修炼,怎么看都和师叔展现出来的不一样,难道破入悟虚而返之后,每日不需要修炼,便可以突飞猛进?

        “悟虚而返的境界!”

        “此境界之玄妙在于返璞归真,找寻散落在天地间的道理,熔炼己身,只需要每日呼吸天地之气,道理便会日益精神,修为也会日益强大。”

        “待到一日道理混元,便可与道合真,每个人的修行都是不同,你们不必执着修炼的度,比起阴阳家的东君焱妃,鬼谷纵横的两位,儒家的几位,你们已经很出色了!”

        神融天地,笼罩小灵、小衣二人,以他们二人的修为,感知他们的想法轻而易举,自己之所以修炼这么快,说实话,周清也是有些迷,只能说自己省了太多力气。

        有玄妙之门的存在,源源不断的纪数涌动之下,炼气通脉、混元先天、化神玄灵都没有太大阻碍,只需要感悟天地,便是臻至于此。

        探其本源,亦是在天地感悟上,自己的修炼度虽快,但比起祖师,还是相差太远,梦回春秋,才会感知祖师的真正神妙。

        或许自己比小灵二人大不了太多,然则,个中之事谁又知晓呢?以他们两个的修炼度,越口中所言那几人不难。

        “是,师叔!”

        “按照师叔所言,我们不是应该前往齐国吗?怎么会朝着魏国西北方向而进?”

        所不太明白师叔所言内蕴,但有师叔的教导,比起在宗门内的苦修,度快多了,没有纠结于此,看着不远处江河的走向,溯源而上,那里不是朝向齐国所在。

        而是另一处区域,根据手中地图记载,河流源头不远,便是百年前的一处古战场——桂陵!

  https://www.23us.us/html/31/31590/16892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