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十八章 成峤事变

第四十八章 成峤事变

        却说另外一边,碍于先前列国合纵伐秦,甚至兵压咸阳,令秦王政和文信候吕不韦惊恐,连忙派出大将蒙骜、张唐,后续有长安君成峤和秦将樊於期,统计大军十万,攻伐庞煖所在的赵国。

        十万大军出函谷关,取路上党,道路通行攻伐庆都,在不远处的都山扎寨,后续的长安君成峤等五万大军则是在后方的屯留驻扎,以防前方战事不利。

        闻秦国大军将至,赵国令相国庞煖为大将,扈辄为副将,同样率领十万大军迎敌,历经二十年左右生息,赵国的军事实力颇有恢复,近些年,秦国也没讨得了好。

        双方对峙在赵国边境区域,虽有小规模战斗,但双方均没有便宜可占,反而蒙骜损失了不少人马,为此,蒙骜派张唐前往屯留,催促长安君成峤兵合一处,共同对抗庞煖。

        “报,赵国太子嘉派使者前来,说是有重要之事!”

        屯留之地,长安君成峤率领的五万大军驻扎在其内,明面上随时长安君为主将,但内在均是樊於期在指挥操纵,公子成峤第一次领兵出战,是夜,正在营帐内教导公子兵法策略。

        闻外面兵士之声,秦将樊於期与公子成峤相视一眼,均有些狐疑,此刻秦国正在与赵国征战,赵国太子嘉为何突然派使者前来屯留之地,而不是前往的都山之地。

        “樊将军,赵太子嘉为何派使者前来?”

        长安君成峤,年方十七岁,生的容貌俊雅,体态轩昂,端的一副好容貌,身披软甲,端坐在上首条案之后,眼中闪烁疑惑光芒,看向不远处的秦将樊於期。

        “末将不知,不过此时秦强赵弱,想来不过是求和、缓战之语,即如此,也无大事,可让使者入帐,述说来意!”

        闻此声,下首而坐的樊於期挺直身躯,拱手一礼,声音洪亮,神情亦是茫然,虽如是,但在绝对的大势之下,赵国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可!”

        长安君成峤颔首以对,旋即令下,让赵国使者入帐。

        未几,便是一位头戴斗篷的黑衣人缓步入账中,双手持布帛,对着上首的长安君成峤与一侧而立的樊於期行李,而后,言语缓缓,将手中布帛献上。

        “你是何人?去下斗篷,让我一观,既然是使者,为何要如此装扮?”

        观此人,樊於期心中惊异,当即持剑上前,护于长安君成峤身前,如此打扮,未免太过于怪异,不像是一位侍者,更像是一个身份神秘的存在。

        “见过长安君,见过樊将军,这是赵太子嘉让某亲自送来的东西,还望一观!”

        “至于斗篷,待长安君与樊将军看过布帛再行取下也不迟!”

        那使者似乎还真有些怪异,见樊於期如此,连忙又是一礼,将手中布帛高高举起,似乎并无恶意,声音脆朗,似乎年岁也不大。

        自身入秦营,胆子倒是不小,思衬此,端坐于上首的公子成峤不由得单手挥动,示意樊於期将那布帛呈上前来,看来那布帛之中所载的东西价值不小啊。

        “是,公子!”

        虽如此,但樊於期仍旧不敢放松警惕,剑不归鞘,周身血红色的玄光扩散,无形的威势扩散,踏步上前,从那使者的手中接过布帛,呈给上首的长安君成峤。

        “遗诏:立成峤为王太子,政儿非本王嗣!”

        从樊於期的手中接过布帛,很轻很柔软,不似普通人可以拥有的,只是看上去有一定岁月了,长安君成峤面露好奇之意,将布帛摊开在条案之上,顿时数十个血红大字烙印在其上。

        右上角便是两个古朴的秦篆大字,其后便十三个形体略小的秦篆,均是血红,像是用鲜血写就,一目而观,长安君成峤顿时神色大惊。

        与此同时,营帐下首的那位黑衣神秘使者亦是缓缓取下自己的斗篷,露出真容,成峤视之,更是吃惊,那使者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曾在赵国见过的太子嘉。

        “太子嘉,是你!”

        长安君成峤神色呆呆,从条案后缓缓站起,口中缓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下首一侧的樊於期见状,同样大惊,不明白那布帛之上到底写了什么,令公子成峤这般神态。

        “长安君知否,当初紫玉夫人过世,并非意外!”

        展露身份,赵太子嘉上前一步,再次一礼,而后继续言道,神情凝重,对着面前的长安君成峤述说当年秦宫内的些许往事。

        立于一侧的樊於期闻声,神色先是一变,而后面露愤怒,果然又是涉及文信候,此人不过一商贾,却臻至秦国相邦,权倾诸夏。

        淫、乱宫闱,与太后私通,当初在咸阳城就曾听闻,秦王子政的身份有疑点,今日听赵太子嘉言语,果然是假,如今那吕不韦、秦王、赵姬于一处,先王骨血外流,当真是王室的耻辱。

        如果这一次蒙骜兵败无功,所有的参与者都将有罪,蒙骜、张唐等惩处也就罢了,若是将公子成峤也一并惩处,甚至外放,到时候是生是死,全部在吕不韦的一念之间。

        八年之前,就曾听闻,吕不韦手下的罗网将先王其余的子嗣斩杀,如今再将长安君成峤斩杀,那么,赢秦将会变成吕秦,一如当年的齐国一般,太公望一系不存。。

        回想起先王对于自己的恩德,若无先王,今日自己只怕还是一无名之人,还是一位闾左,念及此,又闻公子成峤和赵太子嘉之语。

        当即便是屈膝跪拜,神色愤慨,老泪纵横,怪不得此次文信候吕不韦会令不谙军务的长安君领兵,原来根由在这里。

        “若如此,今王非先王骨血,唯公子才是,文信候这次以兵权交付公子,并非好意,所担心的不过是一旦事发,公子与今王为难,所以想要令公子出外,然后寻机刑诛公子。”

        “值此之际,公子当明悟其中之诈,以防那吕不韦暗下杀手!”

        秦将樊於期言语缓缓,每一句都落在长安君成峤的心头,每一句都直入长安君成峤的内心极深处,一侧的赵太子嘉见状,连忙出声符合,只是神色之间确实流转着一模若有若无的喜意。

  https://www.23us.us/html/31/31590/140660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