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无弹窗-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帝的小阎妻

第34章 族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日前,距临螟城三十里外,荒郊。

    一队人马疾行,六匹神丰俊逸的铁面青角马将一辆外表普通的马车围在中间,马车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身着深青色长袍,和刘奎又两份相似,只是面目柔和,唇角带笑,看起来比刘奎要好相处许多。

    他便是三长老手下最受看重的人——刘偌,和刘奎有那么一点点的血缘关系,刘奎能走到三长老身边多亏了他的照拂。

    为首的仆从的打马走到车窗边,恭敬的说道:“偌掌事,再有半日便能抵达临螟城,现下天色已黑,是继续赶路,还是临时扎营明日再走?”

    夜晚的玄武大陆是很危险的,虽然临螟城的地理位置比较偏,临近除了螟山以外并无其他身上丛林,而螟山中的妖兽从不下山肆虐,但是以防万一,很少有人在晚上赶路。

    他们都是三长老手下的精锐,艺高人胆大,所以并不在乎,全看刘偌的安排。

    刘偌看了看天,太阳还未下山,到家也不算太晚,便道:“赶路吧。”

    他手里拿着对独莹和三长老接下来的谋算影响甚大的东西,交给三长老之前,多在他手里放一秒,都令他不安。

    仆从领命,连晚饭的时间都没有留出,便继续疾行。

    走出不到一里的路程,为首的仆从一扬手,示意众人停下。

    众人警惕的四下搜寻,并未对为首仆从有任何的质疑,因为他的本命灵宝是疾风鼠,除了能使他速度更快以外,对危险的预知也出类拔萃,这一路上他们遇到数次危险都是在他的预警下转危为安。

    风,吹的地上的小草沙沙作响,落日的余晖洒在草毯上,本是绝美的景色,此时却无人欣赏。

    周围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现,宽阔的视野下不存在视觉死角,众人紧绷的神经慢慢松缓,就连为首的仆从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精神过于紧张,直觉出错。

    忽然刘偌大喝一声:“掩住口鼻!”

    仆从纷纷遵从,可惜已经晚了,刘偌坐在车中,气味传到他那里,外面的人早就已经吸了不知多少进去。

    第一声‘扑通’的出现,像是一个信号,马上的人纷纷跌落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刘偌屏息,拍碎车壁,飞身而出。

    原本平静的地面纷纷炸裂,跳出十数蒙面之人。

    对方并不掩气息,为首之人周身炼体后期的元气波动让刘偌有些绝望。

    他大喝一声,“藏头露尾的鼠辈,我乃临螟城独家三长老座下掌事,尔敢拦我?!”

    对方为首之人哈哈大笑,并不答话,一挥手,属下扑面而上。

    十数对一,众多炼体初期外加一个炼体后期高手对一个炼体中期,碾压般的斗争。

    一刻钟后,落日终于恋恋不舍的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只四散而落的马车残壁和裂开的地面证明了刚才的战争真实发生过。

    ……

    刘偌等人的外出寻药便是秘密而为,一行人全部失踪,三长老心急如焚却不敢大动干戈去寻找。

    杜家的突然登门,让三长老更是怒极不满,只能将刘偌等人失踪的事情暂时放下,前去应对杜家和莫家的突然到来。

    独莹躲在门外将三长老和独城的话听了个满耳,知道自己的药已然是无望,外面杜家上门提亲的消息早就传遍了独家,别人不知道她与海螟城城主儿子的婚约,还以为她和杜宇是绝配。

    独莹知道如果没有压制疼痛的药的话,九转回香草肯定和她无缘。

    前有痛失灵草的可能,后有杜家逼婚在即,独莹脑袋一热,带着人冲进了独舞的安草斋。

    这个时间正是独一针修炼的时间,听到门外动静,她刚把断生收回眉心,独莹就踹门而入。

    独一针一看她身后跟了一群打手,当下便知今天是无法善了,索性她修炼一月有余,自觉进步神速,闲来也想找人练练手,验证一下自己连日来的收获。

    独莹堵在门口,对独一针道:“独舞,现在你就去找族长,把九转回香草交给我,我留你一条狗命,不然,当初你怎么死的,现在我还让你怎么死!”

    门外都是她的人,她说这些话也不怕被人知道。

    独一针淡笑,“哟,怎么不装无辜了,你不是不承认当年把我推下悬崖的吗?!”

    独莹冷哼一声,道:“既然你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当年我能毁了你的修炼天赋平安无事,今天杀了你这个废物依旧能逍遥自在,看在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独一针冷哼一声,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让我吃罚酒吧!”

    说着,独一针翻身上前,独莹知道她身手比自己灵敏,没有元力的她不是她的对手,连连后退,挥手示意身后打手,“给我上,别打死了就行。”

    独莹的打手看起来人手众多,来势汹汹,但修为最高的也才炼体五层,他们只是独家的仆人,凭独莹还没有那么本事让独家的少爷小姐们出手帮她找独舞的麻烦,而且她也不敢让他们知道,她还是很重视自己的家族地位的。

    独一针嗤笑一声,迎面向前,大笑朗声,“今天,我就拿你们来练练手了!”

    “少废话,快快束手就擒吧!”一人挥拳而来,独一针脚下一顿,上身画圆,侧弯腰躲过他的拳头,手掌如拈花拂过,那人直觉眼前一凉捂着眼睛倒在地上大声呼痛。

    独一针又一脚踹开起身上前的仆从,众人看着倒在地上之人微微有些发愣,那人捂着眼睛的双手,从指缝里流淌出血液来,那可是眼睛啊,眼睛留这么多血,非死即残啊。

    没人想到独舞小小年纪竟然下手如此之狠,只一招便弄瞎了对方的眼睛,不由心中震撼,面露惊恐。

    独莹心中也害怕,却更加愤恨,大喝道:“等什么呢,给我上啊!连一个没有元力的小孩子都打不过,我要你们何用!”

    仆人不敢再留手,纷纷运转元力,欺身上前。

    独一针咧嘴一笑,那笑在那张略显稚嫩的白嫩脸蛋儿上显得有些诡异和惊悚。

    接下来,众人就发现,独一针的身上竟然也出现了元气的波动。

    独莹虽然不能施展元力,却能察觉到元气的波动,当下震惊,“你、你身上怎么会有元力?!”

    独一针撅断一人的手腕,抬脚叫人踹出,大笑道:“你可以失去元力,我怎么就不能恢复元力呢!独莹,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滋味儿怎么样?!”

    独莹难以置信,整个人有些晃神,踉跄着有些站不稳。

    独舞经脉堵塞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是独家众所周知的废物,他们也许不记得她年幼时的惊才绝艳,却对她的废物之名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的废物身上充满了炼体六层的元力波动,其震撼程度可想而知,下手便都无法专注。

    独一针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心性可比他们坚定的多,见他们走神,轻讽一笑,脚步辗转,竟无法发现她到底做了什么,她人便已经出现在了独莹的身边。

    一把将独莹拉进怀中,一根银针刺入她的脖颈,让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又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脖颈处,众人震惊竟没人怀疑她的武器从哪里来的。

    “都给我让开,不然划花了莹姐姐的漂亮脸蛋,可就不要怪我了!”

    这个院子里都是独莹的人,她做什么都不会传出去,独一针来之前,独舞没少被她这样欺负。

    独一针可不会被欺负了还不吭声,既然她敢找她麻烦,她就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杜家下聘的消息她也知道,今天能护着独莹的人都在了会客厅和杜莫两家的人说话,时机简直不要更好。

    她一路抵着独莹的脖子带她走到了练武场。

    一路上跟着过来的下人和族人不少,练武场的少年少女们一看她们这样子纷纷停下修炼。

    刘奎早得到了消息,匆匆跑出来,看到独莹被困,不由大喝一声:“独舞,你要干什么?家族内部不得自相残杀,你难道不知道吗?!”

    独一针冷哼一声,朗声道:“家族内部不得自相残杀?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条规定呢!”

    刘奎怒道:“家族守则第一百三十六条,家族内部人员不得自相残杀,否则废全身修为,逐出家族!戒碑石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呢,你要装不知道吗?!”

    独一针笑道:“我知道那里写着了啊,我还以为那都是些废话呢。”

    刘奎气急,“你……你赶紧把人放了,不然我就要按族规处置了!”

    其他人看独一针这发疯的样子,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她疯了吗?竟然藐视族规,还绑架了莹姐姐。”

    “看来独莹的身体是真的出问题了,不然怎么也不会被一个废人劫持。”

    “跟来练武场的那些人不是七夫人的打手吗?怎么会在这里?”

    独一针把别人的话当作耳旁风,笑着问道:“按族规?按族规的话,是不是先把独莹处置了,当年她把我推下悬崖,族长和长老们都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包庇与她,将我海螟学院的名额给了她,美名其曰惩罚。那戒碑石上写的不是废话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