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无弹窗-顶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通天武狂

第263章 拜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这张灵符,就是这《符箓真解》上所记录的那张名为‘玄龟镇天符’!

    而这《符箓真解》又是符道子所著,完全由他创造出来的灵符集锦。也就是说,这张灵符是出自符道子之手!

    看到这里,姜赫的脑海中不由得蹦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只见他身影一闪,又来到了一张闪耀着金光的黄色灵符前。

    只见这黄色灵符上刻画着一柄古朴短小的金剑。

    而当姜赫靠近之后,那黄色灵符瞬间引爆,封印在其内的那柄金剑也登时飞出,就要朝姜赫射来。

    这时红鸾凤凰也看到了这一幕,只见它大声鸣叫了一声后,身影一缩,竟再次变回了长剑之体,赶过来纠缠住那柄金剑,不让其去伤害到姜赫。

    但此时的姜赫却无暇去顾忌这场激斗,他已经彻底的愣住了,因为这张黄色灵符,竟然也在《符箓真解》上找到了!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姜赫沉浸在巨大惊骇中的时候,朱雀长剑终于抵挡不住那巨龟以及金剑的联合攻击,被打得飞回到了姜赫的身旁。

    姜赫见状脸色阴沉,抬了抬手,便将朱雀长剑给招了回来。

    而没有了朱雀长剑的掩护,那巨龟以及金剑便缓缓的朝姜赫飞来,一股肃杀之意轰然爆出。

    看到这一幕,无崖子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姜赫与众不凡,或许会带来一些奇迹也说不定,但哪里知道这小子还是跟大多数进来寻宝的修士一样,破解不了这山谷内的灵符。

    “他妈的,老子当初怎么会那么蠢!好端端的布下这么灵符干什么?这下倒好,就连老子自己也进不去了。”无崖子遥望了一眼就在百丈之外的那座小山丘,不由得在心中对自己暗骂了一声愚蠢。

    收回心思之后,无崖子看向姜赫的目光便冰冷了起来,冷笑道:“看来这小娃娃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不如就在这里将其抛弃掉。大不了老夫再多等一百年,看看下一波进到仙陨之地的人中有没有什么奇才异士吧。”

    无崖子可不是一个善人,从始至终,他都只为他自己着想。

    当初遇到姜赫的时候,无崖子以为可以靠着姜赫进到那小山丘中,所以一路上多次费心费力的出手帮他。

    但现在发现局势不对,无崖子便立马改变了策略,打算放弃姜赫。

    眼看着那巨龟以及金剑正缓缓的朝姜赫逼近,无崖子在心中淡然之极的冷笑了一声,他已经做好准备了,等到姜赫死亡的那一刻,他便立马从其的体内脱离出来。

    “小娃娃,你就安心去死吧,老夫可不陪你了。”

    又诡笑了一声后,无崖子便就此沉寂下去,静静的等待姜赫死亡的那一刻。

    “咚……”

    “咚……”

    “咚……”

    巨龟的体型极大,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它的双目中更是透出幽幽红光,像看待死人一般的紧盯着姜赫。

    而在巨龟的头顶上,那柄金剑全身闪耀着诡异的黄光,虽然看起来短小,但其内蕴含的威力却是无穷。

    然而面对这两个巨大的危险,此时的姜赫却显得镇定之极,只见他看也不看这巨龟以及金剑一眼,反而在脑海中对无崖子问道:“老不死的,我再问你一遍,这些灵符,你究竟是从何人手中得到的?”

    无崖子正在他的心中打着小九九,听到姜赫这冷不丁的询问后,他的脸上立马就显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沉吟了一会儿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因为时间隔得太久了,老夫已然记不清楚那人的样貌。不过有一点老夫还是记得的,那人曾自称他叫符……符……符什么来的。”

    “是符道子吗?”姜赫眉头一皱,接话道。

    “对,对,对,好像就叫这个名字。”听到姜赫帮他把话补充完整了,无崖子显得有些高兴,但没过多久,他就有些惊讶起来了,问道:“咦,小娃娃,你是怎么知道的?”

    然而此时的姜赫已经顾不得回答他这个问题了,而是陷入进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姜赫还记得当初施耐庵对他提起的关于符道子的传闻。以金丹期的修为跟婴变期的修士大战了一番后便消失不见了。

    当初有人传言符道子虽然重伤了那婴变期的修士,但也被反杀至死了。

    也有人说符道子风头太大,前来找他学习《符箓大全》的人太多,使得他感到厌烦,于是便隐姓埋名躲藏了起来。

    然而无论外界如何猜测,从那以后,符道子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当初姜赫也没有多想,但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那符道子并没有死,而是进入到了这仙陨之地中。

    只不过他运气比较背的是,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无崖子这个心狠手辣的婴变后期老怪,从而被其杀死夺宝了。

    了解清楚这一切后,姜赫的神色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了,因为如果这个山谷里的灵符真的全都是处于符道子之手的话,那么他便有办法破解了。

    想多了这里,姜赫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狡黠之色,只见他直接将《符箓真解》翻到最后一页,割破食指后,便挤出一滴精血滴在了页上。

    这《符箓真解》的最后一页上记载了一个繁杂的灵符图案,而在吸收了姜赫滴下的这滴血液后,这个灵符图案上便瞬间闪耀起来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彩光,随之一个血红色灵符幻影便陡然升到了空中。

    只见在这个红色灵符幻影的照射下,那原本正虎视眈眈走来的巨龟以及金剑身影一顿,就像是被人施展了法术似的,如雕塑一般的禁锢在空中动弹不得了。

    “咦……”

    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原本正想着要抛弃姜赫的无崖子却惊讶了,就在他刚想要开口询问姜赫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姜赫却没有理它,而是大袖一甩,指挥着那张红色灵符幻影朝山谷的前方飞去了。

    只见在这张诡异的红色灵符幻影经过之处,山谷中其他灵符身上的光芒瞬间就熄灭了下去,静静得悬浮着一动不动。

    看到此状,姜赫瞬间就大喜了起来。不过无崖子的脸上却愈发的奇怪。

    不一会儿,那张红色灵符幻影便飘到了山谷的尽头,而山谷中那剩余的数百张灵符,竟然全部都丧失了光辉,变成了一张张废纸。

    “果然如此!”

    看到这副场景,姜赫在心中满意的笑了起来。

    原来在这《符箓真解》的最后一页,记录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灵符,名为‘王符’!

    这张灵符是用符道子的本命精血刻画的,继承了一丝他的威严。对于其他灵符来说,这张‘王符’就算它们的王者。

    所以在面对王者的时候,这些灵符便纷纷放下武备,缴械投降了。

    姜赫原本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去启动这张灵符的,但没有想到最后竟然真的成功了。这就让姜赫欣喜若狂。

    眼看这山谷中的灵符再也没有威胁了,姜赫嘴角一笑,抬起脚步便要往前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让姜赫如论如何都意料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只见在镇压了这些灵符之后,那张‘王符’并没有飞回姜赫的手中,反而依旧悬浮在山谷中,散发着道道诡异的红光。

    看到这一幕,原本一只脚已经往前迈了一步的姜赫顿时就停住了,随后他撤回到了原地,目光耸动,神色疑惑的看向那张‘王符’!

    “噌……”

    伴随着一道诡怪的声响,那‘王符’上的红光闪耀到了极点,发出如同血红色太阳一般的夺目光芒。

    姜赫见状脸色大变,没有犹豫,身子不断的往后退去。

    然而让姜赫感到无奈的是,就在他刚刚往后倒退之时,那堵光墙却瞬间往前推进而来,将姜赫的退路给阻挡住了。

    按照无崖子所言,只要没能通过这个山谷,那么任何人都无法退出去。

    想到了这里,姜赫的心中是又急又气,不过他还不能发作,只得再次看向空中,想要看看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只见天空中,‘王符’上面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已经不能再称为是光了,更像是人的鲜血一般,浓重而又艳红的四面八方逸散开来。

    它们就像是一条条触角,将山谷中那数百张灵符全部都给串联了起来。

    触角蠕动,从每张灵符上钻取一股股庞大的灵力,然后汇聚于‘王符’之内。

    而在吸收了如此庞大的灵力之后,那‘王符’在空中猛然爆炸开来,一个巨大的人脸显露了出来。

    只见这是一个老者的脸庞,那如沟壑一般的褶皱中,透露出了一股难以说明的沧桑。

    老人的眼睛是空洞的,黝黑之中什么都没有,但姜赫却可以从这双目中感知出来,老人内心的忧愁。

    “是谁唤醒了我!”

    这是老人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如滚滚惊雷一般,在这条狭窄的山谷中反复回响起来。

    姜赫虽然已经拥有金丹期的修为,但在听到这句话后,他只觉得胸中发闷,张口一喷,竟然喷出来了一股鲜血。

    无崖子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他失去了肉身,只留一副残魂寄托在姜赫的脑海中,而此时听到这老人的话后,他的魂体就像是被砸入了一颗钉子般的嚎哭大叫了起来。

    好不容易将这份痛楚减低一些后,他看向山谷中的那张人脸不由得骇然了起来,尖叫道:“你……你是数千年前被我杀掉的那个修士?”

    听到无崖子这话,姜赫倒是意外了,莫非这老人,就是符道子吗?

    山谷中的那张巨大人脸显然也听到了无崖子的话,只见他微微转过头来,空洞无物的眼眸中射出一丝丝乌光,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我并不记得跟你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总觉得听到你的声音非常讨厌!你……还是给我闭嘴吧!”

    说罢,一道乌光从老人的眼窝中激射而来,冲进了姜赫的脑门中。

    只见这道乌光进来之后,瞬间就幻化成了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牢笼,将无崖子的魂体给困在其中了。

    姜赫见状大惊,他没有想到这老人一出手,就将婴变后期的无崖子给瞬间困住了。

    这让姜赫深刻的体会到了这老人的厉害,于是暗自收敛态度,恭敬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而这时,那老人终于注意到姜赫了,只见他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后,问道:“你跟他是一伙的吗?”

    姜赫不是傻子,在见识了无崖子的下场后,他怎么可能还会承认跟无崖子有关联呢?于是急忙摇头道:“前辈误会了,晚辈跟那个魔头并不认识。只不过这魔头实力强悍,附身在晚辈的体内不肯走了,晚辈对此也感到非常无奈呢。”

    “是吗?”听到姜赫这话,那老人皱了皱眉,似乎是在衡量其中的真假。

    姜赫当然不会让他有空去思考了,于是急忙又开口道:“对了,刚才前辈不是询问是谁将您唤醒的吗?不瞒前辈,那个人正是在下!”

    “是你?”果然,在听到姜赫这句话后,那老人的全部心思都被吸引来了,沉声道:“这么说来,你已经得到老夫的遗著了吗?”

    可以很明显的听得出来,这老人对姜赫的态度和蔼了许多。

    而姜赫听后心中一震,他知道,这老人说的‘遗著’,肯定就是那本《符箓真解》了!

    想到这里,姜赫恭敬的将那本典籍递过头顶,说道:“晚辈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前辈所著的《符箓真解》,并从中受益良多,晚辈都已经将前辈当作我的半个师父了。”

    此时的姜赫居然破天荒的开始拍起符道子的马屁了。不过由于他平常不会献媚,大多都是从韩勾魂那边学来的,所以这个马屁拍得倒也只能算是一般。

    不过对于那符道子来说,似乎非常满意姜赫的态度,笑道:“汝既然有此心,何不直接拜我为师呢?”

    “啥?”

    听到这老人的话,姜赫瞬间就愣住了,但很快的,他便回过神来,随即欣喜若狂的笑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