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我有项目

第八百六十九章 我有项目

        刘强生的老爸,最近手里真的项目不少,上百亿的都不止两三个。

        刘强生也做生意,但是他的生意很少直接从父亲那里接单——这是dang纪国法里明文禁止的。

        所以他做生意的对象,通常是跟他老爸有利益交换的单位。

        通常就是A领导的公子,去B领导那里找活,而B领导的公子,去A领导那里找活儿,如此一来,大家都没犯错误,资源也被盘活了,钱不但好赚,赚得也安心。

        刘强生也不是没有接触过老爸手里的项目,一般而言,他都是介绍一些朋友过去接活,活儿一般都不会太大,也不会太频繁,他多少能挣一些回扣,也就是这样了。

        现在听到对方想要接项目,他可是真的有点肝儿颤了。

        窦公子那是什么人,小钱人家看得上吗?

        虽然说话的是一个矮个子,但是对于这种圈子,刘强生再熟悉不过了,京城的圈子流行“各玩各的”,一大堆身份相仿的二代聚在一起的时代,早就过去了——那种圈子也容易出事。

        正经是这种“各玩各的”,相对保密一些,权力结构也清晰,不存在争执、内讧什么的。

        所以他现在看到的圈子,绝对是以窦公子为首的圈子,其他人只可能是捧臭脚的,如果谁可能对窦公子构成哪怕那么一丝威胁,都会被圈子排斥出去。

        说白了,窦少不出声,那是人家表示自己清高,看不上小买卖,他要是真的敢介绍一些小买卖给矮个子,那就等着倒霉吧——这性质绝对比他打了人家的小舅子更恶劣。

        他思索一下,才硬着头皮发话,“这位哥哥……不知道您贵姓?”

        “我姓郝,”矮个子很随意地回答,“老爸是个小官,省ei副枢机而已,还有个中激ang叔叔,最近手头有点紧张,想做点实业,还得指望刘老板帮忙呀。”

        尼玛……刘强生心里暗骂一句,你小子这身份,还需要我帮你?

        不过听到这大致的介绍,他也差不多估到了此人的潜力,虽然很不想得罪窦公子,但是他也不想让对方看轻了自己——这位报的家门,我没必要太尊重的。

        省ei副枢机和中激ang很牛,但是央企老总就差了吗?双方没交集,就无所谓谁怕谁。

        正经是他可以借机表现出自己的态度。

        所以他笑一下,“原来是郝哥,说实话,我家老爷子那里是有些项目,不过您也知道……他自己都做不了太多的主,大一点的业务,他上面还有领导,他那一块儿我都不敢碰。”

        他说的是不是实话,别人无法轻易判断,但是逻辑上能自洽,也符合常人的认知。

        但是郝哥笑一笑,“小刘啊,我不是一定要挣多少钱,只是想让你表现出一些诚意,冒犯窦公子的事情,也就能过去了……你如果拿那些仨瓜俩枣的业务说事,这是看不起谁呢?”

        这个话是真的不好接,刘强生沉默了。

        郝哥等了一等,见他没反应,声音变得冷厉了一些,“刘大公子,出手太小气的话,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刘强生看向窦公子,发现他还在懒洋洋地品酒,终于出声了,“窦少,冒昧地问一句……您感觉这三生酒,效果怎么样?”

        窦公子在品的,确实是三生酒,听到这个问题,他终于抬起眼皮,懒洋洋地看对方一眼,“我喝的是三生老酒,有点养生效果……你想说什么?”

        刘强生轻咳一声,“这个酒,我知道地方在哪儿,也知道它的大致情况。”

        沈老三出声发话了,“三生酒的地址……酒瓶上就有,刘少你这话有点莫名其妙。”

        他是窦公子的帮闲,按说应该看得出眉高眼低,不过他抢着发话,并不是听不出来刘强生有后话,而是要给对方施加压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窦公子就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他只是目光游离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强生沉声发话,“前些日子,我去了郑阳一趟,就是想谈三生酒的代理。”

        说到这里,他又顿一顿,要看对方是不是有兴趣听。

        窦公子终于侧过头来,又看他一眼,下巴一扬,“你说!”

        他其实并不把这三生酒放在心上,区区的养生之物,什么时候需要了,花钱去买就是了。

        不过对方既然觉得,这事可以跟自己说,他也不介意多听一听。

        刘强生直接点题,“窦公子你可以猜一下,三生酒的成本是多少……包括你喝的这老酒。”

        “肯定贵不到哪儿去,”沈老三认真地扮演了一个捧哏的角色,他勇于牺牲自己的智商,换来气氛的活跃,“不过这酒有些效果,成本不会低于五百……三百吧?”

        窦公子的态度,却是明确得多,“懒得猜,你直接说多少钱吧。”

        刘强生顿了一顿,吐出一句话,“二十多……不会超过三十块!”

        说完他就不再说话了,直勾勾地看着窦公子——我给你找的财路还可以吧?

        窦公子眨巴几下眼睛,食中二指微微一伸,旁边的美女就拿起一根烟来点上,然后小心地塞到他的手指间。

        他抽一口烟,然后沉声发话,“嗯,酒的利润很高,我早就知道。”

        小子你别跟我瞎掰扯,直接上干货吧。

        你有兴趣就好!刘强生来了精神,“据我实地了解,这是一家非常奇怪的公司……”

        他把自己了解到的东西,都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遍,看到对方有听得不耐烦的意思,他甚至刻意地点出,自己怀疑这家酒业公司可能是在洗钱。

        在这个时候,窦公子难得地插了一句嘴,“不管它是不是在洗钱,这个酒是真的不错。”

        然后刘强生就继续说,说到最后他表示,对方的路数有点邪门,后面肯定有一些势力,他为了稳妥起见,还是离开了郑阳。

        郝哥就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刘公子,不会是你吃了什么亏,拿我们当枪使吧?”

        这些二代看着嚣张跋扈吃相难看,其实没有几个是简单的。

        “郝哥您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刘强生一摊双手,很坦率地表示,“是不是当枪使,这其实是个次要问题,以窦少的实力,直接就碾压过去了……没必要追究这些小细节。”

        “扯淡,”窦少难得地一笑,然后懒洋洋地表示,“碾压就没成本了吗?投资收益比太低的项目,求着我去做,我也没兴趣。”

        “是啊,”沈老三点点头,在一边认真地捧哏,同时不忘投石问路,“就是个养生酒,贵是够贵,但是受众太小,能赚几个钱?我都看不上。”

        “三哥你别逗,我是能看上的,”刘强生看他一眼,那意思也很明显了——你挣钱能比我更多吗?“茅台酒不贵吗?一年能卖好几百个亿呢。”

        “但是窦少说了,受众太小,价格偏高,”沈老三有板有眼地回答,“茅台一瓶才多少钱,三生酒一瓶多少钱?有多少人买得起?”

        刘强生无奈地看着他,等了半天之后,发现没有人出声,只能叹口气。

        “好吧,你们都是好人,都很单纯,那只有我做坏人,实话实说了……三生酒的成本在那里摆着,只要窦少能拿到手,想怎么运作,那还不简单?”

        “呵呵,”郝哥笑了起来,抬手指一指他,“你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

        “这也不怪我,”刘强生坦坦荡荡地发话,“他们自己运营上有问题,就别怪有人盯上他们的毛病,我是啃不动郑阳当地人,要不然自己就做了……窦少,我这道歉的诚意,还行吧?”

        窦公子眨巴一下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他们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这我真没打听出来,”刘强生一摊双手,“肯定不太好对付,这我也是说实话……但是窦少出马,只要小心一点别阴沟翻船,应该没有问题。”

        窦公子虽然嚣张跋扈,但也是个有决断的,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不会太纠缠。

        于是他一摆手,“好了,我知道了,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你不会跟别人随便说吧?”

        “说什么呢?没什么可说的呀,”刘自强笑着站起身来,“今天不小心得罪了窦少您的人,过来告个罪,这点小事……真没必要跟外人说呀。”

        见他乖巧识做,屋里人一摆手,就让他走人了,虽然现场还有一些服务行业的美女,但是窦少一行人非常确定,她们一个字都不敢向外泄露。

        窦公子看一眼沈老三,“老三,你去打问一下,谁在京城卖三生酒,顺便问一下,郑阳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京城谁在卖三生酒,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那边也不是完全没有根脚,而且跟窦家不是一路人。

        沈老三托人问了一下,对方愿意不愿意转让这个代理权,结果对方的回答很很强硬:沈老三你做那么大的买卖,还盯着我这点小生意,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窦公子确实手眼通天,但是不买帐的人也多了——没犯在你手里,你能把我怎么地?

        不过窦公子的目标,其实也不在京城的代理身上,只是顺便问一句而已。

  https://www.23us.us/html/24/24266/14629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