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武裂天 > 七第一千七百章天下最昂贵的诊费

七第一千七百章天下最昂贵的诊费

        "唉!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陆随风又是深叹了一口气;"最关键的一点,应该是在很小时候,尚未完全发育成熟,便毁了童子之身……从脉象来看,破体的时间绝不会超过十五岁!"陆随风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也诊断得出来?"林家主一脸见鬼似缩回手来,自己年少时的确全然不知节制,记得第一次还是对自己的嫂子用强,或许被勾引也未可知?那天正是自己十五岁的生日。少年郎初尝到禁果而迷醉,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身边的四个侍女,每日都会……唉!

        林家主在心中暗叹一声,像这样的情况都能从脉象中看出来,足见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医道绝非等闲。

        "所谓人力有时穷,三妻四妾常伴左右,日日驰骋,又岂能维持多久……大抵应该在三百岁左右,就已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力了吧?"

        几乎毫不差,简直太神了!不等陆随风再问,林家主自己就频频点头不已;"的确如此!"

        "从三百岁之后便不断的在吞服各种滋阴补阳的丹药,却是越补越虚,补不胜补,大至在半年之前,应该便彻底的失去了那什么的,不知我说得可对?"

        林家主的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一脸都是拜服之色;"公子慧眼,一切都有如亲眼目睹一般。"这还是医者么?简直就像是在批命占卦,只需用两根指头搭住手腕,直接就大把的仙晶滔滔而来。

        "公子即已洞察了一切病根病源,可还有得治?"林家主一脸紧张的盯着陆随风,颤声问道;"费用不是问题,只要能彻底治愈,尽管开价就是?"

        男人若连这都废了,就算拥晶山巨宝,悠悠岁月,又有何用?简直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软货,绝对的生不如死。

        陆随风微皱了皱眉,林家主见状,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上,似乎只要一张口便会涌出来。

        "实话实说,你这寡人之疾属于比较复杂的类型,医治起来有着相当大的难度……"陆随风一手托着下巴,露出一脸沉思状,却并不是在想治疗方法,这种寡人之疾,对一位七品仙丹师而言,根本有任何难度,只是看到这老货前倨后恭的嘴脸,揣摩着该如何狠宰他一把,然后再让他吃点苦头。

        "两千万仙晶够不够?"林家主咬了咬,颤颤地道,暗自思忖,这个数虽然夸张了一些,如果能让自己重振昔日雄风,却也千值万值,一想到自己娶进门来的第五房小妾,到现在还从未开过晕,就恨得心痒痒。

        陆随风撇了撇嘴,一脸鄙视地冷笑道:"你当本公子是跑江湖的游医呀?"

        "嗯,啥意思?"林家主闻言就是一楞,满以为自己开出的数,应该已远远高出了对方的心里价位,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不屑一顾,心中虽然不愤,却不敢有毫的流露,仍陪着一张笑脸,小心的问道:"这个……"

        陆随风竖起一根手指,在空中晃了晃,悠悠地道:"那啥问题在你身上,仙晶也在你的口袋里……"

        "你的意思是一亿仙晶?"!看着对方一副拿腔拿调的模样,摆明了就是想要狠宰自己一刀,林家主有种要呕血的感觉,更想煽这货一个大耳刮子。可是,这关系着自己未来的性福问题,天大的事也得强忍着不是。

        那根指头仍在他的面前不停晃动着,就像是有无数的仙晶在闪烁,陆随风淡淡地道:"准确的说,是一亿极品仙晶!"

        这货也太残暴了,绝对是举世间前无古人的人天价诊费。但,人家可是有言在先;"那啥问题在你身上,圣晶也在你的口袋里……"

        这话说得一点错,谁让自己的身上出现了天下间最昂贵的问题,这就是纵欲过度的惨烈代价。林家主在心中暗暗发誓,日后绝对不会再做那种几女同床的事,做人得有节制呀!

        "成交!"林家主咬着牙,吐出了两个比黄莲还苦的字,有选择吗?对方让你将府邸腾出来,已算是足够的宅心仁厚。

        "本公子开出的价是不是低了一些?"陆随风喃喃地叹了一声;"算了,权当作行善积德,为儿孙造福了!"

        噗嗤!一旁的三女都捂着嘴,还是忍噤不住的笑出声,自己的夫君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无耻了?

        林家主闻言,也是身形一晃,一口热血从胸腔涌了上来,憋红了脸,又硬吞了回去,心中直接将那货的祖宗九代都咒了个遍。

        拿了一千万极品仙晶的预付诊费,好歹也得当场让患者有点感觉,让其对他这个医者添几分信心不是。

        所以,陆随风顿时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地上铺满了各种药材,东挑西选的找出了十来株药材,而后当作对方的面露了一手虚空淬药滤液的绝活,直看那位林家主满面红光,震撼得张大的嘴就合拢过……

        接着又取出数个小瓶,从这里倒出一点红色粉末,那里又倒出一些蓝色的颗粒,看得人眼花乱。

        然后,又拿出一个葫芦状的玉瓶,将悬浮在空中的药液收入玉瓶,与那些粉末颗粒也装入其中,又悄悄地取出三滴烈焰虎的血液放了进去。整个过程有若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不带一点烟火气。

        过了一会,陆随风又取出了一个翡翠玉碗,从葫芦瓶中倒出黑漆漆的药汁,几乎在瞬间,空气中就弥漫出一股浓烈的刺鼻异味。

        林家主顿时便捂住了口鼻,胃里一阵倒海翻江,这也实在是太腥臭了!就算是毛厕里沉积了数日的五谷轮回之物,相信也绝对发不出这种气味来,太震撼了!

        陆随风似乎毫无这方面的觉悟,还将碗送到鼻前,深深地嗅了嗅,露出了一副貌似很享受的样子,直让林家主看得一阵恶寒,全身鸡皮疙瘩隆起。

        "这可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呀!"陆随风有些不舍的递到了林家主面前;"算你老有福了,还不赶紧趁热喝了它!"

        "这个……"林家主浑身抖了一下,向后小退了两步,发出一种随时要呕吐出来的声音,闻闻都会让人险些晕过去,更何况还要将这粪便一样的东西给直接喝下去,这绝对是天下最残暴的谋杀。

        "快喝下去,否则药力效果会大打折扣!"陆随风冷酷的出声催促道。

        林家主打了个哆嗦,用一只手住鼻子,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将碗端到面前,望着大便一般的东西,禁不住涌起一连串干呕,若是当真喝了下去,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那味给活活臭死,就算挺了下来,只怕日后吃下去的东西都会是这味,苍天,大地!

        林家主在心里痛不欲生的疯狂嘶吼,直接想掐死眼前这个毫无人性的家伙。不过,反倒是被陆随风的一只手狠狠掐住自己的喉咙,另一只手扶住药碗。

        这一瞬,全身居然莫名的动弹不得,因为窒息而下意识的张开嘴,眼睁看着那粪便一样的东西就直接灌入了喉咙,对方那只手竟然还体贴的在他肚腹间来回地捋了捋,像是在助其尽快摧化药力。

        良久,林家主发现自己的身体又能动了,顿时勾下腰一阵疯狂的干呕,地上除了几滴唾涎,却是什么货都吐出来。

        "陆随风又在他的脉腕把了把,玩味地撇了撇嘴,阴笑道:"不错!药力已在体化开,至多半个时辰后便会有反应了!"

        "你……"林家主一脸怒色的用手指着陆随风,咬牙切齿地道:"好,好,半个时辰之后若无反应,后果……你知道!"

        "当然!无须你动手,我自己就将那话儿切下来!"陆随风咳咳地阴笑几声,却被三女狠狠地瞪了一眼。

        听这货说得如此自信,林家主脸上的怒色稍缓,不再言语,直接盘膝端坐在地,静静的调息着催化药力,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

        只是才不过一刻钟的光景,林家主便脸色有些许潮红的突然站起身来,来回的不停走动着,眼中的神光带一热切的期待,嘴里不住的低声喃喃道:"这种久违的感觉,像是又出现了……"突然顿住身体,闭目凝神的认真感受了一阵,动了动手,像是想要确认一下有些许反应的部位,但还是生生的强忍住了。

        又过了一会,林家主突然地狂笑出声,笑声中却是充满了哭腔,夹杂着激动和苦涩,仰面喃喃自语;"又有希望了……为了这寡人之疾,被坑走的仙晶何止数亿,面对娇妻美妾却仍只能望洋兴叹,想到一碗大便似的烫药,已让我隐隐找回了昔日雄风的感觉。"林家主再也忍不住伸手探入自己的裤裆摸了摸。

        "哼!为老不尊,男人都是色狼,一个是好东西!"风素素一脸羞恼的冷哼出声。

        陆随风的脸上顿时升起黑线,怒斥道:"你那啥,也太丢男人的脸了,至于像打了鸡血般的激动么?"

  https://www.23us.us/html/2/2969/20290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