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蒋家无君子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蒋家无君子

        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去,只是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比如说像王鹏震老爷子,但有的人是注定是要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比如说就连死了都被人当作笑柄的史汉义。

        所有人都在观望蒋家的反映,史汉义虽然臭名远扬,但这些年也算为了蒋家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怕当初是从史家那边倒戈过来的,但蒋家的态度依然会是一记风向标,尤其是那些依旧尾随蒋家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在期待着些什么。

        在所有人看来此时都该暴跳如雷的老人此时站在风和日丽的池塘旁,将手中的鱼食一把一把地抛下,一池锦鲤簇拥在他足下,一时间红浪翻滚。

        迈入大门的时候,蒋青天便心中暗暗发怵,虽然远在江宁,但是京城发生了什么,自然会有人一样不拉地向江宁汇报着情况。史家会面临李云道的诘难,这一点他也早就猜到了。都说最了解一个人的,是他的敌人,将李云道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后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研究这个人,史家害得古可人差一些就一尸两命,从他得知李云道还活着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史家很可能要倒霉了,但他却没想到,李云道居然会动用如此暴戾和直接的手法,直接将老爷子视为爱将的史汉义父子打落尘埃。

        哪怕一直将李云道视作毕生的对手和敌人,蒋青天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一文都不值的昆仑刁民,的确在很多方面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悟性不是每个人在拥有家族支持的前提下,都能在体制里走到那般地步的,也不是每个读书破万卷的青年,都能真的学而致用,这些年下来,书呆子倒是见了不少,能派得上用场的,屈指可数。

        还未到池边,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新清的荷香,    越过半月门,正欲多看两眼,便看到了站在池边喂鱼的老人。

        也许是听到脚步声,老人头也不回地问道:“回来了?如果有了高铁,京城和江宁,这两个数朝古都之间通勤倒是便利了许多啊!”

        蒋青天从小就已经习惯了老爷子无事绝不会召唤自己    ,更不会傻到以为老人找自己过来是为了重温祖孙情,心中狐疑却也不好说得太过明显:“医生说您不能在高温环境下待太久,否则对心脏不好。”

        老人往池中撒了一小把鱼食,引得池畔又是一阵锦浪翻滚,脸上挂着甚少能见的笑意:“他们懂什么!过来,看看这池鱼!”

        蒋家人都习惯了在老爷子面前唯命是从,蒋青天自然也不例外,往前迈出几步,却也仍旧不敢与老人并肩,稍稍落后半步,看着那些争夺鱼食的簇拥锦鲤,迟疑了半晌才道:“青天愚钝,看不到这池鱼背后您想告诉孙儿的深意。”

        老人笑了笑道:“池就是池,水就是水,鱼就是鱼,哪来的那么多的寓意!”

        蒋青天微微躬身:“孙儿受教!”

        而后,老人突然话锋一转:“史汉义父子之死,你怎么看?”

        蒋青天身子微微一振,这是自从去往江宁后,老爷子头一回在这样的事情上询问自己的意见,当下脑中飞快思索和权衡着,老人也不催促,只是往池中间或抛着鱼食,耐心得如同深居简出的富家翁。

        “爷爷,我觉得史汉义该死!”蒋青天低着头,破天荒地笃定道。

        老人轻“哦”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蒋青天的话还是他的态度,让老人觉得有些诧异,微微一笑道:“说说看,怎么个该死法!”

        “赈灾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这些钱物他都敢伸手,这是一该;偷吃不擦嘴,还被人揪出证据,这是二该;有了证据却不想办法毁灭,直到自己被对方弄得声败名裂,做不到防患于未然,这是三该    。”蒋青天的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缓缓阐述着自己的理由,如果他有胆子抬头看一眼老人的脸色,肯定会发现此时老人正不停地点头,眼中满是欣慰和欣赏。

        “青天啊,为政者,跟一介平民是不同的,这一点,我在你们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们。总有一天,华夏是要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所以站在上面的,不能只是君子,也得有小人!国与国之间,原本就只有利益,没有什么永远的朋友,也没有什么永远的敌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华夏的利益最大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甚至可以短暂地与敌人合作。这一点,是很多家族到如今都意识不到的!青天啊,你从小我就对你要求很严格,所以你的性子上有些扭曲,这一点家里的长辈们都要做自我检讨。往后,格局要再大一些,眼光要再看得远一些,跟长远的利益比起来,某些蝇头小利几乎就是不足为计了!”老人将手中的鱼食尽数抛入池中,将手拍净,负手转身,看着微微欠身的蒋青天,“我知道,你们这些小辈很怕我,在我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但到了外面,放浪形骸也好,恣意纵横也好,还不都是打着蒋家的旗号。史汉义这件事,给我了很大的启发,算起来,我也没几年好活了,这蒋家和依附在我们蒋家身上的那些个家族,接下来都需要你们这些小字辈支持起来。所以,你跟王家那个小后生之间的矛盾,是时候该说开了,一开始就是从一个女人开始的,这些年下来,我不信你还没放得下蔡家那个小女娃娃!嗯,那丫头从一开始,爷爷我觉得并非良配,你的性子太过于执拗,若要真娶了她,估计这辈子都要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蒋青天低着头不说话,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老爷子如此语重心长,也是头一回知道,老爷子这些年为什么纵容着家中的小辈在外那般肆意横行蒋家不需要君子,需要的是利益至上且拥有长远眼光的接班人。不知为何,老爷子一席话,竟然说得他鼻子微酸,但是在提及蔡桃夭时,蒋青天却瞬间恢复了恭敬

        维诺的表情。

        老人一直看着他,最后才微微一笑:“很好,最后仍旧知道掩饰自己的情绪,青天,去江宁这段日子独当一面,的确又成熟了许多了!”

        蒋青天忙道:“还是爷爷您教导有方!”

        老人笑骂道:“马屁精!不过很好!”

        老人走下石阶,蒋青天忙尾随其后。

        “史汉义父子的死,很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蒋家的反应,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吧!”老爷子抛下一句话,便独自一人进了书房,蒋青天却站在书房的青石槛旁,驻步不前老爷子的书房,非请莫入,这是蒋家所有人都知道的规矩。

        “进来吧!”书房里传来老人的声音,一抹喜色从蒋青天的眼中一闪即逝,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迈过这块据说从前朝某位大人物府中直接平移来的青石槛,走向站在书架旁的老人。

        “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老人从书架上抽出一册伟人选集,微笑道,“还因为事情涉及到王家的那个小家伙,你才觉得不太好办?”

        蒋青天连忙躬身:“爷爷放心,孙儿定将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今天的待遇让他有些受宠若惊,直接此时,他也仍旧觉得像在梦中一般蒋家,向来就不是一个“家”的概念。

        就在他快要离开书房的时候,又听得老人的声音响起:“不要忘了我刚刚的话。”

        从后宅出来,蒋青天脑中一直在在琢磨老人刚刚说的每一句话:蒋家不培养君子,只培养为国争利的小人;格局要再大一些,眼光要再看得远一些;跟李云道之间的矛盾,是时候说开了……

        想到这里,蒋青天觉得有些恼火和委屈,夺妻之恨岂是一句两句话就可以说开的?但是老爷子又让他的眼光放得远一些,难道说,老爷子终于决定要将所有的家族资源都倾注在自己的身上?一想到某一日他会站在某个让天下人敬仰的位置上,他便觉得浑身颤抖,如若真的这样的话,    暂时放下对某人的成见,似乎也不是不可行……

        但是,老爷子刚刚又说,很多人都在等着看蒋家的反应,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当真对李云道主动示弱?这样的话,会不会动摇那些人对蒋家的信心呢?还是说,要有所动作呢?

        果然不是一个轻松的差事!看着京城难得的蓝天白云,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古可人,那么也许答案就在古家的这位遗孤身上。

        他想了想,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没接。

        他笑了笑:“还真是个记仇的女人!”

        坐上车,他对司机道:“去机场!让小卢买一张飞深圳的机票,越快越好!”

        而后,又拔了一个电话:“帮我查一查,看看盘古资本的古可人最近下榻在深圳的哪个酒店!”

  https://www.23us.us/html/0/140/17441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us.us。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