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无弹窗-顶点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传奇时代

第五百一一十章 长吁短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晓·琳并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她只看到一群人围在办公室门口,便也凑近了些,恰巧听见爷爷被挤兑,这才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

    见到是严老爷子,李晓·琳也傻眼了。

    严李两家在一个家属院住了几十年,她自然认得严教授,虽然两家人后来关系转淡,不过老一辈的有矛盾,小辈却没有说话的余地。

    别人也就罢了,严老爷子偏是看着她长大的,当下这个情形,李晓·琳也只能咬紧嘴唇不吭声。

    看到李老头的孙女进来,严教授便止住了话头,该说的都说了,实在没必要当着小辈的面揭短,见李晓·琳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倒是有了促狭之心,“这不是琳丫头吗,都多久没上我家门了,前几天妍妍还念叨你呢。”

    李晓·琳脸上勉强挤出一笑意,“严爷爷好。”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恨自家老子,不仅弄得家宅不宁,更是让爷爷狼狈不堪,要是有可能,她都想断绝父女关系了,可惜,有些事不是她能决定的。

    李股份的心情很糟糕,被怼也就罢了,还被算孙女瞧见。

    他了解李晓·琳的脾气,别的都好,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性格有几分偏执,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他主动问道:“晓琳,你怎么来了?”

    李晓·琳先看了严老爷子两眼,这才呐呐地说道:“爷爷,我找你说点事。”

    “老李,既然晓琳找你,那我就不耽误你们爷孙俩了。”严教授根本没指望李股份会签字,之所以走这一遭,只是为了亮明态度。

    陈乔山是个不省心的,真要是闹得不可开交,一拍屁股跑了,那可就亏大了,严老爷子也只能出面善后,不说干预光华的决定,起码有他盯着,李老头总不至于太过为难陈乔山。

    “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事情你看着办,如果处理不当,我肯定是不答应的。”

    李晓·琳在场,李院长也没心思继续跟严老头计较,“想走可以,把酒拿走。”

    严教授嘿嘿一笑,颇有几分得意地说道:“收着吧,这是我徒弟孝敬的,算是谢师酒。”

    “你说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好不容易碰到个好苗子,你可别给我毁了,这酒算是我给你的贿赂,你放心,没人会来找你麻烦。”

    看着他那股得意劲,李股份也懒得跟他废话,严教授也不理旁人,径自出了办公室。

    他面上看着轻松,心里其实也有几分气恼,成绩虽然不能代表一切,但是基本功都不扎实,在学术领域的成就也有限。

    严教授曾再三叮嘱,让陈乔山把基本功打牢靠了。

    结果倒好,如今都被学业警告了,他看好陈乔山,却不代表会纵容他,等那小子回来,少不得还得教训一番。

    周胜看了场大戏,老院长被人骂得哑口无言,偏偏他还在现场,这情形有点尴尬,一见严教授走了,他忙说道:“院长,要是没事的话,我也走了。”

    李晓·琳这才注意到周胜的存在,她有些奇怪,学工处归院办负责,没道理找上这里。

    李院长说道:“小周,回去以后,先把教务部的处分通知发出去。”

    周胜忙又问道:“那院里的通报呢?”

    “延后一段时间吧,先等事情平息下去,如果有人问起,就说还在走流程。”

    周胜不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不过院长都吩咐了,他也只得照办。

    李晓·琳听得出来,这是在说陈乔山的事。

    当听说要公布处分决定,她心里一喜,等周胜离开,她好奇地问道:“爷爷,院里的通报是什么?”

    李院长看了孙女一眼,走回到办公桌后坐下,这才问道:“琳琳,陈乔山的事是你发到网上的?”

    “不是我。”虽然很直接就否认了,不过李晓·琳也有些心虚。

    李院长人老成精,孙女的表情哪能逃得过他的眼睛,“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消息不可能传出去,更不可能传到网上。”

    李晓·琳急道,“爷爷,真不是我发上网的。”

    事情确实不是她做的,但是消息却是她透漏出去的,真要是追究责任,李晓·琳肯定脱不开干系,但她并不觉得事情有多严重,成绩是真实的,被处分也怨不得旁人。

    李院长岂能看不透这些小伎俩,哪怕再疼惜孙女,他这时也有些生气,“琳琳,你太不知轻重了,你知道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吗?”

    从小到大,李晓·琳从未被爷爷责备过半句,今天也算是头一回了,而且还是因为陈乔山,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陈乔山那是活该,成天逃课不说,成绩也是他自己考的,你们还帮他压下处分通知,我就不明白了,他一个农村出来的野小子,都惯着他干嘛?”

    “够了,越说越不成样子!”李院长脸上也带了几分怒气。

    见孙女一脸的倔强,他也有些头疼,转念一想,他从桌上抽出一沓打印出来的文件说道:“做任何事之前都先动动脑子,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压下他的处分吗,这就是原因。”

    李股份是国内知名的经济学家,耳濡目染之下,李晓·琳自小就见惯了各种期刊论文,看着手里的文件,她有些奇怪,翻了翻,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这篇论文发在《经济研究》上,研究对象很特别,是一个被所有人都忽视的庞大产业链,这一点相当不容易,文章言之有物,比一些空洞的理论研究要有价值得多。”

    学生出了学术成果,尤其还是个本科生,李院长本应高兴的,可网上这一闹,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当他得知陈乔山是严老头徒弟的时候,他的心情很是郁结。

    光华的墙角都让人刨了,做为院长他能高兴才怪。

    见孙女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又继续说道:“这篇论文质量极高,从文中不难看出,对新化文印产业链是做过深入调查的,数据翔实,论据充分,论点阐述也很明确,很显然,作者是下了大工夫的,而且本身具备很强的经济学素养,不然根本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李晓·琳有些奇怪,爷爷是经济界的泰斗级人物,平时很少见他夸人,即便看重一个人,也没必要在她面前说这些,她心里顿时有个很不好的预感,这论文莫非是那个家伙写的?

    李晓·琳马上又否定了,怎么可能,陈乔山连课都不上,哪有时间写论文,更别说什么经济学素养了,她压根就不信,一个农村出来的学生,能写出这样的论文。

    虽然这么想着,她还是有几分心虚地问道:“爷爷,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你不是很聪明吗,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李晓·琳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不可能,这不可能是陈乔山写的,他成天不务正业,哪有时间写论文?”

    “琳琳,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有必要骗你吗?”

    李晓·琳有种很荒谬的感觉,这怎么可能?

    她心里很清楚,能被爷爷看重的文章,水准自然不会差,可高水准的论文不是谁都能写的,尤其是《经济研究》这样的期刊,难度更是非同小可。

    想到曾听过的一些传闻,李晓·琳心里突然抓住了一些东西,“爷爷,会不会是抄袭的,陈乔山不是严教授的徒弟吗?就没有冒名的可能?”

    虽然跟严老头意见不合,但对方断然不会为了点虚名而弄虚作假,严老头既然说文章是陈乔山的,那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李院长眼里满是失望,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孙女为什么总跟陈乔山过不去,“晓琳,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谁把消息传到网上的?”

    见爷爷这个态度,李晓·琳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文章竟然真是陈乔山写的。

    《经济研究》?封面文章?

    有个学界泰斗的爷爷,李晓·琳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难怪陈乔山有恃无恐,难怪爷爷会把处分压下,可笑她还心存幻想,想给陈乔山一个教训,现在看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

    李晓·琳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再隐瞒也没必要了,她淡淡地说道:“谁传上网的我不知道,不过上次爸带我出去吃饭,碰巧遇上李素,中间说起北大乔山,我就提了几句。”

    她知道,姥姥和姐姐是绝不可能传上网的,张伊一这几天的焦虑她都看在眼里,不用想,肯定在为陈乔山忧心。

    李素和陈乔山有旧怨,这件事网上无人不知,事情是谁做的自然一清二楚。

    现在想来,李晓·琳当初未必就没有这份算计,李股份脸色又阴郁了几分。

    李素学业一无所成,仗着他老子的名头出国转了一圈,回来就成了所谓的经济专家,四处招摇撞骗,谁成想遇到北大乔山,被揭得个底儿掉。

    原以为李素能消停一阵,结果遇到牛市,又一头扎进了股市。

    只能说生不逢时,在这个股指波动高过比特币波动的世界,连陈乔山都不敢轻易进场,更何况是个二杆子,结局可想而知。

    李股份原本还有几分庆幸,现在看来,他高兴得太早了。

    老友教子无方,自家也养出个败家子,想起这些,他也只能长吁短叹,怎么自家就没个陈乔山这样儿子呢。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