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无弹窗-顶点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第四十一章 世人皆有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飞的善良,沈飞自小的经历,让他对身边的人极其珍视,因此,当身边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便会爆发出让人动容的杀意。。 白羽受伤的时候他如此,若雪被炎天倾劫持的时候他如此,店小二被常藏凌虐的时候他还是如此,沈飞讨厌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当伤害不幸降临的时候,他便会怒,怒的结果是以暴制暴,以杀止杀。岳总管与他算不上亲近,但岳总管的死拨动了沈飞心中的一根弦,让他又一次回想起了年少之时,族人覆灭,帝国坍塌,至亲惨死在面前的绝望情景,因为触动了这根弦,所以异常愤怒,因为愤怒,所以体内杀意肆无忌惮的涌出,再加上九龙在内心深处的蛊‘惑’,此刻的沈飞早已不是原来的沈飞,化作一尊杀神,一尊复仇使者,向伤害了岳总管的人展开报复。

    这便是他的执着,这便是他心中的替天行道。

    孤身站立在失去生机的院子里,浓稠的血浆蘸黏在视线所及的所有地方,从高处向下流淌,如同‘花’瓣的凋零。人的生命恰如一团盛开的烟火,极致的鲜‘艳’过后归于平淡,消散于风中。当血液从高的地方滑落,重新回归大地的时候,也同时预示着生命的消失。

    沈飞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波’澜,即便是敌人的鲜血也并不能让他舒服,他感到恶心,他厌倦看到死亡,却无法避免双手沾满鲜血,因为世界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想要存活下去,便需要亲手斩开荆棘密布的道路,需要斗争,而斗争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坠入深渊,永世不得翻身;要么走上,建立心目中的理想国,仅此而已。

    沈飞往前迈出一步,伴随着一个声音从地底深处迸‘射’而出,风起云涌,脚下地面剧烈的颤抖一瞬,在城主府内埋伏着的人们由此心中一凛,意识到了一把夺命的剑已然空悬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时可能落下。

    决战一触即发,一个耿直的男人和整个通天教之间的战斗!

    ……

    蜀山道宗起源于一千两百年前,据说,当时行将就木的无涯道祖倒骑黑驴登蜀山,抱着羽化的决心寻求长生的奥秘,于诸天星盘中参悟出逆转乾坤之道术,由此创立蜀山派。蜀山道法脱胎于诸天星盘,创立之初,便得跻身最强法术之流,至此过了千年,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蜀山道法到底有多么的玄妙,沈飞下山之前觉得,仙法奥妙无穷,非人力可及;下山之后才发现,仙法之玄妙奇诡,足以凌驾天下万法之上,乃是亘古未有的至高之术。通达天地的境界,更是人力所能达到的极限。

    一人深入龙潭虎‘穴’,挑战早就埋伏在此的通天教高手,只有身怀蜀山道术的沈飞能够做到。

    剑在手中,力量在全身脉络间流转,从头顶到指间,从指间到丹田,形成一个循环,生生不息的运转,源源不断地涌出。道法的玄妙在于与天地的联通,达到极致境界能够借天下大势以为己用,便是真的至尊无敌了。

    手中握剑的沈飞,能够清晰感受到力量从体内涌出,淡淡地说了三个字:“不会败!”往前一步消失在风中。他的快速移动依靠的不是缩地成寸,而是将力量爆发到极致产生的速度。

    又一次落地的时候,来到一处假山附近,与山体融为一‘色’的巨大蜥蜴在‘阴’暗处向沈飞吐出舌头。

    “刷!”舌尖被剑锋割断,沈飞旋身一斩,将之开膛破肚。不做停留,再往前进,快要离开院落的时候,十几条黏糊糊的舌头齐刷刷地‘射’来,趴伏在院墙上的变‘色’蜥妖随即浮现而出。

    通天教似乎已经掌握了繁殖妖兽的技术,同样的妖兽往往有很多只,能力体型大同小异。

    十几条又黏又长,长满凸起,粉红颜‘色’的舌头从四面八方‘射’来,如同一条条坚韧的锁链将沈飞五‘花’大绑,舌头上附着着腐蚀的液体,与沈飞护体的仙罡‘激’烈碰撞,产生了腐蚀刺鼻的味道。

    与此同时,一直盘亘在天空上的鸟妖们快速俯冲而下,鸟爪向前,抓取沈飞的眼和头,手段歹毒而狠辣。眼前的妖兽与金陵城出现的妖兽有着很大的不同,都是妖怪的身躯之上生长着人面,随便看一眼就觉得恶心。

    蜥妖的舌头不足以攻破沈飞的护体仙罡,但鸟妖的利爪却可以,如果此时站在远处观看,会看到一幕奇景。十几只四肢紧贴院墙,肤‘色’与院墙几乎融合的人面蜥妖同时向前吐出舌头,舌尖互相黏连、缠卷,将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困缚在院落的正中间;与此同时,数十只黑爪从天际俯冲降落,抓向沈飞的眼睛、脖颈。

    数量、大小完全不成比例,以一敌众的年轻人势单力孤,看起来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唯一令人在意的是他身上的红‘色’,那一点红如同点燃在黑暗最深处的一盏明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压倒、不能被抹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沈飞仰天长啸,啸声贯穿黑夜,撕破长空,惊醒了商丘城内熟睡的人们。有些人的呐喊只能引起他人的怜悯,有些人的呐喊却足以振奋人心。

    毫无疑问,沈飞的呐喊属于后者,有着醍醐灌顶之效,让昏昏‘欲’睡的人们振奋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红光大作,气流飞滚,仙力爆发。沈飞的体内有着一整个平行世界的仙力储存,他所使用出的仙力爆发招数,其威力自然不是凡胎所能承受的。

    霎时间,飞沙走石,腥风狂卷,强烈的风割断了蜥妖的舌头,吹飞了鸟妖的羽‘毛’,在假山上,在树身上,在院墙上,在鸟妖和蜥妖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如同被锋利的利器切割过的伤痕。

    沈飞的仙力爆发释放出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以他庞大的仙力储存量,还是产生了一阵虚弱的感觉,似乎丹海中储存的仙力在这次彻底的爆发之后,失去了不少。

    从效果来看是值得的,无论是蜥妖还是鸟妖,在这次的仙力爆发之下,都受到了轻重不等的伤,并且,它们凌厉到近乎必杀的攻势也被化解了。

    沈飞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一鼓作气的道理。垫步上前,片片飞‘花’聚集,在他手中凝聚为剑,朝‘花’夕拾剑!剑长三尺三寸,剑刃由成千上万的飞‘花’聚集而成,任凭夜‘色’深沉,依旧闪闪发光,剑身之上印刻着书生醉酒舞剑的纹饰,剑柄为黑棕‘色’,长约两寸,木头材质,尖端与一块祥云型青铜相连,青铜的后面接着剑穗,美丽的粉颜‘色’剑穗。

    朝‘花’夕拾剑以书生醉酒舞剑的宝剑为雏形,融合了‘花’‘精’、书生死时的‘精’血,是一把独一无二的仙剑。剑在手中,力量随即涌来,轻轻挥动便在乌漆墨黑的院落中留下片片剑光。沈飞跻身而上,手持朝‘花’夕拾剑前斫而出,一众蜥妖即刻身首异处,人头“咕噜咕噜”滚落在地,脸上的表情倒是安详的,似乎死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痛苦的事情,而是一种解脱。

    “刷!”一道凌厉剑罡斫出,连接着临院的院墙上现出一道几乎纵贯整个墙体的平整切口,趴在墙上的蜥妖们或被一剑两断,或身首异处,死状凄惨。

    一剑了结了蜥妖们的‘性’命,鸟妖们畏惧的回到云端,再不敢现身。“轰!”直到此时院墙才倒塌,沈飞冷哼一声,提着剑往前去了。朝‘花’夕拾剑“嗡嗡”长鸣,犹如潜龙在低鸣。至今为止,沈飞遇到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是些不入流的家伙,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出现。虾兵蟹将虽然无法阻止沈飞的步伐,却能够削弱他的战力,是炮灰般的存在,真正的高手潜藏在幕后,等到沈飞战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现身给予致命一击,臭名昭著的通天教使用的是完全无视同伴‘性’命的,极为歹毒的攻敌方式。

    长剑嗡鸣,沈飞体力下降,战意上升,剑为杀器,越是杀敌越是振奋,越是无坚不摧,死者的戾气和临死时产生的怨念会聚集在剑上,成为持剑者更进一步的助力。

    杀意凛然,实质化的剑意自动放‘射’而出,四处寻找携带恶意的目标。沈飞踏入另外一座院落,院子里没有妖,只有人,身穿重甲的士兵们排成两列,手持劲弩面向沈飞,穿在身上的黑铁铠与深沉的黑夜融为一体,带来恐惧和压抑。

    妖是异类,武力便可以解决,帝国的士兵则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沈飞身为下山传道的道士,要让道宗的信仰在人国大放光芒,枉造杀孽断不可取

    进还是退,该怎样做!

    略做迟疑,沈飞放开嗓子,朗声说道:“沈某真是好奇,帝国重镇的堂堂城主,为何甘愿充当通天教的走狗,如果佛宗知道了这件事,又会作何应对!”

    回应他的,是弩矢破空的声音。强劲的连弩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射’出,其穿透力是飞行了一段距离,再击中目标所所造成伤害的好几倍,沈飞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更知道由于之前的战斗,自己的仙力已经有所衰减,护体仙罡的坚韧程度被大幅削弱了。

    因为知道这些,沈飞在箭矢破空袭来的时候,抬起了没有握剑的左手,以铿锵有力的语调道:“干己申辛更生五行创生,万木‘春’生之术!”枝繁叶茂,大地回‘春’,院子里种植着大大小小、高地错落、种类不一的树木,沈飞只需要控制其中的任意一种,在树身之中灌注仙力,便可以让其化作一道凡人无法逾越的一道屏障。

    在与无面杀手集团的生死之战中,沈飞参悟出了用一只手,不结印地使用出五行创生术的手段,此刻再临强敌,终于派上了用场。

    转眼间,疯长的树枝充斥了整个院落,不仅挡下了弩矢的齐‘射’,还将一众身穿重甲的士兵牢牢困缚,动弹不得,士兵们沈飞是杀不得的,既然杀不得,就唯有控制住,让他们失去威胁自己的能力,而木系创生术,刚好就具备束缚敌人的能力。

    凡人之于仙人,有着天与地的差距,沈飞抬手之间便可令训练有素的士兵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将他们杀死,轻而易举。

    沈飞从士兵们身边走过,擦身而过的时候,驻足片刻,冷冷地回望一眼,不无威胁地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不要来添‘乱’。”言及此处,迈步向前,再不停留。

    第二关算是过了。

    ……

    人活于世,皆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黑暗空寂的院落内,回归人身的令狐悬舟足下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女’人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向外渗血,头皮被剥落一半,面目惨白而扭曲,已远远没有了往日的魅力,双眼圆睁着,眼白内血丝密布,空‘洞’地望着夜空,没有焦点。

    芊芊死了,在痛苦与羞愤的拷打下惨死,无面杀手集团的同伴没有来援救她,这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杀手拿钱办事,冷血无情,怎会为了一个同伴而轻易与强敌结怨呢。比惨死的芊芊表情更狰狞,更难看的是令狐悬舟的侧脸,没人知道无面杀手集团训练出的杀手是否能‘挺’过邪恶教派通天教的拷打,没人知道令狐悬舟是否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密云下,令狐悬舟背脊‘挺’直地站立,呼吸粗重,目光‘阴’冷,华贵的衣衫被鲜血‘弄’脏了半边,脸孔之上菱形的青麟依稀可见。他已不可能再回归人身了,从决心放手一搏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同魔鬼缔结了契约,再也不可能回归到本来的样子,之后每动用一次力量,妖魔化的程度都会增加,直到最后,彻底变‘成’人面妖身的怪物,就如同那些人面鸟和人面蜥。强大的力量总是伴随着风险,类似通天教之流的邪魔外道更是如此,令狐悬舟大骂老天不公,为何沈飞年纪轻轻,便可拥有颠覆风云的神通,而自己苦心经营一辈子,为了得到与之抗衡的力量,连人身都要舍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